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帛修

章节字数:3240  更新时间:18-10-17 08: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仲夏之后苑煜宸再也没有召见过谢青眉,而赐紫递给她的消息也如同石沉大海。

    谢青眉的日子于是照旧,训练,出任务,与初六闹别扭,眼看着便到了小雪,天气开始寒冷地面也时不时凝霜,谢青眉儿时算命,老先生说她是枭神夺食凶得很,要她入了冬要防备意外,所以接连几单任务谢青眉都是有惊无险,有一回整条左臂差点折了,闹得整个無非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还有一回脸上挂了彩,初六没辙只能去找苑煜宸求上好的伤疤膏给她抹。

    苑煜宸是个不出门知天下事的,于是要初六带话回来,要她悠着点别把小命赔上。

    这天冬至初六亲自下厨包了饺子,白菜洋葱猪肉馅的,赐紫来时饺子正巧出锅。

    热气腾腾圆白滚滚,赐紫和绀殷都过了饭点没吃饭,初六好心给他俩分了碗筷。

    一大锅饺子被四个人分着吃完,赐紫这才抹嘴切入正题:“我今儿个是有好事要通知妹子,上一回说得事如今才有了眉目,宫主要你我四人即刻启程,谁先完成任务谁便晋级。”

    这消息来得忒突兀,谢青眉有些发懵:“可是今儿个是冬至。”

    赐紫怅然哀叹:“做我们这一行的哪里分年节,宫主是瞧得上你我才派任务,不然永远是个候补。别说,你家初六厨艺是了得,绀殷也跟着学学,回头我也要吃白菜洋葱猪肉馅的饺子。”说完喝口面汤又道“这一回要到昊天城参加帛修女儿的成人礼,帛修手中有样宝贝,据说炼丹能增百年内力,宫主要咱们既要拿到宝贝,也要设法收住帛修的心为苑公子所用。”

    昊天城,距离京城最近的卫星城镇,城中最有名气的便是帛修。

    十五年前帛修还只是个在黑道混得开的侠客,后来武林争霸胜者缺缺,帛修凭借好人缘和过人的刀法稳稳胜出,自此之后武林易主改姓帛,如今又过去十二年,帛修依然统领武林统领的忒起劲,几乎每年新出道的少侠都会加入帛修的帮会,台依湖。

    台依湖,台依湖,一面湖水映心间,谢青眉和赐紫的目的地便是这里。

    台依湖是帛修在昊天城的别墅,今日门庭若市人声鼎沸来者皆是重金携礼,谢青眉和赐紫双双站在正门外,和众人一样手里托着价值千金的锦盒,她俩如今的身份是神偷双姝,出身自西南边陲的十万深山,由于出道时间尚短,所以还是两张生面孔。

    帛修的管家也姓帛,据说是帛修的远方堂叔,堂叔这人一看便是见多识广的老滑头,瞄了眼两人绣鞋下涂着蔻丹的赤足道:“绣鞋之下从不着袜,原来是蜀南来得神偷双姝,路道漫漫姑娘们辛苦了,快请里面上座。”

    赐紫对他抛媚眼:“路道虽远却不辛劳,帛大哥的热闹我们姐妹是一定要凑的。”

    赐紫的媚眼抛得值,堂叔果然给她俩安排了上座,就在距离主桌最靠近的副桌。

    不一会人都到齐了,谢青眉和赐紫借着人多热闹出足了风头,谢青眉时不时抬眼去扫初六该呆得位置,几番下来几乎记清台依湖的布局,午时开宴,帛修带着女儿发言之后又有几位重量级人物出来念贺词,后来到了即兴时间,堂叔提议要有才艺的来宾们一展才艺,算是给帛大小姐助助兴。

    谢青眉和赐紫等得便是这机会,赐紫端起酒杯目送秋波:“我和妹子出身乡野不懂规矩,不过论才艺我和妹子倒是可以献舞一曲,不知帛大哥意下如何?”

    话音未落便有人捧场喊好,谢青眉寻声回头,晓得捧场那人是拓月山庄的庄主沈梦旗。

    之前初六已经告诉她,过几日会有个新任务,如今宫主已经锁定她是执行的最合适人选,只是还没有正式做出安排,而任务对象正是这潇洒爱热闹的沈梦旗,因着这一层关系,谢青眉对他生出几分亲切感,于是对他遥遥微笑,而沈梦旗亦是个多情的,也遥遥回了她一笑。

    帛修安排男仆给她俩备好了琴,赐紫却临时变卦,献艺之前非要先到主桌敬酒。

    谢青眉和赐紫一前一后来到主桌,敬了一圈干了一圈,赐紫喝得高兴,拉着帛大小姐非要认个干妹子,这厢帛修被她搞得哭笑不得,却又没法推辞好意,那厢沈梦旗趁乱探手把上谢青眉的腰肢:“这位姑娘真好姿色,不知可有婚配的婆家没有?”

    谢青眉怕被初六目击,拍掉他的手闪身撤回副桌,赐紫柳眉倒竖佯装愠怒,主桌上一片哗然悦色,正闹着众人头顶哗啦啦降下一大片锁链网兜,各路英雄忙起身遮挡锁链护住帛修和帛大小姐,紧接着花香四溢有人倒地不起,不知是谁高喊了声:“不好!是花毒!”

    于是有兵器的握紧兵器去追凶,没兵器的只得脱下长衫捂住口鼻。

    赐紫吓得吱哇乱叫抱紧帛修不撒手,整个人扭股儿糖似的贴上他。

    沈梦旗一把把谢青眉揽进怀里关切的问:“这位姑娘可曾有大碍?”

    谢青眉摇头推开他,三两步奔到赐紫身前哭得真真切切:“姐姐,你要不要紧?”

    沈梦旗尴尬发笑:“我怕姑娘有事,姑娘却怕她姐姐有事,这才是情深义重啊。”

    赐紫带笑啐他:“沈庄主莫不是瞧上了我妹子,故意拿她来开涮吧?”

    沈梦旗揖手:“小生岂敢对舍妹有非分之想,不过是爱屋及乌关心罢了。”

    赐紫还想说甚么,最终皱眉闭眼晕了过去,帛修吃惊去摸她脉相,之后对堂叔吩咐:“这位姑娘并无大碍,估计是身子娇弱又加舟车劳顿,一时间血脉不畅便晕过去了。”

    堂叔,男仆,沈梦旗都在为赐紫操心,谢青眉自然是挤了两颗眼泪珠子出来已示真切。

    席间一切大乱,帛修三言两语便稳定住局面,有男仆上来调解药救人,有男仆上来引导退席,退席时谢青眉记住了帛修的长相,三分硬朗六分风霜,还有一分气度从容的不谄不媚。

    谢青眉和赐紫的客房安排在后院最东厢,谢青眉当然不能让沈梦旗进屋坏事,于是连催促带撒娇终于把他拒之门外,但沈梦旗不想错过谢青眉,于是在她的眼波粼粼中道:“我今儿随身带了药僮,不如就叫药僮进屋瞧两眼,如此我也可以放心。”

    谢青眉留意到他也被锁链勾伤,抱过赐紫之后伤口有撕裂的迹象,连忙说了句:“沈庄主身上也有伤还是尽快包扎吧,不然感染可就麻烦了。”

    沈梦旗咧嘴笑了:“我这个不打紧,姑娘是铁了心不准我进屋,那我便守在门外吧。”

    半炷香之后赐紫醒了,用得是無非里闭息截脉的心法,两人筹划了下一步,决定晚上趁夜色寻宝,但寻宝势必要先出门,出门必须要过沈梦旗这一关,所以谢青眉还得演一出戏。

    晚饭后又过一个时辰,赐紫重新躺下挺尸,谢青眉准备好了一切坐在窗前嚎啕大哭。

    沈梦旗是个爱花护花的,听到谢青眉的哭声坐不住,轻叩房门问:“姑娘你怎么了?”

    谢青眉抹了把眼泪站起身去开门,门开时沈梦旗果然瞧见哭得梨花带雨的谢青眉。

    沈梦旗关切挑眉,右手搭上她的肩:“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谢青眉抽抽搭搭泣不成声:“我姐姐到现在还没醒,能不能麻烦沈庄主进来瞧瞧?”

    沈梦旗心火沸腾觉得有戏,故意吊谢青眉的胃口:“可以是可以,但就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怕是不大合适,况且我对医术只是略懂,谈不得精通更谈不得救人。”

    谢青眉叹口气,水蛇般缠上他的腰身:“那我若以身相许呢?是不是便没有不妥了?”

    沈梦旗面有得色,但还是咳了又咳保持风度:“若是姑娘肯以身相许自然没有不妥,只是我这人很乏味的,倒怕日后时间久了姑娘还要嫌我。”

    谢青眉当然不会嫌他,谢青眉就等他上钩进门,谢青眉主动献吻,沈梦旗一吻倒地,赐紫睁开眼睛坐起身满脸讥诮:“所以说色字头上一把刀,男人永远都学不懂这道理。”

    献吻之前谢青眉在唇上抹了宫主赏她的夺命散,夺命散揉进樱桃红的胭脂里,瞧上去真真是淡淡艳红的好气色,夺命散,花毒放,还有白日里的天降锁链,这些都是提前规划好的计谋,白日里绀殷负责撒网诱敌,初六负责望风断后,而夜晚才是她和赐紫的时间,寻宝。

    据说帛修在台依湖里藏了样无上的宝贝,所以私藏宝贝的地方一定会严加守卫。

    谢青眉和赐紫翻上屋瓦登高望远,目标很快被锁定,一间守卫森严的青砖家庙。

    赐紫得意勾唇,轻轻搬开一小片屋瓦侧耳倾听,身下的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轻松避过守卫的巡逻,两人一前一后跃下屋瓦,指尖轻推推开内室木门。

    木门未锁一室漆黑,眼睛在适应黑暗之后逐渐可以看清,房内很宽却没有任何东西,内室里只有一张草席床榻,除此之外甚么都没有,很明显这只是一座挂着衔的家庙,房内除了床榻便只有墙上挂了一幅画,那是一幅很平常的山水画,赐紫好奇伸手去上下抚摸,一摸之下发现了门道,画下方的墙壁上有个很小很不明显的弧度,她轻轻一压画后的墙壁立即开启。

    面前是一间暗室,赐紫招呼谢青眉跟上。

    开始是黑暗的甬道,然后走道越来越宽,正前方终于有了丝光明,紧接着她俩听到铁链的声音,铁链那头拉了个很大的铁笼子,里面关了个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