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艶色

章节字数:2728  更新时间:18-10-16 09: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谢小眉年纪还小,除了媚姐没见过有权势的人,所以提到宫主难免有些紧张。

    赐紫大抵也是清楚她的心思的,亲亲密密挽起她的手道:“妹子莫怕,我们宫主她是个仙子下凡一般的美人儿,别的不敢说,但性子最是和顺,宫主她不会为难你的。”

    赐紫不说这话倒还好些,猛的一说谢小眉更加紧张,但还是沉住气跟在她的身后。

    从谢小眉呆得这个院落到宫主住得那个院落,不是她想象中的一条大路走到黑,而是重重院落回环相套,穿了游廊穿回廊的别有洞天,院子外面还有院子,黛瓦外面还有黛瓦,粉墙外面还有粉墙,清一色立在明亮的月光之下,彼此呼应又绝对独立。

    谢小眉之前不大喜欢粉墙黛瓦的清淡,她还是偏爱红瓦绿树的视觉浓烈,但自打认得了坟头上那位公子,认得了他带给她的清淡雅致出尘不染,在面对清淡配色的方案时,便也觉得没那么没有尽头的百无聊赖,倒是从中又瞧出了几分布局恢弘的大气。

    最终赐紫带她来到宫主住得院落,一座三进三出的安静小院,据说宫主会在二进东厢的正房里等着她们,鉴于赐紫聊昏了头耽搁了时间,所以谢小眉需要小跑几步赶时间,据说宫主及宫主的影侍都是守时间的人,守时间的人都不喜欢等人。

    二进东厢正房,绕过海上生明月的蜀锦屏风后,谢小眉闻到浓重的水粉颜料气味。

    房里昏暗不辨方位,面向她呈现的是一桌,一椅,一人,一窗,桌上堆满纸张颜料,赐紫此时笑得狗腿加谄媚,快走两步上前福了个身道:“宫主要的人赐紫给您带来了。”

    谢小眉搞不懂她们之间的人情世故清楚状况,只是一味站在房间正中沉吟不语。

    宫主压根没有要抬眼的意思,仍是悬着左手专心写写画画,手边堆了一摞白花花的软纸。

    赐紫于是凑过身去,巴巴的巴结道:“宫主这一枝紫藤画得真是活灵活现。”

    那宫主闻言抬头轻笑:“你俩进门时我刚巧画错了一笔,你难不成就没瞧出来?”

    赐紫热烈的巴结在脸面上凝成一座冰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小声嗫嚅给自己下台:“即便是错了也是宫主故意放水,即便是错了也是出自宫主的手笔,谁配同宫主相比较。”

    宫主瞧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慵懒:“赐紫你要记住,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

    只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一句提点,便在谢小眉心头劈开一道不一般的裂缝。

    宫主那嗓音真是醇厚,上好如同鹅绒天籁,与赐紫的可爱嬉笑截然不同。

    宫主那样貌真是无双,性感妩媚摄人心魄,与赐紫的故作清纯截然不同。

    谢小眉在观察宫主,而宫主也在观察谢小眉,片刻之后两人的眼神同时移开。

    宫主停了手中粘上颜料的狼毫,直起后背倚上椅背道:“小姑娘,你叫甚么名字?”

    谢小眉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沉沦进她的美貌中,思想已经完全被她的美貌所霸占,虽然屋里烛火昏暗,令她瞧不清她的真实面目,但她仍然能瞧清,长发间她墨玉明珠的发簪发坠,以及她白皙肌肤上点缀的,墨玉明珠的耳环及颈饰。

    谢小眉晓得盯着宫主看是不对的,于是连忙垂头做答:“回宫主,我叫谢小眉。”

    宫主在她的座位上倾身向前,一只手撑腮托头:“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小姑娘,你这名字的寓意可不大吉利,我猜你日后为男人还有的是眼泪要流。”

    这一次借着烛火的光亮,谢小眉终于瞧清了宫主的真实面目,无限的性感,无限的妩媚,无限的引人遐想,却又有无限的杀气腾腾,望而生畏,生人勿近。

    见谢小眉不作答,宫主于是站起身走到她的跟前,一路上广袖拂拂明珠玎珰裙角摇曳。

    宫主行至近前,两厢一比较便有了姿色上的三六九等,谢小眉是个英气逼人的娇俏类型,同宫主的倾城美颜压根不能比,况且宫主比谢小眉高了不止一个头,身材丰满却又不盈一握,谢小眉被宫主一比,身材上的瑕疵立马突显无余,宫主轻拍她的肩头道:“赐紫这一回倒真是捡回块宝贝,开始时我也以为是她良知泛滥抽了风,谁晓得竟是捡回块璞玉。”顿了顿又道“皮囊是真的很不错,胆色也算有一些,就是不晓得性子如何。”

    赐紫紧抓重点:“宫主尽管放心,她的性子最乖最听话,保证服从宫主的命令。”

    宫主冲谢小眉莞尔,再次端起她的下巴细细打量:“如此说来赐紫倒是存了心来偏着你的?所以我就说,这候补还是要鬼部亲自出去挑,自己挑出来的人才会对自己衷心。”

    赐紫再次狗腿赔笑:“自打宫主吩咐了,这段时间可不都是按您说得来嘛!”

    宫主不点她转问谢小眉:“那么小姑娘,你愿意留在这里吗?留在这里跟我们一条心?”

    有句话谢小眉已问过两遍,如今再开口是第三遍:“这里是哪里?我留在这能做甚么?”

    宫主叹了一声,声音里含了无限的诱惑:“世上万事无非如此,这里也无非如此。”

    谢小眉还想问甚么,但屋脚的墨玉琵琶忽然响起,乐声悠扬清脆入耳,宫主上前两步握住她的手指:“你愿意留下来吗?留下来呆在这里?”

    此时谢小眉已经有些不由自主,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就象已经被人摄去了心神。

    乐声停止宫主发话:“既如此便留下来吧,留下来成为我们的人,莲澈暂且分给你住,虽然伺候你的人少,但好歹是个整装的院落,离我这边也不算太远。”

    谢小眉还沉浸在刚刚的琵琶乐声中不能自拔,只能机械性跟着她点头应允。

    宫主垂眸低笑一时间神态万千:“那么接下来,我们来给你重新取个名字。”

    谢小眉终于回神:“重新取名字?可是宫主,我对自己的名字没甚么不满意。”

    宫主用食指敲头故作沉思状:“不改名字是不可以的,不管你有甚么想法,好的,还是坏的,总之规矩不能破也破不得。赐紫,之前死掉的那个候补,她用得是甚么颜色?”

    赐紫欠身施礼明确作答:“回宫主,那姑娘用得是青色。”

    宫主回身从桌上抽了本簿子出来,哗哗翻了几页然后道:“青色,雨过天青色。”

    赐紫伸手接过宫主递来的簿子温婉含笑:“这雨过天青色最是干净,宫主真有眼光!”

    宫主又念了遍青色,转而问赐紫:“赐紫,你捡回来的这块璞玉不愿意改名,你说该怎么做?不改名是不能入宫的,这是这里的规矩,就算由我出面来保她,苑公子那边也未必会同意,可如果不改名入宫便也坏了规矩,你说这事我该如何做?”

    赐紫在大是大非面前颇长眼色,扭扭捏捏不再多话。

    宫主踯躅了一会道:“不如你去苑公子那边禀报一声,就说有个新候补入宫,原先名字取得就不错,我的意见是不如保留姓名,只把青字加在中间,听听苑公子又是个甚么意见。”

    赐紫领命很快去办,宫主不再搭理谢小眉,自顾自的继续写写画画。

    盏茶时间不到赐紫回还,带了苑公子的口令:“苑公子说了,就按宫主说得叫谢青眉。”

    宫主边凝神聆听赐紫的禀报,边细细挥动手中的狼毫,嫩黄色的笔锋在腕力的带动下急转直下,连勾线加题字,盏盏落落一气呵成,颜料在软纸面上誊得清楚明白:“我就说规矩不能破也破不得,其实多加个青字也不算改名,倒比之前更好听也更英气。”看谢小眉还呆着神游天外,又多加了一句“谢青眉,从今天起你就算是留在这里了,这里的规矩是每人名字里都要有个颜色,以后你就归赐紫负责,我需要你忘记之前,自此好好为我们努力效力。”

    赐紫回了个是,牵起谢青眉的手走出来:“恭喜妹子成功留在这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