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三、帮忙(一)

章节字数:2513  更新时间:18-09-29 14: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天还要把重新设计的稿子送过去给苏经理签字,他们等着传到印刷厂出菲林。她走在半路上才想起稿子没带出来。就又返身回来,才发现钥匙没在包里。早上只顾着和黎俊阳生气,忘了拿大门钥匙,这下怎么办?子荟站在楼下徘徊着。

    大门一共有二把,她身上有一把,阿东他有一把,小戈是从来不拿钥匙的,他们都远在千里之外的双重市,远水救不了近河。

    不一会儿苏经理打来电话催她快把稿子送过去,她吱吱唔唔的答应着。挂了苏经理的电话,又一个陌生电话响起。一下把她从心神不宁的状态中抽离。

    “宝贝,今天的早餐很好吃。要不要过来吃?”那边响起黎俊阳那阴魂不散的声音。

    子荟现在哪还有心情跟他生气。

    “黎俊阳,你走的时候看见我的大门钥匙了吗?”她低声下气的问。

    “钥匙?你让我想想,好象看见一串。”那边黎俊阳好心情的回答。

    “在哪里?”子荟接着问。

    “刚才我看见它们乖乖地躺在床头柜上。”黎俊阳坐在办公室,看着桌子上一大堆打包来的早点。

    “我没办法进门,钥匙忘了拿。”子荟有些唔咽地说。这时她哪还管得了自己在和黎俊阳生气,心里只想着钥匙。

    “哦,是这样呀!你陪我吃饭,说不定钥匙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呢。”黎俊阳更加好心情起来。

    “你拿了我的钥匙?”子荟惊讶地问。

    “我不知道手中的这串钥匙是不是你要找的,不过它们的确是你床头柜上的那串。”男人扬扬眉毛说,抬头看看窗外,今天这天气怎么这么好。

    “黎俊阳,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子荟难得和他磨嘴皮。

    “我的办公室呀。宝贝你要来吗?”

    子荟招了一个出租车过去。进到他的办公室,看见男人正笑嘻嘻地望着她,没了早上那张阴霾的脸。

    “宝贝,你真快呀!”男人嬉皮笑脸的说。

    “我的钥匙呢?”子荟一进来就直奔主题。

    “你还没答应我的事,它们是不会见你的。”

    “答应你什么事?”子荟好奇地问。

    “陪我吃早餐呀,这么快你就忘了,真是记性差。”

    “我陪你吃了你就钥匙给我吗?”子荟拿起一鸡蛋剥起来。

    “喂我!”男人转而露出一副生冷的表情,命令似的说道。

    子荟没办法,有求于人,只好依着做。把剥好的鸡蛋递过去。

    “我说喂我!”男人冷冷地说。

    子荟只好又把鸡蛋喂到他嘴边,他小口小口地吃着鸡蛋。有这么折腾人的吗?昨夜上把人家弄得身子都快散架了,现在走路都还痛,这时又来磨折人。

    终于赔他吃完这顿不愉快的早餐,她用祈求的眼色望着他,这下可以把钥匙交给她了吧,人家印刷厂还等着呢。

    “记得下次我敲门时速度快一点,我不喜欢等人。”男人冷冰冰地说。

    终于把稿子送到苏经理办公室。苏经理一看是子荟进来了,双眼放光,高兴地站起身来迎接她。真让人搞不懂到底哪个是甲方哪个是乙方,有这么热情的吗。小王他们脑中疑问团团。

    苏经理看完稿子。”这次的稿子设计得不错,是阿东亲自设计的吗?”

    “应该是吧。”子荟顺应着回答。其实她知道这是出于一位新来的设计师之手。

    “杨小姐,你等会有空吗?”苏经理欲言又止的样子。

    “苏经理有事吗?”子荟看着他怪异的表情,好奇地问。

    “我有件事想拜托你一下,不知杨小姐方便不?”

    “什么事呀?”子荟问道。

    “我有位朋友是做防水的,想做别墅项目的防水施工,你看能不能给黎总通融一下。价格还是按照市场价,质量你放心,他都做了好多年了,有经验的。”

    “是这个事呀,恐怕我帮不了这个忙。”想到早上那男人阴晴不定的态度,哪还敢和他谈这个事。

    “事情办不办得成是另一回事,只要你帮我在黎总那里说一下就行。”苏经理祈求的眼色望着她。

    想着平时苏经理待她也不错,工作上从不故意刁难,实在不好推辞,就当顺口说一句话。决定权还在黎俊阳手里,她也没什么吃亏的。只好说道:“我不敢保证这事成不成。”

    “杨小姐,有你这句话就成。事后一定重谢!”

    “谢就算了,我也没把握。”子荟心里盘算着怎么去给那变态男说这事。

    晚上子荟估计着黎俊阳到底还来不来。临到睡觉时也没听见外面敲门声,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半夜被一重物压得喘不过气来,一下子惊醒。才发现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他是怎么开门的,钥匙他明明已还给自己了呀。来不及细想这些,就被他弄得痛疼不已。昨夜上的伤还没好,还在痛疼,今天晚上又来。这男人精力怎么这么好。

    又是一夜折腾。早上起来子荟双眼红肿,充满血丝。

    “黎俊阳,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身上好痛。”子荟低声抱怨道。

    “下次温柔点。”男人坐在床头,点了一支烟。

    想起今天要到印刷厂去看样,和小王约好了一起去。突然想起昨天苏经理委托的事。转身对黎俊阳说:“嗯,那个,苏经理说你们别墅的防水……”话还没说完。

    “他找你来给我说?”男人厉声问道。

    子荟连忙说:“当时我就给他说了我帮不了这个忙,可他偏要我来给你说一下。”

    “你真是傻子!”男人没好气的说。

    “决定权在你,我只是帮他传句话。”子荟赌气的说。

    “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和你一样傻吗?”男人吸了一口烟。

    子荟想说这句话又错在哪里,要不要别人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我要补偿!”男子幽幽地说。

    “又要补偿,怎么补?”子荟问。

    “你除了肉偿还有什么?”男人鄙视地看着她。

    “黎俊阳,你脑子健康一点好不好。”子荟气着说。

    “昨晚谁在我身下叫得那么舒服?”男人不依不饶地说。

    子荟转身就要去打他,怎赖男人一把手把她抱过去压在她身上,又是一阵狠亲。

    过了几天,子荟接到苏经理的电话;“杨小姐,谢谢你!”

    当时子荟还没反应过来。一下子才想起头几天防水的事。

    “苏经理,你客气了!”挂了电话。子荟觉得心里怪怪的,也找不出哪里不对。

    接着男人的电话又打进来了:“苏经理的事我已办妥,今晚上你洗干净在床上摆好姿势,好好补偿我。”说完就挂了。

    子荟虽说不愿见他,可那晚上她早早的回去,梳洗了坐在床上看书,眼睛虽然落在书上,可一门心思关注着大门那边声响,等到快十二点了也没见男人开门进来,只好讪讪地睡下。接连几天也没见男人的一点踪影,就象突然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她掏出手机,几次想拨过去,那个心里默默记下的号码,但总是举棋不定又放下来。

    每天还是按部就班的工作、学习、休息。她知道自己不是全日制大学毕业,文凭比一般大学低。所以就要更加努力地工作,不懂的地方就多问。罗思杰那里她经常去麻烦。她发现他的专业水平很高,策略、广告、市场他都会帮她分析得一清二楚。他待人也很热情,人也乐观,对她也是有求必应。她觉得遇到他这个益师良友真的是在职场生涯中的一件幸运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