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青玉簪二十(上)

章节字数:2169  更新时间:18-11-20 1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丁允行一咬牙一跺脚,拿出跟亡灵干架的勇气,把头扭转回来。手电光准确地打在伤口上,魏离握刀的手微微顿了下,一边把已经开始长合的血肉重新割开,切割除腐烂和坏死的部分,一边用酒精棉消毒。

    丁允行屏住呼吸,做好了惨叫声乍起的准备,然而闻止只是绷紧肌肉,呼吸的频率稍稍急促了些,除此之外,再无异常。

    挨刀子的那一位没怎么样,动刀子的反而冒出一头冷汗,魏离将附近的肌肉组织清理干净,用刀尖拨了拨嵌在肉里的半截獠牙碎片,空出一只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还好,没伤到要害和骨头,你运气不错。”

    闻止微微提了下嘴角,没吭声。丁允行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再也没法直视“运气不错”四个字了。

    魏离收起手术刀,用消过毒的医用镊子夹住獠牙,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句:“阿止,你觉得我穿黑色好看还是白色好看?”

    闻止:“……”

    丁允行:“……”

    这问题来得天马行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两位男士都不约而同地一愣,不知道鬼差小姐哪根筋搭错了。

    就在这时,魏离夹紧镊子,眼疾手快地往上一提,一缕细细的鲜血紧跟着喷出。

    闻止猝不及防,整个人绷成一截勒紧的弓弦,头发被冷汗打湿,一绺一绺贴住额头。他喘息了两下,竭力调整着呼吸频率,数到第五十六下时,手背上炸开的青筋终于平复下去。

    魏离夹着那半截獠牙,举到眼前仔细端详了下,丁允行跟她头碰头,两个人同时感慨道:“这玩意儿长得真难看。”

    闻止:“……”

    魏离把半截蛇牙装进玻璃瓶里,重新清理过伤口,又仔仔细细地缝合。和拔出獠牙的瞬间相比,细针刺穿皮肉就似被蚊子叮了一口,闻止稍稍偏过头,魏小姐专注的表情倒映在他还有些涣散的瞳孔里,他忽然轻轻叫了一声:“阿卿……”

    魏离缝合的手势一顿,狐疑地看向他:“你……在叫我?”

    闻止眨了下眼,涣散的眼神微微凝聚,终于看清眼前人的脸。他没说话,只是默不作声地把手伸了过去。

    魏小姐沾了满手血,实在不想碰他。她用最快的速度缝合伤口,涂了一层红霉素软膏,完了又嫌房间的被子太重,折回轿车后备箱挑三拣四半天,最终翻出一件羽绒服,拿给闻止披在身上。

    丁允行在旁边冷眼看着,只觉得闺女伺候亲爹也不过如此了……如果这妹子有“爹”的话。

    好不容易,魏小姐把闻警官安顿妥当,自己也收拾干净了,又用热水绞了一条湿毛巾,手势轻柔地替这男人擦去额头和后颈的汗水:“今晚我守整夜,你好好睡一觉,别担心,没事的。”

    丁允行头一回听她用这么轻柔的口吻说话,牙都要酸掉了。

    闻止半点没有担心的意思,他不依不饶地伸着手,直到魏小姐无奈地叹了口气,腾出一只手,把他冰凉的手指攥入掌心,这男人才如释重负地放松下来,有些发颤地反握住那只手,用嘴角在手指尖轻轻碰了下。

    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这一次,魏离没像被电打了一样忙不迭躲开,而是干脆利落地点了这男人昏睡穴。

    闻止猝不及防,脖颈一歪,很快陷入人事不知。

    魏离握住闻警官的手,小心翼翼塞进羽绒服里,扭头瞧见丁允行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于是无声地打了个手势。

    丁允行会意点头,跟着她走出房间。

    此时已是六月,太阳下山之后,从雪域高原刮来的天风凛然刺骨。丁允行紧了紧衣领,呼出两口白气,问道:“阿止怎么样?”

    魏离搓了搓因为长时间精神紧绷而微有些发僵的双手:“还好,虽然看着吓人,不过没伤到要害,以他的身体底子,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丁允行这才彻底放下心,视线顺势一转,瞥见魏小姐头上的青玉簪,憋了许久的疑问再也忍不住,一股脑儿开闸而出:“那啥……这根簪子真是纯钧剑的化身?”

    魏离:“……”

    她把发簪拔下来,就着高原上无遮无拦的月光,翻来覆去看了半天,除了玉质格外温润通透些,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她冷不妨一抬头,就见丁允行不错眼地盯着自己……准确的说,是盯着她手里的青玉簪,于是把发簪递给他。

    丁允行如获至宝地接过,仔仔细细检查了三遍,就差放在嘴里咬一咬,看看到底是玉石,还是某种不知名的合成金属。

    “既然那个阴阳师这么说了,就应该没错,”魏离两只手插在风衣口袋里,以一个十分放松的姿势斜靠着轿车车门上,“欧冶子铸成的五剑在《越绝书》中确有记载,其中排名第一的湛卢宝剑更被誉为天下第一剑,只是南宋之后,湛卢剑绝迹于世,不论正史还是野史,再没留下只言片语——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宋高宗冤杀岳飞,湛卢剑对宋朝皇室失望透顶,因此重归天庭。由此可见,湛卢剑与神相通的传说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丁允行抓了抓奔波一天后,已经毫无造型可言的头发:“那小日本说,欧冶子铸成的五把剑封印了西王母的力量,镇住了冥界与人间之间的通道,可他既然已经找到纯钧,为什么没能打开通道,把那个什么狐狸精的鬼魂带回来?”

    魏离:“人间与冥界是两个平行空间,要打通两界之间的通道,需要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大——如果他没成功,只能是因为没满足开启通道的条件。”

    丁允行把脑回路转得飞快,努力跟上魏小姐的思维:“那这个条件是什么?”

    魏离耸了耸肩,回了他一句:“我怎么知道?”

    丁允行:“……”

    他琢磨片刻,觉得再在这个话题上挖掘下去,也得不到更多的有效信息,于是果断转了话头:“那个阴阳师的真实身份,你已经有了线索,可是阿止的身份,你心里是不是有数了?”

    魏离:“……”

    这一记回马枪杀得毫无预兆,魏鬼差措手不及,显而易见地愣住了。

    丁允行难得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架势,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魏小姐,不论面部表情还是肢体语言都不遗余力地传递出“我是十分认真的”这一信息。

    魏离微微叹了口气,问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