正文  九、见面

章节字数:3411  更新时间:18-09-21 18: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总从外面进来,悄悄对着黎总耳边低声嘀咕了一阵,黎总对他说:“叫他过来,正好可以认识吴总,以后工作上也好沟通。”

    李总又走出去,不一会儿,他后面跟着一人走了过来。

    “李伯父和方叔叔也在这里。”来人向在座的两位前辈打招呼。

    “来来来,俊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印象广告公司的吴总,这次别墅项目的宣传就是她们公司负责。吴总,这位我隆重的给你们介绍一下,黎俊阳。”

    “你好!欢迎来到阳市。”来人温文尔雅,伸出手来和吴总握手。

    “你好!”吴梅招呼服务员加位置。

    “不用了,那边我还有朋友,就不叨扰几位的雅兴,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聚。”

    子荟抬起头来看见来人心里一颤,惊喜、兴奋、悲伤,瞬间心中五味杂陈同时涌上来。黎俊阳,黎俊阳,心里无数次的念着这个名字。

    黎俊阳毫无表情的瞥了一眼子荟,冷陌的样子让子荟产生怀疑,这是她曾经认识的那个黎俊阳吗?不错,就是他,他的样子永远铭刻在她的心中。他的容貌,他的神态永远在记忆最深处,不会因时间的擦拭而忘记。

    他比原来看起来要白净一点,棱角分明的面容让他看起来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黎俊阳向黎董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这种力压众人的强大气势又让子荟却得他不象原来的黎俊阳,原来的他虽然看起不苟言笑,但给人温暖亲和,就象手里捧着的一杯绿茶。现在的黎俊阳就象是一杯烈酒,让你身不由已与他拉开距离。

    “去嘛,年轻人和我们谈不拢,有代沟哟。”黎董一直不发话,突然说道。

    黎俊阳一直没理会子荟,就像她是个透明人一样。

    “伯父,原来你们在这里。”一道甜甜的声音从入口处传来。

    一位苗条典雅的年轻女人走进来,一进来就挽着黎董的手臂。

    “小琴来了。”黎董冲着来人点点头

    “我说嘛,俊阳急冲冲的要回去,原来是有佳人在等候。”方总打趣的说道。

    “二伯就会取笑我们。”方琴娇滴滴的说,依然站在黎董身边。

    “既然你们都来了,就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黎董终于发话。

    “不用了,我们已点好了菜。”仍然板着冷脸的黎俊阳不留余地的回答。

    “俊阳,那就在这里陪黎伯伯嘛。”方琴向黎俊阳撒娇。

    黎俊阳沉默不语,方琴又不好再说。

    “去吧,不影响你们的二人世界。”方总是知道方琴很想离开。

    黎俊阳用眼扫过子荟,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一丝阴冷,让子荟一股寒颤,看着他拉着方琴走了出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子荟木讷的杵在那里,一直到这顿饭结束,她脑中象有无数团乱线交叉在一起,纠缠得理不出头绪。看样子黎俊阳应该没认出她吧,她摸摸自己的脸,难道这几年自己变化得太大。但每天照镜子也不觉得有多大的变化。或许脸没以前光滑,但还是很白洁,好像眼角长出了一条细纹,但不注意看也觉察不出来。虽然几天前发现了一二根白发,但这些也不足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吧。

    最后这饭局怎么结束的她都不记得,到后来她一直都是心神不宁的样子。晚上回到酒店,她一进门就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

    黎俊阳,黎俊阳,心里不停地念叨着这个名字,这个让她魂牵梦绕的名字,无数个夜晚念着进入梦乡,就像是嘴里含着的一块棒棒糖,那么甜蜜又带有一丝酸涩,可如今见到了,就像陌路人一样,原来他早已忘了她。而她却像傻子一样,还对他念念不忘。她不禁可怜起自己来,子荟呀子荟,你醒醒吧,人家身边已经有了别人了,早把你给忘了,你就不要痴人说梦了吧。

    思念一个人很痛苦,可要忘掉他就更痛苦,要从心里彻底抹掉更是一种痛彻心扉的疼痛。

    这次到阳市来,因为路途远,吴总就没开车。所以她们的交通工具就是出租车。第二天吴总对子荟说要去办事,叫子荟一个人去拜访企划部的苏经理,沟通一下这期的海报设计稿。

    印象广告一直在为恒信在阳市和F市另外几个楼盘做广告服务。由于原来负责这个片区的同事有事突然离职,公司都还没来得及安排人来接手,因此很多工作环节没衔接上,子荟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心里一直不踏实,但也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去,是刀山还是火海,闯进以后再说。

    问了路人恒信集团的地址,招上一辆出租车,不一会儿就把她带到一幢大厦前面停下。很旧的一幢大楼,不是看见前面挂着的招牌,根本和阳市响当当有名的恒信集团联系不起来。大楼估计也建有二十年了吧,墙面年久失修,被风雨洗刷得象一位沧桑的老人,露出斑驳发黄的痕迹。

    完全是老式大楼,一共五层。进门右边是电梯,左边有一个宽敞的梯步,大厅中央有一块牌子,上面标的是楼层示意图。门卫安保人员过来盘问子荟,子荟对他说要找企划部的苏经理。安保人员指指楼梯说三楼。她没坐电梯,而是顺着楼梯一直爬到三楼,看见企划部的门半掩着,敲了敲。

    “请进。”一道带有很浓鼻音的男声从里面传出来。

    子荟走进去,看见一位男子正坐在电脑前面,不停地抽着鼻子,用纸巾擦着,桌上放了一大堆揉成一团的餐巾纸。

    “你好,我是印象广告的客户人员,我叫杨子荟。请问苏经理在吗?”

    “我就是,请坐。”男子抽了抽鼻子,仍坐在电脑桌前面头也没抬。

    子荟只好干巴巴地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这间办公室,二张电脑桌,上面各放着一台电脑,有一些文件夹零乱地放在桌上,靠墙边立着几个文件柜。再就是她坐的一套沙发,前面有一个茶几,很简单的摆设。

    苏经理大约三十出头,矮矮瘦瘦的样子,虽然个不高,其貌不扬,但看上去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听公司的人说此人是恒信公司从某个公司高薪挖过来,才到这里来不久。有没有能力不知道,但脾气很大,动不动就发脾气,有时还要带着脏字,真的是把自己甲方的地位摆得很高。所以原来那位客户人员就不想做这个项目,这下公司只好让子荟来顶着。

    看到子荟,苏经理眼前一亮。漂亮女人就像是一道风景线,走到哪里都让人赏心悦目。他本来刚才正在为感冒的事烦愁。

    他原本是南方人,刚到这个城市不久,一点不习惯北方干燥的气候。鼻子出血,喉咙干涩,就不停的喝水又不停的上厕所。身子就象一根水管,从上面灌水,又从下面排泄出来。一天反复做着同样的动作若干遍,让他心烦意乱;再看到印象广告传过来的海报设计稿,这个设计师根本就没动脑子,还是压根就是应付他,不知道是从哪里剽窃来的一幅画,只是改一下文字就发过来定稿,这哪是他要的风格,正气不打一出,听说印象公司要派人过来和他沟通,正想对其发脾气出出气。但一看见子荟一个柔弱的女子,他把升上来的怒气硬压下来。

    “苏经理,我这次来就是为二期的宣传工作和你沟通。”子荟不卑不亢的说。

    “你们这叫什么设计稿子,我都不好说是出自你们公司之手。”苏经理强压着自己的情绪。

    之前阿东已用手机传给她看过,其实对设计她也不太懂,但看过小戈的文案之后,也觉得设计师没把文案的意思表现出来,所以客户十分的不满意。其实有时候平面设计师做多了,设计师也难免会江郎才尽,但客户是不会管你这些因素,他们付了钱就只要你做出的每期稿子让他们满意。

    “苏经理,十分报歉,这次没达到你们的要求,我们可以再做修改。”

    “我们是高端客户,这个画面能表现出我们公司的品质感吗?中秋节马上就要到了,现在连中秋节活动的主稿都没定下来,怎么来做后期的推广,都快半个月了,时间紧呀,小姐。”说到最后,苏经理情绪有点激动,用手重重地敲在桌上,使得旁边的鼠标哗的一声掉在地上。

    “这样,你再给我们二天的时间,我们再组织人员重新来做,肯定要让你们满意才行。”子荟小心翼翼的对他说。

    “也只好这样了,上面定都定了由你们广告公司来做,我还有什么话说,是好是歹都由你们操作。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不会再选你们公司。”

    听这语气,苏经理非常不满。

    和苏经理聊不到一会,听取了他对这次活动的诠释,子荟心中也有数。

    告别苏经理,从他办公室出来后,子荟给阿东打电话汇报了这里的情况。阿东说他会抽空亲自来组稿,前期也是因为手头工作紧,叫刚到公司来的新手做,结果就弄成这样。有时候做创意没理解到策略方案,画面表现不出那种感觉。这就只得策略部和创意部再次开头脑风暴会商讨。

    黎俊阳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双眉紧锁,锐光逼人。杨子荟,这个在他内心深处曾占据了很重份量的女人,还是和原来一样有种蛊惑人心的魅力,只是少了过去朝气蓬勃的活力,多了份恬静淡泊的从容;没有了原来孩子气的婴儿肥,脸变得消瘦苍白,但也掩藏不了一份成熟女人的风韵。这张脸清晰地印在脑海,每次回想起这张脸,心里五味杂陈,却又止不住的思念。

    见到她后严重扰乱了他的情绪,这个女人让他无法释怀,就象一块巨石沉重地压在胸口。她的背叛,她的食言,看在原来的情份上本不想跟她计较,想把她忘记,过去就送它回到过去吧。他是男人,不可能和一个女人计较,现在她却主动送上门来,明晃晃地在眼前,这就由不得他了,杨子荟,你等着。想到这他双拳紧握,狠狠地捶打在桌子上。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