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凉潇

章节字数:3061  更新时间:18-10-16 09: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玄沧国的初春是雨水多多的初春,天边泛起鱼肚白时还只是小雨刷刷,但当夜幕升起时雨水里便夹上了小雪粒,细小的白色颗粒,顺风而行直往人的后脖颈里钻,洛潇然身后跟了五个随从,各个身强体壮胡子拉碴,没有镖师的怕相,倒有莽夫的蠢相。

    六人走过街角,其中长得最能看的洛潇然开口:“这镇子上就这一家客栈还算像样,不如咱兄弟几个就在这里凑合歇一夜,明儿一早等雨停了再出发如何?”

    进门前洛潇然再次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他们六人这一行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朝廷押送军饷,押送军饷不是个可以拿来开玩笑的事,所以必须由他这位总镖头亲自出马,如今兑成银票的军饷就妥妥帖帖伏在他的心口上,这是他从镖局出门时的承诺,人在军饷在。

    六人进门落座,小二哥给张罗了一桌酒菜,六人边吃边喝不亦乐乎。

    正喝着门外闯进来个姑娘,削肩细腰苹果脸,两道蛾眉在白皙的小脸上扫得端正。

    小二哥有些嫌恶:“去去去,我们这店不是给你这种人开得!”

    那姑娘只在纯白的内装外套了件冰蓝色的窄袖长袍:“我有钱,我只想吃口面。”

    小二哥打量了打量她又道:“真有钱?那你到那边坐去,别给我们挡道!”

    姑娘纯白暗花的靴子尖在往外渗水,自顾自在柜台上倒了杯热水捧着喝,洛潇然的眼神不自觉黏在她的身上,随从们于是心领神会的起哄开怀,洛潇然家有美妻却依然酷爱流连花丛,素来最喜美人无助的戏码,这姑娘的水嫩轻灵正合他的胃口。

    洛潇然黏着她看,那姑娘自然晓得他的意思,于是又对小二哥道:“小二哥,麻烦你帮我开间上房,要有火盆的,然后要一碗阳春面一碟赤豆糕,都送到我房里去,这里太冷了。”

    小二哥领她上楼,又下楼给她准备吃的,托盘里盛好了要端走时被洛潇然拦下:“小二哥去忙吧,那姑娘是我同乡,我去送上楼就可以了。”

    小二哥本来忙得像条狗,得了这等好事自然要甩手:“那就有劳大侠了!”

    天色完全黑透了时洛潇然踱步上楼,那姑娘住得房间竟然叫凉潇,好巧不巧暗合了他名字中的一个潇字,房门并未关严洛潇然轻推而入,满室的莲露清芬,那姑娘一双杏眼在火盆的映照下亮得透明:“我就知道公子你会来找我。”

    洛潇然本来不害羞,但被这姑娘的冰雪聪明一点而破,倒有了几分羞赧。

    那姑娘又道:“既来了便进来吧,开着门冷风吹我更冷了。”

    洛潇然不怀好意的讪讪而笑,摸了把鼻头走进门去:“姑娘你长得真好看。”

    那姑娘守住火盆斜眼瞧他,洛潇然就着桌边放下托盘,转到她身后去闻她的体香。

    那姑娘又开口了:“公子你是不是瞧上我了?是不是想问我开价要多少钱?”

    洛潇然依然不愿倒架,端着架子打官腔:“姑娘你误会了,我只不过是欣赏你的美貌。”

    那姑娘望定了他笑得不屑:“我在青楼呆过两年,给人家做小妾做了三年,男人的心思我不会看错更不会误会,公子有甚么要求不妨直说,我也不是个不好相与的。”

    洛潇然到底还是不知她的情,既想得手又怕麻烦事,顿时有些进退维谷的两难。

    那姑娘站起身踱步过来,一把抱住他略微发福的腰身,小巧的脑袋贴上他的心口:“要不就二十两吧,我好不容易才从个大户人家跑出来,他家大老婆总是虐待我,前儿我差点被她拿剪刀破了相,昨儿他家两个姨太太满院追着我打,我实在受够了,所以才要回老家找我表哥,我小时候我表哥他最疼我也对我最好。”

    面对美色,洛潇然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姑娘抬头深情的凝望他:“你放心我没病。”

    这姑娘当然是前来执行任务的谢青眉,枫部里有个分支机构叫做雪枫团,专门负责对外打探目标人物的信息,早先初六从雪枫团手里套来份关于洛潇然更详尽的资料,所以谢青眉得以有的放矢的推进事态发展,洛潇然喜欢谢青眉这个类型,所以事情进展特别顺利。

    洛潇然不拒绝,谢青眉趁势吻上他的唇,一个月对初六的熟悉,一个月对情爱的熟悉,谢青眉早已掌握的游刃有余,说句良心话洛潇然长得还算可以,就是身材真的不咋的,油腻,中年,发福,体臭,简直跟她年轻英俊侧颜无敌的初六没法比,但是任务就是任务,谢青眉得逼着自己去发现他的优点,逼着自己不能露出破绽,逼着自己不能因为恶心而失手。

    索性洛潇然也有优点,上肢力量还算不错,相应的上肢肌肉也结实有力。

    敏感点逐个摸清,洛潇然的心智松懈了,谢青眉瞅准时机解开他的腰带。

    洛潇然虽然沉迷女色,但做出的承诺还是记在心间的:“停,衣服还是我自己来解。”

    他的话瞬间浇息了谢青眉事成的欣喜,谢青眉本就想借机摸他个遍,正巧搜寻军饷的所在,这下子被他拂了装饰过的好意,所有前戏前功尽弃:“可是我家老爷就喜欢我侍奉他。”

    洛潇然伸手去捏她粉嘟嘟的腮帮子,哎了两声遗憾的道:“曾经有个姑娘长得可美了,谁晓得竟然是来偷我东西的,若不是那一回我没有及时发现,何至于落下这么个心病,不瞒你说不是我信不过你,是你们这种姑娘压根就不值得被信得过。”

    谢青眉在他的话里听出了贬低和歧视,再次记起媚姐对她的大呼小叫,再次记起异苑里无比耻辱绝望的一夜,于是面颊上的一条肌肉不受控的抽搐了一下:“那公子尽可以来试试我是不是信得过,你这样子真真是好没情趣,扫兴的很。”

    洛潇然的确是喜欢谢青眉,听她语气不善,忍不住拿眼睛瞟了一下她的表情。

    谢青眉不去瞧他,转过身脱了个清清爽爽只留肚兜:“干干净净赤赤条条,我若偷了甚么公子自然一目了然,不需要我解释,亦不需要我藏着掖着。”

    洛潇然本来还是有些疑心她的,但看到谢青眉如此坦白,便把那疑心给咽了回去。

    那厢谢青眉勾手轻笑:“那公子便快点侍奉自己吧,我还想着早些睡呢。”

    面对谢青眉的天真,洛潇然彻底放下了心防,开始有分寸的解开衣衫。

    洛潇然没了心防,自然不去考量谢青眉是不是暗藏心机,衣衫在她面前一件件褪去,军饷最终暴露在谢青眉的眼皮底下,一张手工誊写的大额银票,上面的数字究竟有几何谢青眉没有瞧清楚,但钱庄敲得朱泥印章谢青眉瞧清楚了,站上高处的狂喜令她发疯。

    洛潇然早就等不及,一个翻身猛扑把她压在身下:“你真是个妖精,今夜我给你双倍。”

    洛潇然在她的身体里痴狂低吼,谢青眉的热汗顺着脸颊颗颗滑落,不只有火热灼身的兴奋,还有恐惧袭来的紧迫感,初六塞给她的藏剑簪此刻就握在手心里,只等着洛潇然释放时给予一击毙命,这是谢青眉第一次杀人,该怎样做她心里没底,但她还能记得初六说过的话。

    终于到了高潮,洛潇然闭上双眼时谢青眉抬手狠刺他的太阳穴,鲜红的血水一下子喷溅出来,落得她满手满脸都是,洛潇然甚至没来得及睁开眼睛,便从活人变成了死尸。

    谢青眉收手起身裸身来到窗口,窗户推开外面有影侍翻下身来:“眉姑娘你的剑。”

    这影侍是临时调配来协助她执行任务的,也是替代初六,也是来监督她。

    藏剑簪是以防万一,所以真正致命的剑伤必须要有,以便确保此次任务万无一失。

    在最终确认洛潇然已死是事实之后,谢青眉做得第一件事便是洗脸洗手洗全身。

    清洗干净后她抖着双手,一件件把来时的衣服穿好,又接过窗外影侍递进来的木匣子,木匣子里装得是焚尸用的红磷,谢青眉依他所言,将红磷洒在洛潇然的身上,那粉末甫一接触空气便呲呲的燃烧起来,就连洛潇然身边地板上的裂缝和坑洞,都在燃着幽蓝色的火光。

    在见识过冥嫁阁的人皮簿子陈列,以及墨嬗及厝雍的探讨皮子质量,她感到自己已经没了害怕的资格,也没了要逃跑的念头,雪枫团应该会派影侍监视她这一天的全部举动,应该会派影侍随时待命处置她的擅离职守,所以她能做得便是安静等待被影侍带回無非。

    红磷快要燃尽时,谢青眉把最后一口赤豆糕吃完,窗外的影侍说她可以回去了,谢青眉这时有些想哭,昨天她还害怕無非害怕的要死,今天却盼望着回去盼望的要死,这真是个讽刺的鬼故事,她站起身打开房门,再次回头去瞧一堆黑炭的洛潇然,他的焦黑的眼睛突然亮了亮,似乎有对她无尽的怨恨和诅咒,谢青眉终于怕了,飞也似的逃出客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