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

章节字数:2118  更新时间:18-09-23 18: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人间有史官秉笔,记录王朝更替;冥界亦有判官著《异闻录》,载入逸闻轶事。

    《异闻录·冥王本纪》上是这样记载那天的——

    “冥历三千零四十六年,丙申日,雷声如海潮,电光动九霄,冥府为之惊。须臾,有亡魂至黄泉,心如槁木,无意轮回。

    冥王取其七魄,封其灵智,前事皆不复记,赐名魏离。”

    三年后。

    第一眼看到魏离简历时,丁允行就没抱什么希望。

    倒不是因为这女孩履历有什么硬伤——出身名校,前后在几家知名媒体实习过,就算丁允行横挑鼻子竖挑眼,也找不到地方下嘴。

    问题在于她简历上那张免冠一寸照。

    照片上的女人有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孔,前一秒看过,下一秒就能忘个精光,丢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绝对溅不出半点水花。然而,这副清汤寡水的面孔上却搭配了一双很特别的眼睛,井口一样黑沉沉的,看不见底,盯着瞧久了,甚至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此时此刻,丁允行的鸡皮疙瘩已经掉满一地。

    坐在他对面的女孩穿着中规中矩,一头长发扎成利落的马尾,鼻梁上架了一副黑框眼睛,挡住大半张脸。也许是镜片反光的缘故,丁允行总觉得她那眼框子里装了一对假眼——活人的瞳孔不管明亮还是黯淡,总有一圈一圈的层次,虹膜折射灯光,隐约有喜怒哀乐流动。

    而这女孩的眼睛是完全的“静”,没有七情六欲,也没有喜怒哀乐,就像俩黑玻璃球,安在脸上装点门面。

    丁允行一边将炸成森林的寒毛强摁下去,一边习惯性地端出人模狗样的精英范儿,例行公事地拉家常:“对了,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自称“魏离”的女孩不甚明显地皱了下眉,沉吟了片刻。

    丁允行倒是被她勾起一点好奇心,他迅速把面部表情切换成“和蔼可亲”,稍稍前倾身子:“就是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随便什么都可以的。”

    魏离轻轻一眨眼,没有活气的眼睛里泛起一点微乎其微的波折:“……看相算命算吗?”

    丁允行:“……”

    其实在魏离犹豫时,丁总监已经预料到会听到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回答,可就算做了一打的心理建设,设想了十几种可能,惊天大雷当头砸下,他还是当场外焦里嫩了。

    他咳嗽好半天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这个‘爱好’确实挺特别的……那啥,要不你帮我算一算,看我今年能和我女朋友结婚不?”

    魏离目不转睛地看了他三秒钟,从随身挎包里取出一副……龟甲。

    丁允行:“……”

    这画面太富冲击力,裂痕斑驳的龟鳖目生物遗骸以某种横空出世的姿态撞入视野,将他脑补的扑克牌和水晶球碾压成渣渣。

    这一回,丁总压根连出声的机会也没有,魏离抓起龟甲摇了摇,那龟甲里像是塞了物件,发出叮铃咣铛的声响。片刻后,她从龟甲里倒出三枚钱币,赤金色的铜钱将灯光切割得分崩离析,人身蛇尾的女人和披头散发的男人横躺在桌上。

    女娲和伏羲,分别象征“阴”和“阳”。

    女孩瞥了一眼,用手指蘸了茶水,在光亮如镜的桌面上画出一条中间断开的短横:“第一爻得‘少阴’。”

    可能是她的表情太郑重其事,丁允行不由自主地收了玩笑的心思,专注地看着她手里的龟甲。金色的铜钱在甲腹中碰撞,洞口闪过幽微的光,像一口未知的井,谁也不知里面会倒出怎样的命运。

    魏离在桌上画下一条连续的短横:“第二爻得‘少阳’。”

    叮叮当当中,魏离连掷六次,在桌面上画了六道,有的中间相连,有的从中断开。断断续续的短横晃得丁允行眼睛生疼,他忍不住寻思,自己分明是来面试新员工的,怎么就变成封建迷信活动了?

    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丁总打算转开话题时,一直垂目沉吟的魏离忽然抬起头:“这一卦名为‘水雷屯’,主卦是震卦,客卦是坎卦——震为雷,喻动;坎为雨,喻险,下震上坎,意为雷雨交加,险象丛生,环境恶劣。”

    丁允行眨了下眼,表示自己才疏学浅,没能get到要点。

    魏离迎上他疑惑的目光,很实诚地将话挑明了:“你眼带桃花,颚骨现有纹路,命中注定姻缘浅薄,这辈子大概都不用指望结婚了。”

    丁允行:“……”

    他一口老血含在喉咙里,险些全喷桌板上。

    丁总监活了三十年,也算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却还是头一回经历这么奇葩的面试,原本再正常不过的唠家常画风,不知被谁随便描上一笔,突然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疯狗脱肛一般冲着“诡异清奇”去了。

    他顶着一脑门的鬼火,左半边写着“姻缘浅薄”,右半边写着“没指望结婚”,就这么悠悠荡荡地飘出会议室。前台好奇地探头张望一眼,又看向紧跟着走出来的魏离:“丁总这是怎么了?很少见他这么失魂落魄?”

    魏离面无表情地一耸肩:“受了点儿刺激,没什么,过一阵就缓过来了。”

    这其实只是个小插曲,没多会儿就被丁允行抛到脑后——他和魏离说“再见”时,心里坚定不移地认为,这辈子大概都再不会有和这女人见面的机会,孰料一个星期后,他照旧早上十点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进办公室,一抬头就和一张印象深刻的面孔看了个对眼。

    有那么一瞬间,丁允行几乎以为自己还没睡醒,眼睛看花了。

    他不敢置信地看向前台,小姑娘给了他一个心虚的笑:“那个……据说是大老板看了她的简历,觉得这人条件很不错,就和她约见了一面,然后……”

    丁允行捂着脸,恨不能有谁从后给他一棒子,直接把人打昏,来个眼不见为净。

    据说,冥界有生死二簿,生簿载人功过,死簿记录寿元。用大白话翻译过来,就是自打一个人呱呱落地开始,他这一生的时运起伏就已板上钉钉。

    丁允行没看过生死二簿,不过据他猜测,如果他一生命途已经白纸黑字地写在生簿上,那遇上魏离绝对是半辈子以来最惨烈的悲剧。

    ……没有之一。

    作者闲话:

    新文开坑,保证日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