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明灯六

章节字数:4166  更新时间:18-10-09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城南的跨河大桥已经远离城区,附近只有几个村庄,人烟僻静,他们把人带到那儿去干什么?”

    雪佛兰风驰电掣一般撕裂魔都凌晨的夜色,副驾位上的丁允行顾不上晕车,忙不迭问道。

    魏离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丁允行:“……”

    他用力摁了摁胸口,将那个不详的猜测一并摁下去,顾左右而言他地分散注意力:“那、那酒店那边……”

    “那个保安的大脑中枢受到重创,就算不疯,醒来后也不会留下任何记忆。”魏离说,“冥界中人最好不要和人间有过深的牵扯,如果他记得前事,不仅是你,我也会很麻烦。”

    这一回,她和丁总的脑回路没并到一条轨上,丁允行压根忘了担心自己的处境,他整个人就像个被架在火堆上烤的炸药桶,快要窜上天了:“他们把人带到那种鬼地方,万一……万一咱俩来不及该怎么办?对了,你能不能也和他签一份契约?”

    虽说情况紧急,有那么一瞬间,魏离依然很想把这小子脑瓜壳撬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

    “不行,”她一板一眼地答道,“每个鬼差只能签一份契约,在你我的契约了结之前,我不能和其他人签契约。”

    丁允行差点抓狂:“那就没别的办法了吗?这可是一条人命啊,真要是因为咱俩……你以后能睡好觉吗?”

    魏离刚想说什么,迎面一道穿透力极强的车灯扫过,她下意识地一打方向盘,和一辆黑色的轿车擦肩而过。

    魏离从后视镜里瞥了那辆车的车牌号一眼,忽然皱眉:“那辆车是魔都的牌照。”

    丁允行凭本能觉得她话里有话,只是没get到点:“那又如何?”

    魏离一打方向盘,轿车顺势拐下高速出口,离开收费站后,雪佛兰往东一插,开上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不过一眨眼,已经到了跨河大桥桥边。

    一人一鬼差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跳下车,冲到河边——这一带地处僻静,最近的村庄也离着一公里远,中间还隔了一片小树林,夜色中的江水流淌湍急,无止无休地冲刷着堤岸。

    哗哗的浪涛声中,丁允行上下左右打量过一遭,忽然有了发现:“看这儿!这是不是血迹?”

    魏离低头一瞧,顺势一提裤腿蹲下来,手指沾了点血迹,轻轻捻动了下,又放到鼻端闻了闻:“血迹还没干,人应该刚离开没多久。”

    丁允行:“他们会去哪儿?”

    魏离忽然抬起头,丁允行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映入视线的只有一片无尽无头的苍茫江水。

    丁允行登时怔住了:“这……水流这么湍急,万一真掉进去,该上哪找去?不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吧?”

    他话音未落,眼前蓦地一花,没等丁允行反应过来,方才还老老实实蹲着的魏小姐已经一个箭步冲到江边,连个开口劝阻的机会也没给丁总留,直接一猛子扎进江水中。

    丁允行:“……”

    等等,这丫头的行动力也太高了吧?

    丁允行不知道鬼差会不会溺水,就算不会,这一带没有路灯,江水如此湍急,搜索范围又这么大,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江底找到一个人……不说完全不可能,难度也是相当大的。

    何况,就算找得到,是人还是尸体也难说得很。

    被独自撂下的丁允行没有魏小姐的水性,要跟着跳进江里,帮不上忙且不说,怕是还得拖魏离的后腿。正因如此,他没敢效仿魏鬼差,只能在江岸上团团乱转,穿透力极强的手电光在江面上扫过一圈,连个水泡的影子也没瞧见。

    他急得像一只热锅上煎熬的蚂蚁,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丁总已经掏出手机,准备给120打电话时,江水哗啦一声响,一个人影冷不防从水里钻出来。

    丁允行大喜过望,忙一头扑到岸边,尽量把胳膊探出去:“抓住我的手,我拉你上来。”

    魏离大半个身体泡在江水里,却没顾上丁总伸过来的手,而是从水里拖出一个沉重的东西,硬塞给丁允行:“先把这个弄上去。”

    丁允行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一口麻袋,里面不知装了什么,鼓鼓囊囊的,看着分量不轻。他忽然意识到什么,顾不上多问,先帮着魏离将麻袋拖上江岸,又一把拽住魏离的手:“抓紧,我拉你上来。”

    魏鬼差战力爆表,水性也非同凡响,在湍急的江水里负重游了一个来回,依然不见脱力。她拉住丁允行伸过来的手,只是稍一借力,人已经活鱼似的窜出水面,轻轻巧巧踩上江岸。

    她来不及喘口气,一猫腰从短靴里摸出匕首,三下五除二割断绑住麻袋的线绳,把那层破破烂烂直滴水的马甲胡乱扒下。

    丁允行小心翼翼地往旁蹭了一步,魏离小姐……确切地说,是魏离小姐手里那把明晃晃、亮闪闪的匕首远了些。不过很快,他就没心思琢磨其他,因为马甲扒下后,麻袋里露出半边毫无血色的惨白脸孔。

    ……是闻止。

    丁允行狠狠抽了口凉气,整个人从头发丝一直僵硬到脚趾头,他想去试探这人颈下脉搏,却发现自己僵得连手指都抬不起来,只能木着一张脸看向魏离:“他、他怎么样?还、还活着吗?”

    魏离探了下颈动脉,片刻后,微微呼出一口气:“还有呼吸。”

    丁允行如释重负,差点一屁股瘫在地上,一张如簧巧舌像是打了蝴蝶结,半晌捋不顺,只会喃喃重复一句:“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魏离将失去意识的闻止从麻袋里拖出来,借着手电的光,这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一览无余,已经被江水冲刷得惨白。他嘴上封了胶布,手腕被麻绳绑住,整个人悄无声息地躺在魏离怀里,血液流逝带走了体温,他冷得像一块石头,如果不是胸口还在微微起伏,和一具尸体几乎没什么分别。

    虽说场合不对,丁允行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个造型出道,和警匪片里被绑架撕票的肉票简直一模一样,那帮人该不会影视剧看多了吧?”

    魏离抬头望了眼江面,又看了看没有意识的闻止,轻声说:“这一带的江水湍急,尸体很可能被冲进入海口,到时泡得面目全非,又是这副模样,就算被发现,是个人也会跟你一样往绑架撕票上想,又有谁想得到……他是一桩要案的‘嫌疑犯’?”

    丁允行被她一语点醒,恍然大悟之余,又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

    在丁总有限的前三十年生命中,不是没见识过人与人之间的恶意,可那多半出于蝇头小利,让人心生不快,却像开车时碾过的小石子,纵然一时偏离路线,方向盘一打也就拐回正道,不至于翻出底线。

    这是他头一回近距离目睹人是如何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地算计同类,灵长类生物无懈可击的缜密与智慧,却用在剥夺另一个人的生命上……

    丁允行只是想到这里,已经觉得浑身发冷,比头一回撞见厉鬼还要难受。

    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

    魏离一见他表情,就知道这小子又钻牛角尖了,可眼下情况特殊,她暂且顾不上丁总,一俯身一探手,将昏迷不醒的闻警官打横抱起来。

    丁总:“……”

    他瞬间把几分钟前的万千感慨丢到九霄云外,满脑子就一个念头,很想举臂高呼一声“壮士威武”。

    魏离人影一晃,也没见她怎么动作,人已经回到雪佛兰跟前。丁允行匆忙跟上,两分钟后,轿车雪亮的车前灯刺穿夜色,雪佛兰如来时一样风驰电掣地消失在小路尽头。

    再次回到魏离公寓的小区时,夜空中已经亮起启明星的星光。车子刚一停稳,魏小姐托着一个大活人,连电梯都来不及等,三步并两步地冲上楼梯。

    丁允行上气不接下气地跟在她身后,快把肺喘出来了。好不容易爬上六楼,就见魏小姐站在原地没动,反锁的屋门却无风自动,从里面弹开一条缝。

    莫非魏鬼差气场太强,连门板都只有顶礼膜拜、退避三舍的份?

    丁允行的脑洞开到没边,这时,门后探出一张不算陌生的面孔:“人带回来了?”

    丁允行:“……”

    几乎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丁总往后一个滑步,绷紧的四肢摆出防备的姿态:“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会?”

    原谅丁总太过紧张,“说都不会话”了。

    “我请阿妁来的,”魏离适时插了句嘴,她武力值再强悍,怀里毕竟抱着一个大活人,万一这看不对眼的两位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她可没第三只手拦着,“闻止的伤需要急救处理,这个节骨眼又不方便送去医院,只能麻烦医生亲自跑一趟了。”

    有了公寓主人发话,丁总再不情愿,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趁着屋里两个女人谁也没功夫搭理他,他踮着脚尖进了厨房,对着里外落了三重锁的橱柜抓耳挠腮了好半天,实在想不出辙,才一步三回头地又溜出去。

    魏鬼差并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自己的私藏佳酿又被惦记上了,她把从鬼门关捞回来的警察先生安置在床铺上,又往旁让了两步:“这人之前应该受过刑讯,身上有不少外伤,还有溺水的迹象,其余的还需要你做个详细检查。”

    她说话的功夫,义妁已经带上消毒手套,从头到脚仔细检查过一遍:“都是皮肉伤,虽然看着吓人,休养一阵子也就没事了。至于溺水,既然当时没死成,现在估计也要不了命。”

    魏离:“……”

    魏小姐一阵无语,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感情现在医生看病都是用‘估计’吗?”

    女鬼差扭头看了她一眼,魏同学立刻仰头看天,做正直无辜状。

    义妁满意地点点头,一边给闻止戴上吊针,往静脉里注射葡萄糖水,一边随口闲聊:“你这见天往家里捡东西的习惯看来是改不了了,外面那个是你欠了人情,这个又是为了什么?”

    魏离:“长得还不错,捡回来当花瓶摆。”

    女鬼差:“……”

    她用一种近乎诡异的眼神瞅了魏小姐一眼,随手撩开挡住这男人半边脸颊的湿发,一句“不过如此”在喉咙眼酝酿许久,还是没能蹦出来。

    她皱紧眉头,盯着闻止那张苍白的脸专心致志地看了许久,忽然轻声说了句:“我好像在哪见过他。”

    魏离看了她一眼,似乎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义妁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实在想不起来,也就暂且撂到一边。她挑剔地打量着某位昏迷不醒的警察先生,好半天不甘不愿地给了句评价:“还行,比外面那小子强点。”

    魏离:“……你千万别让外面那小子听到这话,不然他会和你理论三百回合,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阐述他为什么才是更帅的那个。”

    义妁啧啧了半天,没等感叹出个所以然来,忽然收起笑容,露出极为凝重的表情。

    这么大的反应自然没能逃过魏鬼差的双眼:“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义妁没说话,她冲着闻止平伸出一只手,掌心闪过一道光,红外射线一样从头扫描到脚。那红光有生命似的流窜过全身,紧接着卡在某个点上——额头。

    女鬼差:“难怪他一直昏迷不醒,原来是魂魄不全,生生弄丢了一魂。”

    人有三魂七魄,其中三魂分别是胎光、爽灵和幽精。同为冥界高阶鬼差,魏离自然不会不知道弄丢一魂是什么概念,魂魄不全,轻则神思恍惚、心神不宁,严重些的,直接丧命也不是不可能。

    可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弄丢一魂?

    魏鬼差一贯八风不动的脸色终于变了:“你说他少了一魂?怎么会这样……知道丢在哪儿吗?”

    义妁反问了她一句:“你在哪把他捡回来的?找到他之前,他又去过哪些地方?”

    魏离沉吟片刻,忽然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义妁紧着几声没能叫住,她刚一出卧室就险些和丁允行撞了个对脸。

    丁允行:“这是怎么了?跟吃了枪药似的?”

    魏离:“我得回丽贝卡酒店一趟。”

    丁允行:“……”

    这一出突如其来,丁总一时没反应过来,整个人懵住了:“为、为什么?你是嫌之前那出闹得还不够大,想再添把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