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恐怖故事  第二十六章 结局

章节字数:4151  更新时间:18-10-07 12: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山精神康复中心。

    莫院长在办公室里仔细的看着自己刚刚写完的诊断报告,他是个工作严谨的人,对待一份权威性的报告,他绝不容忍自己有丝毫的错漏。就在他感到满意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响起。他把诊断报告放进桌上的文件夹,去开门。来人是韦一凡,状态比上一次来憔悴了许多,黑了不少。

    莫院长:“怎么了,几天没见,状态很差啊?”

    韦一凡:“别提了,这几天到处跑,累死了。对了,黄丽的病情怎么样了?

    莫院长:“这两天来看,她精神状况还好。”

    韦一凡:“带我去看看她,我保证不会乱说话。”

    莫院长想了一会儿,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一起前往黄丽的病房。

    黄丽气色很好,虽然穿着病号服,看上去却一点不像个精神有问题的病人。确认她没有自杀倾向,而且思维还比较清晰之后,她就被分到了这间有窗户的病房。韦一凡一走进一,她几乎像个孩童一样的雀跃:“韦警官来了。”

    韦一凡有些奇怪:“你能认出我?”

    黄丽:“当然了,虽然我住在这里,但我可不是神经病。”

    韦一凡笑了笑:“既然没病,为什么不让莫院长放你出去。”

    黄丽忽然很失落:“因为外面有鬼。”

    韦一凡听完又笑了:“那好,那你现在告诉我你是谁?”

    黄丽:“韦警官你的记性真差。”

    韦一凡故意装出忘了的样子:“我真的忘了。”

    黄丽:“好吧,你记好了,我叫萧扬。”

    韦一凡:“那你老婆叫什么名字呢?”

    黄丽叹了一下:“我老婆叫梅小玲。”

    韦一凡又接着问:“那你认不认识黄丽是谁?”

    “黄……丽……”黄丽想了半天,对自己的名字很陌生又好像有些熟悉似的。

    莫院长突然拍了拍韦一凡的肩:“韦警官,你看萧扬的气色不错吧,我说过她现在过的很开心。”

    韦一凡当然懂莫院长是不想自己问的太多影响黄丽的病情所以打断自己说话,可他仍旧对黄丽说:“气色是很不错,可惜你根本不叫萧扬,因为萧扬前天已经死了。”

    “什么?”黄丽忽然情绪不稳起来,满头雾水地扯着莫院长问:“他说……说……说我死了?”

    “韦警官在和你开玩笑呢。”莫院长笑着对黄丽说完,一把拉着韦一凡往外走,边走边安抚黄丽:“我们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关上病房门,莫院长的脸就拉了下来,质问韦一凡:“不是说了不乱说话的吗?”

    韦一凡叹了叹说:“我没有乱说话,萧扬真的死了。”

    回到办公室,韦一凡向莫院长倾诉着整件案子的来龙去脉,并讲述了前天发生的事情。当讲到萧扬拿刀剁谢雨珊的时候,莫院长两眼瞪的老大:“怎么会这样?萧扬为什么会剁谢雨珊?”

    韦一凡:“我估计谢雨珊拿刀给他的那一刻他就疯了,他一定以为谢雨珊拿着刀是对他不利,所以接过刀就把她剁了。”

    莫院长:“那你是怎么逃脱的?”

    韦一凡心有余悸地说:“去萧扬家之前我吃的粉条全吐在了台阶上,他冲上来砍我的时候,刚好踩在了粉条上跌倒,菜刀切进了他自己的脖子,当场毙命。”

    联想起血从萧扬脖子里慢慢渗出,流淌在台阶上的画面,莫院长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不管如何,你也不该对黄丽说萧扬死了的事情……”

    韦一凡:“我知道会影响她的病情,但她毕竟是萧扬的妻子,有权知道丈夫去世的消息。”

    莫院长默默的叹了一声。

    韦一凡:“你好好的叹什么气?”

    莫院长:“没有,只是觉得你这件案子里的人,下场都很悲惨。”

    韦一凡:“惨吗?我不觉得有哪个悲惨。林雪喜欢萧扬本身没有错,错在不该妄图利用萧扬家发现的那具尸体来吓唬黄丽,她是死在自己妒忌心上。张思同用威胁林雪的方式得到她的肉体,人品龌龊。何伟发现谢雨珊对他进行催眠,不揭穿任由事态恶化,算是间接帮凶。”

    莫院长愣了一会儿,慢慢点了点头。

    韦一凡:“谢雨珊从小缺少父爱才导致她的人生畸形,按理说她是蛮可怜的,但她学得是心理学,应该知道自己的心理症结,她不去治疗自己,反而利用心理学知识去害人,骨子里的邪恶可见一斑。至于萧扬,他先是说因为听了黄丽的话才劈死梅小玲和女儿,又说听了谢雨珊的话把黄丽当成他杀掉前妻和女儿的主因,骨子里就是逃避责任,自欺欺人,也算死有余辜。”

    “说得也是。”莫院长点了点头忽然问:“黄丽写的小说里,有关何超内裤上的精斑是怎么回事?”

    韦一凡:“我们调查过,那晚何超因为大雨送黄丽回家后,和朋友去了KTV消遣,在里面把公主给办了,之后才开车回去掉下了悬崖。”

    莫院长恍然大悟。

    韦一凡:“说到黄丽,其实在我看来她才是最惨的。”

    莫院长:“为什么?”

    韦一凡:“有什么比一个人明明还活着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还惨?”

    莫院长点了点头。

    韦一凡:“她还有一个悲哀的地方。”

    莫院长:“哦?”

    韦一凡慢慢的说:“萧扬死了得有人来善后,所以我就去黄丽的老家。”

    莫院长想了想说:“是啊,总不能指望他有精神疾病的父亲,只能去通知黄丽的父母来善后了。”

    韦一凡:“黄丽没有父亲,她母亲说她还挺着大肚子的时候丈夫就死了。”

    莫院长:“怪不得你说她悲哀,一个从小就没有接受过父爱的人已经够悲惨了,还碰上一个丧心病狂一心要致她于死地的丈夫,想想也确实是可怜。”

    就在这时,从外面走廊里传来了尖锐的嚎叫声。

    莫院长立刻冲韦一凡说:“等下再聊,你先坐着,我出去看看。”

    他打开门急匆匆的向着叫声传来的方向跑了出去。其实一听声音他就知道是哪个病人又在发病了,当他赶到那个病人的病房后,病人已经被注射了镇定剂,情绪已经慢慢稳定下来。

    “舒琴,怎么回事?”莫院长把一名叫舒琴的护理叫出病房外责问。

    “我也不知道,我开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她把眼罩拿掉了。”舒琴解释。

    莫院长眼神犀利的看着舒琴说:“如果你不想干了,就请告诉我,我会向上面打报告。”

    舒琴不敢再争辩。

    莫院长回到办公室。

    韦一凡灭掉等待中抽的第二根烟屁,长长地吐出烟雾,淡淡地说:“你知不知道,谢雨珊和萧扬的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

    莫院长:“因为你?”

    韦一凡:“从萧扬老家回到城里我的情绪一直处在愤怒之中,如果我当时能够了冷静下来,就不会忽略一个细节。”

    莫院长:“什么细节?”

    韦一凡:“一个电话,张思同的求救电话。”

    莫院长点了点头说:“没错,黄丽是这么写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韦一凡:“她记录的是萧扬在房里接了张思同的电话,对不对?”

    莫院长:“对。”

    韦一凡摇了摇头:“可就是那个时间段,老虎却看到他在宝山墓地。”

    莫院长双眼瞪的老大,一脸的不可思议:“老虎?老虎是谁?”

    韦一凡:“墓地看守员,萧扬曾经去墓地时塞过烟给他,所以他很清楚地记住了萧扬模样。”

    莫院长:“哦。”

    韦一凡:“在医院抓住徐林下电梯时,电梯里有一个老人看萧扬的神色有些紧张。”

    莫院长:“他就是老虎?”

    韦一凡点了点头:“我当时觉得有些奇怪,出来后就找了个给老婆抓药的借口返回去找他。他告诉我,张思同打电话给萧扬那天晚上12点左右,他在墓地看见萧扬,并且肯定萧扬在梦游。”

    莫院长:“萧扬为什么会梦游到那个地方?”

    韦一凡:“黄丽写的东西里不是清楚的描述萧扬经常梦到在墓地看到的一张女人遗像吗,我估计他是在潜意识的引导下梦游去了那里。”

    “那我就想不通了,如果萧扬没接电话,那张思同的求救电话是谁接的?”莫院长疑惑地看着韦一凡,突然一拍满头白发的脑袋,惊讶的说:“你……你在怀疑黄丽?”

    韦一凡眼光如电:“没错,从萧扬死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怀疑她。因为太顺利了,看了她写的东西之后,我破案的过程顺利的简直就是被人安排好的,所以我怀疑她写的故事本身就是个阴谋。”

    莫院长惊呼:“怎么可能?”

    韦一凡:“她写的表面上是一个精神病人的恐怖经历,事实上却是一封检举信。里面检举了萧扬和黄丽结婚前的一些事情,虽然没有细致和肯定的去叙述,却引导我往萧扬的身上去想。”

    莫院长:“想到什么?”

    韦一凡:“比如小玲是谁,他梦到自己杀人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等等。”

    莫院长:“你是通过这些疑点你才去了萧扬老家,揭开萧扬以往杀人的事情?”

    韦一凡点了点头:“黄丽写的内容总是有意无意的暗示谢雨珊和萧扬懂一些心理方面的知识。”

    莫院长:“仔细想想确实有那么一点点意思。”

    韦一凡:“萧扬死后我不仅去了一趟黄丽老家,还派人去调取张思同和萧扬手机那晚的通话记录,可通话记录里只有张思同的求救,而萧扬这边一直没发出声音。”

    莫院长:“那岂不是没有证据证明是黄丽接了那个电话?”

    韦一凡点了点头:“不过这次调查手机通话内容,我却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莫院长:“什么问题?”

    韦一凡:“老虎可以证明萧扬那个时间段身在墓地,可为什么萧扬却肯定的告诉我他是12点10分在床上接了张思同的电话?”

    莫院长:“他是不是精神错乱了?”

    韦一凡:“精神错乱他又怎么会记得接电话的时间和电话内容?”

    莫院长想了一会儿说:“会不会是老虎老糊涂记错了看到萧扬的时间。”

    韦一凡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斩钉截铁地说:“不管是不是老虎记错了时间,至少我不相信疯了的黄丽能详细的写出萧扬的过往事情,有些细节就算是萧扬本人也不一定记得比她清楚。”

    莫院长:“你认为她在装疯?”

    韦一凡点了点头:“没错,所以我现在必须要弄清两点,第一,如果她是出于报复而故意装疯,前提她应该知道萧扬和谢雨珊害她的计划,可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如何能发现萧扬和谢雨珊的阴谋,又是怎样避开萧扬催眠的?第二,假设老虎没眼花,那么萧扬12点多的时候明明在墓地,为什么偏偏肯定自己在家接了张思同的电话?”

    莫院长慢慢地思考着。

    韦一凡:“你能不能看出这两点之间的联系?”

    莫院长摇了摇头:“我看不出。”

    韦一凡:“催眠当然是悄无声息进行的,普通人根本无法识破,所以我大胆推断黄丽也会催眠,只有在这个前提下她才能识破萧扬的计划,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莫院长:“怎么个合理法?”

    韦一凡:“萧扬死之前说他那晚12点10分接了张思同的电话,听好了,是12点10分,精确到了分!一个有人能证明他当时身在墓地根本不可能接电话的人,却能精确到分的记得张思同打来求救电话的时间和内容,这是为什么?”

    莫院长:“你是说那个电话是她接的,但怕暴露不敢出声,所以通话录音里没声音。可张思同求救的电话毕竟是重要的,她不敢删掉,又怕萧扬第二天醒来会发现昨晚接过张思同的电话感到诧异,于是把电话内容和准确时间用催眠的方式植入到萧扬的潜意识里,让他以为是自己接了电话?”

    韦一凡:“我一开始是这么想的,可惜错了,人错了。”

    莫院长:“什么人错了?”

    韦一凡:“萧扬死后,我在他家里转了个遍,拿走他夫妻两的一张相片给老虎确认有没有认错人,没想到老虎看到相片里的黄丽时居然会非常害怕。”

    莫院长:“怎么回事?”

    韦一凡反问:“你信不信有鬼?”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