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昭未

章节字数:2783  更新时间:18-10-16 0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竞技场上只剩五位参赛者,其中两位是暗杀者,换句话说再死一位平民暗杀者便赢定了。

    云何率先倒戈:“各位,我已经不能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分析了,就我所知道的唯一的平民就是我自己,大家为甚么不能真的团结起来,通过互相表明身份来取得对方的信任。”

    伽罗也赞同他的提议:“我认为在座每一位都是这样想得。”

    昭未双手紧紧合十:“我觉得我们应该投给央碧,迄今为止央碧一直都不发言。”

    央碧追问昭未:“你不是有预知能力吗?难道是你的预知能力告诉你我是暗杀者的吗?”

    昭未坚定摇头:“我没有说是预知能力告诉我,我只是说我们应该把票投给你。”顿了一顿又道“我还有话要单独提醒小王爷,你们也可以选择堵起耳朵不听。”

    南歌抬头正视昭未:“好的我在听,你有话请直说。”

    在今年的秋日大典之前南歌从未见过她,一连几天的生死搏命也使他无暇他顾,如今正视她可以算是有历以来头一回,因此不免多打量她几眼,她有一头银白色的及肩长发,两鬓长发在耳边各留了一缕,编成麻花辫逐渐汇入脑后的圆发髻,纯白色印花纱质的巫女服,领口袖口处皆有红色丝绒编织线绳打结缠绕,纯白色印花纱质的阔腿裤,纯白色千层底棉麻布鞋,看起来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柔弱又听话。

    这时昭未对他眨了一下眼睛:“不要害怕那些与你熟悉的人事物,要留意提防那些还未明了的人事物,等时机来临的时候一定要果断跳下去,不要犹豫不要拖泥带水,当你看到正三角形的时候出口就不远了,那里会是你的出路。”

    南歌望着她的眼睛道:“我在想你要不要将你的推断分析留给自己?”

    她的眼睛很奇异,右红瞳左盲目,在玄沧的传说中是不详魔女的转世。

    央碧又道:“可是我认为这比赛根本就不科学,暗杀游戏只能玩在熟人之间,因为你了解对方的性格,所以才能推断谁在撒谎谁是好人,但是我们大家都是陌生人,陌生人之间怎么可能看穿别人的谎言呢?如果说我真的是暗杀者,那么过了这么多轮我依然健在,这只能说明我的演技高明,并不能说明大家谁的智商高谁的智商低不是吗?”

    云何也犹豫了:“况且昭未给出的意见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废话。”

    央碧又道:“对的,昭未从比赛开始便从未给过我们正确信息。”

    伽罗撇嘴:“那么在死掉五位平民之后,现在云何又同央碧站到了同一阵地?这么明显的拉帮结派大家就没人表示怀疑?”

    沈廷煜听够了废话居高催促:“请各位不要扯得跑了题,今晚暗杀者将继续行动。”

    由于平民们屡次失利,因此第五夜暗杀者将继续行动,继续行动杀死仅存的平民。

    第六天早上暗杀者果然选定了新的人选,昭未,昭未被选中了。

    沈廷煜公布结果时面色晦暗:“那么有请昭未姑娘来亮明自己的身份。”

    昭未是个暗杀者,在经过五天五夜的暗杀之后,她的同伙把她抛弃了。

    央碧看起来如释重负:“你别告诉我你被自己的同伙出卖了。”

    昭未斩钉截铁摇头:“不,我的同伙并没抛弃我,昨夜是我选定了自己。”

    央碧震惊的睁大眼睛:“暗杀者可以投票给自己吗?比赛规则允许这样吗?”

    南歌道:“没有说不可以便是也可以如此,对吗?我们重视规则的王爷?”

    沈廷煜道:“南公子说得完全正确,虽然这跟本王最初的想象有很大的区别。”

    昭未也被送上了球体,离地之前她笑着冲大家挥手:“经过这么多天我已经厌倦杀人了,而且杀人的感觉真的不好,况且大家都是无辜的平民,应该过上平等自由的生活。”座椅与球体连接之前她又道“哥哥我做到了,你看到了吗?”

    这里没人认识昭未,自然也没人认识昭未的哥哥,她的幼小纯洁的面容定格在投射幕上。

    温度骤降的清晨,凛冽的寒风吹过水流动的河面,几近零度的寒冷天气让河水益发冰冷,这是典型的北方气候,寒冷,动人,没得商量,天色蒙蒙亮,一个瘦瘦小小绑着麻花辫,看来不超过九岁的小女孩,只穿着单薄的衣服,提着两大木桶的衣物往河边走去。

    她面容清丽,纤细的脸蛋上有双波光流转的漆黑眼瞳,漾起水亮的光彩,如果细看会发现女孩也有长大倾城的好底子,不过现下看来的确不大可人,细小的手腕几乎受不住大木桶的重量,每提木桶走一小段路,便得休息一会才能再继续朝河边前进,待走到河边她已累得喘气不止,虽然疲累,但女孩只敢休息一会,随即俐落的挽起袖子,伸手侵入冰冷的河水中。

    刺骨的寒冷像千万支针扎刺她的小手,她忍不住轻呼一声:“好冷!”

    冬天将近河水只会愈来愈冷,忍住刺骨的寒冷和饥饿的肚子,女孩开始快速清洗桶中的衣物,待她将两大桶衣物洗完时太阳也高高升起,这时的气温已不像清晨那般寒冷难受,但洗好的两大桶湿衣服还是比来时重许多。

    看着太阳升起的高度她加紧脚步,赶快将两桶洗净的衣物提回去。

    提着洗好的衣物走在回家的路上,她那长着薄茧的小手已让木桶提把给磨破,可她丝毫不敢耽误回家的时间,只有忍耐着伤口传来阵阵的疼痛,继续提着她几乎承受不住重量的木桶步履蹒跚的往前行。

    待她走到门口一个不稳跌倒在地,撞翻放衣物的木桶,女孩登时吓得瞠大眼睛,适才洗好的衣服全都让她弄到地上,她着急的想将这些衣服收拾好,浑然没注意到已站在一旁的母亲,母亲粗鲁的将跌倒在地的女孩拉起来,凶恶的破口骂道:“看看你又做了甚么事!”

    女孩吃痛惊呼,细瘦的手臂被母亲用力擒着,她只能含着眼泪直摇头。

    “叫你去洗个衣服就不高兴,还故意将洗好的衣服弄脏,你是不是要将我气死!”

    母亲凶恶的控诉让女孩惨白了小脸,满腹的委屈心酸全都一涌而上:“我不是故意的!”

    她母亲火上浇油:“好呀!我才骂你两句,你就敢顶嘴。”说着挽起袖子,拿起一旁的竹扫帚,不分青红皂白往女孩身上打去。

    无情的鞭打一一落下,女孩痛得蜷曲在地上,倔强的她并不哭求母亲原谅。

    母亲将蜷曲在地的女孩拉起,将赢弱的她拖到门外:“除非你认错,不然别想进家门!”

    女孩仍倔强的不肯开口,母亲气得不再看她一眼,硬是将家门关上。

    身上的疼痛让女孩泪流不止,颗颗晶莹的珠泪垂落也流不完她的伤心,她失魂落魄走到附近的林子里,坐在一棵大树下哭泣,虽然外面天气寒冷,但她还是不想道歉,不知坐了多久,原本放晴的天气变得乌云满布,她知道要下雪了。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降下,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屋外,枯萎的枝叶档不住纷纷落下的雪花,坐在树下的她一动也不动,让冰冷的雪花落在身上,曾经她也感觉过母亲的温暖,但那已是遥远的往事,在她哥哥还没念书长大的时候,她的记忆中似乎有双温暖的手,总是轻柔的抚摸她照顾她,她很怀念那双温暖的手,真的很怀念。

    晶莹的泪珠再次掉落,她仍旧维持蜷曲身子坐在树下的姿态。

    片片飘落的雪花纷飞,她只感觉这世界有说不出的冷,好冷。

    就在她的意识即将抽离身体时,一个高大的身躯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男子穿着件火红色的丝质长衫,如飞雪般纷飞的银发长长垂在身后,她睁眼,发现他正瞬也不瞬盯着她瞧,表情如同寒冰般冷酷,可人却是长得天上地下无与伦比的好看:“哥哥,你来了。”

    红衣男子冷冷盯视着女孩,微微启唇淡淡的问:“要不要跟我回家?”

    女孩冷得说不出话,思绪一顿后轻轻点头,他晓得她答应了,高大的他弯下身抱起让风雪冻僵的瘦小女孩:“走,咱们回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