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锡阙

章节字数:2593  更新时间:18-10-17 08: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继低姿匍匐之后,南歌又见识了手撕紫貂和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

    整整三日,他和凌雪薇只能静悄悄的结伴行动,从一个科目站点转到另一个科目站点,在经历过诸多的冷言与白眼之后,他们终于学会了之前不会的宝贵技能,譬如砍树枝扎帐篷,譬如野外生火的四种方法,譬如分辨野菜和毒草的外形差异。

    今年的秋日大典特设了评委组,加上沈廷煜在内共有二十人,既有男官吏也有女官吏。

    除了第一天评委们图新鲜来得比较早,之后几乎每天都是午时才露面,绝大多数评委们都是身穿朝服,只有零星几个会穿便服长袍,若沈廷煜不到场,他们一般会就近坐在观众席上,时不时拿起手中簿子进行记录,或者走到他们中间,询问赤楠训练情况,若是沈廷煜到场,他们便会聚到他身边,一边谄媚赔笑马屁他衣服精美,一边低三下四打探他提携的口风。

    第四日南歌正准备训练挂勾梯,凌雪薇在他身边轻声道:“咱们有个强有力的对手。”

    南歌转身去瞧凌雪薇口中的竞争对手,那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看上去温婉善良气质脱俗,留着一肩干净柔顺的黑长直,此时她正在往移动靶上投掷飞镖。

    说实话那姑娘真的很特别,只要身在训练场便很难不去注意她,南歌问:“她叫甚么?”

    凌雪薇还是轻声:“听说她叫纪嫣,是浮提城送上来的祭祀品。”南歌哦了两声。

    随着训练时间的延长,评委们不再如约而至,而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到场闲聊或脚底抹油。

    除了少数几个职业死士,其他祭祀品都是普通人,有些还是运动神经忒欠缺的麻烦包,勉强撑下前五日已经算是极限,到第六日时整个训练场上阴云密布,到处是负伤的哀嚎声,到处是心理紧张的抱怨声,赤楠照常是默不作声的冷眼带队,压根不管祭祀品们的死活。

    第六日午饭时已经有人谋划想要逃离卧果,甚至连路线都标个明白,结果饭点还没结束,便被驻守训练场勤务岗的灵影卫带走,经此一役几乎已经没人想讨论训练,也没人有心思想着是否能赢,有人选择哑然无声,有人选择大嚼大咽释放压力,南歌依然在慢条斯理吃面条。

    未时一刻有灵影卫到食堂下发通知,命令他和凌雪薇马上到训练场集合。

    南歌不敢耽搁,催促凌雪薇抓紧时间行动起来,免得开罪了沈廷煜事大。

    推门而入时南歌看到训练场中间站了两个人,一个是久未谋面的伊蓝,还有一个是个歪歪斜斜的醉汉,松松垮垮的半扎褐色长发,右手心里握了把配鞘的宽大兵器,伊蓝看到南歌兴奋的朝他招手:“小王爷!我们在这里!”今天的伊蓝穿了身天蓝色镶钻石的华丽深衣。

    南歌快走两步来到她身前,人还没站稳便被醉汉猛推一把,他冲他吼:“你迟到了!”

    南歌尚未搞清状况,双手高举试图安抚他的情绪:“对不起,我们刚刚在吃午饭,接到通知便赶过来了,如果因为我们来晚惹你生气我可以道歉,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醉汉板着脸盯了他一会,突然哇得一声吐出一汪酸水,酸水喷溅正中南歌鞋尖。

    初次见面的场面不甚欢快,伊蓝只得娇滴滴的出面调解:“这真是令人激动的一天!让我来为你们互相介绍一下,这位是王爷特别指派给小王爷的剑术教师白子辉,这位是。。。。。。”

    白子辉看南歌的眼神很凶:“有皇室血统很了不起吗?还不是需要我来教他剑术!”

    伊蓝不偏不向,低头去抹平裙摆上的褶子,用息事宁人的语气道:“是不是就算是只皇室里跑出来的猫儿狗儿,你也会扑上去咬断它的脖子?不然就对不住你好胜的高眼眶?”

    白子辉气哄哄的回敬她:“你这话又是甚么意思?你是在嘲笑我吗?”

    伊蓝抬头不依不饶直视他:“我认为你该先端正自己的态度,大家都是公事公办,你瞧不惯王爷是你的问题,但是小王爷是无辜的,所以不要把你没用的气撒在他身上。况且你身为小王爷的剑术教师,所担负的职责不只是传授剑术,你要帮他赢下大典的比赛,从现在起你就是小王爷拥有的一切,如果你都不愿好好待他,那他就真的没活路了。”

    自始至终南歌和凌雪薇一直处于发愣的旁听阶段,看着他们这位前辈试图在自己的呕吐物上站稳,南歌不敢相信沈廷煜的眼光,也不敢相信白子辉的实力,他只能被动等着沈廷煜在暗地里对他做出安排。

    白子辉愣了一会道:“那咱们来做个交易,你别管我的闲事,我也争取帮你活下来,但必须完全按照我说得来,如果我发现你在虚情假意,那么不好意思你这位王爷我也不教了。”

    南歌点头:“没问题,这我完全同意,那么你能帮我们活下来的战略战术是甚么?”

    南歌的委曲求全总算换来白子辉的一丝怜悯:“首先是不要反抗,其次是多交朋友。”

    南歌瞪大眼睛反问:“我这人最不擅长反抗,但是多交朋友这一点便有待商榷。按照我的理解,你的意思是要我们跟想要杀死自己的人交朋友是吗?那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单独行动相比而言那样更安全,再说都是陌生人,我不晓得完全信任陌生人是不是明智。”

    白子辉坚持:“不是要你真正去交朋友,只是让你们结交更多的盟友。”

    凌雪薇问:“为何要结交盟友?”

      白子辉做了个多此一问的手势:“你们俩本身便处于弱势,手无缚鸡之力又没经受过职业训练,但是你们的对手中有职业死士,人家有的是实战经验,如果比赛开始你觉得他们首先会把谁当做目标?是和自己一样强壮的职业死士?还是形单影只没特长的掉队羔羊?”

    南歌又问:“那我们可不可以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其他人厮杀的差不多才出来露面?”

    白子辉笑得鄙夷:“当然可以,只要你们藏得足够深,足够让其他人忽略你们的存在,但是别忘记,当其他人结盟势力便会壮大,仅凭你们两个恐怕不会是所有人的对手,万一你们在躲避过程中便被抓住杀死,或许永远都没有等其他人厮杀的差不多才出来露面的机会。”

    南歌舌头打结,咽了一咽道:“就算是我愿意跟人家结盟,也会有人愿意跟我结盟吗?”

    白子辉郑重点头:“有的,因为你有不一般的身世背景,所以会有人愿意和你结盟,只要你表现的主动点随和点,让大家清楚你愿意和他们结盟便足够了。”

    南歌掩饰不住内心的厌恶:“你刚还说皇室身份没甚么了不起,怎么转眼又要我充分利用皇室身份来结盟?我还以为你会有甚么更好的法子,谁晓得竟然也是这样的策略!”

    白子辉不肯相让:“你是职业死士吗?很显然答案是否定的,那么这策略便是唯一能保你活下来的法子,找到对你有用的人和他们联合起来,关键时刻他们会帮助你。”

    南歌盯着白子辉手中的兵器发呆,他说得或许是对的,但问题的关键是他该不该信任他。

    训练场中的灯光打在他的兵器上,略带蓝色的银白色剑鞘,靠近剑柄处刻了两个隶书小篆的字迹,南歌好奇垂下头去细瞧剑柄上的字:“你这剑柄上刻得是甚么字?”

    虽然有伊蓝从旁敲打,但白子辉对他还是有些根深蒂固的厌恶:“锡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