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二、查帐(二)

章节字数:2502  更新时间:18-09-28 15: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打开电脑,点开阿桑的一首《叶子》,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

    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

    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

    天堂原来应该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经遗忘

    当初怎么开始飞翔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爱情原来的开始是陪伴

    但我也渐渐地遗忘

    当时是怎样有人陪伴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

    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

    歌还没放完,她已悲痛欲绝,面放在那里都凉了。

    今天她起床,就想着工作上的事,把昨晚的伤感早已抛到九宵云外。

    梳洗过后,打开电脑,和公司视频开会。阿东说阳市这个别墅马上动工修建,紧跟着广告要配合上市,分派设计部、客户部落实手上具体事宜,不能松懈。今天吴总没过来开会,阿东主持会议。子荟拿出笔一一记录着阿东分配的工作。

    到最后,她关了视频,阿东就打来电话。

    “子荟,别墅的园林规划项目公司投标已中了,吴总紧跟着马上要过来,你要作好接待工作,还有手上的工作也要紧跟。”

    子荟一诧异,上次黎俊阳不是说了不中意吴总的报价,怎么还是选中了她。这其中不觉有些异样。但这些都不是她作为一个小员工该关心的事情。

    她把公司设计部传来的这期稿子打印出来,往恒信公司走去。

    苏经理正好在开会,整个策划部空无一人。她就只好坐在沙发上等着。

    门口一个黑影走进来,她还没来得看,就被人从沙发上提起来。

    惊讶的一叫,抬头看清来人。真是冤家路窄。黎俊阳一手把她抱住,脸上露出戏谑的嘲笑。

    “现在我把项目给了你的吴总,你用什么来回报我呢,嗯?”声音低沉。一只手紧搂着她的腰,一只手轻轻划过她的脸庞,落到嘴唇上。

    “黎俊阳,这是公司。”子荟气恼的低吼道。

    “你紧张什么,我知道这是我的公司。”说到最后几个字语气的力度加重。

    “唔……唔,黎俊阳,你放开。”男人的嘴唇落在她脸上,接着狠狠地吻在她唇上。

    “宝贝,别说话。”男人陶醉在她的香唇中。

    子荟想用力推开他,不料他的力度很大。她气红了脸扭转到一边去,又被男人用力地扳过来,脸对着他。毫无办法只好妥协,任由他放肆地吻。男人压下身子,把她推到墙边,她后背紧贴着墙壁,再没有转身的余地。

    “黎总……”一声音从门口传来。

    黎俊阳抬起头转过去看向门口。苏经理他们一行人已走到门边。但看到他手臂圈着的子荟,几个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怎么今天这么倒霉,撞到老板的好事,早知道就不进来了。只怪刚才小王进来没注意到黎俊阳后面的子荟。

    黎俊阳站直身子,松开手。子荟连忙从他臂弯里钻出来。红着一张脸,真想钻地缝。

    黎俊阳瞪了这行人一眼,看着羞得无地自容的子荟,嘴角上扬,整理一下衣服,转身离开。留下这几个人面面相觑。过一会苏经理回过神来,狠瞪了几眼闯祸的小王,小王象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默默地回到座位上。

    自从那天事之后。苏经理就对子荟说话很客气,也不象平时那么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

    晚饭子荟照旧在住宿楼下一个饭馆解决。她吃过饭来到楼上,今天晚打算再把头两天买来的一本关于房地产的书看一下。她越是接触这一块,就越是觉得自己不懂的地方太多。

    洗过澡,穿着棉睡衣躺在床上,翻看着书。隐约听到外面有敲门声。这大半夜的有人要来。自从阿东他们走后,基本上就没人来敲过这大门。原来他们在,经常出门又不带钥匙,回来就敲门让子荟给他们开门。可今晚会是谁呢。

    她胆颤心惊地起身打开外间屋子的灯,怯怯地问道:“谁?”

    外面没人回答。她透过门镜往外望,没看见人。也许是楼上的憝人找错了楼层。她刚要返身回卧室,敲门声又响起。

    她毛孔竖立,全身都吓出一身冷汗。

    “是谁?不出声不开门。”她对着门外小声吼道。

    “你不开门试试。”门外传来那道熟悉的声音。

    黎俊阳已耗完所有耐力,气恼地说道。

    子荟听出是他的声音,开了门。外面人闪身就进来,一把抱住子荟。一只手还不忘顺带把门关上。

    “黎俊阳,你又发什么疯?”子荟气急败坏的说。

    “索要补偿。”男人说着话,手也不闲着。一股酒气从身上传来。

    “喝了酒又来装疯,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子荟气愤地说。

    “宝贝谁敢欺负你,我收拾他。”不由分说一下子就把子荟身上的睡衣撕下来。

    “黎俊阳,你住手!”用手猛推他,但谁知男人的力度更大,怎么也推不开他的手。

    三两下就把子荟身上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子荟这时又气又羞,双手捂住前胸。

    黎俊阳伸手把她反扣住,一个横抱就往卧室里走去。她狠狠地咬了一口在他的肩上,男人没反应,这无济于事。反而被他重重地丢在床上,身子压了上来。根本就没她翻身的机会,长躯直入。

    “痛……”子荟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黎俊阳,你这个疯子……唔……痛……”

    声音消失在一阵阵喘气中。

    黎俊阳折腾了一夜,快到清早才消停了一会。子荟已被折磨得筋疲力尽。闹钟准时响起,她睁开双眼,看男人正起身穿衣服。她没好气的看他一眼,也跟着起来。

    咝……好痛。腰痛、手臂痛、脖子痛、下面更痛。

    男子看她抽搐的样子,露出一丝讥讽的笑。

    “就这么不经弄,还想到处招蜂引蝶。”

    “黎俊阳,你变态!”子荟从衣柜里找来一套衣服。睡衣已被昨晚这禽兽不如的家伙撕得七零八落。

    “宝贝,这仅仅是你食言的代价,还没补偿完,我要慢慢的讨回。”他温柔地帮她扣胸罩扣子,这个动作和以前一样,但脸上的表情却显得那么阴霾。

    子荟不明白他说是什么意思,也难得跟他理论。争辩也讨不到一点好处。总之,他已不是原来她记忆中的他,他变了,变得她都不认识了。

    看着脖子上他留的痕迹,她取出一条丝巾打了一圈围在上面,刚好遮住那些印迹。

    “看来下次我要多吻几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免得那些阿猫阿狗的扑过来便宜他们。”他把她强行抱在怀里,用手指着她的身上。最后手指停在下面那个地方不动,正是子荟觉得痛得不行的那地方。

    子荟从他身上挣脱出来,难得理他。

    “宝贝,今天早上给我准备什么早点?昨晚上我可是很卖力的哟。”无耻男人嘴里吐出这话,正悠哉地靠在床头看着收拾妥当的子荟。

    子荟仍然没开口,梳理好就走到门边去取包。男人一个健步走过来一把抓住子荟:“怎么还是和以前一个德性,一生气就不说话。”

    子荟抬头双眼瞪着男人,仍旧不说话。

    “你以为还象原来那样迁就你!”

    原来只要是她一生气就不说话,一个人独自生闷气,搞得黎俊阳又是赔小心又是赔不是,直到把她逗笑为止。

    她摔掉他的手,一句话也不说,拉开大门就走了出去。男人从床头柜上拿起一串钥匙,嗤笑一声:“会来求我的,我等着!”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