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铧葑

章节字数:3111  更新时间:18-10-17 08: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何死后南歌和央碧终于成功晋级,晋级到最终决赛,一场真正的生死较量。

    昭未死后南歌其实不占主动,多亏平民们之间互相不信任,不然他真没胜算。

    早死的长颜是死在话多上,后来死得癸贾和素媚是死在树敌太多上,而昭未和云何则是死在将万众瞩目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所以说参加这种比赛只需明白一个道理,便是祸从口出,想要活下来便要明哲保身,保持安静便不会有麻烦,这道理南歌算是学得通透。

    但如今非昔比,平民只剩央碧,外加他有昭未之前的提示,他有信心活下来。

    而他如今要做得便是对沈廷煜展示出他的价值,他有价值他也可以选择帮他。

    第八天深夜,沈廷煜宣布了第九天凌晨的规则:“按原定比赛规则,当场上只剩一位平民和一位暗杀者,判定暗杀者获胜平民释放,但之前平民们一直选择错误,以示惩罚暗杀者和平民还要被送入梦境,这一轮看谁能挺住恐惧点坚持到最后,最终醒来的人才是获胜者。”

    最后一轮的比赛时间定在子时,沈廷煜大发善心,给了他俩一分钟的时间进行对话。

    央碧先说:“我没想到你就是另一个暗杀者。”

    南歌直视她点头:“我的确是另一个暗杀者。”

    “可我不认为任何人有权利决定别人是否去死,也不认为我可以狠下心来决定别人是否去死,毕竟大家都危在旦夕,如果暗杀者是我我不会做出选择,我不想决定别人的生死。”

    “可是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总要有人做出选择的。”

    央碧的情绪已经有些激动:“如果你是我,你会愿意被动等着被人杀掉吗?如果你不是暗杀者,又会怎样来评价暗杀者的所作所为?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知道该怎样做。”

    央碧发言完毕时间刚刚好,一分钟的时间其实真的很短。

    央碧座椅上方的红灯亮起,南歌座椅上方的红灯也跟着亮起,两人一先一后腾空而起。

    座椅升到半空中时,南歌对斜对面的央碧道:“如果我不是暗杀者就会少了很多优先权。”

    座椅连接到球体内部时座椅温度突然升高,南歌畏热在座椅里挣扎了一下,结果引得束缚他前胸双手的蛊虫束缚得更加激烈,眼前的景象开始产生变化,从暗黑的竞技场和星星火焰缭绕的球体内部,再来是风起云涌的无边黑云,座椅再度上升,迎面而来的氧气也变得更加稀薄,南歌深吸两口带水雾的氧气,突然脑袋一窒昏了过去,再睁眼时空间又变了。

    这是一个处于高空的全透明环境,全开放全透明,头顶和四周乌云密布。

    当中竖了根极粗的雕花铜柱,全紫铜阳雕花高万丈,铜柱顶端架了座细窄的光滑铜桥,铜桥细窄只容一人通过,两边是绝对的悬空,既无护栏也无扶手,这是南歌和央碧都恐惧的高度,眨眼间身边的乌云中钻出了一道道火红色的闪电,闪电自高处劈下来,劈在铜桥两端。

    此时,南歌站在铜桥的右端,央碧站在铜桥的左端,极度的恐惧令她蹲下身。

    南歌对她伸出一只手:“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你要听我的,不要害怕不要向下看,一定要大踏步的向我走过来,咱们一齐从这里走出去。”

    央碧摇头:“不行!我做不到!我很害怕,我站不起来。”

    南歌又道:“你行的,相信我说得,不要向下看走过来。”

    央碧还是蹲在原处摇头,南歌忍着头皮发麻的恐惧,尽量迈开发抖的双腿向她走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第五步时脚下的铜桥出现了裂缝,不是踏裂的缝隙是炸裂的缝隙,于是央碧开始大声哭泣:“不要!你别过来!你若再往前走咱俩都会死的!”

    南歌长吁一口气,又往前小心翼翼走了五步,每走一步脚下铜桥上的裂缝都会增多,走到第三步时裂缝几乎已经延伸过中间支撑的雕花铜柱,第五步时裂缝已经到达央碧的脚底,裂缝在他落脚的一瞬间密布成一张蜘蛛网,央碧因为惊吓而站起身,南歌感到自己浑身的毫毛都立了起来,他摊手告饶:“好吧,我承认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只有从这里跳下去才能够获救,否则等到铜柱被我踩断,可能咱俩便只有等着被摔死,你相信我说得话吗?”

    央碧赶忙摇头试图撇清与南歌的关系:“我一点都不相信你!而且我也不可能跳下去!”

    南歌脚边的裂缝已经开始成倍増长,他微微屈膝轻声安慰她:“你必须相信我,因为你如今也没别人可以相信。首先要放松膝盖,其次等我数到三咱们就一齐跳,一,二。。。。。。”

    数到二时南歌撒开腿奋力向前冲,脚下的裂缝已经全数炸开,噼里啪啦的紫铜碎片向四周弹开,他快速跑过面前的每一寸铜桥,在铜桥彻底炸裂之前拉着央碧的手,一齐从铜桥的另一端跳下去,跳下去的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铜桥之下是一片龟裂焦渴的大地。

    黑色的砂质石粒,黑色的矿石矮山,山体之间有个三角形的裂口,裂口不大。

    南歌翻身爬起,左脸颊上已经挂了血,他擦去血迹手撑地询问央碧情况:“你还好吗?”

    央碧的模样看起来比他要乐观不少,但仍对他爱搭不理:“还好,但我不知道刚刚发生了甚么,也不知道现在到底在哪里。”说着坐起身慢慢站起来。

    南歌懒得同她起争执于是建议:“我认为我们应该先穿过面前山体之间的三角形裂口。”

    看着裂口的形状央碧突然来了兴趣:“昭未之前对你提过的,是不是就是这个三角形?”

    南歌沉吟了一声:“应该就是这个了。”

    央碧又道:“看来她真的有预知能力是吗?不然她怎么会知道?”

    南歌又唔了一声:“而且对于跳得时间,她说得也都是正确的。”

    那裂口瞧着近实则远,两人走了很久却仍然是望山跑死马,后来央碧不干了:“要不咱们先歇一会吧,我真的走不动了,就算是渴死我也不想再走了。”

    南歌无可奈何的摇头:“你回头看看,看看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

    央碧仍然不依不饶:“反正我不走了,就算是渴死我也不想再走了,不如你去前面帮我找水,找到了就回来喊我,那时等我休息够了,或许就愿意跟你走了。”

    南歌不是个伺候人的性子,但也不是个不能容人的性子,于是他点头:“那我先走了。”

    两人分道扬镳,这本来就是故事的结局,不过是提早一步到来罢了。

    他一个人继续孤身前行,跨过黑色的砂质石粒,爬过黑色的矿石矮山,终于来到三角形裂口下的一线天石缝,石缝逼仄他侧身而过,穿过后有一方小天地,他扶崖前行仰头沐浴正午的强烈日光,然后在下一个转角他无意识仰头,头顶倾斜而下的居然是一只火蜥蜴的头。

    他哽了一下大惊失色拔脚便跑,火蜥蜴穷追不舍四下围堵,他跑它追它追他跑,终于他被十几只火蜥蜴堵进一条通而不畅的矿道,矿道那头等待他的,是一只长着五个脑袋七条尾巴,周身都会喷火的火蜥蜴,南歌自小便害怕爬行纲的动物尤其是蛇和蜥蜴,如今来个超大个的蜥蜴摆在他面前,很显然沈廷煜是没少操深扒他的心,他对他的特殊兴趣肃然起敬。

    火蜥蜴向他攻击,他在突出的矿石之间逡巡躲避,直到火蜥蜴将他包裹进漫天的扬尘里。

    恍然间已是来到三角形裂口的身前,西南向的正午阳光已然开始倾斜,倾斜的阳光射进火蜥蜴的一只眼睛里,下一秒火蜥蜴的一个脑袋便被烈日灼烧出一个大洞,他突然开窍,原来无坚不摧的火蜥蜴害怕阳光,趁着火蜥蜴嚎叫着躲避阳光,他开始四处搜寻镜子。

    说来奇怪,在他身前三步处竟然真的有块三角形的小镜子,只不过是在火蜥蜴一只脚爪的旁边,南歌如今已经茅塞顿开,弯腰拾起脚边一块较大的黑色矿石,找准目标一记飞石扔在火蜥蜴其中一个脑袋上,火蜥蜴吃疼发狂开始到处晃着脑袋乱撞,矿石矮山上开始有碎石滑落,南歌在他身下跌跌撞撞的连滚带爬,一边躲避落石的袭击,一边躲避被火蜥蜴的脚爪踩死,好不容易险险躲过它最后一只脚爪,这才抄住含有镜子的一把砂。

    他撤身重回裂口下缘,单手执起镜子把阳光引下来,明亮的阳光映射进发脏模糊的镜子里,然后反射出银白色的明亮光芒,只一瞬便打在火蜥蜴的几个脑袋上,在阳光的照射下它的身体燃烧起来,没过多久便成了一小捧焦土,又是一阵狂风吹来卷起地上的焦土,忽的一下扬起到半空中,铺散的漫天漫地一片薄黑,鼻尖的一滴汗滑进南歌的嘴巴,是冷的,无味。

    南歌的手指抖起来,终于松了一口气抬头望天:“王爷,我赢了,你可以来接我回去了!”

    身边再次围起风起云涌的无边黑云,黑云中多了丝烈焰燃烧的炙热,南歌紧紧闭起眼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