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传国玺四(上)

章节字数:2328  更新时间:18-12-03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应世渊提到的废弃建筑工地,闻止和丁允行都知道,那里靠近水库,原本打算建一个高尔夫球休闲度假村,可因为报批手续以及资金不到位等问题,建到一半就荒废在那儿,成了烂尾楼。

    不过,两位男士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那鬼地方居然还能废物利用,可见人类的创造力一旦突破下限,总能迸发出令人瞠目结舌的火花。

    “你俩觉得怎么样?”丁允行用手拈着筷子,在两个碗碟之间来回敲打,“那应氏太子爷的话可信吗?”

    闻止夹了一筷桂花糯米藕,放在魏离碗里:“他当然不会把实情和盘托出,不过现在应世桓盯上他,他想保住性命,怎么也会显出几分诚意,这番话即便不能全信,至少也有七分真。”

    魏离咬了一口糯米藕,藕片煮得极烂,上面浇了桂花腌的蜜糖,十分清甜可口。魏离吃了一块没够,又夹了两块,闻止索性把盘子推到跟前,方便她自己动手。

    “有七分真就够了,”丁允行显得很乐观,“当务之急是设法洗脱阿止身上的罪名,既然应世渊肯和我们联手,不如借这个机会……”

    魏离吃够了糖藕,又开始冲可乐鸡翅发起攻势:“现在着急上火的是应世渊,咱们大可静观其变,让子舆先核实他那番话的真假,再决定是否要联手——只是还得让小高盯着点,别让他被弄死了。”

    提到这个话茬,闻止脸色起了一丝波动,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木匣,打开盒盖摆到魏离跟前:“应世渊说,他之所以能逃过一劫,多亏这个……你可还有印象?”

    魏离鼓着两边腮帮子,探头一瞅,把那断成两截的小木剑捏在手心里,来回看了好几遍,又闭上眼,一缕元神慢慢探进去,半晌才含糊不清地说:“有人以元神化剑,附着在木剑之上——剑修的元神本是世间最凶悍好战之气,一旦有煞气靠近,会自行发动攻击。”

    她直起脖子,把嘴里的食物吞咽下去,眼神变得凝重:“应世渊是从哪得来的?”

    闻止深深看着她,刚一张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丁允行立马举手抢答:“应世渊说是一位姓肖的教授送他的,目测这位‘姓肖的教授’有九成以上可能和肖冶肖教授是同一个人。”

    魏离哦了一声,想了想,表情放松下来:“那可能是我之前送给肖教授防身的,不知怎的又被他转送给应世渊了。”

    闻止垂下眼帘,手指缓缓转动水杯,不知怎么想的,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句:“你送了肖教授,可从没送过我。”

    魏离:“……”

    丁允行:“……”

    等等,这人几个意思?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闻止接过断裂的小木剑,用手指细细摩挲了下,抬头看着魏离,那意思很明白——我也要。

    魏离:“……”

    她把闻止有些发凉的手指握入掌心,指尖在他手腕内侧轻轻刮蹭两下,男人耳根处瞬间窜起一簇火苗,烧得整只耳朵通红。

    然而,他不依不饶地盯着魏离,一副“得不到明确答复誓不罢休”的架势。

    魏离没辙了,只能举手投降:“等我有空了,也给你做一个。”

    丁允行捂住脸,恨不能暗搓搓地溜边缩没影了,快被这当面撒狗粮的两位闪瞎眼了。

    好不容易,闻警官满意了,又给魏离夹了两筷杏鲍菇牛柳粒。丁允行这才搬着椅子挪回原位,不作不死地重新挑起话头:“对啊阿离,你该给我和阿止一人做一个的,不然我俩被人盯上咋办?”

    魏离狠狠飞了这“猪队友”一记眼刀:“放心,那小日本盯上谁也不敢把主意打到你头上。”

    丁允行这回是真诧异了:“啊,为什么?”

    魏离夹了一块杏鲍菇放进嘴里,慢吞吞地嚼了:“你跟我订了契约,手臂上有我留下的符印,不论你在哪、发生了什么,我都能第一时间感知到——那阴阳师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藏身暗处,要是把主意打到你头上,我立马就能锁定他的气息,他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丁允行头一次听说定契约还有这种“附赠品”,嘴巴瞬间咧到耳朵根:“真、真的假的?你之前怎么没说过?”

    魏离沉默片刻:“之前让你签的契约上,条条款款写得一清二楚,你都没看吗?”

    丁允行:“……”

    丁总但凡打得过,此刻已经掀了饭桌,蹦脚跳高地嚷嚷起来:你让我签的那玩意儿全是鬼画符,我认识它,它也不认识我,能看清楚才有鬼。

    可惜,丁允行是个外强中干的怂货,打死他也不敢将这番话明目张胆地吼出来,只能就着白米饭嚼吧嚼吧,一股脑咽下去。

    不过,在这里吃了瘪,丁允行总能从别处找回场子,他扒了两口饭,突然想到什么,猛地一拍桌子:“对啊,我说怎么好像少了点什么!”

    他冲阿离伸出一只巴掌,五根手指大剌剌地张着,脸上一左一右写着两个大字:要酒!

    魏离:“……”

    可能是因为隔三岔五经历一遭类似的场面,魏小姐已经麻木了,话都懒得说,直接指了指厨房,那意思也很明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丁允行就等着她这一声,脚底板跟安了弹簧似的,迫不及待地冲出去,一通翻箱倒柜,从橱柜角落里翻出一个紫砂坛子,吭哧吭哧地搬到客厅,刚开封,一股从没闻过的酒香悠悠荡荡地飘出来,像一只柔软的小猫爪子,在丁总鼻尖勾了一把。

    丁允行的口水当即下来了。

    他吃力地抱着酒坛子,就跟抱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说什么也舍不得撒手。殷红的酒浆浮在玻璃杯里,如一汪潋滟的红玛瑙……丁允行一对眼珠差点黏在酒坛子上,冷不防那坛子口里伸出一只血淋淋的鬼爪子,一把抓向丁总双眼。

    这一下突如其来,丁允行毫无防备,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可就算这样,这小子也舍不得撒手,一边死死闭着眼睛,一边牢牢抱紧酒坛,生怕手一抖就把坛子砸了。

    闻止眼疾手快地接过酒坛,放到饭桌上:“你怎么了,看到什么了?”

    丁允行脸色惨白,嘴唇哆嗦个不停:“手……有死人的手从里面伸出来,你们没看到吗?”

    闻止仔细检查过酒坛,没发现什么异样,于是转向魏离,摇了摇头:“这酒没有问题。”

    魏离:“这是文姬司主新酿的‘醉红尘’,托黄泉快递送给我的,按说没经过生人手,应该没问题。”

    她冥思苦想好半天,猛地一拍脑门,啊了一声:“我知道了,多半是文姬司主在酒坛上下了符咒,除非我亲自开封,否则就会看到各种千奇百怪的幻象。”

    丁允行:“……”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跟魏小姐吃到一个锅里,果然也不是什么招人喜欢的货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