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七、回国寻她(一)

章节字数:2546  更新时间:18-09-26 08: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样说就严重了,我们肯定是要给袁先生的面子。”子荟拿起眼前最后的一杯酒。

    “还真能喝,周围随时都有男人护着,看来杨小姐是风月高手。”一直缄默不语的黎俊阳阴阳怪气的发话。

    子荟瞥了他一眼,这摆明就是要她出洋相,这男人真是幼稚又小肚鸡肠,和原来判若二人,真是对他刮目相看。

    “这不正是黎总想看到的吗?”酒后壮胆,子荟全然不顾的说。

    双眼迷离飘渺,美眸斜睨,白皙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原本整整齐齐的发丝也零零散散的飘落,褪去了原先一尘不染的气质,反倒加上了些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更想靠近她。

    黎俊阳气恼的倏然起身,一手抓住她:“很能喝是不是?很逞能!”

    “要你管我!”此时的子荟完全处在酒精的浸透下,肆无忌惮的对他。

    “杨子荟,别超过我的底线。”此时的黎俊阳已要发疯,这个女人很能激怒他,时而让他达到顶峰,再重重的摔下来,那滋味他是深感体会。

    “超过你的底线?我的底线是什么,你知道吗?”子荟泪流满面,雨打梨花的满面沧桑。

    “子荟,有话好好和黎总说。”阿东站在旁边开导她,递过纸巾。

    “杨小姐,别哭嘛,不想喝酒就不喝。我最怕女孩子哭。”袁之焕看着自己惹的祸,小心翼翼的哄着子荟。生怕自己再招惹这女孩,到时黎俊阳那家伙不怪罪自己才怪。不过哄女孩子他最拿手,可对待眼前的这位,他却不知该何去何从,这可不是他的菜。哄得过火的话,眼前的黑脸侠是不会放过他的,原本是来帮他,到时他肯定要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以他的经验判断,现在这局面,他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只见他悠然的翘着腿坐下来,心想终于可以扔掉这个包袱,今晚爷还没撩到美妹,都怪黎俊阳这家伙,自私自利的,只顾自己撩妹,却不管他的死活,白忙活了一大晚上,下次一定要叫这家伙给自己多介绍几个美女,让他将功赎罪。

    子荟赌气似的抬手把酒杯中的酒大口的喝下,那红色的液体就象自己体内的血一样,混合着眼泪从口中一直流,直抵五脏六肺。

    放下杯子,她吃力的稳住身子,一个优美的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黎俊阳,我再落魄再艰难也不会让你小看的。过去的困苦,过去的煎熬,过去的等待,我从不埋怨你一下,那是我心甘情愿的选择。早知道你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我就不应该这么痛苦。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讥讽挖苦我,我真是天下最大的傻瓜。

    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咱们两个互不相欠。

    即使分手,那也要留个美好的身影。但她今晚很失败,一直流着泪,虽然内心挣扎着抑制自己的情绪,但眼泪却很不争气的流下来。

    黎俊阳,最后一次我为你流泪,从此我要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再见,我的爱情;再见,我的青春。

    子荟从酒吧出来,擦干了眼泪,冷风吹在脸上,吹散她从屋子里带出的最后一丝余温,她现在真正的是心灰意冷。

    看着子荟离开的背影,黎俊阳没有因嘲笑她而带来一丝的愉悦,反而留下的是一种落寞的惆怅。

    她真的和七年前不一样。自从那天晚上看到她的第一眼,她对自己的漠视,就已证明了原来自己打听到的事情是真的。虽然当初他内心拒绝相信那一切,虽然她已不再属于他,她没有坚守誓言,但他认为也许她是迫于无奈才另选他人。还有一种可能是,或许别人嘴中说的那个人只是和她同名同姓,而不是真正的他要找的这个人。他自我安慰似的用很多理由来否认那个真相。后来他没有再查下去,他怕查下去那个现实他真的接受不了。他宁愿相信她还在地球的某一处等他。只是没有找到他而已。

    但那天开始,他终于明白了她已不再是属于他的了。他很生气,生自己的气,也生她的气。当初因为那事发生后,他被父母立即强送到国外求学,一去就是五年,其间不许他回国。在加拿大的那五年,他如坐针毡,心情不定,惶惶不可终日。心里唯一牵挂的人就是她。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置她,她的学业是否受到影响。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叫他怎么能安心下来读书。

    他想知道她的情况,试着给她写信,但石沉大海。后来,他实在忍不住委托原来的同学帮着打听她的情况,他们回信说她已被学校开除,在他走之后就已离开学校,现不知音讯。这下他更加不安起来。

    终于可以回国了,他激动不已。

    他记得她曾经给他说过,她的家乡在一个小县城,凭着记忆,他独自一人乘车来到那个不起眼的小县。如果要打听一个人,即使是在一个小地方也是特别的难,如大海捞针。他就一条街一条街的去问,是否这里住着一位叫杨子荟的子孩。经过五天,他都没得到她的一点消息。

    他有些失望。突然想到,可以到派出所查询,这样简单省事。于是他就到派出所去询问。

    其实要找她,他可以通过特殊渠道来打探到她的下落。办理这样的小事,以他强大的家族关系,要跨省寻找一个人,只要是还活着的人,那是易如反掌。但他不想惊动任何人,特别是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就悄悄地到这个小县城以自己的方式,亲历亲为地打探她的消息,仿佛以示见证自己的某种不可名状的理由。

    即使最初派出所的人看见他一个操作外地口音的年轻男人来打听一个女孩的消息,出于一种本能的警惕性必须要先来盘问他的身份。他只说自己是她的同学,毕业后有几年没联系了,正好自己出差来到这里,想来看看老同学。

    警察同志看他彬彬有礼相貌堂堂的样子,也不象坏人。虽然他们知道坏人的脸上不会写着“坏人”,但有时以貌取人的时候无处不有。以他们的经验,坏人大多不会端庄帅气,举止大方。再加上看见他又是远道而来,再怎么说也要表现出本地警察的敬业认真,热情大方。于是就放松了警惕,客气地帮他查找。

    还好现在都是网络时代,很快他们就在内部系统里找到了一位名字叫杨子荟的女孩,和他描述的年龄差不多。他记下地址告别警察。

    他依着地址跟过来,才发现这里好多房屋已荒废,斑驳的墙上写着大大的“拆”。这里早已没人居住。他沮丧地走在这些残垣断墙之间,想从中找出一点她生活过的痕迹。但很令他失望,这里除了疯长的杂草,一无所有。

    他来到紧挨着的一条街,天气虽然不热,但忙活了大半天,嗓子早已冒烟。他找到一个小超市买了水和烟。超市外面有一把椅子,他坐下来拧开水喝了一大口。

    “小兄弟,你不是本地人吧。”超市老板娘操作本地话问他。

    他点点头。

    “是来走亲戚?”老板娘热情地问。

    “来找一位朋友。”他老老实实的回答。

    “找到了吗?”老板娘大约三十多岁,白白胖胖的。

    “没有,应该搬家了吧。”他指了指对面那带废墟。

    “那里要拆迁了,大家都在外面租着房子住,等着政府的赔偿款。不过很多人早已买了新房。”女人也搬了一根凳子坐过来。

    生意清闲时有人聊天也是蛮不错的。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