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冥嫁

章节字数:3154  更新时间:18-10-16 09: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释仙阁出来,谢青眉果然是大变活人,纹了嘴唇和眉毛,开了内外眼角,原先的内双割成了外双,鼻头重新削尖调高,左右面颊各挨了十几针,下巴上也打了两针,用释仙阁里那俩孪生女医的话说,回去肿三天保管苑公子会喜欢她。

    苑公子是谁谢青眉大概猜得出,她本来以为好不容易离开了异苑,合该有个好归宿。

    但如今细细想来,無非不过是第二个异苑,苑公子不过是第二个媚姐,丝毫没差的。

    前三天谢青眉大门出不了二门迈不动,两只眼睛肿成两条瞧不清路的细缝,初六怕她乱蹿乱动影响效果,索性把早操晚课全部停掉,整日里守在她的床榻边上,谢青眉要喝水他便给她递上水杯,谢青眉要吃水果他便洗净切块直接送进她嘴巴里。

    谢青眉当时那个开心那个解恨呀,结果好景不长,三天后初六再次变脸。

    停掉的早操晚课全部恢复,理由是谢青眉的刀口已经不肿可以正常训练。

    经历过异苑的事,谢青眉很晓得利害关系,所以只得忍气吞声屈于初六。

    这天午休时初六教谢青眉学化妆,在此之前谢青眉从未接触过化妆,自然不晓得甚么是甚么,自然不晓得甚么该用在甚么地方,甚么该用在甚么后面,于是初六再次板着脸对她一通冷嘲热讽,谢青眉当然不是个吃生米的,于是语带机锋严苛回击。

    两人正吵在兴头上,窗外连廊上闪过两道人影,赐紫倚上窗框吐气如兰。

    “听说妹子去了释仙阁,我早说该来瞧瞧的,这不,前儿宫主派了我一单大任务,我这人一忙起来就忘记了时间,昨儿个下半夜才回来,上午睡了会就赶过来了。”说着一笑,眼下两道肉鼓鼓的卧蚕更加明显“这里是我给妹子的一点心意。”

    竹篾编织的提篮拎起来,里面堆满各色新鲜水嫩的水果,隔着窗户阵阵飘香。

    初六放下手中的胭脂步出门去:“我替主子谢过紫主子关心,紫主子里面请。”

    赐紫进屋大呼小叫:“你们怎么还在学化妆!都到这时候了,难道不是该学形体和礼仪?”

    谢青眉不知如何回答,赐紫则是一脸的天真加纯情:“如果妹子不想要你的影侍了也可以告诉我,我来替你对宫主说,咱们何不换个好点的回来?”

    一听影侍还能换谢青眉立马僵了脸,初六相当识时务的隐了身,不去参与赐紫的嚼舌根。

    赐紫侧头瞧了随行的绀殷一眼:“你,去那边呆着,我要调教妹子的形体。”

    绀殷在赐紫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找了把墙角的扶手椅窝了,再也没有人在此屋的行迹。

    初六和绀殷都隐身,赐紫如入无人之境,堪堪调教了谢青眉两个时辰,直到日薄西山才意犹未尽的迟迟归去,彼时谢青眉已站满两个时辰,紧绷的小腿肚快要抽筋,只能扒着墙壁缓缓蹲地再缓缓坐下,缓了一会还有要抽筋的意思。

    赐紫携着绀殷撤退初六才现身:“紫主子走了咱们继续,刚学到哪了?”

    谢青眉恨他恨得咬牙:“我已经站了一个下午,你就不能体谅我的辛苦?你欺负我不懂反抗是不是?你欺负我怕被杀掉是不是?我告诉你我没你想得那么坚强,也没你想得那么好欺负,紫姐姐可说过,如果我不喜欢你她会帮我对宫主说换了你,你别在我面前充大头!”

    初六答得语气温顺,但说出来的一字是一字:“首先,眉姑娘你不能叫紫主子姐姐,这里的杀手是有等级的,只有上下级关系没有姐妹关系。其次,紫主子是骗你的,無非里有规矩,除非影侍死掉,否则杀手永远无权也无资格要求替换影侍。第三,如果你真的拿命要紧,那么就必须无条件听我的话。第四,咱们时间很紧,所以要快点开始学习形体,礼仪和化妆。”

    谢青眉有些气不忿,恶狠狠翻他白眼:“我就看看你是不是真有保我的本事!”

    谢青眉发飙初六就得收敛性子变换对策,晚饭仍是按时开在厨房里,雪白香软的米饭配藤椒酸辣土豆丝和蒜香干煸四季豆,谢青眉本就饿得要命,这下子胃口大开来了个大快朵颐,初六今天已经撞过两次枪口,再开口便有些点到即止:“眉姑娘若是吃饱了,咱们便去练功房加紧训练,时候不早了,待会还要洗澡做保养。”

    初六的厨艺很拿人心,所以谢青眉已经不再厌烦他,强打着瞌睡走去练功房。

    吃饱了就想睡这也是人之常情,初六唤她:“眉姑娘,现在还不到睡得时间。”

    谢青眉哀叹一声揉眼睛:“那么现在又是要训练甚么?形体我已经练过了。”

    “待人接物说话做事,走路礼仪化妆姿态,这桩桩件件都是有学问的,不是说你见了人便退步行礼就叫懂礼节,也不是说你一味顺着男人就叫通情达理,男人不喜欢被人忽视,男人不行女人更不行,男人要得是个能懂自己的人。懂是甚么你明白吗?懂是要观察他的性格在前,分析他的行为在前,在男人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你已经事无巨细的做完进了他的心,如此才叫懂,如果你不能提前解读人心所想,那么你也就输在了有潜在可能的起跑线上。”

    诚然,谢青眉虽然晓得他说得都是道理,但无论如何都还是想不明白想不通透。

    初六又道:“所谓漂亮是俗气的,俗气就是一百个人都看这一个好,那好的这个就叫俗气。美不是俗气,美是特立独行,美是有自信的风格,是你独一份拥有的自然大方,当你有一天往台前一站,不需说话便能吸引男人的眼光,便能让男人的心不自觉偏向于你,那你才是真的美也是真的成功,而不是永远以低级的媚色取悦于人,而不是从众而为的没新意。”

    谢青眉说不过他的大道理,只得一遍遍对着落地镜子,练习走路练习眼神交流。

    最后初六让她坐在地上,开始给她起砖垫腿拉筋,起到第三块时谢青眉崩溃了:“我不干了!”谢青眉满面恐惧的缩回腿“我后悔留在这里了!”

    初六上手把她的一条腿拽过来拉直:“無非不是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

    谢青眉死命去掰他握住她脚踝的手:“我原先不晓得要受这许多罪!”

    初六的手背上被她抓出道道血痕:“你今天如果放弃,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你才二十二,大好的青春年华,为何非要同自己过不去?你若真想死,在坟头上还求我救你做甚么?还死抓着你爹娘坟头上那一捧黄土做甚么?”说着单手把谢青眉提起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出了房门穿过曲折连廊,不知究竟转了几座院落几进连廊,来到一座高得通天的藏经阁,阁子共有九层,八角重檐斗高金瓦,八角上悬着藤黄的油纸灯笼,每层都有一个面南的小门洞,就算是谢青眉的身高,也只能是弯下腰才能钻进去。

    谢青眉抓着初六的衣襟站稳脚跟:“大晚上你带我来藏经阁做甚么?”

    初六拽她穿过带石栏的甬道时道:“这里不是藏经阁,这里是冥嫁阁。”

    谢青眉被他的声音镇住,好不容易才壮起胆子回嘴:“冥嫁阁?”

    阁子内部是个完整的框架结构,从一层到九层是完全的中空,以台石为基每面做了通天的木架,木架上摞着整整齐齐的线装簿子,谢青眉停住身:“一阁子簿子有甚么好看?”

    初六冷笑,抽出一册簿子扔进她的怀里:“那么你不妨来鉴别下它的材质。”

    谢青眉依他言开始鉴别,细看下去果然得出答案:“这簿子竟是人皮封面!”

    初六从鼻底深深哼了她一声:“你想不想晓得这簿子为何是人皮封面?”

    因为极度的恐惧,谢青眉下意识捂住嘴巴,见她怕了初六才和声:“这里的每册簿子都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的因为年老色衰失去了身为杀手的资格,然后就被宫主一纸手谕当堂赐死,有的因为做到高位开始傲娇,然后接连失手死于非命,还有的因为自己的主子出任务死去,导致只能以死谢罪抵下罪责,还有的就是像你这样,开始时同宫主讲好会努力效力,后来吃不得半点苦头委屈,中途想要放弃逃跑,然后又被枫部追回来就地正法。”

    谢青眉有些魂飞魄散:“是不是無非里所有人死去都要被做成一册簿子?”

    “进了無非就是無非的人,就算是死也要死在無非里,咱们宫主就爱好写字做画,有时也爱刺绣个女红,所以死掉的人会被她剥皮做成软纸,对应生前的颜色做成簿子,而簿子里则会记载他们生前的履历。”

    谢青眉举目四望,浑身的毫毛全体起立:“我从来没有同宫主讲好,那天夜里我本来想拒绝的,可是那琵琶明明没人去弹,可我还是听到有乐曲的声音,之后我根本拒绝不了。”

    谢青眉抖得厉害,初六把她揽进怀里:“你已经没有退路了,要么变强要么被杀,当你被宫主选中的那一刻你就是無非的人了,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执行的义务。”

    谢青眉望着他面色惨白,哇得一声就地吐出一口酸水:“我晓得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