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寿華

章节字数:3143  更新时间:18-10-16 09: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金雕玉砌的寝殿,熏香环绕香雾袅袅,身段姣好的女子盛装华服,自赤金雕花的托盘中一样样举起杯盏碗盘中的各色佳肴,满面的向往欣喜,满面的小心翼翼,而罗汉榻上坐得男子则是满面冷凝毫无欣喜可言,只是木然看着身前忙碌的女子。

    女子娇媚的道:“你瞧,这是你从小最喜欢吃得白莲糕,你不想尝一口吗?”

    糕点是好糕点,娇媚也是够娇媚,只可惜身前的男子不为所动:“不想尝。”

    女子咬着唇,只能给自己找台阶下:“不尝也行,我也觉得今天这糕甜了些。”

    男子依旧冷眼:“陛下每天的时间不会都用在研究如何做糕和倒腾衣服首饰上吧?”

    女子伸出手,想要触摸他英俊的脸庞,却被他闪身避开:“王爷,为何你总是如此冷漠?”

    男子不言语,起身撩开纱帐:“陛下莫要忘记,你我只是君臣,您是至高无上的雅帝,我是为您辅佐的臣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道理千年不变。”

    听到他的话雅帝果然不甘心,紧随其后追出纱帐:“可是你明明清楚我对你的感情!在外人和臣子眼中我是雅帝,可我做得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

    没错,这么多年来,雅帝唯一爱得,便是这个小她四岁的男子,沈廷煜。

    第一次见他时她还是先皇帝的长公主,后来先皇帝驾崩,她阴差阳错成了玄沧的女帝,这么多年她为了他曲意承欢执掌朝纲,还不是为了让他得到更高的权力地位,她不惜回避听政逼他摄政,她不惜身居后宫不理朝政,只可惜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她的付出。

    身为镇宁王,沈廷煜的威严自然少不了:“陛下是责备本王冷落你?还是暗示本王该对你负责?”他咬牙饮恨,若不是南家王朝灭他满门,他何至于忍辱陪在她的身边等待时机。

    雅帝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有所指,只能咬牙忍下不甘,准备伺候他穿衣离宫。

    火红色的长袍穿到一半沈廷煜又道:“寿華公主务必要牢记自己的身份。”

    寿華是雅帝的本名,当女帝这么多年她已经快要忘记,猛然间被他一提点她竟然有些发懵,突然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本该空无一人的寝宫内,来人低着头如同未察觉发生过任何事:“陛下,您可与王爷沐浴更衣,奴婢已经备妥。”

    雅帝认清来人后立刻放下心来,她是她的贴身侍女,她对她极为信任,眼前的紫衫女子沈廷煜亦见过几回,不过从未看到她的模样,每一回她都是低着头让他看不真切。

    雅帝将侍女挥退:“朕知道了,你先下去。”

    沈廷煜却出声阻止:“等等。”

    雅帝和侍女俱是一震,不过倒真的阻止了侍女离去的步伐,沈廷煜走至她面前,看着依旧低头的侍女道:“把头抬起来。”不知为何他突然想晓得她到底长甚么模样。

    侍女有些犹豫,不知是该听还是不该听,雅帝虽不知沈廷煜是何意却怕他恼火,立刻催促侍女抬头:“瑶儿,还不快抬起头给王爷瞧瞧。”

    黑色的头颅慢慢抬起,颈子上是一张艳若桃李的面庞,唇红齿白,眼角含媚,黛如远山。

    沈廷煜的眼中掠过一丝惊艳,令他感到惊艳的并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光彩,那一刻他有种见到同伴的感觉,他问她:“你叫瑶儿?”

    瑶姬微笑恭敬有礼:“回王爷,奴婢名叫瑶姬。”

    沈廷煜勾起唇角:“巫山云雨的女神?是谁给你起得这样放肆的名字?”

    瑶姬身子一震,有些无措的看向雅帝,雅帝看向瑶姬又看向沈廷煜:“她只是我的侍女,你何必为难她,再说名字只是个代号,你又何必对一个代号斤斤计较。”

    沈廷煜继续饶有兴味:“要不本王恳请陛下把瑶姬赐给我吧。”

    雅帝虽然一万个不情愿,但还是忍气吞声暗示瑶姬:“瑶儿服侍王爷沐浴,朕过会再去。”

    氤氲的浴池中,沈廷煜站在瑶姬面前:“你真名为何?瑶姬不该是你的名字。”

    瑶姬没料到他的洞察力如此厉害,犹豫着该不该说出口。

    沈廷煜又道:“若是本王没记错,你是两年前在陛下身边的,以你的容貌不该只屈就于一个侍女。”她的行事很低调,从未见她表现过自己,以她的容貌,王孙贵胄只消一眼便多得是人为她痴迷,可是两年来她却宁愿呆在雅帝身边,做一个任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侍女。

    瑶姬的眼中闪过一丝遥思:“当年若不是陛下的怜悯,此刻的奴婢早已是孤魂野鬼,幸得陛下垂怜赐名瑶姬。”

    真名还是没有套出来,但瑶姬所说沈廷煜也略知一二,两年前雅帝寿诞去燃灯寺上香,上山路上遇到个衣衫褴褛昏厥在路中间的女子,同是女子勾起雅帝的怜悯之心,顺道手将她一齐带上山,后来便一直将她留在身边做个贴身的侍女,谁知回程路上遇到刺客伏击,瑶姬不顾一切保护雅帝性命无虞,自己却在右肩上中了一箭,从此得到雅帝的信任。

    沈廷煜盯住她的双眼:“果真如此?可是本王却在你的眼中看到了相似的神采。”

    瑶姬一愣,片刻后苦笑低头:“王爷说差了,王爷是镇宁王,是陛下身边不可缺少的栋梁之柱,而奴婢只是个低贱的蝼蚁,岂会与您有同样的神采。”

    “是吗?可是本王却在你的眼中看到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的眼眸告诉本王你在忍辱负重,这侍女的身份根本不是你想要得。”

    沈廷煜阅人无数,这是他第一次发现有人与自己眼神相同,而此人竟是个柔弱的女子。

    瑶姬无奈:“回王爷,奴婢的确没有私心,只是想着呆在陛下身边便可永远伴在君侧,陛下她已经很不容易了,当年陛下亲自扶起奴婢,那一刻奴婢便只想一辈子陪于君侧。”

    说到动情处瑶姬闭上眼,艳丽的容颜染上了哀愁,沈廷煜清楚,她不愿同他交心。

    “你这副模样若是欺骗他人还可,若想欺骗本王还稍显稚嫩。”他不信她如此蠢笨。

    瑶姬见他如此果然改了路数:“王爷果然心智过人,奴婢的确想要长伴君侧,但奴婢也想与王爷谈一桩买卖,不知王爷可愿一听?”说着将柔软的身子依偎入怀。

    沈廷煜一愣,随即揽住她的腰肢:“好,你说。”

    “奴婢若是没有猜错,王爷要得可不只是这一个地位,虽然如今您已经是万人之上,却依旧是在一人之下,奴婢要得只是锦衣玉食的安稳生活,不知王爷想要得是甚么呢?”

    沈廷煜的眼中掠过一丝阴鸷,低头看着那张充满自信神采的娇艳脸庞:“你不想永远当侍女是吗?你是想要个能长期拥有锦衣玉食的位置是吗?看来这是一桩不错的买卖。”

    这桩买卖的确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个与自己有相同志向的人,她需要他的权势离开侍女的位置,而他需要她的协助,更加接近除掉雅帝的目的,他们同样是对方最好的棋子,这还真是天赐良机的一拍即合。

    沈廷煜一直望向池面,突然听到一阵呼唤,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雅帝已来到他们面前。

    雅帝幽幽看着瑶姬不做声,瑶姬抽身出来福身行礼:“陛下,是不是出了甚么事?”

    雅帝再次幽幽叹气:“瑶儿,你觉得王爷可是个有心之人?觉得他对女子可曾有心?”

    雅帝的问题让瑶姬一惊,不过眼中的震颤稍纵即逝:“奴婢不明白陛下的意有所指。”

    雅帝见瑶姬满眼疑惑叹了口气,虽然有些难以启齿,可眼前的这个婢女她必须要进行点明:“这么多年朕为了他委身朝纲掌控后宫,可是他对朕却永远是冷冷淡淡,今日前来也只是简单说了几句话,朕本以为将你送予他可有所改善,可如今他连对你都是如此的冷淡,所以朕想问你,你觉得王爷他是否是个有心的人?”

    听着雅帝的哀怨瑶姬这才松了口气,放大了胆子道:“王爷对奴婢冷淡这是好事,陛下您想想,王爷对奴婢不曾动心,说明直到如今王爷心中还无人入驻,若是陛下您顺从了王爷的心意让王爷心想事成,那么王爷心里这个位置早晚是您的,虽然王爷现在无心,可是您为他做了那么多事,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雅帝深深打量瑶姬,想从她眼中看出有几分真切:“面对王爷难道你就没有甚么期盼?”

    瑶姬保持着微笑,就算雅帝如此问,她也还是恭顺的低垂着头:“奴婢只是您送予王爷的礼物,为的只是除去对您有威胁的所有人,若是奴婢有所期盼,那也只是希望有朝一日陛下和王爷可以让奴婢出宫,无忧无虑的自由生活。”

    雅帝闻言满意的点头:“这才是身为一个婢女该有的期盼,你放心,事成之日朕必然会赠与千金,可以让你生活无忧的在宫外一辈子。”

    瑶姬再次福身施礼:“多谢陛下!”

    下字未完雅帝已经出刀,下手狠辣十足不留余地,沈廷煜来不及阻拦,瑶姬便已香消。

    雅帝抖着沾血的双手泪如雨下:“你是我的!我不会把你送给任何人!任何人都不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