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一、约会(二)

章节字数:2990  更新时间:18-09-21 18: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黎家一直秉着政治路线走,这份基业是由几代人积淀下来的。建国之前,黎家就是当地的官宦之家,新中国建国后,也一直走军政路线。从黎俊阳爷爷那辈开始,家族人参军从政数不胜数;后来改革开放,一些儿孙下海从商,即使从商有违祖训,但后人也算争气,在各行业中干出的成绩,在行业中也算是佼佼者。因而在阳市人脉广,跺跺脚阳市也要抖几下。

    所以方家很想攀上黎家,原来一直没找到机会。自从方琴攀上黎俊这棵树之后,觉得终于抓到一线生机,找到机会了。于是就极力凑合两位年轻人。

    其实方琴条件很好,读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后来考上一所著名的广播大学,毕业后到阳市的电视台当主持人。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身边也不泛众多追求者,但她就对黎俊阳情有独钟。虽然方家对和黎家攀亲这事带有些功利,但方琴总归是女儿家,思想要简单得多,没那么多的俗念,只想找一位心仪的人,与他儿女情长,相守到老。可黎俊阳总是深浅不定、态度淡然,这让方琴猜不透他的心思,弄得心神不定。这也让她不知所措身心很累。

    “俊阳,这是你最爱吃的蟹黄煲龙虾。”方琴给黎俊阳夹了一个放在他碗里。这是方家菜系里一道“硬菜”,高档宴席都缺不了它,今晚方姑姑是下足了硬本事,花了大功夫来做这道菜。这道菜巧妙利用鸡汤、蟹黄等来提升龙虾本身的美味,鲜美异常。

    爱上一个人,总想处处对他好,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给对方。女人的温柔、善解人意都是男人择婚的首要条件,特别象黎俊阳这类男人,男人中的极品,对婚姻的质量要求肯定更高。这些要求方琴都具备,她也觉得自己比其他女人做得更好,言谈举止拿捏恰当。但这些方式运用起来很消磨人的意志,处处刻意,时时提防。

    黎俊阳也给方琴夹了一块放在碗里。这个男人绝不会因为自己显赫的家业而高高在上。他性情不骄不躁,谦逊低调,温文尔雅。但越是这种不愠不火的态度,无形之中让人产生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君子之交淡如水,越是位高权重的人,他的心理距离越远。像黎俊阳这类男人,让方琴觉得深不可测。

    “你也吃吧,不要总是给我夹菜。也不要老想着减肥。”这段时间方琴发现自己长重了二斤,如临大敌似的嚷着要减下来,好像身上长的肉就是恶瘤,一定要把它割下来才罢休。

    “嗯。”方琴乖巧的点头。“这周末是二伯的生日,二伯母想请你去,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到时再说吧,现在也不确定有没有时间。”态度和缓,给自己留有余地。

    “你这个大忙人真拿你没办法,人家可老早就想你去家里,都等了好久,这次你就抽一点时间去吧。”

    “有空能抽出时间一定去,现在刚好接手这个项目,很多事情还没弄顺,本来这周要到北京去,但手续迟迟没批下来,就耽误了。”

    黎俊阳为方琴倒了一杯红酒,降红色的液体沿着杯壁慢慢地流下,在柔曼的光线中摇曳,幽幽淡淡。

    “只要不出阳城,我一定去。”看着方琴失望的眼色,黎俊阳最后补充一句。

    “我就知道你最好。”女人探过身子,伸出手臂围抱着他,用嘴唇在他脸上轻轻地一吻。

    黎俊阳怔了一下,一股女人特有的馨香扑面而来。虽然他和方琴交往也快半年了,但这种亲密的举动他们还是第一次。外界都知道她是他正式交往的第一个女朋友。交往的这半年,黎俊阳对她温柔体贴。作为一个男朋友,他是做足了份。方琴有时候觉得黎俊阳与周围其他公子哥不一样,不在外面沾花惹草,没绯闻没是非,很心欣慰。但这种过度的洁身嗜好让她有另一种担忧。

    因为黎俊阳不象周围的公子哥对异性那么热衷,从不主动搭讪,也没见他有心仪的女孩。曾经还被别人怀疑生理有问题。对这些误会黎俊阳是不削一顾,可黎母却担心起来。看见他也老大不小了,都快30岁了,一直没交女朋友,担心自己辛苦养大的儿子断了黎家的香火。

    于是黎母到处托亲友帮着物色好一点的女孩。黎俊阳的姨妈托熟人介绍了方家女儿。当时这个熟人介绍方家时,姨妈还不太愿意。觉得配不上黎家。倒是黎母认为只要女孩贤惠持家,能善解人意就行,家庭在其次。黎长建是从不插手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这些事天经地义就是女人干的。

    他有点窘,轻轻拍拍她的背,示意她坐下来。和她这么亲热黎俊阳还不太习惯。经方琴这么一吻,他感觉气氛一下子暧昧起来,柔软的纱窗在幽蓝色的灯光下,泛起浅浅的光亮,象几年前的窗前白月光,淡淡的撩人。

    方琴也很为自己的大胆行为而吃惊,不知他会不会反感,还是原本乐意,只是自己不开窃。要想和黎俊阳的关系更进一点,靠他主动这种念想好像是不可能实现的。平时黎俊阳都是对她客客气气的,相敬如宾,不象恋人那般亲密,但也不象一般朋友那么生疏。要想迈过这一关,只有靠自己主动。他们双方总要一方来打破这种格局,方琴决定自己先来一试。

    “俊阳,听说最近你们公司在招聘员工?”

    吻过黎俊阳,方琴觉得和他的关系拉近了许多,不再象以前那么隔阂,说话也不那么刻意疏远。平时他们也不过是谈点饮食男女的话题,关于工作上的事,黎俊阳是从不和她提起。

    “是呀,你还关心这事。”黎俊阳从刚才的气氛缓和过来,故作轻松的随口一说。

    “招到合适的人员了吗?”

    “不知道,这是人事部的事,我不管。”

    “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方琴欲言又止的说。

    “什么事?”黎俊阳从那一吻中舒醒过来,有点公事公办的口气,“在我的权限范围内肯定帮你。”

    “我有一堂弟,今年刚大学毕业。本来家里想让他到我爸的矿上去做事,但他死活不去,说是不想靠家人,要靠自己。结果到外面做了大半年,不知是受了什么挫折,辞职回到家里关起门来搞发明,这哪是什么正经事嘛,家人都很担心,怕闷出毛病。就想托熟人在外面帮他媒个事做。”

    “他搞发明是好事,这个可以支持。现在中国就缺科研人员,指不定他以后就会成为第二个爱迪生。”

    “你别高抬他了,现在中国这个社会哪会培养出爱迪生,就是成了也养不活自己。现在是盗版的天下,等你发明出来还没上市,人家早就把盗版做得比你原创的还要好。”

    “你还别有这种思想,中国现在就缺有这种奉献精神的人才。”黎俊阳不称同方琴的观点。

    “就算他是人才,整天的关起门来搞发明,不把自己闷起病不说,说不定哪天就饿死在发明桌上了。”方琴有点担忧的说。

    “哪天叫他到我办公室来,我看他适合干什么,再叫人事部安排。”男人就是经不得女人撒娇纠缠,黎俊阳明显服软的说。毕竟这是他正派女朋友委托办的事,于情于理都应该答应下来。

    “其实年轻人就应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别人强求去做,他也不会心甘情愿。”

    “话是这么说,但毕竟他不是那块料,上学时数理化成绩根本就不好,哪是搞得出来科研嘛。”方琴不屑的说。

    其实方琴为表弟的事开始她也不放在心上,家里的企业也可以随便给他安排一个工作,即轻松又方便照顾。但后来一想,毕竟和黎俊阳这么一交往,对他的生活她是一点也不知道,也没有更多的途径来了解。女人总是缺泛安全感,特别是对黎俊阳这种极品男人,她更是把握不稳,如果有个自己的人安插在他身边,他的一举一动她都会掌握很多。

    小女人的心思哪会逃过黎俊阳的眼睛,他不说明不等于他不明白她的目的。他也碍于情面不好推辞,原本不属他管辖的人事工作,他这次只好插手。

    他是一位很讲原则的人,公归公,私归私。但在中国,有时哪里分得清公与私。特别是像他,公司本就是黎家的,要安插一个人是轻而易举之事。但他一般不想搭理这类事,不然拜托他的人肯定很多,进到公司来全是关系户,有碍企业管理。但如果都一一推掉,在讲究人情味的中国,这种处事风格肯定是很得罪人。商人交往不过就是谋一个利和财,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道理他是明白。但介于和方琴的关系,这个人情就不得不摆在台面上。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