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空然

章节字数:2647  更新时间:18-10-16 0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轮投票时死得是长颜,那时暗杀者还没有行动,所以长颜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第二轮投票时死得是癸贾,癸贾是暗杀者指定人选,所以根本不需要进行倒计时。

    如今是第三轮,倒计时只有八分钟,所有祭祀品有八分钟的时间各自发言,然后再进行新一轮的投票指认谁才是暗杀者,若这一轮结束被投出的仍是无辜的平民,便意味着比赛仍然没有结束,意味着不流血的死亡仍然没有结束。

    时间开始流逝,花灯的荧光色在不停变幻,每个祭祀品的表情都在投射幕上放大呈现。

    山寺合十低头道:“阿弥陀佛,癸贾施主早登彼岸也不失为美事一桩。”

    高崖对他嗤之以鼻:“美事一桩?在你眼里一条人命就只值一句阿弥陀佛?在你眼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天意所为?都不需要每个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负责?”

    云何出声制止:“我认为我们应该把事情说清楚,我们应该团队协作,而不是每个人都藏着掖着自说自话,再说大家对此都有甚么看法吗?”

    昭未道:“我可以告诉大家谁是暗杀者,真正的暗杀者是山寺大师。”

    高崖诧异:“就算小姑娘你已经知道是谁,也没必要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吧?”

    昭未又道:“我同情这里每一个人,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活下来,但是大家不要忘记,如果两个暗杀者都被找出来,那么所有的平民便都可以活下来,也可以均分所有的奖金但这不包括我,我只想找出暗杀者并杀掉他。”

    素媚道:“你小小年纪说话便狂得要死,如果你是我这一组的我一定要杀杀你的威风。”

    伽罗带笑帮昭未的腔:“幸亏我们不是你这一组的,对吗昭未?”

    昭未冲她露出个甜美的微笑,云何又道:“那么在座各位有谁相信昭未说得话?”

    山寺郑重点头:“我相信昭未,因为我就是暗杀者,多谢她替我说了出来,现在我已经没办法替我的同伙掩藏身份了。”

    云何又道:“果真如此那比赛岂不是很简单就结束了?昭未可以跟大家一齐平分奖金?”

    山寺郑重摇头:“不会的,昭未不会跟大家平分奖金,因为她是除我之外另一个暗杀者。”

    昭未平静:“既然没人相信我的话,那我便甚么都不会再说了。”

    这下云何更加诧异:“这根本就说不通,如果昭未真的是暗杀者,她为何要出卖同伙?”

    高崖耸肩:“或许她不想跟同伙平分奖金,也就不想再替对方进行掩藏。”

    几秒钟的冷场,然后云何道:“有谁愿意把票投给山寺大师?有谁愿意把票投给昭未?”

    当一个问题不能得以妥善解释时,宿命论总是拉帮结派最有利的武器,最终经过大家手环的投票,山寺的头像以六票的高票数投上投射幕,昭未当然将宝贵的一票投给了他。

    沈廷煜道:“选择已经做出,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平民们是否做出了正确选择。”

    山寺的脸垮下来,无奈的苦笑爬上他的面庞:“大家都选错了,但这有一个好处,我终于可以抛弃这个背道而驰的世界,去到佛祖怀里好好安眠了。”说着抬起他的右手腕,花灯自他的皮肉中钻出,投射幕上投出山寺的身份,他是一个无辜的平民。

    除了昭未面无表情,其他人都露出震惊的表情,不敢相信自己被昭未的预知能力欺骗。

    投射幕上投出一片熊熊的火焰,火焰正在贪婪的吞噬着一个小村落,虽然是在烈日当空的正午,但焦炭似的树木和惨不忍睹的哀号,还是令人有身处幽冥鬼域中的恐惧之感。

    村中到处都是男人们残缺不全的尸体,和女人们满身布满抓痕青淤的累累伤口,失去家园的小孩子站在废墟堆上大声哭泣,火焰吞噬他们的身躯发出阵阵恶臭,获得讯息前来救火的人群是在远方望见冲天火焰时才发觉不对,就算他们急忙赶来想搭把手也于事无补,唯有看着一个个葬身在烈火之中的的乡亲们,静静流下无声的眼泪。

    十几个满脸血污的倖存者,对着头罩红巾身着僧袍的长鬚男子哭泣着诉说着:“大师!我们村子里的人交不上税官兵就来村里抢粮,那可是我们活命的口粮啊,我们拚死护着官府就说我们谋反纵兵大开杀戒,全村三百多乡亲,就剩下我们几个了……”

    被称为大师的男子正是山寺,他对他们的哭诉声仿若未闻,只是望着面前仍未熄灭的焰火痛声道:“我还是来晚了,这逼死人的苛税,这无义的朝廷,这昏庸的皇帝,还要死多少人才肯罢休?难不成是要逼我们逆天造反吗!”说完仰天长叹涕泪纵横。

    这一年走过了诸多风风雨雨,这个古老的国度终于在内忧外患中渐渐走向末路,此间在位的皇帝既没有开国武帝的英明神武,也缺乏中兴文帝的贤能政才,但却心高气傲连连出兵,五年前的一次远征已经耗尽了国库的积蓄,如今新一年的远征又如陷入泥潭一般,迟迟难以取得显著的进展,为了维持这场远征,税收已经预征到百姓的孙辈上,加上连续三年的旱灾,民间早已是怨声载道,一场足可以焚毁这个看似强大的国度的烈火已经在酝酿之中了。

    山寺原是一名低级官员,在感叹朝廷日趋腐败下拜入佛门避世修行,几年前他师傅谓其尘缘未了且有济世救民之才于是让他下山,离开佛门后山寺一边行医救人一边创立天道,山寺将清静无为心存天地的教义,又结合自己的理想勾勒出人间乐土的蓝图,短短几年时间便发展成一个百姓们做为精神依托的大教。

    山寺身后一个壮汉道:“大师!朝廷实在是不想让我们活了,这些善良的百姓仅因无力交税便遭屠村,这样的皇帝你还指望他可以改善天下人民的生活吗?咱们若再不起事,又如何保护这些爱戴你的百姓?”此人身高体壮,一看便是个善于搏击厮杀的高手。

    “哎。。。。。。可是。。。。。。”

    “大护法说得没错!义父是时候了,现下朝纲如此败坏,当朝天子不知人间疾苦,想要建立真正的人间乐土,只有用我们自己的手来推翻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朝廷!”山寺身后的信徒忽然两边分开,一位女子翩翩而来,一头乌黑漆亮的长发垂撒下来,一身布衫裙却以两条松紧带将裙角系在脚踝,娇艳的脸庞和那位被称为大护法的人一柔一刚相较有天壤之别。

    “倪裳连你也。。。。。。你们这不是要我做千古罪人吗?你们难道不知师尊对我的告诫?”

    “义父!那种不知人间疾苦终日隐于山林的人怎知现下的状况?义父!你还记得你当日在各地传道时的理念吗?你还记大家都是为了甚么才追随你的吗?你的理想不就是让人民都过上丰衣足食不需征战的日子吗?你当日的理想呢?你看看这些四散的尸块,再看看现在这样懦弱的你,你对得起这些跟随你的乡亲吗!”

    那女子神情激动,已然顾不得眼前这人是不是自己的义父,直接用一种近乎斥责的语气。

    言罢她再次环顾四周,最后将眼光放在了自己义父的身上,仿佛要他当下便做出决定。

    山寺沉默不语,在场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他身上,气氛凝重异常,沉寂持续了许久,终于他像是做出了极痛苦的抉择,目光中露出了痛苦而坚定的眼神缓缓道:“好!既然天子不爱护天下子民,视天下子民如刍狗,那就让我带着你们推翻这个令天也憎恨的朝廷吧!”

    这一刻突然天色大变,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道惊雷劈上山寺身体轰得一声炸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