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观澜

章节字数:3084  更新时间:18-10-17 08: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笼子里那人抬起头望向她俩,谢青眉也在适应了慢慢亮起的光线后将那人看个仔细。

    一头冗长及地的雪白色长发,就连眉毛也是白色的,肤色极白薄如蝉翼,谢青眉好似能看到血管里汩汩流过的血液,全身上下唯一的颜色,便是淡褐色的眼眸和红艳艳的嘴唇。

    谢青眉在心底给那人做出个评判,这的确是一张很美的脸,可是美得很邪。

    脸美得雌雄莫辨,若不是他全身赤裸,谢青眉真的会以为他是个妙龄女子。

    他的手和脚皆被铁链铐住,关在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里,仅以那双淡褐色的眼睛冷静沉着的看着她,乍看之下仿佛一只美丽的野兽,谢青眉低声问他:“你是妖怪还是人?”

    男孩像是听懂了她的话,冷冷的敛下眼眸,坐起的身子重又静静躺下,闭上眼睛不理她。

    赐紫阴阳怪气的讽他:“样貌祸水一头白发,连眉毛都是白色的,这可不是平常人。”

    暗室里空荡荡的,除了铁笼和男孩一无所有,更别提有甚么宝物,谢青眉疑惑的杏眸移到铁笼里闭眼睡觉的男孩身上:“紫姐姐,你说宝物不会就是他吧?”

    赐紫闻言立即瞪大眼睛:“一个长得奇怪的人就是宝物?妹子开甚么玩笑!”

    赐紫边嘀咕边走向铁笼:“小屁孩别睡了,听得懂我们在说甚么吗?”

    男孩慢慢睁眼,淡褐色的眸子里不带任何情绪,只是依然不语静静看她。

    谢青眉注意到铐住男孩的铁链上沾着暗色的血渍,仔细一看男孩的手腕和脚踝全是干掉的血迹,看得出来是在挣扎之下被铁链磨出来的伤口,她皱眉低头看向锁住铁门的铁锁,然后从腰封拿出一条铁丝,轻巧插进铁锁内转了几下,啪的一声铁锁立即开启,她打开铁门走到男孩身边,男孩看着她动也不动,一双褐眸看着她蹲下身,轻巧解开他手脚上的锁链。

    赐紫瞪着他的伤口翻白眼:“血肉模糊简直恶心!”

    谢青眉在他要缩起身子时低喝一声:“别动。”

    赐紫瞪着她不明所以:“妹子你这是?”

    谢青眉有点心疼的用力扯下一段衣摆:“虽说今儿穿得是新衣服。”撕扯的动作极快赐紫来不及阻止,她拿起撕下的布条将男孩手脚上的伤口包好“但还是派上了用场。”

    男孩静静的看着她,褐眸里掠过一丝光芒。

    包扎好伤口谢青眉起身看着他道:“我身上没带伤药只能先这样将就,你起来我带你离开,不管你是妖怪还是宝物,至少长得还像个人,把人关在笼子里不人道。”

    谢青眉走出铁笼时赐紫撇嘴:“妹子你确定他就是宝物?咱可别折了手。”

    身后没有任何动静,谢青眉转头瞪他:“你到底要不要走?难得我姐姐大发好心要教人,机会只有一次你若不要就拉倒!”

    男孩终于开口声音极淡:“为甚么?”

    听到他的声音赐紫愣了,不耐烦的瞪他:“原来你会说话呀?”

    男孩敛眸仍是对着谢青眉说话:“我不走。”

    谢青眉她们进来的时间太长,这对守卫严密的藏宝屋来说不正常,况且她也不能完全确定这男孩便是她们要的宝物,再说沈梦旗的尸体还在她们屋里,对外留下的线索多如牛毛,指不定哪个环节便要出问题:“随你,你不走我们可要先走了。”

    赐紫懒得再理男孩,转身便要离开:“妹子的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喽!白忙一场。”

    谢青眉原地转身也跟上赐紫的步子,男孩继续道:“你也不能走。”

    谢青眉心下倏的一惊,一颗小心肝差点跳出来,不知何时男孩已经来到她的身边,近到只差一步的距离,而她竟然都没察觉,男孩抬眸红艳艳的唇角勾起:“你要留下来。”

    他深沉的眼神令她心惊,还来不及回话便立即听到脚步声,数名黑衣人已经包围住这间斗室,一名黑衣人拿衣服披上男孩赤裸的身体:“少楼主。”

    赐紫纳闷:“少楼主?”

    男孩点头:“明月楼。”

    谢青眉随即明了:“这是个陷阱?”

    男孩轻语:“新近听说苑公子手下进了个好生厉害的姑娘,所以我想见识见识,恰巧苑公子想我帮他炼丹,帛修也想我帮他炼丹,所以我便提了个小要求,现在你是我的了。”

    赐紫冷哼:“無非的人岂能送来送去!”迅速抽出发间毒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扫向门口敌人,谢青眉觎着空隙立即移向门口,可她再快也及不上黑衣人的有备而来,有几个黑衣人立即闪身围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男孩走向她朝她伸出手:“不要抵抗,我不会伤害你。”

    谢青眉瞪着男孩正在思索该怎么办时,耳际听到熟悉的足音,绀殷和初六从门外撞进来,她大喜迅速抓住初六的手:“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男孩懊丧不已,那表情活象吃了口屎,恶狠狠的道:“今天你们谁都不准走!”

    砰的一声烟雾四起,绀殷趁乱释放锈斑,一种以一敌百的蛊虫,锈斑释放后中蛊之人的内脏会被蛊虫迅速占领,如果没有苑煜宸的解药,中蛊之人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脉被一条条蛊虫占领吞噬繁殖挤爆,先前的黑衣人们开始陆续痛苦倒地,谢青眉能从他们撕开的衣服下面,看到他们的血脉正在一条条被挤爆喷血。

    男孩皱眉,空出的那只手凭空捞了件武器来,谢青眉定睛看发现是柄蚕丝制成的软鞭。

    软鞭轻巧无声,男孩手指微抬,一下卷上谢青眉的咽喉,谢青眉被他的内力高高吊起来,整个人像个死绝了的玩偶,就那样在半空中荡呀荡呀的,初六这时也急了,张开五指握住他送来的软鞭,紧紧的,死死的,无论如何都不肯放手,男孩的眼里杀出道兴奋的光:“一拖二也不错,如此我便有了同帛修谈判的资本!”

    初六咬定青山不松口:“谁要同你一拖二!该有谈判资本的是我们!”

    说着把内力全部倒灌进他的软鞭上,男孩心有不甘咬牙还击,那软鞭霎时泛起暗蓝色的华丽光芒,似有电流通过一般,最终他不敌初六的内力,瘫瘫软软倒地晕厥。

    一切都已尽在掌握,如今需要的是有人把男孩带走。

    赐紫的目标本来是帛修,但是突发状况容不得再去调整计划,初六和绀殷很快决定,由他和赐紫带男孩先退出去,留下重伤的谢青眉和初六收拾烂摊子。

    赐紫和绀殷退出后,初六上前揽住谢青眉的肩膀,一迭声问她有没有事。

    谢青眉事很大,她不仅被软鞭扼住咽喉气管水肿,还莫名其妙罹中锈斑。

    初六急得快要哭了:“咱们赶紧回去!回去我哥能救你!”

    谢青眉已经没法说话,只是抿着下唇努力点头,然后挣扎着吐出两个字:“帛修。”

    挣扎间又见几根血管被挤爆,初六明白她的意思:“你放心,我一定助你拿下帛修。”

    这时门外响起帛修和堂叔的声音:“大家把这里守紧了!今儿白天的刺客和晚上擅闯禁地的刺客是一拨人,咱们只要拿住真凶便可以了,记住,一定要抓活的!”

    初六背起谢青眉几步上墙,推开后墙上的高窗户跃窗而出,窗外是逃跑的院墙。

    刚刚经历一场恶战初六几乎力竭,外加谢青眉半死不活,初六有些心神不稳,接连几次试手才成功翻过院墙,翻墙之后包抄的追兵开始增多,谢青眉几乎能听到身后的嘶喊声和追逐的脚步声,她将头紧紧靠在初六肩上,轻而又轻的吻了他脖颈一下道:“你走吧别管我了。”

    初六不说话,只是咬紧牙关带她飞奔,最终两人甩开追兵逃进片松树林。

    林间光线幽暗散淡,帛修正在持刀拦路等着他们:“二位逃命可还辛苦?”

    初六停步放平谢青眉,凝力化形聚了把流云纹的亮银花枪出来:“你想怎样?”

    帛修的眼光莫测:“苑公子要我的宝贝究竟有何用?为何不敢光明正大来拿?”

    初六手中的花枪开始旋转抖动,长五尺梭形头枪杆细,谢青眉瞧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她俯身撑地嘶哑着嗓子道:“苑公子说了有些话只对明白人说,只要你同他齐心将来武林还姓帛,你家小姐想做贵妃也不是不可能,反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苑公子承诺一定扶你上位。”

    其实苑煜宸压根没对谢青眉说过甚么,谢青眉也没把握做贵妃和扶他上位的事。

    可是眼下大敌当前,瞒得了一时是一时,脚步声渐近,有帛家的家丁在林外发问他俩去处,帛修握紧手中刀朗声道:“这林子里没人,你们往东南继续追,千万要为沈庄主昭雪。”

    谢青眉忍着疼痛惊魂未定,初六不言语只是握紧手中花枪,等林外的脚步声都散去,帛修才收刀入鞘:“那么便劳烦这位公子,替帛某给苑公子带个好。”

    初六仍是寸步不离护住谢青眉,转身时帛修又道:“公子你这花枪可有名字?”

    初六望着他飘摇远去的一身灰衣,最终顺风回话:“观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