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战狼在野  第4章 雪域雄鹰2

章节字数:2679  更新时间:08-02-03 12: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梁爽这组六人小分队,血鹰做他的副手,梁爽除了苦笑,就只能自叹运气背。

    这段时间他的运气确实够背的,爷爷过世,他因为执行紧急任务,不能回家奔丧。他爸爸说身体不佳,叫他退伍掌管大公司,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十天前,他的女朋友司马菲烟强令他转业的时间到了,他也抗命了。在他准备到青藏高原执行训练任务时,他就收到女朋友司马菲烟的绝交信。

    这一切,他都没有向方教官提起,独自吞在肚子里。谁叫他喜欢军装呢?

    为了这身军装,他要以师父——冷剑少将为榜样,抛弃一切。

    因为五号六号队员“西藏”和“青藏”是本地人,自小就会用雪具,所以梁爽这个小组就有两个教练了。

    “西藏”和“青藏”他俩雪杖一撑,顺着一个约四十五度的斜坡,唰的一声,飞滑下去,弯弯曲曲地钻过树空,是那么自由自在,就像两只雪域雄鹰。

    他俩顺着斜坡斜刺了一头,马上向回一绕,借着惯力翻上了北山头。

    队友们在兴奋地欢笑着,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向坡下滑。

    可是当滑雪板一滑动,他们就像有人拉他们的手臂一样,一个个面朝天被摔倒在雪地上,滚得满身是雪。

    再爬起来滑,还是一样,又是一跤,雪粉钻到袖口里,衣领里,和汗水搅成一起。

    梁爽拿着滑雪板,在顺坡的边缘穿上,两手拄着雪杖,学着“西藏”和“青藏”的姿势。

    他心想自己会溜冰,溜冰和滑雪道理一样吧,只要两手一撑,即可嗖地滑下山去。

    可是他走到斜坡,刚拿好了架子,还没来得及撑雪杖,滑雪板已顺坡飞动了,梁爽毫未防备,狠狠地坐在雪地上。

    “妈的!超劲呀!全自动的,比屋企的全自动洗衣机还劲!”他一面嘟噜一句乡音和普通话成功糅合在一起的结晶佳句,一面爬起来拍拍屁股,两只腿已是绷得紧紧地叉在那里,准备下一次。

    他一连滑了数次,摔了好几跤。

    他简直被两只滑雪板耍弄得像在滚雪球。

    他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身躯猛地趴在雪地上,把雪地打了一个深坑。左脚的滑雪板已离开了他的脚,两支滑雪杖摔出了十几步远。他的衣领里、袖筒里,灌满了雪面。

    这一下梁爽可服了,感叹地嘟噜道:“TMD,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飞山滑雪,非片刻之功。”

    他边嘀咕边露出苦笑,他展开了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流露出一种富家子弟的神韵。

    你会发现他的笑容带着懒散,和铁血军人的彪悍形象画不上等号的懒散。

    笑容还带着些许的调皮,露出和他年龄有点不相符的纯真。

    苦练之余,方便面尽情地嬉戏说:“别看雪在文人诗词中是受欢迎的事物,其实这雪朋友的性子真有点怪,和她温柔亲嘴不成,霸王硬上弓不成;慢不成,快不成;重心偏后了不成,重心偏前了也不成。呵呵,比追一个妞儿辛苦多了。”

    战士们哄堂大笑,追问方便面共追了多少个妞儿。

    方便面大嘴一张,自我意淫和陶醉之词犹如长江之水,滚滚而来。

    战士们虽然知道方便面说的恍如是《西游记》的故事,全部是假的,方便面所说的话七除八扣后,剩下可信的不足百分之五。但在沉寂的训练生活中,有方便面的大嘴,也使枯燥的训练生活增色很多。

    梁爽训练休息之余,总是喜欢躺在雪地上,把军帽歪戴着,半眯着眼睛,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他老爸从南方邮寄给他的“盒装经典双喜”烟,鼻孔哼着家乡的歌谣,脸上露出怪怪的笑容,还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军人讲究站有站姿,坐也有坐姿,而梁爽现在那种神态活脱脱一个无赖,和铁血军人威武形象八辈子也拉不上关系。

    副队长解旖旎就是看不惯梁爽吊儿郎当的样子,每次见到梁爽这副样子,她总是冷冰冰的提醒梁爽,说梁爽是分队长,注意点领导的形象,要有点军人的风范。

    冷冷的话,就象一团雪花塞进了后脖子,梁爽不由打了一冷颤。

    有的人像太阳一样热情,梁爽就是这种人。

    有的人像冬天一样寒冷,雪鹰无疑就是这种人。

    人的性格一旦形成,就犹如有了毒瘾,难以改变。

    雪鹰高挑,健美,冷凝,华贵。

    她面沉如水,似冬天的水,波澜不兴,冷若冰霜,典型的冰美人。

    梁爽自诩了解女人,了解冰美人往往有一段伤心事。

    冰美人往往面若寒冰,心若沸水。

    她已习惯把喜怒哀乐深深地隐藏在心里,或消化掉,或承受煎熬。

    春去秋来,无声无息,这样的女人在尼姑庵里最多。

    深邃,有洞察力的女人中也有很多,甚至称为女独裁者,称为女人中的霸王。

    而雪鹰无疑是军中的霸王花!

    面对雪鹰善意而冰冷的提醒,梁爽总是嬉皮笑脸地说,这不是大众或正规场合,臭规矩可以暂时抛开,还说这是他恢复体能最好休息姿势,从小习惯,改不了。

    临了,梁爽还用方言揶揄雪鹰两句:“敬爱的副队长,你成日咁绷住脸,唔得嘅,好容易残咖,到时变成老姑婆,就冇麻甩佬沟啩。”(意思整天绷着脸容易老,没有男孩子追求。其实梁爽说话很有分寸,没有称雪鹰为解副队长。在南方话中,“副”和“裤”同音。)

    对梁爽这些像天外来客的广东方言,雪鹰只能干瞪眼,但她也猜出梁爽说的不会是什么好话。

    她只能狠狠地瞪一眼梁爽,嘴里嘀咕着:“说什么鸟语,难听死了。”然后无奈地转身离开。

    雪鹰也不明白什么原因,整支集训队也只有梁爽敢对她嬉皮笑脸,也只有梁爽这样对她,她不会生气。

    如果是其他队员这样对她,她早就翻脸了,即使以嘴臭出名的方便面也不敢开雪鹰的玩笑。

    雪鹰还有不明白的是,梁爽这个在休息时候不像军人的军人,军事素质却超强,被人称为军中的“猛男”。

    梁爽在训练和面临战斗时,就变成另一副模样,严肃认真,刚猛阳光,精明强干,指挥艺术出色。

    梁爽这个南方人在滑雪的苦练中,是一名模范的战士,尤其在猛、快、巧的苦练中,更是一马当先,以身作则。

    因为他会溜冰,能掌握好重心,因此他的滑雪技术在新手中最好。

    第七天,梁爽向其他战友炫耀他的滑雪本领,向正前方七十米小山头进行滑雪表演。

    只见梁爽身体向前一躬,两手把雪杖用力一撑,顺着斜坡滑去,已经很灵巧地闪穿过树丛,顺利地通过了斜坡中的许多障碍物,滑下了山沟。

    他接着向左一斜,想借惯力翻上对面七十米的小山包。可是刚一翻,因速度起了变化,一个前绊,扑倒在雪地上,身体被投出老远。

    “西藏”高喊一声:“回来!注意技巧。”

    梁爽连身上滚的雪也不拍打,立即返上山来。

    “西藏”详细地教导他,为什么上翻时容易摔倒,主要是地形变化速度也变化。

    下坡滑行每秒钟都在增加着速度,可是往上坡一翻,滑雪板就再没有力的来源,雪杖还来不及供给力,因此只有巧妙的运用惯力翻上坡。没有力的补给,惯力本身是越用越减少的,所以在翻山坡时不能直线上升,必须选择最有利的斜坡,斜着上升,否则这点惯力一刹那间就用完,滑雪板就会突然停止,人的身体由于惯性向前扑而摔倒。

    然后他又说下滑时,必须避免直冲,一定要锯齿形迂回滑进。

    梁爽点了点头,端量了一下对面的小山包后,便以更大的勇猛斜滑下去,他在将接近沟底时,绕滑了一半圆形,斜翻上对面的小山包。

    掌握了滑雪要领的小分队滑翔在雪林里,像一只只雪域雄鹰,展现我国军人的矫健风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