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传国玺六(上)

章节字数:2402  更新时间:18-12-07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弱水之外,冥都之隅,有石阶通天,台高八万四千级,阴煞汇冲之所,名曰诛魂。台上立天柱,高三千里,直指西南,西王母加以封印,万鬼出入之所也。往生魂魄,凡戴罪者,皆缚于天柱之上,雷刑加身,哀嚎闻于天庭,凡四十九日而不绝。”——出自《异闻录》。

    人间有一种说法,七月十五鬼门开,游离于阴间的鬼魂可重返人间,同亲友相见。不过鲜少有人知道,当年西王母创立幽冥,除了世人俱知的鬼门关,还留了一道“暗门”,以欧冶子五剑镇住门户。

    如今,五剑俱失,封印松动,这道不为人知的暗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一线缝隙,幢幢鬼影隐约可见。

    魏离把杂七杂八的心思收敛干净,来自人间的微光照入她眼底,这女人的瞳孔不堪重负似的微微一缩:“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不久前,”冥王淡淡地说,“还记得昆仑山上和你们交手的那个日本阴阳师吗?”

    魏离的眉头死死纠结成一团。

    “当日昆仑山顶,那个日本阴阳师以八百童男童女魂魄为祭,向西王母祝祷,虽然中途被你们打断,但也不是徒劳无功,”冥王说,“三千年前,西王母封印冥界,并以五剑镇守汇冲,可就像门轴用久了会虫蛀朽坏,封印也是一样。”

    “时隔多年,封印其实早就出现松动,只是我暂时封住了裂口。如今阴阳师闹了这么一出,非但裂口越发松动,更遗失欧冶子五剑,只怕封印崩毁之日不远了。”

    说到这儿,冥界之主长叹一声:“倘若封印彻底崩裂,通道重开,万鬼逃逸,冥界的阴煞之气流入人间,那不论人间还是冥界,都是一场浩劫。”

    魏离平日里懒懒散散,一副万事不经心的模样,却不是真的没心没肺。“浩劫”两个字钻进耳中,就像一把小刀子,狠狠刮擦着五脏六腑,她悚然一惊:“诛魂台是冥界阴煞之气汇冲之所,万一流入人间,那万里神州大地岂不是要变成死境?”

    八万四千阶的诛魂台,无依无凭地矗立于幽冥最深处,仿佛开天辟地之际,那一抹撕开混沌的不周之风。

    冥王神色凝重,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必须重新封住裂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与冥王相看两不顺,但在这一点上,魏离绝对和她无条件达成统一战线,然而她沉吟片刻,神色犹豫:“可欧冶子五剑都已遗失,要如何封住裂缝?”

    巧妇尚且难为无米之炊,何况锁门的钥匙都丢了,又要怎么把门封住?是重新配一把,还是干脆堵死通道?

    冥王眼神微沉:“裂缝必须封住,就算效仿娲皇炼五彩石补天也在所不惜。欧冶子五剑也必须找回,只不过……”

    她话音突然一顿,若有若无地转向魏离,这两人目光短兵相接,就如刀锋砥砺摩擦,难以形容的火光照亮了这常年不见天日的九幽之地。

    她话中有话,魏离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分明:“只不过什么?”

    冥王负手身后,看着那仰脖望不到尽头的诛魂台,呼啸而过的罡风掀起几缕长发,她伸手撩开,不紧不慢地说:“当年西王母重归混沌,将仅剩的神力封入欧冶子五剑,其中有一把剑自战国以来便不知所踪,你可有听闻?”

    魏离心头咯噔一下,下意识地看向冥王,恰好与冥界之主若有似无看来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冥界最不好招惹的两尊大佛再次短兵相接,四下翻卷的混沌忙不迭避开一射之地。

    魏离勾起半边嘴角:“倒是听说了只言片语,冥王大人若是知道详情,不妨坦言相告。”

    冥王漫不经心的目光从她脸上打了一个圈,又转向诛魂台:“昔年秦楚相争,纯钧剑毁于战火,剑中的剑灵无处寄居,阴差阳错之下,附身在一个女婴身上。这女婴天赋异禀,在人世间辗转多遭,尝尽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可谓动心忍性。她从一开始就走上一条荆棘丛生的路,便如入洪荒炼炉,身心备受锤炼,非寻常人可比……”

    魏离突然对自己的五根手指生出了浓厚的兴趣,她举起手掌,对准混沌深处的那道光,仔细照了半天,仿佛指甲上开出一朵妖冶的曼珠沙华。

    冥王转过头,一瞬不瞬地盯着魏离:“你可知那女婴如今在何处吗?”

    魏离缩回手,用鞋尖蹭了蹭青石板砖:“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冥王微微眯起眼,眼角缱绻舒展:“欧冶子五剑承天之命,问世即为不凡,然而世间因果报偿,有这份因缘,自有它必将承担的宿命,如今封印松动,人间冥界都将遭受浩劫,你认为该如何?”

    魏离垂下眼,偷偷瞄一眼攥在手心里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三条语音留言,都是闻止发来的。

    一股没来由的疲惫毫无预兆地漫过心头,她忽然不想和冥界之主玩“揣着明白打哑谜”的游戏了,直截了当地戳破那层窗户纸:“冥王大人直说吧,想我怎么做——和我那四位兄长一样,永远镇守昆仑山,老老实实地替你冥界当一条看门狗?”

    正当冥界最难缠的两大巨头在诛魂台前针锋相对,守在霍乱酒吧的丁允行已经喝完了第三杯茶水。白衣的琴师将一杯加了冰块的长岛之恋摆在他跟前,又转向闻止:“还是冰镇柠檬水吗?”

    闻止沉默片刻:“给我一杯椰林飘香吧。”

    琴师:“……”

    丁允行:“……”

    丁总跟安了弹簧似的跳起来,一个箭步冲到近前,伸手去探闻止额头,嘴里嘚啵个不停:“阿止,你没事吧?你不是滴酒不沾吗,今天是怎么了,该不会发烧了吧?”

    闻止把那只在眼前晃悠个不停的爪子拨到一边:“我没事,就是想喝了,反正这酒度数不高,没事的。”

    琴师将不同的酒注入杯中,不多会儿,一杯乳白色的调酒推到他面前:“阿离说你有点酒精过敏,一杯就倒,别喝多了。”

    闻止客气地道了声谢,接过高脚杯抿了两口,正想说什么,他反扣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闻警官登时步了丁允行的后尘,弹簧似的原地跳起来,一把抓起手机,完了才发现这不是冥界iPhone,是他在人间的通讯工具,屏幕上显示出一个不知名的号码,不依不饶地震动着。

    闻止把散漫的心神强行摁回主心骨里,忽然意识到什么,和丁允行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色。屋里的三个男人同时安静下来,闻止吸了口气,接通电话,旋即摁下免提键:“请问是哪位?”

    听筒对面沉默了两秒钟,一个熟悉的、略有几分古怪的男人声音循着信号传过来:“闻警官,我早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闻止抓着手机的手指微微一紧,一向克制的目光中露出难以形容的杀意。他大约是和魏小姐混久了,连她干脆直白的画风都全盘搬过来,直接跳过寒暄的步骤,开门见山地问:“应世渊在你手上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