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龙鳞

章节字数:3073  更新时间:18-10-17 08: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房间的空气中有股极淡的罂粟香,南歌试着把右手伸到被单外面。

    温暖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巨大的床榻,没有门也看不到明显的窗户,只有天花板上发出柔和的暖光,他的右臂上插着几根管子,一直延伸到身后的墙上,他试着坐起身,可腰上打着条极宽的带子,他扭动身体想要钻出来,这时床榻前的墙壁向两边敞开,顶着一头红色假发的伊蓝端着个饰金边的托盘走进来,看到他的徒劳微笑着摇头,按了一下床榻边的按钮。

    床榻徐徐上升,她将手中托盘放到他的大腿上,将他的枕头堆高到坐起的位置。

    伊蓝为他弄枕头的当儿他问她:“这带子存在的意思是,沈廷煜在软禁我吗?”

    她转身塞给他一双足金包头的象牙筷子:“你现在的状态只适合被软禁,脱水,抑郁,困倦,疲乏,若不是王爷细心你早没命了,再说软禁有甚么不好,你瞧你这脸色,就跟人死了魂回来了似的,这里有你需要的金环小蛇炖鸽肉汤,还有配了栗子的五谷早餐,还有王爷让后厨给你特别准备的橙汁瓜条,哪里找这样高级的软禁。”

    南歌的确是好久都没正常进食过,感觉上整个胃已经缩小到鸡蛋般大小。

    狼吞虎咽汤水四溅的吃完后,他又问:“那我甚么时候才可以回王府?”

    伊蓝收起托盘挨着床沿坐过来,扳过他的肩膀兴高采烈的道:“我就知道你会赢!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辜负我对你的期望!你知不知道当王城的贵族听说你是获胜者时有多开心?所以回王府不着急,现下着急的是养好身体参加庆祝会!”

    南歌呆了呆反应迟钝:“甚么庆祝会?”

    伊蓝托腮无比向往:“颁奖,领奖,庆祝,美食,反正王爷为你准备了好多!”

    南歌的意识还算清醒:“可他不是说获胜者可以随意要奖品?我只想回王府!”

    伊蓝似乎记起了甚么重要事:“先不说这个,我要回去给你准备新衣服,你的衣服已经不能再穿了,没了新鲜感贵族们不会喜欢,况且你王爷的身份还是在的,所以要更加体面。”

    伊蓝说完端起托盘重新消失,南歌只能继续面对被软禁的空房间。

    一连七天饭菜都不重样,除了精心搭配的营养餐,便是慢慢增加的饭量,南歌饱餐七日果然不再心心念念回王府的事,倒是翠儿托伊蓝带过一回信,说他的五年陈浮名已经可以去泥开封,问他何时回府,南歌恢复的日子已经不少,右臂上也已不再给他插管子,身上的宽带子也已经去掉,收信这一天伊蓝也允许他自由活动,因此他打算尽快谈回王府喝酒的时间。

    第七天下午总算把伊蓝熬来了,南歌示意要同她谈谈。

    伊蓝托着他的新衣服道:“我的小王爷该咱们出场了。”

    他伸腿下地用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才将新衣服穿戴完毕:“你这又是甚么意思?”

    伊蓝上前用臂膀搂住他的肩膀,亲亲密密的将脑袋凑上来:“你呢需要先去洗个澡,然后我会再给你整理一下头发,这样才能不耽搁晚上的庆祝会!”

    南歌来不及推辞便被伊蓝推搡出门,通过过道时南歌再次看到之前比赛的竞技场,原来他还呆在悦泷台的下面,伊蓝带他去的浴室就在竞技场的隔壁,浴室装饰华丽大的出奇,调好水温后伊蓝关门退出:“赶紧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快点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虽然比赛期间没能按时洗澡,但其实南歌并不脏。

    只是他真的很累,足足泡了半个时辰才走出浴室。

    伊蓝倒不为难他,只是尽职尽责为他整理头发修剪指甲,不管南歌问甚么她也只是聊秋日大典,最后她给南歌穿戴整齐啧啧赞叹:“年轻,英俊,漂亮,你若是个姑娘一定受欢迎。”

    南歌撇下她对镜去照,右脸颊上被沈廷煜击伤的伤痕已经不见了,半长的头发也被打得碎碎的,新衣服的料子相比旧衣服挺括不少,但经纬密度织得更加松垮,如此便更加彰显衣料的柔软细致,即使是轻微的移动,也能在阳光下散发柔和的七彩光泽。

    南歌本身肩膀不是太宽,但新衣服剪裁得当,竟然也显得他英姿飒爽细腰乍背。

    伊蓝站到他的身后,双手放到他的双肩上问:“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南歌的视线从闪着珠光的衣料移到自己的头发上:“这套更炫酷。”

    最后一次拨他额前碎发,伊蓝轻声道:“王爷一定喜欢你穿这身。”

    南歌对镜翻大白眼,伊蓝有必要如此尽职尽责,处处事事提起沈廷煜的草菅人命。

    “这是为了比赛为了领奖,又不是单纯为了他,你不要总是在意他的喜好好不好。”

    还是开幕式的甬道,还是开幕式的升降盘,一样的场地不一样的心境。

    当他登场时观众掌声雷动,刺眼的光线和如雷的喝彩声,震得他脚下的金属盘微微颤抖,之后是伊蓝登台,两人间的距离只有三米,于是看台上的观众们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一回的喝彩声明显是送给南歌的新衣服,没错,伊蓝的确做得很棒,她有非凡的审美,她为南歌做得准备使他大放异彩,比起南歌自己的常服,伊蓝打扮他的眼光更能把他托上舞台。

    为了搭配南歌的纯白配浅金,伊蓝今天穿了身黑色天鹅绒的曳地长礼服,领口,袖口和裙摆处均绣了银色丝线的祥云纹,一黑一白一银一金,象征着南歌背后的伊蓝也在努力。

    紧接着庆祝会正式开始,无数花灯在夜空中聚集,南歌面前再次聚起一面投射幕,投射幕上出现满月彩云的国徽,继而开始播放过去九天里的比赛场面。

    九天的时间很长,不可能将所有比赛场面一一呈现出来,这只是精简版的精彩回放。

    整个回放过程中,投射幕右上角始终出现一个小的画中画,显示每一局死者的反应。

    从头到尾,南歌几乎不敢直视投射幕,因为投射幕上出现的所有人都已经亡故,而他曾经身临其境甚至推波助澜,这种感觉糟透了,对周围一切的感觉都变得麻木,之后画面上出现了有他的场景,他如何从遍布裂缝的铜桥上跳下,如何一步步踏遍黑色焦土寻找出路,如何奔跑着躲避火蜥蜴,如何躲过重重阻隔抄起小镜子,这些瞬间是他求生的最有力证明。

      精彩桥段回放完毕,国歌再次响起,沈廷煜仍是衣衫笔挺,站到台子中央主持发言。

    照例是他姐姐旁听,照例是毫无营养的礼仪说辞,南歌立在他身侧左耳进右耳出,发言完毕他身后的宫女手捧金托盘走上前,托盘上置着一顶镂空缠丝的金王冠,赤金打造当中嵌一颗椭圆形的黑水晶,王冠置在一只火红色的丝质小枕上,此时台下已经静寂无声,沈廷煜面带微笑将王冠戴在南歌的头上,虽然是在微笑,但他的眼神里却透出几分严厉。

    南歌晓得自己开罪了沈廷煜,他的反叛行为触及到他的底线,他不该在比赛中嘲讽他。

    颁奖之后沈廷煜单独向南歌表示祝贺,亲切的拍着他的肩膀道:“祝贺你活了下来。”

    南歌在他手底机械性微笑回礼,近距离接触之下他闻到沈廷煜身上的味道,一股混着淡淡血腥和罂粟香的混合气息,然后他问:“你流血了?”

    沈廷煜几乎是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没有流血。”

    南歌纳闷:“可你身上明明就有血腥味,你不会又杀人了吧?”

    沈廷煜还是微不可察的摇头:“与其担心别人不如担心自己。”

    就这一个小动作立时让南歌感到恐惧,他恐惧被他摧毁,这感觉如此强烈。

    他不清楚沈廷煜布下一张怎样的罗网,也不清楚沈廷煜身后的幕布有多厚。

    但当这一切都结束时,他真的希望这便是终局,他可以完全摆脱他的掌控。

    随后花灯逐渐散去,先前的投射幕消失无踪,只有墨蓝色的夜空上挂着闪闪明亮的繁星,台下中央的位置摆满了等待绽放的烟花,朵朵白云围绕四周,看样子并不是仿真道具,更像是一团团稠密的丝棉,半飘半浮的吊挂在半空中。

    除了喝酒和听八卦南歌一无所爱,他想不出布置道具的好方案。

    烟花就位时间刚好,火线引燃的一瞬间,除了看到龙鳞罂粟的烟花,南歌还看到沈廷煜身边最得力的几员干将,白昙,赤楠还有姬沙,在此之前他其实早对他们有所耳闻,只是苦于没有大场面得以一窥全貌,如今他被动舍命走了一遭,没成想竟然换来他的倾力而为,如果不涉及道德层面,沈廷煜摄政还是很有一套手腕的,军政财谍四方面全部把个严实,除非是天上的四神再次下凡历练凡人,否则还真没人能推翻的了他。

    龙鳞罂粟的烟花在夜幕上绽放,朵朵绚烂朵朵灼目,南歌明白他的意思,他在宣誓主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