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极夜

章节字数:3877  更新时间:18-10-16 09: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翠儿望了望门外,眼睛又转向南歌不安的道:“小王爷,刚刚那人便是镇宁王跟前的大红人白昙,您刚刚的话说得真的太过分了,白昙看起来有些生气了。”

    南歌的失忆症基本已经恢复正常:“那又如何?是他先冲撞我的,我还没有跟他生气呢。再说我是王爷他是奴才,你见过敢于对主子不敬的奴才吗?你见过敢于顶撞主子的奴才吗?所以说该害怕的人是他,该生气的人才是我。”

    翠儿怕他惹火烧身面露虑色:“万一白昙回去对王爷说了甚么,那可怎么样才好?”

    南歌见翠儿面露虑色,晓得自己又办砸了一件事,只好掩饰道:“若是沈廷煜找上门来我便说我掉进了塘子里,好象脑袋瓜子里进了不少水,如此便把好些重要的事都给忘记了。”

      翠儿呆呆看了南歌半晌又道:“我看小王爷是真的把好些重要的事都给忘记了,镇宁王可是玄沧如今的摄政王,执掌着整个玄沧军政财谍的各项大权,若他想要处置您,怕是雅帝出面也拦不住。”

    南歌晓得自己肉在砧上不得不挨刀,只好装出无聊的样子,掉过头去打量房里的奢华。

    沈廷煜素来喜爱着红衣,一身优质布料的红衣是他出门见人的必备标配,包括沈家被他的死鬼老爹连根拔起的当夜,沈廷煜亦是坚持穿戴齐整才出门见人,红衣胜血,银甲亮眼,瀑布白发,墨剑如昼,怎么亮眼怎么来,马屁王爷摄政英明,不如马屁王爷长相英俊无匹。

    而且沈廷煜明显属于后发制人型的性子,虽然架空了他唯一存留于世的王姊,也腹黑阴狠的篡了他死鬼老爹的王位,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凭借一己之力扛住他家一整个王朝权利的杂七杂八,也算是个有担当能倚望的大丈夫。

    之前也是听来的八卦,说沈廷煜支撑他家王朝的那把墨剑名叫昼焰。

    其剑无形皆由心生,杀过他诸多的王兄王姊,也杀过无数企图撼动他至高权威的反贼,所谓名将刀下必有冤魂,南歌猜大抵便是这么个意思,因此如翠儿所言,他的确不敢惹他。

      不多时晚餐送上来,山珍海味秀色精致,南歌一个人吃没胃口,索性叫翠儿一齐坐下来吃:“你来陪我说说话,再给我讲讲玄沧的传说。”说完拍拍身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慢慢讲。

    翠儿不敢同南歌平起平坐,于是眨着眼睛规规矩矩行礼道:“小王爷吃着奴婢陪着,您若想听传说奴婢站着也能讲明白。”

      南歌眼珠子一转道:“就讲讲那个四神考验王者的故事吧。”

    翠儿入府两年,素来只负责倒水递衣收拾房间,从没机会同身份尊贵的南歌如此贴近,但她到底是个没有阅历的小姑娘,一来二去熟识话也渐渐多起来:“好,那我就讲讲。”

    依据玄沧国的民间传说,天上的四神每隔十年,就会选择附身在玄沧国民的身上,用牺牲,背叛,正义,邪恶,爱情,亲情,友情,黑暗,悲伤,来对玄沧国进行重重考验,只有最正义最诚挚的灵魂才会被四神认可是帝王,也只有四神认可的帝王才可以保佑国泰民安。

    玄沧国还有另一个传说,据说木華之洲上共有两个玄沧国,一个是他们现今生活的,实际上存在的光明世界,还有一个是四神藉由能量水晶之力,另外创造出的暗之玄沧,两个玄沧互相对立又互相交融,同样由能量水晶所支配,光和暗的世界是同时存在的平行空间,如果光消失那么暗也将随之消失,反之暗消失那么光也就不复存在,换句话说,玄沧如果要长久存在,就必须设法调和光与暗的互相交融。

    翠儿说起传说神色是敬畏中又带着几分少女的憧憬,而玄沧的历史南歌之前也学习过。

    据说在一个剑与魔法横行的远古时代,有一块名叫木華之洲的大陆,在这块古老的大陆上共有六个国家,远古神祗将一块同时蕴藏着火,土,水,风四种神力的能量水晶拆分成四块,分别封印安置在其中四个国家,以防人类因为贪婪而想把足以创世的神力据为己有。

    后来暗之妖魔肆虐,封印安置水晶的四个国家先后被屠戮,人类几乎惨遭殆尽,妖魔终于如愿以偿夺走了能量水晶,失去国家的人民流离失所无处生存,这时有一位年轻人痛心于民众的疾苦,于是选择英勇的拿起武器,踏上了讨伐妖魔的漫漫征途,年轻人的伟大义举感动了守护水晶的四神,在四神的帮助下年轻人成功驱走了众妖魔,为经受疾苦的万民争回了久违的和平安定,四神为嘉奖他的英勇,于是重新封印能量水晶并交到他的手中,并帮助年轻人重新建立起属于他的国度,国度定名玄沧,青年成为玄沧国的初代帝王。

    为感谢四神的鼎力相助,年轻的帝王在经过四神的首肯后,将玄沧国划分为八座城池,一明一暗两两结对,围绕在王城的外围,时刻不松懈的守护着封印在王宫里的能量水晶,而每座城池都由当地一个豪族担任少保进行统领,每个豪族都有自己的家族,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族徽,玄沧国的国都定于驿王城,帝王坐镇王城管治全国。

    晚餐后翠儿催南歌沐浴休息,南歌于是站起身伸个懒腰,很知趣的去享受温泉洗浴。

    南歌不是个爱跟自己较劲的人,素来秉持的原则便是悠闲自在的过日子,寝宫转过去一道廻廊便是直通温泉的浴池,水汽蒸腾的浴池仿佛一座微型仙境,四周除了青砖石墙便是各色帷幔,高高的一叠衣服摆在浴池旁边的白玉石桌上,南歌将身上繁复的衣服一件件解下,还没等脱完身后有人发声,声音低沉甚是悦耳:“南公子不会是在等我吧?”

    南歌吃了一惊,连忙手忙脚乱把脚边的衣服往头上套,不料脚下一滑整个人栽进浴池底,一时间水花飞溅乱七八糟,南歌一通奋战狼狈不堪,好半晌才从齐胸的热水中站起身:“散个步也被人推进塘子里,洗个澡也有人来偷窥,我今天到底是招了谁惹了谁!”

    来人有一头冗长柔顺的银白色及腰长发,无头饰,不绾发,瞳色墨黑脸蛋英俊,桀骜不驯中透出一股小小的邪恶,此刻邪恶的主人正居高临下逼视水中的南歌,眸光锐利光芒犀利:“听说南公子今日被大婚冲昏了头,兴致勃勃下走迷了路掉进塘子里,后来开始装失忆闹神智不清,连白昙那小子也敢骂,本王猜南公子或许是患了失心疯,所以来瞧瞧南公子怎样了。”

    整个玄沧还敢不遵王家之礼的,自然非沈廷煜莫属。

    沈廷煜微微扬起戏谑的眉,居然显得格外帅气:“看来南公子经过一场大病彻底清醒了,不再坐享其成的装疯卖傻,不再动辄装失忆晕倒给大家瞧笑话。”

    穿到一半的衣服在浴池里随水流飘荡,南歌脚下一滑再次栽进浴池底,下一秒沈廷煜矫健的跳下浴池,一把提起南歌还算整齐的衣领,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动若脱兔矫若猎豹,他的火红色的窄袖长衫像一把熊熊燃着的火,眼睁睁烧到了南歌的眼前。

    沈廷煜眼中的鄙夷让南歌感到窒息,揶揄的语气流露出明显的鄙夷:“南公子要寻死?”

    南歌下意识去掰他手指却纹丝不动,沈廷煜长而有力的手指捏住他的衣领:“本王可从没说过你可以自由的,任意的去寻死,你若想死也成,要么参加秋日大典,要么等着下牢狱。”

    衣领阻隔了呼吸,气管被勒住南歌深深蹙眉,他的努力只是徒劳,就像沈廷煜一直将他软禁在南王府,他倾尽全力铸造出的钢铁威严他根本无法撼动,窒息的痛苦延续到最后变成了近似于麻木的无力感,南歌闭上眼睛感觉血液倒流而回的禁锢感。

      最后一刻沈廷煜松开了手,面无表情看南歌摇摇欲坠,因为迷蒙的失魂状态落入水中,因为求生的本能又摸索着爬上池沿,浑身透湿狼狈不堪,衬托着这位南歌小王爷大姑娘一般的脸蛋,真真是凄惨到了家,真真是迷茫到了家。

    南歌素来性子柔弱毫无远见,内向,纠结,甚至有些娘娘腔,沈廷煜不是没想过要杀死他以绝雅帝的念想,然后自己当权把玄沧治理的妥妥帖帖,就在今天早上,他还暗示白昙事情务必处理的要漂亮,南家的子嗣的确有辱国誉,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辅佐一团又一团烂泥。

    辅佐他最讨厌的,无能又娘娘腔的一团团烂泥,简直是浪费自己天赋的优秀才能。

    沈廷煜冷漠打量眼皮下毫无防备的南歌:“你要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就好好站起来!不要在我面前装模做样,本王对你素来便没甚么慈悲心肠。”

    只一瞬,南歌的脸上换了不下十种颜色,最终雪白的牙齿锋芒毕露,下死力咬住沈廷煜挡在他身前的一只胳膊,牙齿不断用力很快有血珠渗出,沈廷煜迅速抬手,手掌携着扬起的水珠,温热而略带潮湿的热度,毫不犹豫在南歌后颈处狠狠一劈,南歌遭袭反射性松口,沈廷煜退步抽身,只一秒对抗和反攻便结束。

    下一秒沈廷煜将他拎出温暖的浴池,几乎是用甩得把他甩在青石地板上:“你想死!”

      南歌挣扎着从地板上坐起,找准沈廷煜的位置再度扑上去,一双温柔宁静的金色眸子已经燃起怒火:“你只是我姐姐的臣子!凭甚么凡事都要归你说了算!”

    沈廷煜恨得磨牙提起他额前散发:“你竟然敢咬我!你姐姐都不敢如此待我!”

    南歌被他激得火大,在他手底一拳挥出:“沈廷煜!你就是个混蛋!”

    南歌这一拳出得迅雷不及掩耳,沈廷煜来不及躲避,英俊的脸上登时多了块淤青。

    谁也没有预想到事态的发展,沈廷煜不可思议打量着南歌:“刚刚咬我的账还没有跟你算清楚,如今又多加一笔打我的账,南公子既然这样有能耐,既然有这样好的身手,不如就去参加秋日大典吧。”

    南歌的瞳孔骤然缩紧:“我不去参加秋日大典,我死都不会去参加秋日大典。”

    沈廷煜懒洋洋的摊手笑起来,笑容悠然自得:“秋日大典上必定有你崭露头角的机会,南公子可不要浪费如此好的露脸机会。”言辞间仿佛隐藏了无数心怀叵测的机关。

    南歌愕然再次攥紧拳头:“沈廷煜!你就这么盼着我快点死了你好继续安心摄政?你就这么盼着把我送上大典亲自见证我的死亡?你不是无情不是冷情,你是没人性!我会去面见姐姐要她送你进大牢!”

    他的拳头再次挥出之前,沈廷煜已经压住他的手腕抬上头顶,冷笑的气息喷在南歌耳边:“你也不需鸭子死了嘴还硬到底!这是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王的世界,只有你变得足够强大,你的对手才会同你讲道理谈条件,只有你变得足够强大,未来的生活才有继续走下去的可能性,没有是非对错没有不应该,所有生存的法则都是既定好的规章制度!等你历练的足够有能力再说送我进大牢的话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