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危难受命  第25章 夺命狂奔(3)

章节字数:2544  更新时间:08-02-08 13: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用枪顶着冷剑脑袋的赫然是翠香小镇派出所的赵超,有坚定为民服务信念的赵超。小超经过冷剑短暂的培训,能力居然提高得这么快。

    冷剑对小超的身手既感到开心,又感到发愁。靠,这世界真他妈的小,冷剑心里也骂天了。

    赵超虽然知道追捕的对象是王伟豪和冷剑,但骤然发现自己用枪顶着脑袋的人,竟然就是那个无私教导自己的冷剑时,心神也不禁愣一愣。

    冷剑需要的就是瞬间,在小超一愣神之间,冷剑把头向左一摆,左手猛地抓住小超的持枪的右手向上托。

    小超反应过来,无意识地扣动板机,尖锐的枪声冲破重重雨幕的束缚,远远地传出去。

    听到枪声,王伟豪的身子狠狠一震,回头一看,冷剑不在后面,他就发狂地喊着冷剑的名字向后冲。

    子弹挨着冷剑的耳边擦过,冷剑感觉到子弹高速运行的热量刺激着他脸部的神经,枪声几乎把他的耳朵震聋。

    “我向他开枪了。”击毙悍匪本应兴奋的小超,无来由地感到心痛和无奈,正在自叹自悲时,小超看见冷剑的右掌在他眼前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接着颈动脉一痛,就昏过去了。在昏迷之前,他仿佛听到“对不起”三个字。

    冷剑听到王伟豪略带哭腔的呼叫声,转头一看,远远就看见王伟豪跌跌撞撞地向这里跑来,边跑还边声嘶力竭地呼喊。

    王伟豪对自己确实不错,见自己有危险,就拼命地赶来救自己,自己以后不知道要怎样面对他,冷剑心里的念头一略而过。他怕王伟豪发现小超没有死,来补一枪,赶忙站起来,迎着王伟豪跑过去。

    冷剑跑到王伟豪身前,王伟豪一把紧紧抱着冷剑,嘴里喃喃地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感情流露自然,绝不是伪装。

    冷剑的心也有点感动,如果他们在部队是战友,肯定是可以把命交给对方的战友。

    背后远远传来呼喊“赵队长”的声音,小超也有长进,做刑警队长了。冷剑暗暗为小超高兴,能准确判断王伟豪如果逃过小站的追捕,就肯定会跑向河边走水路,能也在寒冷的大雨天坚守岗位,他这个刑警队长当之无愧。

    怪不得小城警方的能力提高这么快,原来张所长,不,张局长有赵超,张平的全力协作,就不知张平是什么职务。

    这是内陆河,河水涨退的速度很快的。狂风怒吼,河面波浪滔滔,船都躲进避风港,好不容易才看见一条船。

    “靠,是条打鱼的小渔船,我们的运气为什么这么背?”王伟豪嘴里骂骂咧咧。

    小船也比没有船好,王伟豪率先冲上小船,揪起一个四十多岁的渔夫就要扔下河去。江面上激流汹涌,横木杂物遍布江面,扔下河去,即使有很好的水性,但横木撞过来,性命也难保。

    冷剑连忙阻止说:“我们还要他撑船呢?”

    有道理,王伟豪放下渔夫,喝令他开船。渔夫苦着脸说,这么的恶劣的天气,浪这么高这么急,会很危险。

    王伟豪威胁地说:“不开船,你现在就有危险。”

    “但要有人在前面挑开一些横木,否则有沉船的危险。“渔夫没有办法,边说边启动发动机。

    “豪哥,你休息,找吃的,我来干。”

    夺命狂奔一天一夜,王伟豪累得够呛,连忙进小船舱休息,找吃的。

    船里只有一些晒干的鱼干,王伟豪拿起就往嘴里塞,忽然,他发现鱼干中居然有一部手机,居然有电,并能打电话。他欣喜若狂,抢出船舱,高兴地说:“有手机,有救了。”

    王伟豪现在最感谢的就是移动公司和手机公司,手机很普及,农村80多岁的老人也配有手机,信号也比以前强多了。

    王伟豪拿起电话一阵狂打,兴高采烈地说:“从内陆河进入主河流的出口处,我的兄弟在接应,半个小时后,我们就会到达交汇点,我们就快冲破警方的封锁线了。”

    王伟豪突然间神采奕奕,息也不休,从河里捞起一跟竹竿,和冷剑一齐动手拨开河面上的杂物。

    在“奔龙”小城公安局的局长室内,张局长把门关牢后,严肃地看着小平和小超,小声地问:“你们怎样看待冷剑?”

    小平小超迟疑着没有说,张局长说:“我认为这里有内情,我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冷剑身上的杀气,以前,他在镇政府和派出所时的杀气多重?如果他是亡命徒,为了救王伟豪,肯定就会杀气冲天。还有,我们所有的弟兄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以冷剑的手段,今天我们的人不死十个也会挂掉八人。”

    小平小超都点头,张局长把声音压得更底,说:“冷剑为了民工可以劫持公安厅长,绝不可能十几天后就杀警逃奔,我看有内情。以后有机会见到冷剑,不要像小超一样开枪。”

    在小平小超离开时,张局长又叮嘱一句:“今晚我说的话,你们别说出去。”

    在交汇点,王伟豪跳上前来接应的快艇,拿起枪就要杀掉渔人。冷剑连忙阻止,说:“我来对付。”

    冷剑说完将吓得半死的渔夫捆绑起来,用袜子塞住他的嘴,然后把他放在船舱里,冷剑在跳下小船时,还问来接应的人有没有钱。来接应的人见王伟豪对冷剑很敬重,哪敢不给?忙抽出万元一叠的百元大钞,冷剑接过,看也不看,随手就扔在船舱上。最后把小船推到江心,由它随波逐流。

    “让老天决定他的生死吧。”冷剑道。

    “杀了他不更干脆?”王伟豪一个手下说。

    “他不是警察,于我们有恩,我们要讲义气,不能恩将仇报。”冷剑说。

    “对,我们要讲义气,冷兄弟最大的特点就是有情有义,你们最缺乏的就是义气。”王伟豪说。

    “如果我们离开不久就有人救他呢?”又一个手下不放心了。

    “我和豪哥还不把警察放在眼里。”冷剑冷冷道。

    “对,警察算什么,我们兄弟俩什么警察也不怕。”王伟豪拍着胸膛,豪情万丈地说。

    冷剑和王伟豪匿藏在一个仓库里,躲了一个多月。匿藏期间,冷剑问王伟豪在奔龙小城的桑树林,逃避警方追捕时,自己有危险,他为什么不借机会逃跑,而折回来救他。

    王伟豪说:“冷兄弟一天我救了两次,我王某人是无情无义的人吗?死就一齐死,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兄弟俩在阴槽地府闹他妈过天翻地覆。”

    冷剑知道王伟豪说的是真话,心里也很感动。以后对付他时,就给了一条生路吧。

    王伟豪问冷剑根本没有炸弹,为什么这么有把握警方会投鼠忌器?

    冷剑淡淡一笑,说:“警方的人都知道我是特种兵,功夫了得,也知道我劫持公安干厅长的事,谁敢不相信?那个局长越清楚我的本事,越不敢冒险。只是警方想不到的是,我们一直在逃亡,又怎会有时间做炸弹?”

    王伟豪听了哈哈大笑,说:“冷兄弟不但身手好,原来对人的心理也摸得这么透彻。如果我不是你朋友,而是你的敌人,我肯定每晚都睡不好觉。”

    冷剑默言,他就是王伟豪的敌人,不知王伟豪知道之后的表情怎样,会怎样想。

    王伟豪的本事就是大,等风声不紧,在周密的安排下,王伟豪和冷剑无惊无险地偷渡到M国。

    (喜欢本书的朋友大大就狠狠地收藏啊,砸啊,冲啊,满足一下狂龙的小小虚荣心,呵呵!)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