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五、停电(一)

章节字数:2957  更新时间:18-09-24 17: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的泪流入他的眼里,滴到他的手上,浸润着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那一刹那让他不禁心里泛起一阵涟漪。想紧紧拥她入怀,但双手却似有千斤那么沉重,动弹不了。

    事后,黎俊阳想起自己当天的行为都觉得好笑。这也是自从那事之后,他好多年都没有做出如此般的幼稚行为。

    回到住处,子荟打开背包,里面东西都还在。钥匙、手机、钱包、包纸巾,一支笔和一本便签。

    当吴总打来电话问这事办得怎么样了,子荟还没从失魂落魄中醒过来。

    “子荟,今天把预算表递给黎总了吗?”

    “已递了。”子荟只好老实回答。

    “那行,过两天我就过来,你先跟紧这事,有什么情况请及时向我汇报。”

    晚上子荟回到住所。阿东和小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和往常一样,子荟顺随在楼下买了一点菜,准备做晚饭。通常是子荟做饭,阿东和小戈轮流洗碗,分工合作大家也都很融洽。

    过了一会他俩回来了,从楼梯间传来他俩说说笑笑的声音,一定又跑到网吧打网游了,这二个人没其他爱好,就喜欢打网游。本来屋子里都有电脑,阿东和小戈各带了一台笔记本,书房里有一台式的,平时他们三人各用一台,互不干扰。但这二人就喜欢跑到网吧里去打游戏,说里面气氛好,打起来更顺手。子荟不喜欢这些,在家里和网吧不是一样的用电脑打,还用得着分场所。网吧往往都是些无业人士流连忘返的地方,里面总是乌烟瘴气,小混混小太妹聚集的地方,他们二位算来也是社会的精英,企业的骨干还跑到那种地方去,对这事她总是嗤之以鼻的笑他们。那两人却不理会子荟,仍然我行我素的有空就往那里跑。

    “游戏还是不能吃饱,还是要回来吃我做的饭。”子荟没好笑的嘲讽着两人。

    “那是精神粮食,肉体粮食还是要吃子荟姐你做的。”小戈嘻哈笑着讨好子荟。只要有求于子荟,小戈就会子荟姐的叫,那声音甜得把血管都能浓稠得凝住。

    “去去去,洗手吃饭。”本来今天在黎俊阳那就受了一肚子气没处放,今天听到小戈讨好也没心情,此时子荟不耐烦的催着他们。

    “生气啦?”阿东盯出端倪,吃紧的问。

    “谁生气了,多事。”子荟转身往厨房里走去。

    阿东对小戈使了使眼色,两人都默默的吃饭。等子荟从厨房里盛着汤出来,突然停电了,立刻屋子里漆黑一片。端着汤碗的手不禁一颤,滚热的汤水倒了一些在手上,紧接着一清脆的声音从黑暗里发出,手中的碗“啪”的一下掉在地上,伴随火辣辣的痛疼从手上传来,直捣得子荟原本紧绷的神经一下碎裂,一直以来的隐忍和委屈倾刻土崩瓦解,她哇的一声哭起来。

    “怎么了?”阿东和小戈摸索着从餐桌边走过来,由于眼睛还没适应黑暗,腿脚碰着椅子呯呯啪啪乱响一气,顾不及身上的痛疼,撞得屋内东西乱七八糟,当然此刻眼睛是看不见的。

    阿东掏出手机,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看见子荟两眼泪花,一脸痛疼。

    “有烧伤膏没有?”小戈问。

    很明显这问是白问,因为平时谁也没准备那药,所以屋里根本就没有。

    “用醋冲洗一下不起泡。”还是阿东有点生活常识,要冷静地说。

    小戈摸索着走进厨房去拿醋,拧开瓶子为子荟倒上,一股酸酸的气味扑面而来。子荟感到手背上一阵清凉,刚才的痛疼也减轻了一些,感觉好一点。

    “都怪这该死的电,怎么突然停了,又不来个通知。”小戈边给子荟倒醋边抱怨,仿佛说这些话就会让子荟减轻一点疼,停电根本就不可能通知他们,电力公司都是电老虎,谁得罪得起,惹了他们是不会有好果子吃。

    晚饭子荟只吃了一点点,他们只当她是因为刚才手被烫伤而败了味口,女孩子总归是要娇气一些。

    停电了三人不知所措的,阿东突然说,要不到罗思杰那里去,听说他住的地方离这儿不远。

    小戈立刻赞同,这瞎灯摸黑的屋子谁愿意呆着。三人掏出手机借着光慢慢的下楼,子荟战战兢兢的跟着二人下楼。

    两人在前面试探着梯步,时而停下来等着子荟,微弱的灯光在楼梯间一闪一闪,身影在墙壁上忽明忽暗的诡秘悠晃着。

    平时很快速就能下楼,这时却花了大半天才平安到达。身子时而被楼梯间放着的杂物磕碰,这些都是楼层的人放的废弃杂物,公共空间大家都想占一点,白天下楼都是小心翼翼的,现在黑暗中更是举步维艰。

    来到大街上,灯火通明,夜色绚丽,车流畅通,仿佛刚从陌生的远古时代穿越过来,有种久违的感觉,大家都倏然的松了一口气。

    自从那次子荟和罗思杰吃了午饭,他们就各忙各的,就没再见面。

    原来罗思杰住的地方离他们也只有一条街的距离,三人漫步在街上,街两边铺子都停了电,只有路灯坚韧挺拔,矗立在两边坚守岗位。

    在路上阿东打电话给罗思杰,说要过来玩,对方很惊讶也很开心。结果走到他们的小区,才发现同样也停电了。既然人都已经过来了,也要上去坐坐以示礼节。三人摸黑上了楼。

    房门早就为他们开着,罗思杰站在门口迎接他们。屋内沙发上坐着二个人,一位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另一位跟她年龄相仿的男孩子,罗思杰没来得及介绍,阿东跟他们就象很熟的朋友一样。想必他们原来也认识。只是子荟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听说他们那里也是因为停电,所以都过来凑热闹。

    屋内很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桌上放着的那支蜡烛,烛光顺风跳跃,象一位活泼的精灵在空中闪烁,光线见逢插针一样穿梭在他们中间。

    有人提议玩纸牌,小戈很踊跃的加入,子荟对这种娱乐不感兴趣,就百无聊赖的坐在旁边看着他们玩。刚才的忧伤也在不知不觉中挥散开,内心平静了许多。

    正在大家玩得开心时,子荟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一个陌生电话,她犹豫了一下。

    “您好,请问是杨小姐吗?”

    “您好,我是杨子荟,请问您哪位?”

    “我是恒信公司采购部的工作人员,我叫袁之焕。”

    “请问袁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们力采公司今天送来的报表我们看过了,有些具体事项还需要和杨小姐当面沟通,你看现在方便吗?”

    “力采……?哦,对。”子荟恍然大悟,吴总的园林公司就叫力采,她当时都没认真看送过去的那份资料,都差点忘了。“现在吗?”

    “是呀,你也是知道现在我们手上的工作很繁忙,所以只好晚上加班来谈这事,十分钟之内到兴和南街56号,不要迟到!”对方说完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这感觉真的是很赶时间。

    打电话的袁之焕看着对面阴着一张臭脸的男人,整张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问号”。真搞不懂黎少要约一个女孩子,还需要他堂堂袁氏集团的三少出面,以他黎少的条件,在阳市恐怕一大把美女都想和他扯点关系。今晚却叫他这位帅到没朋友的袁三少来冒充他采购部的员工,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转而一想,能让黎俊阳如此费心的女孩子是何方神圣,看来那个叫杨子荟的女孩来头不小吧。等会一定要好好瞧瞧,看那小女子有什么奇招异术把这位发小迷得晕头转向,买醉解愁。想着这些,袁之焕心情愉悦地喝着酒。

    在这幽暗的角落里,对面阴脸男人对袁之焕投来疑惑的目光熟视无睹,默默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晶莹的液体泛着暗红的微光,随着他手势的摇晃,它很善解人意似的配合着他的动作,紧沿着杯壁旋转而不遗出。

    黎俊阳呷了一口红酒,此时只有这暗红的液体能让他浮躁的心情平静一点。袁之焕却是一幅看好戏的表情,好奇地等着今晚女主角出场。

    子荟挂掉电话,心里直打鼓,去还是不去。这大黑夜,叫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想到吴总拜托的事,这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何不先去看一下情况是怎么回事,如果自己不能处理的,到时给吴总打电话请示就行了。应该不会让自己为难的。于是打算硬着头皮去一趟。说不定这事就成了,到时也好对吴总有个交待。

    于是对着一屋子人告别。阿东看见时间太晚,说和她一起去,晚上一个女孩单独出门不安全。子荟也是七上八下直打鼓,欣然同意和他一起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