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传国玺一(下)

章节字数:2087  更新时间:18-11-29 1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魏离摆弄着竹筷,没敢火上添油,但也没这么容易“认输”:“我哪个都想吃,怎么办?”

    闻止定定地看着魏离,冥府高阶鬼差眼皮也不眨一下地和他保持对视,两位“以眼杀人”的高手头一回交锋,刚短兵相接地擦了个边,已经锣鼓喧天电闪雷鸣,火花劈里啪啦洒落一地。

    事实证明,这两位当面锣对面鼓地掰腕子,终究是魏鬼差技高一筹。片刻后,闻警官败下阵来,不得不挪开视线,避开这女人的注视,从盘子里捡起一个粽子,也没看清是什么馅,自顾自地拆开线绳,打算每样都分给魏离一半。

    谁知,他这边刚给粽子宽衣解带了一半,那头魏离已经迫不及待,迅雷不及掩耳地一低头,从他手上啃了一大口。

    闻止:“……”

    那一口委实不小,拳头大的粽子当即少了一半,露出里面的豆沙馅料。

    闻警官叹了口气,做足心理建设,打算跟这位没皮没脸的鬼差小姐好好说道说道,冷不防一抬头,就见这丫头眯着眼,一记十万伏特的笑容当面砸过来,好悬闪瞎了闻止一对眼睛。

    闻先生立马丢盔卸甲,自暴自弃地低下头,就着魏离啃过的地方,轻轻咬了一口。

    好好的一顿早餐就在你来我往的花腔中过去,饭后,闻止任劳任怨地收拾了碗盘,打开水槽一一清洁干净。

    折腾了一早上的魏离总算消停下来,她懒洋洋地斜靠着墙壁,双手枕在脑后,虽然没再闹幺蛾子,眼睛却如影随形地追着闻止,目光里像是藏了两把小刀子,沿着那人身形轮廓细细抠下一个长身玉立的边来。

    闻止背后没长眼睛,可架不住魏鬼差的眼神太专注,简直要化成实质,在身上戳出几个小窟窿。他实在没法,只能一咬牙一跺脚,权当自己是个无知无觉的木头人,由着这丫头看个够本。

    闻止镜片后的眉目十分耐看,可不知是天生的,还是遇上的糟心事太多,久而久之,压得那副眉头舒展不开,他眉心有一道深深的褶皱,似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将这人和周遭格格不入地分隔开。

    魏离的笑意渐渐收敛了,若有所思地摸着下颔,脸上自然而然地露出近似深思的表情。

    良久,她忽然唤了一声:“兄长。”

    可能是听多了,有了免疫力,闻止没再像头一回那样失态,反而侧过脸,温和而纵容地应了声:“什么事?”

    魏离:“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我这辈子最恨被人骗?”

    闻止:“……”

    男人洗碗的动作难以察觉地停顿片刻,旋即不着痕迹地将冲干净的碗摆回架上。

    “我记得。”他低声说。

    魏离扭过头,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窗外:“在上昆仑山之前,我曾和兄长要一个答案,兄长想好怎么回答了吗?”

    闻止摁住瓷盘的手微微用力,金贵的骨瓷立刻尖叫着抗议一声,总算没惨遭分尸。

    他迟疑着开口:“我……”

    魏离注视着他,突然发现这男人后背幅度细微地不住战栗,不过片刻,脖颈上甚至沁出细细的汗珠。

    她心头微微一动——这上辈子据说是剑修出道的女人,为人处世也如一把出鞘的利剑,凡事直来直去惯了,似乎她天生就不知道什么叫“委婉”和“虚以为蛇”。

    然而此刻,魏离望着这汗流浃背的男人,毫无来由地生出一丝悸动,很想走过去再抱抱他。

    半晌,闻止狠狠咬紧牙关,几乎一字一顿地说:“我,其实我……”

    魏离垂下眼,猝不及防地打断他:“算了……”

    闻止微微一震,蓦地转过身。

    魏离用右脚尖蹭了蹭左脚拖鞋鞋底,突然间对鞋尖上那只哆啦A梦生出浓厚的兴趣,盯着研究了半天。而后,她轻轻叹了口气,缓步上前,三两下就将她和闻警官之间本就不远的距离拉近到极致。

    闻止凝缩的瞳孔里倒映出这女孩的脸,如一点微不足道的火星,溅落在视网膜上,转眼已滚滚燎原。

    魏离伸出手,一把抱住闻止,脸颊贴在他胸口,听着这人胸腔里逐渐激烈的心跳声,“适可而止”的念头刚探出一个脑袋,就被她自己揉成一团,从窗口丢了出去。

    她踮起脚尖,似乎想在闻警官嘴角轻啄一下,中途不知怎么改了主意,一个一百八十度拐弯,奔着闻止耳垂去了。

    闻警官只觉得耳朵根上酥麻麻的一痒,一股热气不受控制地从脸皮底下透出,火烧火燎。

    魏离舔了舔他红得快要滴出血的耳根,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随即,她贴着这人耳廓慢条斯理地说:“不想说就算了,反正不管你去哪,我陪着你就是。”

    你要逆天,我陪你斩断天柱;你叛出地府,我助你砍翻十八层地狱;你要上诛魂台,我替你挨过九重雷劫。

    一诺既成,纵百死而无悔。

    闻止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两条胳膊僵硬地搭在身前,落下也不是、抬起也不是。即便如此,也没耽误他听明白魏小姐的弦外之音,眼神登时变得难以言述,一边心惊肉跳,一边神魂颠倒。

    他手掌摁住魏离肩膀,正要将她推开少许,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十分没眼力见地响了。

    魏离抬起头,和闻止对视一眼,看清来电显示上“丁贱贱”三个大字,不约而同地有点表情扭曲。

    十分钟后,墨蓝色的雪佛兰停在霍乱酒吧门口,魏离和闻止走下车,一前一后地推开那扇“暂停营业”的大门。

    酒吧老板一如既往地旷工落闲,吧台后只有服务生和一袭白衣的调酒师,比他们早到一会儿的丁允行片刻都闲不下来,正抓紧时间撩拨人家服务生小姑娘。

    “……这么说,你和那死女……咳咳,酒吧老板娘之间也定了契约,欸,那你跟着她多久了?三年还是五年?”

    拿着抹布擦拭吧台的小姑娘默默掀起眼皮,撩了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八卦男人一眼,然后慢吞吞地来了句:“八十年。”

    丁允行:“……”

    这答案委实惊天地泣鬼神了些,远远超出丁总的心理承受力,三观猝不及防地碎落一地,目测一时半会儿是捡不起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