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二、奠基仪式(二)

章节字数:3276  更新时间:18-09-22 22: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杨小姐,原来你在这里。”苏经理从身后急匆匆地走过来。

    “找我有事吗?”子荟惊讶地问。

    “等会到聚餐的地方,你坐我的车过去,你们二位就和小王他们一起去,我的车就只剩一个空位了。”苏经理抱歉地说,阿东和小戈点点头。小王是苏经理其中一位手下。

    “苏经理,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我们打车过去就行。”子荟赶紧说道。

    其实她根本就不想去餐厅吃这顿饭,但不去的话又觉得说不过去。他们印象公司和恒信合作,也只是做品牌策划,恒信的这些活动他们可以不用参与,但想到公司很重视和恒信合作的这个项目,再加上阳市的上层领导拿这个项目当成重点,所以他们作为印象公司的代表也参加了今天的活动。配合苏经理他们做一些外围工作。

    恒信订的午餐地点是阳市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子荟坐着苏经理的车来到地下停车场。苏经理赶紧下车来为子荟拉开门车。他那刻意做出来的客气样子弄得子荟很不习惯。

    平时他们和苏经理相处,就感觉比他低一级。虽然苏经理还算客气,但说话的语气就是下达指令一样,要你怎么改稿子就得怎么改,你别给我说你们是专业公司,一切都得看出资方的意思。甲方和乙方的地位是有差距的。

    有一次阿东说,以后跳槽一定到甲方公司去,也想当一下爷爷的感觉。当时子荟还没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什么当爷爷。小戈笑着说,说你子荟单纯还是傻呢,甲方就是乙方的爷呀,你没看见甲方公司的人,一个保安好象都有派头。我们乙方是要向甲方要钱讨生计呀,所以他们自个把自己当爷,把我们当孙子。这日子苦呀!

    坐上电梯来到三楼,子荟是第一次到这个大酒店,一上来就看到几位漂亮的礼仪小姐举着托盘,站在旁边候着。

    苏经理直接带着子荟来到一个包间。包间还没一个人,子荟知道阿东他们还没到。今天人多,他们不一定什么时候能等到恒信的车送他们过来。

    过了不到半小时,几位领导和黎董走了进来,黎董看到子荟坐在那里,不禁神色一变,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引领着大家就坐。

    子荟看着是黎董他们,赶紧站起身来打着招呼,心里直嘀咕,苏经理怎么把她带到这里来了,又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阿东他们跑哪儿去了,正想告别打算走出去找他们。

    “是杨小姐呀,能和你同桌吃饭真是三生有辛。”一位中等个子的领导走过来伸出手来,子荟迟疑了一下,只好伸出手去和他握。中等个子握着子荟的手久久不松开,弄得子荟顿时脸绯红,想拉回手,却被他紧紧握着,想使劲扯回来,又怕把场面弄僵了。涨红着脸不知所措。

    “蒋市长,今天有杨小姐作陪,要好好喝几杯哟。”旁边一位男人笑着说。

    “对呀,今天蒋市长酒不醉人人自醉。”另一位也跟着附和着说笑。

    子荟起身忙对着几位领导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行告退了,就不打扰几位领导喝酒的雅兴了。”起身正欲往门边走去。

    “有什么大事需要杨小姐你亲自出面,我帮你在黎董这儿请个假,这下总行了吧。”蒋市长双手压住子荟的双肩,她又不得不坐了下来,想把压在肩上的蒋市长手拉开,怎奈对方力道比较大,试了一下,对方反而更加用力。一幅欲语还羞的样子让人爱怜,但越是这样男人见了就越是兴奋,一个个象打了鸡血一样起哄着。

    子荟从未和这类人打过交道,也很少应付这种场面,不知道怎么脱身,只好顺从地坐下来。

    “这下就对了嘛,杨小姐。有你在,我们蒋市长的心情都要好一些,酒喝起都要甜多了。”

    黎董微笑不语。这种场合对他来说见怪不怪。大多数男人见不得女人,见了就腿软,特别是见到年轻漂亮的。

    转身对着秘书低语了一阵,秘书走出房间。

    一位年轻的服务员端来了酒,纷纷给各位倒上。

    “白的,满上满上。”坐在蒋市长旁的男人对着女服务员说。

    服务员把出茅台酒先给蒋市长倒上。

    轮到子荟的位置,子荟连忙对服务员说:“我不会喝酒,我就喝白开水就行了。”

    “那怎么行呢,杨小姐的也满上。”男人笑着对服务员说,但那语气却带有命令一样。

    见服务员有些迟疑,干脆从服务员手中抢过酒瓶就往子荟面前的杯子里倒。

    “这一杯是杨小姐的。杨小姐,今天看在黎董份上,这杯酒怎么也得和蒋市长喝下去吧。一看杨小姐就是知书达理,明白事理的人,你说是吧?”说着就把倒满酒的杯子递给子荟,转头对黎董笑着说。

    黎董仍旧是笑而不语。

    子荟求救的眼神望着黎董,可看见他稳坐泰山似的在座位上没任何表示,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僵持了一下,最终还是端起酒杯站起来:“蒋市长,黎董,各位领导,我的确不会喝酒,第一次和大家喝,我就喝这一杯,我祝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这就对了嘛,你喝了这杯酒我们蒋市长才能如意!”旁边人说着。

    一杯酒就从喉咙直流下去,那辛辣味象一股亚热带季风一样横扫全身。此时的子荟就如临上沙场的将士,有一种抛头颅撒热血视死如归的雄风。

    全声响起一阵欢呼场。

    “我说杨小姐豪爽,不亏女中豪杰。”

    “杨小姐,这杯和蒋市长喝了,黎董那里你还是要敬一下嘛,今天是黎董的大好日子。”

    “满上满上。”

    自然有人帮着把子荟刚喝完的杯子倒上酒。

    “我就一杯的酒量,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子荟推辞道。

    “不会喝醉,醉了我负责。”旁人说着,不由分说拿起杯子递到子荟嘴边,子荟又不得不喝上一杯。

    菜都没吃一块,酒都喝了二杯。子荟已开始头晕沉沉的,眼前开始模糊不清。她感觉全身发热,象有一股火苗在胸中燃烧。

    她觉得自己就快要倒下去了,但意识还很清楚,不能倒在这里,不然自己就出洋相了,她要在自己还能行走时去找阿东他们。

    她起身,对大家抱歉说去一下洗手间。

    “快点回来哟,我们等着你。”旁人对着子荟说道。

    黎董给身旁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那位手下起身打算来扶子荟,子荟摆摆手,硬撑起身子往外面走去。

    她心里直对自己说要保持稳定,不能倒下。强烈要求自己要保持直线行走。从座位到包间门她感觉走了好久,一步二步,心里默默数着。

    终于走到门前,她用力推开,走出来她就摇摇晃晃地,绷着的神经一松弛,酒劲越发上来了,每走一步就好象踩在棉花上。左看右看。这才发现刚才进来时怎么不仔细看看周围环境,只记得这是酒店的三楼,现在东西南北都搞不清方向。

    突然,身子被人用力一拽,身体失去重心,猛地倒在那人怀中,酒劲上头,浑身无力,身子摊软下来,但大脑还有一丝意识算是清晰,想挣扎起身,但不胜量力,双手紧紧抓住来人衣襟,抬起双眼,醉眼迷离的,看不清来人的脸,但闻到一股久仰的熟悉气息。强撑着挤出一丝笑意:“我要……黎俊阳,扶……我去,谢……。”最后倒在那人怀中不省人事。

    当她醒过来时,睁开双眼,室内黑漆漆的一片,她惊恐地坐起来,利用窗外投照进来的灯光,抬起头来打量室内光景。才发现自己合衣躺在一张大床上。

    她摸索着起身,慢慢找到室内开关,打开灯细细打量这间房子,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蓝灰色的窗帘,深色地板,室内颜色就是蓝、灰、黑、白。很简单的色调,但搭配起却显得很协调,给人有一种高级的品质感。

    她起身走出卧室,外面没有一个人,她打开室所有开关,屋子里顿时灯光璀璨。这是一套三居室的公寓,屋子很大,装修得也很现代时尚。她十分诧异这是哪里,她记得自己从来没有来过。她又返回卧室,想找出自己随身的包和手机,但都没有它们的踪影。

    她心里直泛疑惑。她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想从中找出一点蛛丝马迹,虽然这套房子很宽敞,却没半点人间烟火的气息,没任何一点私人用品,甚至屋里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打扫得十分干净。虽然厨房配有一些餐具,但都是崭新的,有些还没拆包装。这里应该还没人住进来,使得看不出它的主人是男还是女的。

    她又返身回到卧室里,打开一排排衣柜,里面也是空荡荡的。她气馁地垂下头来坐在床边,随手拉开一个抽屉,发现里面躺着一张一百元钞票。她想想就把钱揣在手里,走出卧室房间,来到大门旁,又折回身把屋内所有灯光关好,拉开大门后轻轻关上。

    她在小区里象一头打昏了的动物,左拐右转,终于找到大门口。

    她走到保安室,借了笔和纸写着:“你的一百元钱暂时借用一下,有机会一定奉还,杨子荟。”

    她又寻着原路想找到那间公寓,可怎么也找不到那栋楼。心里埋怨自己刚才怎么不多个心眼记一下,但想着虽然休息了大半天,但醉酒后遗症还是使得她全身泛力,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想呕吐。促使她没有过多的精神来光顾四周,她现在只想喝杯白开水,来稀释一下体内血液,也许那样会让自己舒服一些。

    她只好败兴而返。走出小区招了一辆出租车。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