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见位

章节字数:2833  更新时间:18-10-17 08: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日午饭前赤楠宣布了个消息,下午要进行祭祀品个人能力测试,因此集合时间提前。

    白子辉这几日除了给南歌特训剑法,便是日日喝得醉醺醺走不了路,今天已经完全失去陪同他到场的能力,而伊蓝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南歌,自然不肯放弃陪同的机会,于是从休息室到训练场,伊蓝一路上都在不停的为南歌整理头发整理衣服,搞得他活像个带保姆的巨婴。

    南歌来到训练场时,场地上只有纪嫣一个人等在那里。

    关于纪嫣,南歌从伊蓝那里也了解到不少情况,纪嫣的父亲是前朝大司马,母亲是浮提城太守的妹妹,儿时因沈廷煜平叛内乱导致家破人亡,后来一度人间蒸发不知所踪,直到去年才重新露面,结果好巧不巧今年命格忒差,又被秋日大典选上来送死。

    这便是到得早不如到得巧,纪嫣若提早晓得自己会倒霉,大抵也不会选这时候出来露面。

    时间过了未正一刻,到场的祭祀品才只有一半,赤楠掐表点人头,压根不管到场人数有多少,只是义正辞严的训话,并扬言晚点没到场的祭祀品,晚间会被灵影卫送去大牢受刑罚,南歌猜想或许他早料到会如此,所以压根不在乎祭祀品是否遵守规矩,反正不管到不到场祭祀品最终都难逃一死,赤楠只用了五分钟便宣布完下午的训练科目,其中包括格斗和常规兵器的使用,接下来是由灵影卫陪同的一对一自由训练。

    凌雪薇一时兴起贪图新鲜,一个人跑去看其他人的格斗训练,而南歌选择了兵器科目。

    兵器这里人不多南歌非常满意,担任教官的灵影卫看起来也有些眼熟,南歌也非常满意,一个愿学一个愿教两人竟是无比的融洽和谐,南歌的臂力不行,因此从丈八蛇矛改为斧钺齐用,从亮银花枪改为直刃长戟,从竹节双锏改为百兵之君,最终只得练习轻轻巧巧的十字弩。

    弩较弓更为轻便,射击精度更高,但对熟练度要求也高。

    南歌用了差不多快一个时辰,才将将摸清弩的射击原理。

    彼时他的身边围了三四个祭祀品正在观摩,南歌虽然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但晓得他们分别来自澜沧城和胥邺城,观摩的人群中有个肌肉结实的小伙子叫韩左,纯黑色的半长发看起来根根直立,韩左是澜沧城送来的职业死士,除了臂力惊人外还有一项特长,便是通过自身内力幻化出武器,这特长南歌已经见识过,他的武器是把宽背大刀,刀长五尺通体赤红脊有逆鳞,刀身在内力的控制下可自由进行伸缩变形,既是大刀也是机关重重的蛇骨金属软锁链。

    南歌偷眼扫视训练场一圈,韩左看起来是个值得信任的好伙伴。

    凌雪薇依然蹲在场边观摩格斗,纪嫣依然在练习掷飞镖,还有几个祭祀品徘徊在训练场边缘学习自救常识及伪装术,除了纪嫣和韩左,南歌还对鄀木城送来的长岚印象不错,长岚虽然有些独来独往冷情清高,但优点是不随便探听他人的隐私,而且她懂一些简单的机关术。

    兵器训练结束后南歌转移阵地,当他朝训练场边走去时,评委席上有道目光送过来。

    安无綮的脑袋向着他的方向转过来,在南歌抬起头的一瞬间,他冲他轻轻点了一下头。

    南歌不明就里,可还是礼节性的回点了一下,安无綮对他的关注度已经远超正常水平。

    南歌来到长岚身边时,她正给手底的假人做完止血工作,南歌没话找话随口对她道:“听说今年的竞技场设计者是安无綮,这事你听说了吗?”

    长岚斜眼看他:“你是才听说吗?去年的竞技场难道不是他设计的吗?”

    南歌一时无话愣在当场,长岚又道:“你知道全玄沧有多少人对秋日大典恨之入骨?又有多少祭祀品想把沈廷煜杀之后快?你晓得为何评委们敢跟咱们坐在一齐?”

    南歌摇头,长岚伸出手去推他的左脸:“你瞧瞧评委席的台子四周,那里有防护力场。”

    南歌眯眼朝评委席看过去:“真的吗?可我甚么都没看到。”

    长岚在他身旁冷笑:“小王爷你可看清楚,就在台子四周,每一个缝隙都有力场在进行防护,如果你现在想冲过去杀死他们,大概只能撞上一道无形的墙!”

    在长岚的推力下南歌终于看清,台子四周好似立有一道透明的厚屏障,平移视线三十公分便可以看到空气中有水波纹状的明显断层:“他们为甚么要有防护力场?”

    长岚再次对他冷笑:“深思熟虑的沈大王爷恐怕不会任由自己人暴露于危险之中。”

    南歌还想再问,但训练时间已经结束,这一天的最后要进行个人测试,每个祭祀品都有两炷香的时间,在评委面前展示自己前十日学习到的技能,以便评委们进行测评。

    测试顺序按照抓阄顺序,南歌这一回抓得序号是十六,排名在最后。

    祭祀品一个个走光,他一言不发坐在一旁,突然不晓得该如何表现。

    他低下头把指尖抵在发际线边缘,内心里有只咆哮的兽在不断嘶吼。

    他不想参加测试,正如他不想参加秋日大典,他不想进行训练,正如他不想去送无谓的死,白子辉要他表现随和结交盟友,可他天生不会正经说话,白子辉要他放弃反抗,可他在内心深处已然开始有所排斥,脑海里出现昭未的声音,没错,他的确需要救赎。

    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如今整个天地间只剩他一个,等待的焦灼感快要把他焚烧燃烬。

    他寻声起身缓步走过去,尽量垂手挺肩保持呼吸的平稳,青铜雕花的大门被披甲的灵影卫缓缓拉开,甫一进门便闻到一股极淡的罂粟香,面前是一个微型的兵器库,架子上展陈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地面上堆着沙袋和圆木,还有一条不算太长的跑道。

    有评委脸色愠怒,有评委对他眼神好奇,他的心头突然一紧,这显然不是个好兆头。

    不出南歌所料安无綮也在这里,但他似乎是有意避开他,南歌抬起眼睛直视他,直视他曾经对他的登门拜访,心中盘算着他再次回避时的故作高深,想当初他故意做个局给他看炽麟,搞得他兴致勃勃无处安放,如今来到训练场他却成了位高权重的评委。

    按照测试要求,南歌需要先完成基础体能测试,然后再进行兵器测试。

    基础体能测试无非是常规项目,南歌在规定时间内将将能够达标及格。

    进行兵器测试时南歌坚持选择了熟悉的十字弩,他从展陈架上取了个十字弩下来,又到摆放弓箭的架子上取下一包装袋的箭,装箭后有灵影卫上前确认他手中的兵器,继而在机簧下给他挂上一块崭新的小青砖,南歌端着挂砖块的十字弩走到场地中央,这时室内出现机关开阖的咔咔声,房间里的灯光全部熄灭,素白的墙上瞬间出现光影投射而成的十环光靶。

    南歌端平十字弩,沉下心来瞄准十环,但是光靶出现的一瞬间他紧张了,直到光靶消失他都没有射出至关重要的第一箭,评委席上开始有嘲笑的声音,南歌觉得甚是丢脸,于是再装箭调整角度,光靶出现第二次时他集中精力眯眼射出一箭,结果只差一寸仍然没有命中十环,这时嘲笑声中夹杂了风言风语,南歌此时已经豁出去了,对准剩余光靶一连射击六七箭。

    在两箭之后他终于不再紧张,开始有了箭箭命中的好成绩,其中一箭还射穿了前一箭。

    但由于他的前两次失手,如今已经没有评委看好他,该谈天说地的还在谈天说地,该嘲讽讥诮他的还在嘲讽讥诮他,南歌的一刻心肝在胸腔里跳得砰砰作响,怒火中烧下脸蛋脖颈一齐烧得通红,他晓得他伤不了他们,正因他们有防护力场傍身,所以才敢如此嚣张跋扈。

    南歌心定不再分神,再次装箭再次射击,这一次的目标是评委们面前的落地宫灯。

    一箭破空疾驰而去,宫灯突的倒地洒下一片火种飞扬,上好的毛毡地毯被火海吞噬,评委们终于对他的疯狂举动惊诧不已,他抛下十字弩头也不回冲出去。

    去他的沈廷煜,去他的秋日大典,至多便是人之一死,他甚么都不怕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