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青玉簪十九(上)

章节字数:2499  更新时间:18-11-18 0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越绝书》记载,曾有人意图以千匹骏马、三处富乡、两座大城向越王勾践换取纯钧剑,结果被天下第一的相剑大师薛烛一巴掌拍飞。

    纯钧剑值不值这个价姑且不论,战斗力绝对是杠杠的在线,长剑在空中挽了个剑花,剑意并不汹涌,却如海潮般滚滚不绝,当空横推出去,直如风卷残云一般,将被剑光笼罩住的亡灵不动声色地“化”入其中。

    剩下的亡灵立刻步了丁允行的后尘,一边吱哇乱叫,一边抱头逃窜,说什么也不敢再跟传说中的上古神剑硬碰硬。幸好纯钧剑对这些小喽啰也没什么兴趣,毫无预兆地一个转向,掉头冲着祭台而去。

    戴面具的男人浑若未觉,雕塑一样动也不动,直到剑锋刺破背心衣衫,这人才有了反应——他原地化作一道青烟,无声无息地随风消散,一张白纸剪成的人形轻飘飘落了地。

    闻止捡起来一看,见那纸人上用鲜血画满密密麻麻的符咒,于是拿手一捏,纸人登时在他手心里化为灰烬。

    就在这时,一个暌违已久的声音从密道出口传来:“怎么,搞了半天在这儿装神弄鬼的只是个替身?”

    话音未落,逼人的剑意已经破空而至,毫不客气地横扫一室。被纯钧剑料理了一茬的亡灵被剑气一卷,就像经霜的麦秆遇上了飓风,稀里哗啦扫落一地。

    闻止和丁允行猛地扭过头,动作统一,就似事先排练过一样,只见魏离踩着一地狼藉,不紧不慢地走进石室,先歪头打量过两位男士一遭,确认没擦伤也没破皮,紧绷的眼角微微放松了些:“不是告诉过你们,走散了就在原地等着,谁让你们瞎逞能到处乱跑了?”

    丁允行一脸不忿,看样子很想反驳一二,可惜他一张嘴,发现方才鬼哭狼嚎的太厉害,嗓子完全哑了,一时半会儿发不出声音,只能悻悻闭上嘴。

    至于闻止……几分钟前还睥睨无双、把八歧大蛇当麻绳一刀两段的闻警官,到了魏鬼差跟前就如家养的萨摩耶一样,只有“躺平随你揉肚皮”的份。

    他酝酿好半天,从耳朵尖一路红到耳根,终于成功憋出一句:“……是我错了。”

    丁允行:“……”

    闻警官,您的节操呢?

    鉴于两位男士的“认错态度”良好,魏离“大度”地揭过这一篇,没抓着不放。她环顾四周,见熊孩子和披着人皮的豺狼们横七竖八倒了一地,于是冲着半空中的纯钧剑招了招手。

    连闻警官都不敢跟魏鬼差掰腕子,何况一把剑?纯钧在虚空中盘旋两匝,乖乖降低高度,青光一闪,重新化作玉簪,安静地躺在魏离掌心。

    丁允行咳嗽两下,好不容易理顺了喉咙:“你……咳咳,不是说这把剑神得很,你是怎么搞定它的?”

    魏离反手将玉簪别在头发上,非常淡定地来了句:“大概是看我长得比较顺眼吧。”

    丁允行:“……”

    趁着丁总无言以对的空当,闻止总算逮到机会上前:“你怎么样,方才没受伤吧?”

    魏离:“没受伤,就是被雪埋了,爬出来的时候耽误了点时间。”

    闻止一听,这还了得,忙不迭把人拉到跟前,方才砍人时的干脆利落被他揉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上上下下仔细检查过一遍,直到魏离微微露出不耐的神色,才恋恋不舍地松了手:“……没事就好。”

    丁允行只觉得眼睛都要被晃瞎了,默默退到墙角,假装自己是一根十分养眼的人形柱子。

    好在闻警官还算靠谱,他捡起冲锋衣披在身上,把话题扯回正轨:“那人已经逃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魏离抓鬼是一把好手,然而眼下,瞅着一地狼藉,她不由鼓起腮帮子,露出麻烦又嫌弃的表情。沉吟片刻后,魏小姐从衣兜里掏出冥界版iPhone18——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度,人间的手机早已歇菜,冥界iPhone照样不受影响,她拨下一个号码,下一秒,听筒那边传来一口熟悉的河南腔:“喂,力姐,有么事啊?”

    魏离:“……请说普通话好吗?”

    男人清了清嗓子,换成一口字正腔圆的播音腔:“喂,您好,这里是冥府公务员,编号11044,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

    魏离:“……”

    随便来个谁,把这个售后客服给朕拖下去!

    “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马上来一趟昆仑山,”魏小姐老实不客气地吩咐道,“稍后我把定位发你,这里有几个熊孩子,你负责把他们送下山,找个最近的警察局丢进去就行了。”

    男人:“……”

    可惜,吃人的手短,拿人的嘴软,魏鬼差帮他扛了那么多回厉鬼,男人就是再为难,眼下也只能咣咣拍着胸脯保证:“力姐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我在孩子在,我丢了,孩子们也丢不了!”

    魏离满意了,愉快地挂断电话,被抓壮丁的男人四十五度角望天,捏着鼻根留下两道宽面条泪。

    作为战力最强的高阶鬼差之一,魏小姐在冥界还是具有相当的威慑力,她这头挂断电话,大约过了半天,就见一身黑西装、黑墨镜,做标准的黑社会打手打扮的男人吭哧吭哧跑上山。

    来了接手的人,魏离乐得躲懒,把一帮昏迷不醒的熊孩子和黑衣打手全都丢给临时抓包来的鬼差先生,自己带着两位男士大摇大摆地下了山。

    这边鬼差先生欲哭无泪,摇头感慨自己遇人不淑、交友不慎,那头闻警官调试半天手机,好不容易有了信号,连忙给荆子舆打了个电话,把情况简单交代了一遍,又叮嘱他联系当地警方尽快赶来接应,边边角角都照顾到了,确认没什么遗漏,这才长出一口气。

    魏离和丁允行在旁边看着,不时隔着后视镜交换一个眼神,直到闻警官忙活完了,魏离才不紧不慢地开了口:“你以后要不要考虑改行去当家政?我看你替人操心的这个劲头还蛮合适的。”

    闻止:“……”

    魏鬼差毫无预兆地开启了“怼人”模式,闻警官措手不及,只好摸了摸鼻子,默不作声地吃下这记埋汰。

    丁允行缓过劲来,立马恢复了精神,十万八千个疑问泛着泡泡涌上心头,他纠结半晌,本能地抓住自己最关心的一个:“对了阿止,刚才的迷药为什么对我没有用?”

    黄泉之主调配的迷药非同凡响,黑衣打手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中了招。除了事先服过解药的闻止,在场唯有丁允行不受影响,事后回想起来,他自己也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魏离:“这有什么好想不明白的?这种迷药只对活人起作用,你算活人吗?”

    丁允行:“……”

    丁总很想用一句“怎么不算”怼回去,然而转念一想,严格说起来,他好像的确不算活人,登时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

    魏离一爪子摁到了丁允行,扭头转向闻止:“那小子似乎想打开冥界和人间之间的通道,把什么人带回来——知道都是些什么人吗?”

    丁允行还没搞清楚这个“都”指的是哪几位,闻止已经点了头:“他虽然没承认,但据我推断,他和土御门家族必有关联,而且渊源匪浅。至于他想带回的人,如果我没猜错,十有八九是那位‘东瀛第一美人’。”

    魏离微微一皱眉:“玉藻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