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传国玺一(上)

章节字数:2357  更新时间:18-11-28 1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人,生来意志薄弱,无需引导即会作恶,神说,这是人类的原罪,应该受到审判。

    人,生来坚忍不拔,纵使受到百种磨练、千般诱惑,只要眼底有路、心中有灯,就能数十年如一日的踽踽独行。

    神说,只要信仰我就能得到救赎。

    可人心本善,人性本恶,人的信仰究竟来自于人心还是神性?又或者,这两者本是殊途同归?

    无人能解。

    魔都市公安总局和市西中学是斜对门的邻居,每天两个时段最热闹:早高峰和晚高峰。眼下是清晨七点半,各色早餐小贩推着家什,迈着四方步,不慌不忙地支起摊子,没多会儿,包子馒头豆腐脑出笼时的热气裹挟在热情洋溢的吆喝声中,不由分说地扑了人一脸。

    新上任的刑警大队负责人踩着自行车,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路边小贩手里接过装了豆浆和肉包的塑料袋,慢悠悠地转过身,一个哈欠打到一半,陡然摁了暂停。

    只见一辆出租车斜刺里杀出,一路过关斩将,临到市局门口,毫无预兆地一个漂移,打横拦在大门口前。没等接待处的门卫开口赶人,后座车门忽然打开,一个身量高挑的男人不紧不慢地走出来。

    就在他带上车门,抬起头的瞬间,新任刑警队负责人和看门的门卫不约而同地张大嘴,眼珠子直愣了。

    那人冲着门卫彬彬有礼地点了下头:“小孙,烦请通知张局,前刑警大队负责人闻止前来投案。”

    门卫的下巴彻底掉在了地上。

    时间退回到一周前。

    一夜过去,夜色被破晓的微光推搡着,不甘不愿地走下地平线。晨曦偷偷掀开一角窗帘,好奇地探进去一只眼睛,只见床上的魏离懒洋洋地在被子上蹭了蹭脸,翻了个身,忽然觉得自己躺着的地方有点不太对劲,蓦地睁开眼。

    下一秒,闻警官安静的侧脸没有缓冲地撞入视线。

    有那么片刻光景,魏离整个人傻在原地,几乎以为自己睡迷糊了,做梦还没醒。

    不过很快,头天晚上的记忆在脑海里沸反盈天地鼓噪起来,每一帧画面都在不遗余力地提醒魏鬼差,她昨晚是怎样强悍地将闻警官一巴掌摁倒,又是怎么撕扯开人家刚买的博柏利衬衫,差点把人吃干抹净的。

    虽然魏小姐被荷尔蒙冲昏了头,好在闻警官还留着一线理智,他几乎拿出当年力怼冥王的意志和魄力,一手刀切在魏离颈间,总算保住了最后的“清白”。

    想起自己昨晚把人家按倒后都干了什么,魏离恨不能拿被子蒙住头,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何为“一世英名毁于一晚”。

    这要换成个脸皮薄些的姑娘,估摸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心都有了,不过搁魏小姐身上,情况就大不相同,这姑娘以非一般的脸皮厚度和心理承受力,光速接受了这个惨无人道的事实,并且第一时间给自己找好理由——反正这辈子注定要拴一块,早下手晚下手区别不大,习惯了就好了。

    做好了心理建设,魏离又翻了个身,十分心安理得地在闻止臂弯里蹭了蹭脸,重新会周公去了。

    等她真正醒来,窗外已经天光大亮,晨光从窗帘缝隙中钻进来,拼命摇着她肩膀,愣是把这睡得人事不知的姑娘摇清醒了。

    魏离打了个呵欠,张开的嘴巴几乎能把天花板一口吞了,她用手背挡住天光,狠狠揉了一通眼睛,回头看了眼,见另外半边床铺空荡荡的,大约是闻先生起身时看她睡得正沉,没忍心吵醒她,自己悄悄出去了。

    魏离在床上磨蹭了一会儿,慢腾腾地爬起身,用手理了理差点滚成草窝的头发,又捡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溜溜达达地推门而出。

    紧接着,她就被滚着稻米香气的白雾抱了个正着。

    魏离抽了抽鼻子,迈出去的一条腿半空一个拐弯,掉头往厨房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闻止背对她站在灶台前,正揭开蒸锅锅盖,把什么东西放在蒸架上。

    魏离不声不响地靠在门框上,两条胳膊没型没款地抱在胸前,有那么一瞬间,她听到某种细微的动静,心头那层固若金汤的铜墙铁壁被什么东西从里顶开一道裂痕,挣扎着探出头来。

    她吸了吸鼻子,突然慢慢走过去,从后面伸手抱住闻止,把下巴搭在这人后背上。

    闻止听到动静,偏头看了她一眼:“睡醒了?”

    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仿佛昨晚那个没轻没重撕扯他衬衫的疯丫头只是魏小姐一厢情愿的幻想。

    这男人手脚倒是利落,早上那么一会儿功夫,已经换了一件新衬衫,衣袖略略挽起,用袖箍固定住。衬衫领口有一股清淡的香气,不像是古龙水,魏离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似乎是忘忧司主新配的香料……叫什么来着?鹅梨帐中香还是鸭梨帐中香?

    她紧了紧手臂,隔了一层衬衫衣料,闻止的腰腹略有些硌手,肋骨突兀耸立,血肉似乎都在经年的流离中耗干汤了,仿佛稍微用点力,骨头茬子就会撑裂那层薄薄的皮肤,捅出一个透明窟窿。

    魏离沉默片刻,踮起脚尖,从他肩膀处探头瞧了眼:“在做什么?好像是糯米的香味?”

    “你忘了,今天是端午节,”闻止用手背推了下眼镜,等蒸锅里的水沸腾后,把火调小,“之前你们发了过节的粽子,我想着一大早蒸了,正好当早餐——有甜咸两种口味,你喜欢哪种?”

    魏离:“我喜欢你。”

    她说这话时没有格外加重语气,话音淡淡的,就像在说“这个豆沙馅的粽子味道不错一样”。

    闻止的耳根刷的红了,连带手上的动作都僵了片刻。

    魏离偏过半个脑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男人,见他一边强装若无其事,一边手指微微发颤地把打好的鲜豆浆平均分到两个碗里,动作有些不稳,豆浆洒了一小半出来。

    魏离看不下去,就着从后环抱住他的姿势,伸出一只手托住豆浆机,半真半假地抱怨道:“欸,我说兄长,你就这么听不得好话?非得别人冷眼相对,隔三岔五怼你两句你才舒坦是吗?”

    这一回,闻止手没抖,他手指一滑,豆浆机差点砸地上。

    有了几次三番的惨痛教训,闻警官再不犹豫,直接把添乱不嫌事大的魏小姐赶回了客厅。等他端着蒸好的粽子出来时,这女孩已经洗漱完毕,换了一身能见人的衣服坐在饭桌前,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拈着竹筷,筷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击水杯杯口,整个人就是大写的“无聊”二字。

    闻止一个没绷住,差点乐出声。

    他把盘子摆到桌上,又折回厨房,将两碗热腾腾的豆浆端出来:“喜欢甜的就自己加糖——粽子有咸甜两种口味,咸的是鲜肉蛋黄,甜的是豆沙蜜枣,你想吃哪种?”

    他牢牢盯紧魏离,那意思大约是“再敢说喜欢‘吃我’,我今晚就去书房打地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