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赐紫

章节字数:2944  更新时间:18-10-16 0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莲露清芬的香,一室暖意的柔,有别于异苑里兰麝富贵的熏人醉心。

    依稀中有只温存的手,带着体温的热意,轻轻拂过她的额头,三分轻柔七分怜悯,沿着她的发际线不断抚摸轻探,把她的长发柔柔拂乱又缓缓理顺,最终停留在她的眉毛上。

    谢小眉半梦半醒,恍惚间觉得心头上有甚么在渐渐滋长,一颗心肝被拂得纷乱。

    她皱眉睁眼,身旁坐了个极年轻的男子,五官不算太精致,但侧颜的确很无敌。

    见她醒转那男子冲她轻轻微笑:“姑娘,你可算醒过来了。”

    谢小眉睡得迷糊:“这里是哪里?”唔了一会又道“公子,我对你有印象。”

    那男子望着她眼神温柔:“没错,咱们在你父母坟前见过,那时你哭得昏天黑地,还同媚姐闹了矛盾,你说你要换份工作重新开始。”说着一摊手“然后你就趴在坟堆上高烧的昏天黑地,这不会就是你要重新开始的前奏吧?”

    谢小眉被他戳中了心事顿时两颊飞红:“也不是你想得那样了。”

    除了他和她互相对视形影相吊,这房内便再也没见有第二个人。

    谢小眉略显尴尬,于是强打精神起身打量,四方四正的屋子里满铺着大块的青石地砖,一樘金星小叶紫檀的包浆家具,在跳跃的烛火中油油发亮,金星璀璨但绝不扎眼,素白的承尘上零星绣着荷绿色的莲花,目之所及就是衣架上挂着的,自己那件半旧的浅蓝色布裙。

    谢小眉瞠目,下意识去掀胸前围得被子,然后羞到满脸滴血。

    蜀锦被面的薄被底下,是裸着的一被春光,存缕不着的雪白。

    床尾搭了条没有杂毛的纯白色皮草,屋子当中的火盆正在烈烈燃烧。

    谢小眉再次围紧了被子,声音不自觉便低了几度:“公子,那我的衣服?”

    那男子摇头不答,房门嚯的被推开,在烛火熠熠中摇曳而入的是位美女,一位拥有异苑气息的美女,九头身高挑个,除开美女之外还有位人高马大的男子,鼻梁看着不够挺直。

    那美女的到来仿若九天遗到凡间的一粒微尘,仿若屋子里霎时多了一件艺术品,一件摇曳妖冶的艺术品,只是在屋子里任意一处斜斜一靠,便增添了无数说不尽的风情和道不尽的往事,黑棕的发,深紫的裙,白皙的背,以及赤金的长耳线。

    紫衣的美女靠上谢小眉的床尾,满脸的无辜加可爱,拿手指了指先前陪谢小眉的那年轻男子:“我说,你如今年纪愈大胆子也愈大,宫主的面子也敢拂,苑公子的口令也敢违,不是我多嘴,你啊可不要轻易就忘记,你上一任主子是如何死掉的,你这一回又是犯了多大一个错处,我在宫主面前倒是无所谓了,只是我若有事苦的倒是我家绀殷了。”

    那年轻的男子站起身,对着绀殷揖了一揖道:“定不给紫主子和绀殷兄添麻烦。”

    那鼻梁不够挺直的绀殷盯了他一会,满目里流过的皆是各自为政的心怀鬼胎。

    紫衣的美女又靠近谢小眉,拍着手雀跃了一下:“不过你们别说,这妹子的小模样倒真有几分咱们宫主当年的样子。”说着伸出一只柔弱无骨的素手,迎着烛火托起谢小眉的下巴,仔仔细细瞧了又瞧。

    一会之后谢小眉才发话:“敢问这位紫姐姐,请问这里是哪里?”

    紫衣的美女笑得开怀,喊了绀殷一同过来继续瞧她:“怎样?是个当候补的好材料是吧?你瞧瞧她这皮肤嫩的,简直能掐出水来,你再瞧瞧她这锁骨,哎呀真是有够细的。”说着又探手过来抚摸她的腰,抚摸她的小腹,啧啧两声继续评“真是该大的大该小的小,我还道枫部的人这一回又发疯,看到是个姑娘便把持不住,谁会晓得竟是个美人胚子!”

    谢小眉素来怕痒于是抽身躲了,紫衣的美女便笑出声:“妹子,你多大了?”

    谢小眉答:“二十二了。”

    紫衣的美女睁圆了黑棕色的桃花眼道:“你有二十二吗?没有吧?”

    谢小眉又答:“有的,只是还没过生日,生日要到夏天才能过。”

    紫衣的美女又笑:“我还当你也就是个十七八的傻妮子,那你叫甚么名字啊?”

    “谢小眉。”

    听到她的名字,紫衣的美女笑得更欢:“谢小梅!你爹喜欢吃梅子啊!”

    谢小眉气结:“不是梅子的梅!是巾帼不让须眉的眉!我爹是秀才!怎会如此俗气!”

    紫衣的美女逗够了她,于是语气里带了三分安抚:“妹子在这里高烧了三天,感觉睡得还好吗?我们这里呢人少地方大,所以就显得有些空,不过空也有空的好处,空的好处就是静,就是你在自己的院子里想做甚么就做甚么,没人会来打扰你,当然也没人会关注你。”

    谢小眉似懂非懂的跟着她点头,然后追问:“那请问我该怎么称呼紫姐姐?”

    紫衣的美女再次眨着眼睛,笑得满脸的无辜加可爱:“我叫赐紫,你可以叫我紫姐姐。”说着回身去拉绀殷“这是我家绀殷,专门负责保护我陪伴我。”又指了指那年轻的男子“这个你们已经认得了,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妹子你可能就要去酆都了。”说着又呵呵了两声“虽然他这一回为了救你是违反了规矩,不过反正如今你也是挂在我名下救回来的,那如果妹子能够留下也就该是我的人了,同别人应该也没太大关系,你们说是吧?”

    绀殷不说话,右手握紧了腰上别的剑鞘,拇指用力向下压。

    那男子再次客套:“紫主子的确菩萨心肠,不忍心看到一条人命消殒于无形,再说这样好看的姑娘白白死掉太可惜,不如留在紫主子身边为宫主所用,紫主子也是将心比心。”

    赐紫于是很温柔的警告他:“有些事你也不必时时提起,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那男子颔首施礼,赐紫笑出了蚕宝宝一样温柔可爱的卧蚕:“既然妹子睡够了,那我也该带她四处转转。”说着不由分说给谢小眉掀开被子,伺候她穿衣穿鞋下地出门。

    谢小眉春光乍泄,满室里顿时带上了情色意味,绀殷适时回避,那男子转头前云淡风轻瞥了她一眼,谢小眉害羞,下意识靠向赐紫的怀里,赐紫拍着她裸在外面的肩头道:“枫部的人差不多都这样,他还算好的只看不做,不过我劝妹子要学会习惯不习惯的事,免得自己适应不了倒把责任一股脑儿推给别人,宫主她是最烦这种人和这种事的。”

    谢小眉胡乱穿上衣服,顺手披了床尾上搭得纯白色皮草,跟在赐紫的身后迈出房门。

    屋子外头是个三面合围的走马楼式院落,铸铁雕花的气派大门,山石垒砌的结实院墙,风吹柳树摇,院子中间置了面荷花镇宅的半镂空照壁,照壁身前堆了座太湖石的假山,假山干净清透,石洞穿风于是更传风,微风洞穿于是开始有呼呼声,而不远处的三面厢房门前,则挖了三面合围的池塘,塘子也干净清透,大抵是气候尚早所以寸草未生。

    整个院子里除了他们四人和风声,便再也没有了人声和人影,只有一树泡桐正在盛开。

    满院里的寂静无声,满院里的暗香浮动,这情形不只是瘆人,还有些颇为诡异。

    谢小眉大病初愈,身子还是有些弱的,整个人往皮草里缩了缩,有些吃不消外头的寒意。

    这时赐紫靠过来,伸出只戴了三只金手环的纤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看妹子初来乍到怪可怜见的,为何不在这里多交几个朋友聊聊心事?”说着眼神幽怨的哎了一声“刚伺候妹子穿衣瞧见了不该瞧的,妹子腿上有不少青紫的伤痕,都说是太美的红颜薄命的紧,妹子你怎么也没逃得开?”

    谢小眉被她突如其来的一拍吓破了胆:“我的事都过去了,不过还是多谢紫姐姐的关心,紫姐姐是我到这里交得第一个朋友,我会把紫姐姐当做是自己的亲姐姐,紫姐姐对我真好。”

    赐紫望着她吃吃的笑:“妹子你是不是有些怕我呀?我跟你说啊,我们这里的人都可好了,不过是讲话声音不大,你会觉得有点瘆,所以你也没必要怕哦,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都愿意跟长得好看的妹子交朋友,都愿意对长得好看的妹子好,你懂我意思吗?”

    谢小眉回望她的真诚,连忙点头表示自己已经了然于胸。

    赐紫一拍脑袋:“糟了!聊着聊着便忘记了要紧的正事!”

    谢小眉不解再次回望她,于是赐紫再次笑得无比温柔婉转:“你随我去见宫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