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青玉簪二十一(上)

章节字数:2160  更新时间:18-11-22 10: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人世轮回多遭,闻止时常有行走于迷雾中的错觉,看不清来时之路,也不知脚下通往何方。

    直到这一刻。

    被那双手蒙住眼睛的瞬间,他心头像是突地打过一道闪,短暂地驱散了笼罩旷野的阴云,照亮了那些恩仇情怨、离合悲欢背后隐隐绰绰的来龙与去脉。

    那是两千多年前,光阴呼啸着逆流而去,彼时他是越王勾践的谋臣文种,奉越王之命,往来山林间寻访剑术名士教授越国甲兵。某一日,他阴差阳错间误入歧途,在密林深处迷失了方向。

    然后,他在越溪之畔看到一个青色的影子。

    溪畔浅滩处生了一丛荷花,碧叶亭亭如盖,那女孩踩着纤细的叶梗,腾挪间如履平地。青碧碧的衣衫映着朝阳,文种只是微微一晃神,一枝犹带露水的细竹棍已经点在他胸口。

    那女孩歪着头,睫毛轻轻一眨,抿着嘴角似笑非笑地问:“你是什么人,干嘛躲在一边偷看?”

    文种拱手施礼:“在下文种,奉越王之命,前来拜会越女剑前辈,不想迷失方向,并非有意惊扰姑娘。”

    那女孩继续歪着头:“我就是,找我什么事?”

    文种:“……”

    管一个年纪足够当自己女儿的小姑娘叫前辈,这个历史污点戳在文大夫脑门上,一辈子都洗不清了。

    文种奉命拜会越国剑术名士,没想到“名士”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而这姑娘习惯了逍遥于山林间,并不想踏入熙攘的越国都城。

    无奈之下,文种只能每天前来越溪之畔拜访,搬出种种理由,试图说服这少女随他回都城。就这么过了一个月,不知是被他诚意打动,还是被他烦得不行,那女孩终于松口,答应随他走一趟。

    “我有言在先,呆不惯人多的地方,最多一个月,我是一定要回来的,”前往越都的路上,那女孩还在不依不饶地讨价还价,“你说过,越都里有好吃的点心,还有漂亮的大房子住,不能说话不算话。”

    文种纵马走在她身旁,一天之内不知第几回作出承诺。有那么一瞬间,他忍不住开始怀疑,是自己认错了人,还是传闻不尽不实,这么个不懂事的小丫头,会是传言中赫赫有名的剑术大师吗?

    事实证明,文大夫虽然眼光独到,这回还真看走了眼。不久之后,这女孩当着越王与满朝文武的面侃侃而谈,一番关于击剑之道的论述堂而皇之地载入《吴越春秋》,成为剑术一道的经典之论。

    “……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滕兔,追形逐影,光若彿彷,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

    那一刻,少女抬首扬眉,人还没到近前,一股逼人的剑意已然睥睨全场,锐不可当。

    文种前所未有地意识到,这女孩并非越溪之畔一朵娇嫩的山花,她是一把绝世利刃,哪怕被封在鞘中,积了一层厚厚的尘土,有朝一日锋芒出鞘,依旧锋锐无匹,吹毛断发。

    他一心为越王招揽这把绝世宝器,却忘了“利器”无坚不摧的皮囊下,依旧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

    文大夫治国是一把好手,遇上风花雪月,技能点立时急转直下,他一叶障目了许久,直到那一日,这笑靥动人的青衫女孩采了一大把鲜艳欲滴的木芙蓉,一边双手奉上,一边曼声唱起那首越人歌,那层隔在中间的窗户纸才被猝不及防地戳破。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有那么片刻光景,文种脸上面无表情,看上去喜怒难辨、深不可测,实则整个人原地懵逼了。

    原谅文大夫少见多怪,他虽然博闻广识、阅历丰富,却还是头一回经历这种阵仗,那花瓣上带着新鲜未干的露水,直勾勾地递到鼻尖底下,映入眼中,仿佛一把熊熊的烈火,眨眼势成燎原。

    那女孩目不转睛地瞧着他,脸上笑意吟吟,手心里已经攥出一把冰凉的冷汗。

    文种垂下眼,难以察觉地沉吟了片刻。

    其实,那样鲜明纯粹的真心,他也不是没有意动,可他扛着国仇家恨两重枷锁,已经不堪重负、难以为继,实在顾不上儿女情长。何况,这女孩的年纪当他女儿都够了,就算旁人不说什么,文大夫自己都过不了这道槛。

    他低低一垂眼,盯着那把灼灼怒放的木芙蓉瞧了好一会儿,轻声道了句:“我恨君生迟,君恨我生早。”

    这女孩生长于山林间,直来直去惯了,表白时情真意切,人家不领情,她也不强求。眼看一月之期将至,她再没旧事重提过,直到某一天,文种奉越王之命登门拜访,却发现人去楼空,这女孩已然不见踪影。

    白云悠悠去不返,人间再无越女剑。

    闻止醒来时,愕然发现身下的“床”居然会移动。他用手肘撑起身子,揉了揉眼,好半天才看清自己躺在雪佛兰的后座上,身上披着一件羽绒服,尺码小了一号,用手指头想都知道是谁的。

    他慢慢坐起身,驾驶位上的司机小姐正好抬头看向后视镜,两个人的目光在镜子里猝不及防地相遇,都是一愣。

    魏离:“……你醒了?”

    副驾位上打瞌睡的丁允行瞬间精神了,他刷的扭过头,就见闻止抱着羽绒服,冲他微微一点头:“多谢!”

    丁总立马从“昏昏欲睡”无缝切换到“精神抖擞”模式,跟摁了启动键似的,吱哇乱叫个不停:“阿止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了,伤口还疼吗?我跟你讲,你昨晚上发烧了,简直吓死我俩……连阿离都说,高原上因为缺氧,人的抵抗力会变弱,一旦发烧就等于一只脚踏进鬼门关,还好她早有准备,带了一大堆药,总算把你的小命捞回来了。”

    丁允行这张嘴就跟机关枪似的,一旦开启“连发”模式,没人能拦得住。魏离耐着性子听他叨逼了一长串,终于忍无可忍,用手肘怼了他一下:“你够了吧,有完没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