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四、伍玲珑结婚

章节字数:3804  更新时间:18-09-21 18: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个月一直往返阳市、F市,终于可以回双重市。想到好久没和伍玲珑联系了,下了班打电话过去,传来她爽朗轻快的声音,听得出伍玲珑很兴奋开心。过去的阴霾已成往事,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的道理。一生中会遇到很多生命的过客,只是谁会在身边停留的时间是长或是短。时间是一场无情的雨,它会把无论多么痛苦的经历冲淡得一干二净,让那些当时自己觉得痛不欲生的往事吹散得灰飞烟灭。

    “你在哪里?想不想我?”

    “今天休息,逛街。你回来了吗?”可以想象得出那边的伍玲珑笑得花枝摇醉。

    “回来了,都有几天了,一直忙没和你联系。”子荟把手中的笔放下,伸了伸脖子,坐久了脖子酸酸的。

    “算你还有良心,回来了还记得给我打电话,今晚想吃什么,姐请客,算给你接风。”

    “听得出有好事,这么得意忘形的样子。”子荟揶揄的笑道。

    “见了面就知道了,什么时候下班?”那边伍玲珑半卖关子的说。

    “五点半就可以走,在哪里找你?”

    杨林林跑过来拉住子荟,“子荟姐,要去约会呀?”

    “是呀!”关掉电脑,子荟提起包正打算走。

    “是男朋友?”

    “真八卦,是女朋友。”子荟用手指点点她的头。

    “姐,你不会是拉拉吧。”

    “拉你个头,你姐我性取向正常。”子荟没好气的说,这个妹真是瞒不住话。

    “是要去吃饭吗?”

    “是呀。”

    “既然是和女性朋友去玩,便随带上我吧。我一个人不好玩。”杨林林一对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子荟,撒娇的哀求。

    “跟我去不会给你买棒棒糖。”

    看着这个没长大的女孩,子荟有时真的很羡慕她。天真善良,心无诚府。杨林林常对子荟说开心也是过一天,不开心也是过一天,人何必这么自寻烦劳,生命只有这么短暂,如果按世界平均寿命75岁来算,一生也就只有27375天。如果能把开心的时间都抢过来,那人的这一生也不亏。要是能那样活着有什么不好。可子荟很有自知之明,是达不到她那境界。烦闷就象心中淤积着一团雾霾,浓得飞散不开。

    “不要你买棒棒糖,带我去吧。”

    “走吧,真拿你没撤。”

    “还是姐姐对我最好。”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都对你不好啦?”小戈不知什么时候又返回来拿东西,听到杨林林这么一说,反讥道。

    杨林林对他吐吐舌头,不理他,提起包就屁颠屁颠的跟着子荟出去。

    “真象个口香糖。”小戈在背后对着杨林林大声说。

    “别理他,他才像个口香糖。他是在嫉妒你对我比对他好。”

    杨林林不服气的说。电梯正好停在这一层,她俩进去正要关门,一只手伸过来把电梯门挡住。

    小戈笑嘻嘻的走进来,“都不等我一下,走得这么急。”

    “等你干嘛,口香糖。”杨林林对着小戈一阵轰炸机似的反击,绝不口下留情。

    “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不跟你计较。”小戈轻蔑的瞥一下杨林林。

    “你是小人,我是女子。”杨林林毫不示弱的回击。电梯里顿时硝烟弥漫。

    “别闹了,停止战争。”子荟和事佬出来调停。这两人不知怎么的,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干上,真是上辈子不知两人谁欠了谁的,这辈子算也算不清,出了电梯小戈挥手作别,急匆匆的往外走去。

    “急着去投胎。”杨林林小声在后面嘀咕。

    “你俩怎么了,老是这样子,还没长大呀。”

    子荟摇摇头。其实她很羡慕他们拥有的那股耗不完的青春战斗力,拥有大把的闲心,睚眦必报的斗鸡般精神。

    虽然她其实也比杨林林大不了几岁,但总觉得自己早已形如枯木老气横秋。这种状态又不能让她安生,一当期待让她重新振作起来,突然跳出一个梦魇,这个梦魇又让她心灰意冷,把她从云端拉拽下来,摔得粉身碎骨。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一撅不振,她只好认命罢了。

    如果7年时间不能足够忘记一个人,那么她愿意赌用一生。

    来到约好的地方,伍玲珑早就在那里等着,她穿了一件粉色上衣,下面一条白色长裤,很显眼寺站在天桥那里向子荟挥手。因为是周末,来往的人很多,过马路必经天桥。所以每座城市的天桥都是热闹非凡,摆地摊的占据了天桥两边,让这个地方水泄不通,仅留中间的一个狭窄过道让人们摩肩接踵的来来往往。

    玲珑和杨林林是第一次见面,因为年龄相仿,一会就聊得火热,倒把子荟凉在一边。

    “你是说南开门那里的那家烧鸡店很好吃吗?什么时候一定去尝尝。”林林对玲珑说。

    “那里的烧鸡油而不腻,口味很正宗,那老板原来在他们当地开了好多年,是从父辈那里传下来的,应该算得上是老字号。现在南开门那家是他第六家店了。”玲珑一副馋猫的样子。

    “都是两个吃货,什么时候你们不谈美食要饿死呀。”子荟看着她俩那馋样就好笑。

    “民以食为天,人要活命就得吃。上到皇帝下到平头老百姓,有谁敢不吃东西就能活命的?吃也是一门学问,一门大学问。”林林高深莫测的样子对子荟说。

    “就是自己嘴馋,还说得头头是道。”

    “这你就不懂了,吃不仅仅是填肚子,它还要吃出品味,吃出涵养。”

    “就你俩站在街边大谈吃就有品味有涵养了。”子荟笑起来。

    “那我们就坐到餐桌上去吃出品味吃出涵养来。”玲珑附和着杨林林。

    “对对,好主意。今晚上我请客,你们想吃什么随便点。”杨林林豪气十足的说。

    “怎么能让你请客,我请你们出来自然是我请客了。”伍玲珑过意不去的说。

    “你就别跟我争了,下次轮到你,你把我的馋瘾逗出来了,今晚要设满汉全宴才能解决我的瘾。”杨林林夸张的说道。

    杨林林好象家庭很富裕,平时开销都是大手大脚,子荟倒是没注意到这些,几个多事的同事私下聊,说她背的有几个包在太平洋商场标价在4位数以上,有时穿的衣服让子荟这个外行都看得出来款式和面料是高档货。最差那也要好几千吧,没有那个经济实力,哪个能去购买那么昂贵的奢侈品。还有几次同事们出去购买东西,她都争着付帐,回来也不要别人那份开销,就象已忘了这事一样,照常整天乐呵呵的样子。子荟只当她是大大咧咧的不计较,但如果长期这样,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作后盾,性格再豪爽的人钱包也早见底了。因为他们都是工薪阶层,一个月也只有两三千块钱,哪有那么多的钱来为自己的豪情买单,就是有心那也得有那个实力才行。

    最后她们敲定去南开门吃鸡。招了一辆出租车,三个人兴致高昂象赴盛宴一样向南开门出发。看着二个吃货一路上高谈阔论各种吃法,子荟的食欲都勾出来了。原来饮食文化也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从前子荟只当是填饱肚子,从没去认真吃过一次餐,更不要说“品”这么赋予文人情怀的雅致。饮食与国泰民安、饮食与文学艺术、饮食与人生境界的关系等,深厚广博。饮食文化可以从时代与技法、地域与经济、民族与宗教、食品与食具、消费与层次、民俗与功能等多种角度进行分类,展示出不同的文化品味,体现出不同的使用价值,异彩纷呈。

    加上路上堵了一会车大约坐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让她们垂涎欲滴的“梁山鸡”。这家店正处在南开门最闹热的一条街上,一进门一幅镂空雕花玄关立在门处,转进来就看见宽敞明亮的餐厅,全是红色和黑色调搭配,红色的椅子,黑色的桌子,很时尚很前卫。大厅墙上挂了很多装饰画,子荟在等餐间一幅一幅的观看。

    不一会服务员就端上来他们店的特色菜,三个人经过刚才的折腾这时也饥肠辘辘,连子荟都狼吞虎咽的吃着锅里的菜,大家都闭上嘴埋头吃起鸡肉来,平时没注意到饮食还有这么多学问,经过刚才二个吃货这么一分析讲解后,子荟想着一定要吃出品味,但因为太饿,看见食物就出现动物的本能反应,不顾一切的扑上去,过了一会肚子里有点底货了,想起自己都没顾上体会吃出文化品味的韵味,心想再高雅的人,也经不起饥寒交迫的困扰。

    吃饱喝足才想起今天伍玲珑的事,子荟觉得自己很不够朋友,看来人在美食面前都低挡不了诱惑。

    “玲珑,近来怎么样?”

    “我要结婚了。”伍玲珑低制不了内心的喜悦,笑逐颜开的说。

    “结婚?和谁?”子荟吃惊的问,她还记得至从玲珑和那眼镜男告别那段不长的恋爱后,一直都是单身,没听她和最近和哪位男生走得近。

    “是我老家的一位亲戚介绍的,哎,我想过了,女孩子始终是要结婚生子的,想一个自己喜欢他又不喜欢自己的人,还不如找一个爱自己胜过一切的人,这叫才幸福。”玲珑陶醉的样子,很让杨林林羡慕。

    “哇,你说的话很有理也,但爱自己胜过一切的人很难找呀,你怎么那么幸运,我老是遇不到。”林林低落的说。

    女孩子一说到爱情,情绪就变得喜恕无常。爱情本身是一个虚无飘渺的东西,但对许多人又是如饥似渴的盼望,它就象一杯烈酒,喝了让你乐此不疲的思念它的美妙;有时它又像是毒酒,让你饮鸩止渴,却还甘之如饴。

    “不管怎么说,玲珑,只要你觉得他好,还最主要是他对你很好,我们都会祝福你。什么时候办酒宴?”

    “就下个月,我想过,反正都是要嫁人,还不如早一点嫁过去,也好两人一起规划未来。”玲珑一脸幸福的样子,引得子荟都为她很高兴,终于从原来的阴影走了出来。曾经有一段时间和眼镜男分手后,玲珑很伤心也很悲观,害得子荟一有空就过去陪她,真怕她想不开。别看玲珑平时不拘小节,但一当认真起来,那股劲很是倔强,几条牛都拉不回来。这下终于拔开乌云见晴天,子荟会心地笑。

    “到时我一定来喝你喜酒。”子荟对着好友热诚的说。

    “那是当然要请你来,我还要你当我的陪娘。”

    “一言为定。”

    三人苦干了一大桌菜,都很满足的相似而笑。杨林林招来服务员买单,算下来二百一十五元,林林没有零钱,子荟掏出钱包找零钱。

    “以后聚餐你们出整钱,零钱包在我身上,这样很划算。”子荟笑着说。

    “只要你不怕胖,我带你吃遍全市的美食。还说零钱她付,就这十五块钱都舍不得掏了半天。”林林打趣着伸手来拿子荟的钱包。

    钱包打开一张,里面夹着一张照片,应该是子荟学生时代的照片,很青涩腼腆的微笑着,旁边站着一位男生。那是很久以前的照片了,平时取钱时都不太注意。杨林林一眼瞥了一下照片上的人,似笑非笑的还给了子荟。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