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五、初见夏雨泽(一)

章节字数:2381  更新时间:18-09-21 18: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光如逝,只要你在繁忙时就会感觉日子如白驹过隙。回来双重市都快一个月了,阳市项目方案也做得差不多,公司决定派阿东和子荟还有小戈过去和甲方碰头,商磋别墅项目的具体工作,吴总作坚强的后盾支援。

    机票订的是下周二。同样的行程,只是这次去的人不同。

    星期二一大早,阿东就打电话叫子荟到公司楼下集合。昨晚上子荟就收拾了一个大皮箱子,里面装了一些必须的日常用品,从衣柜里取了衣服,这次多带了几套,因为归期不定,在那里能呆多长时间她也定不了,所以多备无患。还有北方都比较冷,这次加了二套厚一点的大衣,如果还抵挡不了那里的寒气,到时再在当地买棉服也行。其实子荟也没多的衣服可带,换起换来就那么几套,这几年她的心事都没放在打扮自己身上。

    因为明天要早起,晚上她早早的洗涮完就打算上床。照常的洗脸后抹一点晚霜,照着镜子,她看见脸上的肌肉有点松驰,再也没有原来那肉嘟嘟的下巴,圆润的脸颊,光洁的额头;现在的她脸色苍白,头发干枯蓬松,一套皱巴巴洗得掉色的棉质睡衣套在身上。那眼色没有原来那不谙世故的天真无邪,那些青春年少的繁华时光已离她而去,那书香满怀的情怀也在艰辛的生活中磨砺得一干二净,迎着阳光的朝气蓬勃的活力再也一去不返。现在的她老于世故,学会察言观色,处处小心翼翼。她才27岁,对现代女孩来说正值风华绝伦的时光,她却变得老成持重,目光呆滞。

    那二位男士只提了一个小包,只有子荟拉着一个大皮箱。

    “就你们女人出门麻烦,象搬家一样。”小戈看见子荟吃力的拉着皮箱,伸手过来绅士一样接过手,但他嘴是不饶人的。

    “你们怎么东西这么少,要在那边等一段时间,不多拿点,到处需要的时候不要找我借。”子荟看见他们二人都只有一个随身的小包,真搞不懂男人都不需要换洗的衣服吗。

    “借你的睡衣来穿,那太好笑了。我都是裸睡,这样又可以节省睡衣钱,出门也不用带这么多。”阿东也跟着打笑起来。

    “我也是裸睡,到时不许到我房间来偷窥。”小戈对着子荟说。

    “谁来看你,就你这身板,我还不想你在我眼前晃呢。”子荟讥讽他。

    “我的身材不够好吗?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哪一点不好,这黄金比例,这模特身材,你看这肌肉,这里。”小戈把手臂举起来,使力的握紧拳头,指着自己鼓起肌肉的手臂。

    “你比大卫还帅,比维纳斯身材还要好,就是有二只手臂,缺一只更好。”

    阿东嘲弄他。

    “这明显的嫉妒我,我不会生气,反而很高兴,你就这样挖苦吧,正说明你内心很自卑。人往往指责别人的同时正反应内心的脆弱。”小戈的脸皮比城墙转拐处还要厚。

    “小人得志。”阿东今天是跟他耗上了,不甘示弱的针峰相对。

    “管他小人还是君子,只要有志可得,那就是我的资源,是我的优势。古今成者都是心黑脸厚,我脸厚离成功不远矣!”大言不惭,说得子荟都笑起来。

    “走吧,两位成功人士,等会上不了飞机,你们离成功就远矣。”子荟催着二位大小孩,看着他俩一路拌嘴,心情也爽朗许多。

    这次坐飞机子荟没有第一次的新鲜劲,上了飞机就半眯着眼睛小憩。空姐在广播里用温柔的声音提醒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子荟这才睁开眼取出安全设备,可带子怎么拉也拉不出来,又不好使力拽,紧张的暗自用力拉,周围的人都在各自系自己的安全带,也没人注意她这边。子荟又不好意思问别人,手握着带子不知如何是好。

    一只大手向她伸过来,“这个带子有一个回力,你越使力拉它就越拉不出来,你稍微松一点点,再轻轻拉它,很容易就拉出来了。”耳边传来磁性的男人声音。

    子荟抬头,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一位年青男子坐在她旁边。

    “你系安全带时一定要将锁扣朝上。如果你把安全带系反了,那就扣不紧,如果有紧急情况发生就会很危险。”男人耐心的给子荟解释。

    “谢谢你。”这么近距离,他的头发直抵在子荟的下巴,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扑鼻而来,这是子荟喜欢的气味,子荟有点莫名的紧张。

    男人温和一笑,淡淡的,浅浅的,象曼珠纱华一样直捣得人眩目。

    “第一次来阳市?”过了一会,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第二次,谢谢你!”

    子荟莞尔一笑,接着再次假寐。其实她一点睡意也没有,只是因为太无聊,这次杨林林订票不知怎么没把他们仨人的座位挨在一起。和小戈他们又离得远,没人和她聊天,飞机上的书净是广告类的杂志,不值一看。所以只好用睡觉这种无聊的方式来打发这段无聊的时光。

    她听到旁边的翻书的声音,便好奇的睁开眼,又不好意思直视对方。只好用余光打量旁边的男子,男子低着头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上的文件,一头微卷蓬松的头发,光泽黑亮,修剪得很有型;干净的脸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有点圣洁,穿着一件质地很好的米黄色衬衣,膝盖上搭着一条灰色毛毯。

    “睡不着?”男人的声音响起。

    “嗯。”男人象有读心术,把子荟的内心掌握得一清二楚,这让她很无地自容。

    “很快就会到的,再坚持一会。杂志看吗?”男子温文而雅的说道。接着男人递给子荟一本杂志,是一本商界方面的书刊。子荟接过来翻看起来。

    广告真是无孔不入,杂志上也有许多广告,子荟跳过那些眼花缭乱迷人眼的画面,一张肖像瞬间吸引了子荟的眼球,上面这位穿着白大褂年轻帅气的医生明显就是旁边坐着的熏衣草男人。子荟仔细的看内容,是一篇关于采访阳市某家医院的文章。

    “叫他们不要登照片,还是登了。”男人也看到了照片。

    “你很帅呢!”子荟发自内心的赞叹。

    “谢谢你的夸奖。”男人不惊不喜的说。

    “夏泽雨。”子荟小声的念着。

    “正是鄙人。”

    听到男人的声音,子荟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只是好奇男人叫什么名字,文章里很明显写有男人的名字,阳市人民医院著名心血管医生夏泽雨,自己也只是心里默念,嘴里怎么就跟着说出来了。

    “夏泽雨,不知小姐芳名。”男人伸出手。

    子荟只好羞涩地红着脸,男人的手很大很暧和。

    “杨子荟。”

    “你很喜欢脸红。”男人轻声笑笑。

    “嗯……呵呵……”子荟支支吾吾。

    “呵呵,你很害羞!”男人反而畅快起来。

    “……”子荟闪铄其词的说。

    “你一个人?”男人好心情的问她,把手中的文件放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