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七彩阳光

章节字数:3066  更新时间:19-07-17 1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推开沉甸甸的餐厅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风格奢华的阔大空间。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折射出如梦似幻的斑斓灯光,就像小时候进入家乡森林里,从树顶投射下来的七彩阳光一样,绚丽耀眼!

    柔和的萨克斯曲里,如同仙女一样的服务员袅袅婷婷地带领着他们走到了餐桌旁。

    上午刚刚看了绿色的佛像,那份佛音久久萦绕在心中还未散去,中午又坐在这种优柔静谧的地方,听着让人忘却烦恼的歌曲,闻着令人心轻神静的花香,益芳菲感觉人生不过如此了,此刻她满心里面全是对一会即将上桌的美味的期待,那些俗世的东西完全不在她的心念之间了。

    益芳菲端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彬彬有礼的侍应生,觉得她太漂亮了,不去演电影真的太可惜了!再看看周围座椅上安静的客人们,他们举止优雅、行为端庄,笑不露齿,说话的时候声音像蚊子一样,很小很小,和自己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大相径庭,就不说性格豪爽的冯冬梅了,就是美丽娇小的苟小慧,若是来这里吃饭,还不得憋死了。

    益芳菲又拿起了面前的刀子叉子,它们放射出明晃晃的光芒,照耀着自己的脸。她调皮地将它们放到了自己的脸蛋前面,摆了个三角形的形状,自己的脸正好放到了这个三角形里面。

    认识老俞很久了,益芳菲是第一次这样放肆,大约是餐厅里面的音乐有麻醉的功能,能让人释放出自己的本性来。

    老俞摇了摇头,看了看左右的人,益芳菲马上明白过来了,要矜持,对,要矜持。老俞接着开始教益芳菲一些基本知识。

    “你这样,左手持叉,右手持刀。边切边吃。用刀把这个切成一小块,用这个叉子吃……”老俞教得很耐心,老俞身上有一种好闻的香水味道,传到了益芳菲的鼻子里。

    “嗯。”益芳菲看着老俞认真的样子,觉得他好耐心呀,小的时候,母亲不管教自己什么,总是学不会就得挨骂。因为自己很笨,所以挨骂的次数多得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不计其数了。益芳菲觉得自己有点想母亲了,想她骂自己时候的样子,她一边想着,一边拿起刀来,切了一小块肉,直接送到了自己嘴里。

    “不可以这样吃,刀子是不能直接放进嘴里的,要用叉子叉着吃。”老俞及时地纠正她。

    “是怕刀子划破嘴吗?”益芳菲问。

    “你可以这样理解。”老俞笑了。

    “那我吃这块面包,这个没什么规矩吧,拿起来就可以吃了吧?”益芳菲说着,噌地一下从盘子里拿了一块面包。

    “可以,但是把它切开,蘸着果酱就更好吃了。”老俞示范道。

    我就不信我啥都做不对,益芳菲心里小小的虚荣又闹情绪了,她拿起勺子,去舀桌子上一个小盆子里的水喝,老俞及时地制止了她,脸上一脸的焦急。

    “这个不能喝,这个是用来洗手的。”

    “哼!太麻烦了,那我不吃了。”益芳菲有点不高兴了。

    “那咱就不管那一套了,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老俞陪着笑脸说。

    “哈,那太好了。”益芳菲雀跃地坐了起来,坐直了身子,把腿上放着的那块布子往桌子上一扔,然后她叉子刀子一起上,桌子上的美味很快就进了肚子里。

    益芳菲吃得满嘴的油腻,用那块餐巾擦了擦嘴后,她一把将它扔到了桌子的边上,然后继续吃。

    邻桌上有两个珠光宝气的美女。用手掩嘴偷偷地看着他们这边笑。

    “老俞,你看她们俩在笑话我呢!”益芳菲嘴角沾着一块蛋糕皮,看着老俞说。

    “管她呢,她们在嫉妒你呢!”老俞憋着笑说。

    “嫉妒我什么呢?”益芳菲不解地问。

    “因为你有一个宠你的男人,他可以包容你的一切。”老俞说。

    “是啊,我有爸爸呢,在爸爸面前,可以无所顾忌,管她们呢,她们爱怎么笑就怎么笑吧。”益芳菲黑漆漆的眼珠子圆溜溜地瞪着老俞看了一圈。

    “是啊,吃,不要管她们,你继续吃!”老俞一本正经地说。

    “嗯。”益芳菲拿起刀子来,叉了一块水果放到了嘴里,“老俞,你和我妈妈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老俞问。

    “我妈妈是不会纵容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没有礼数的。我妈妈是非常讲究的一个女人,她在乎别人的看法胜过一切。她很爱我,但她更爱面子!”

    “哦,你妈妈对你严格,那是望子成龙,但在我这里,你可以……随心所欲!”老俞说。

    “老俞,谢谢你,你做我的爸爸,弥补了我很多心理上的不足!”益芳菲脱口而出。

    “我可以做你一辈子的爸爸,照顾你一辈子……”老俞说。

    益芳菲开心极了,抹了抹嘴巴,“老俞,我们走吧。”

    “等一下。”老俞说,然后他打开了桌子一角放着的那个正方形锦盒。盒子打开的瞬间,益芳菲眼睛一亮,里面是自己童年时期就一直羡慕并且想要拥有的,看上去比自己表姐胳膊上那串珠子更加漂亮的锦红色的珠链。

    “这个,这个,是哪里来的?你偷的?”益芳菲难以置信地看着老俞。她在想若是他捡来的,那她真的想要戴在自己的胳膊上了。

    “放心吧,那里面戒备森严,我偷不出来的。”老俞调侃道。

    “那,这是……?”益芳菲眼睛里有点迷惑。

    “刚刚在博物馆,我看到你喜欢,所以就在旁边的珠宝大厦,托小杨帮我挑了一个跟那个很像的珠链,给你买下来了,作为父亲送给女儿的见面礼。你一定要收下!”老俞诚恳地说,语气中有不容置疑。

    “哦……”益芳菲想起来自己从博物馆出来的时候,留意过的那幢珠宝大厦,那种地方看上去很豪华,是她平常连进都不敢进去的地方。

    “很贵吧?”

    “不贵,两三百,你戴上我看看,好看不好看?”老俞说着,从盒子里拿出来那个红色的手链,要往益芳菲胳膊上戴。

    “我不喜欢!我不戴。”益芳菲将手缩到了衣服里面。

    “为什么,刚刚明明看到你很喜欢的!”老俞诧异地看着益芳菲。

    “刚刚是喜欢,但现在又不喜欢了,我是一个善变的人!把它退了吧,我不要。”益芳菲把胳膊缩在袖子里,坚决不戴。

    “……”老俞喉咙里面有很多话,但他看着面前这个倔强的女孩子,最终又将那些话咽了回去,与这个女孩子相处越久,对她的了解就越深入。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包括每次出来一起吃饭,她都要AA制,两个人轮着请对方。是自己疏忽了,以为告诉她两三百就能糊弄过她。

    “那好吧,我尊重你,我退了它。”老俞说着,把那个链子又放进了锦盒里。

    “嗯,老俞,这不就对了嘛。其实,你想送给我礼物,不如,你带着我出去玩吧,弥补我童年的缺憾,我最最感到难过的是,小时候,只有我妈妈的手,牵着我的胳膊到处玩。”益芳菲说。

    “那你想去哪里玩呢?”老俞问。

    “我不熟悉这里,你在这个城市长大的,你觉得哪里最好玩,就带我去哪里玩吧。”益芳菲想了想说。

    老俞想了想,于是挽起了益芳菲的手,“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我这辈子最最怀恋的地方。我从未带别人去过那里。”

    冬日的暖阳和煦地照耀着大地,于是益芳菲挽着老俞的胳膊,漫步在了这座繁华而又古老的小城市的街道中。转过几个弯,两个人上了一辆公交车,公交车驶向了一条通往郊区的小路,经过了十来个站点,到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老俞带着益芳菲下了车,走上了一座小桥,小桥下面是一条干涸的河道。

    “这里原来有水吗?”益芳菲看着小桥的下面。

    “是的,原来有水,是农民们浇地的水渠,但是自从这里城市化以后,这条小河逐渐干涸了。”老俞惋惜地说,脑海中想起了二十多年前,那个女孩在这座桥上留下的银铃般的笑声。

    “老俞,前面是什么地方呢?”益芳菲忽然觉得这个安静的地方很亲切。

    “过了桥,前面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老俞说。

    脚下的马路干净而新鲜,旁边的站牌也是崭新的,整齐划一的,街道两旁的楼房都和益芳菲所在的那条街两旁陈旧的楼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这里的天空,都格外地蓝。

    “这里很新?”益芳菲问。

    “是的,曾经,这里只是一个很破很旧的农贸市场。几年前,这里划入A市的范围内,才开始改造的,你现在看到的这些拔地而起的高楼,以及整齐划一的街道,都是这几年新建起来的。”老俞说。

    走到商业街口上的时候,益芳菲忽然莫名地心痛了一下,这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往前走,心里面那种熟悉的感觉便会愈加强烈,心脏像被什么东西揪紧了似的,痛了一下又一下的。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