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2章 谁要记得你啊!

章节字数:3994  更新时间:19-02-28 08: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班长!”

    对,这位抱着一摞书本,一边感慨一边走进来的女生,正是他们的班长,康淑茗。人家进门就直接上了讲台,只有淡淡的余光从她们二人身上扫过。

    恍若见到救星一般的“四眼”,饱含委屈地求助于康淑茗,叶思齐打人呢!

    “呵……”对于这么一声深情呼唤,百里诺夕忍不住嗤笑出声。倏地抬起头,侧首瞥向一脸痞气的叶思齐。再看向讲台上女生的时候,端着笑容可掬的神色点头附和道,“嗯,确实太暴力了,一点儿都不淑女……”

    被众人的怪异目光孤立的“四眼”,完全忘了说话者与自己的敌对立场。小心脏竟瞬时溢满了感动。鼻头一酸,眼泪豆儿不要钱地往外蹦,最后还“呜呜”抽泣起来。

    就是啊,哪有人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太过分了!

    没有人知晓她的内心咆哮,自然也就无法理解她的可笑委屈了。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嫌弃地瞟了叶思齐一眼,康淑茗施施然走下讲台。路过她身旁的时候,就着脑门抬手就用书本敲了下去,“请您注意点儿形象!”

    “哼哼!”强忍着额头的疼痛,叶思齐冷哼两声,傲娇地扭头不再看她们。一个个都是没良心的,好心全当做驴肝肺了!

    “别哼哼了,不过拍只苍蝇而已,那么用力作甚?没得弄疼了自己,还脏了手脚。”带着微嗔的责备,百里诺夕的声音却是轻柔若清风吹过空谷,瞬息间漫山野花盛开。

    还处在感动之中的“四眼”,很快就被她的突兀补刀雷到了。一口气卡在喉咙,口水上不得下不去,直呛得生疼。

    原来,先前都只是在挖坑呢!自己居然还感激涕零地入了坑而不自知。思量至此,紧捂着裙摆的她,羞愤得只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四眼”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嘲笑是出于某种目的。她只是至今无法接受,那个严重的问题学生,居然在一夜之间里外换了个人一般。不仅没有再惹是生非,还锋芒毕露地大杀四方。

    对,她不是低调地崭露头角,继而徐徐图之。而是异常嚣张地将所有挡在前面的同学,快刀斩乱麻地砍了下去。不仅毫无悬念地取代了自己,高高立于红榜之首,更是从此变成了一个自己遥不可及的人物。

    这个中缘由,她想不明白,也接受不了。

    不等“四眼”思量清楚,康淑茗已经走过了叶思齐的身侧,在前者跟前蹲了下来。歪着脑袋临近她的耳旁,轻声说道。“别大意啊,不是谁惹了事,都能够全身而退的。置身事外,也是需要本事的。”

    因着说话的她,脸上始终挂着浅浅微笑。在场同学只以为她是在安抚“受伤”的“四眼”,却没有人看到她眼底的嘲弄。

    起身的时候,还不忘很亲和地“轻轻”拍两下“四眼”的肩头,“没带脑子出门么……”

    随即就转身走向百里诺夕,好奇得看着那台与众不同的电脑显示器。只留给满脸惊恐的“四眼”一个华丽的后脑勺。

    虽然不清楚康淑茗到底说了什么,百里诺夕却将“四眼”的心虚看在眼里。大饼脸上虽依旧挂着一副惹人怜爱的神态,厚厚镜片也遮挡不住的慌乱却是再明显不过。还有那片被她自己咬破的下唇瓣,都已经沁出了血珠耶!

    不动声色地收回余光,配合着康淑茗的指头,落在屏幕上的文字提醒框上。对上她的询问眼神,点点承认。

    没错,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她百里诺夕,报考失败了。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事件,她表示无解。难得静下来读几年的书,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给她使绊子,呵,这算计的意图不要太明显了吧。

    也不知到底想到了什么,她非但没有愤怒,反而带着兴味摸起了鼻尖。少倾,突然转身冲康淑茗露出一枚微微轻笑。

    雨霁风光,春分天气。千花百卉争明媚。春雨洗过的日头夹杂着凉意,透过浅薄的窗帘,过滤出晴暖肆意在机房的各个角落。

    无意间就分散出了星点,打落在她那姣好的脸上,映出了无限美好。

    如此罕见光景,惊艳了周围的一众吃瓜群众,瓜子“哗啦啦”撒落一地。不过几句话的工夫,她居然轻易就将千年寒凉化作了暖风旭日。这突如其来的反差太大,在场的他们接受不良,肿么破!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她看向的其实是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狼狈逃离的那位。清浅的笑意之中,噙着若有似无的讥讽。

    呵,看笑话吗?可到底谁才是那个笑话呢?

    “啪啪啪……”清脆的掌声打断了众人的唏嘘。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讲台,正见一位中年男人拊掌而立。不待他们疑惑他的一反常态,就听到一句严肃得没有半点温度的话,“报考完的同学,赶紧回教室上课!”

    对于他一改往常的温和,同学们不过一个短暂愣神。对他后头的这句话更未放在心上,我行我素地岿然不动。

    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熊孩子们,实在是太了解眼前这位亲亲班主任了。他从来都是一个温吞的男人。高中三年,还真就从来没有见过他对谁红过脸。

    可是,这一次,他们失算了。

    “砰!”一声巨响,只看到原本整齐摆放在桌面上的手册,不知怎么突然就从桌面弹起,可怜兮兮地掉落在了有些返潮的瓷板地面上。

    “你们,是嫌剩下的时间太多了?”面无表情地反问一句,真实地告诉他们,他真的生气了。

    见他们迟迟不肯动身,又是一个短促的鼻音,“嗯?”

    都是懂得察言观色的孩子,这一次可是学聪明了。所有学生都装出一副挨了霜的可怜模样,耷拉着脑袋,三三两两地往外走去。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这么多人失了常态。该不会,教室里还有一个失常女人在候着自己吧?带着各种疑惑,众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往教室挪步。

    终于,喧嚣的微机室沉静了下来,只剩下两人相对而视。

    已经恢复往常神态的中年男人,是文科重点班的班主任,邓一阳。在百里诺夕看来,他就是一位很干净的温暖男人。从来不追求时尚的他,也没有同龄男人的沉闷,总是着一身简单而朴素的运动装。

    可是,谁也没有见过他参与任何运动项目。想来,只是为了穿着舒适吧。

    见他迈步走近,她很配合地站起身,微不可察地颔首立于一旁。对上目光中的浓浓询问,也只微微摇头却未言语。

    至于她心里头的那些猜测,在没有得到证实之前,她并不想透露出来徒增他的麻烦。

    他也善解人意地没有刨根究底,随意挑选了一台电脑,就示意她过来。自己则按照报考程序重新操作了一番,画面毫无例外地卡在了最后的提交界面上。

    粗糙的双手抬起放在桌面上,有意无意地敲打着桌面,不知究竟在思量什么。

    过了许久,邓一阳突然站起身,侧首看向一旁的她。有些意外她的一脸轻快神色,深深吸了口气,吐了三个字,“户籍么?”

    “呵……”忍不住嗤笑出声,显然没有想到他会提出这么一个生涩的词语。户籍,它是什么鬼?这么深奥的问题,她确实需要回去好好研究一番。

    柔和的目光飘落在他身上,最后换作了抱歉一笑。

    报考失败这一茬儿,对她来说还真算不上最麻烦的问题。她不甘心的是,若当真如了某些人的愿,该如何去完成当初给他的承诺呢?她从来不愿意失信于人,这一次,恐怕只能委屈自己人遂了他人的愿。

    将她的心绪看在眼里,作为当事者,他自然清楚这里面的因果。

    那个风云女孩离开的那一年,百里诺夕就性情大变了。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孩子,乍然变成了整个年级最令人头疼的刺头。所有的师生对她趋之若鹜,奈何那些“意外”都如擦边球一般,根本无法给她定过处理。

    她,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麻烦的代名词。唯独他,将其认定为一块未遇到合适玉人的璞玉。

    所以,在校方使出手段欲劝退她之时,他力排众议地将其收走了。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只意外那个最后的结果——他们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定下了君子约定,击掌为誓。

    邓一阳将她的心思猜得透彻,微微摇头,中肯地说道,“不用考虑我这边,仔细权衡就后。”

    衡量?她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不是不用考虑,而是根本无需,失信于他是必然的结果。

    不过,她也的确需要好好思量一番。只不过,无关未来,而是回忆整件事情的始末。

    并没有打扰她,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廉价香烟,连牌子都是没有见过的。取出其中一支夹在指尖随意把玩着。

    不管别人如何,他的执教理念一直都是尊重。十六岁的孩子已是成年,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必须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空旷的微机室里,除了两人不同频率的呼吸,只不断传出轻微的无规律敲打声……

    一墙之隔的门外,两个女生贴墙而立于昏暗不明的走道中,自以为小声地嘀咕着。

    “怎么会是户籍问题?那她会回去吗?”

    “嗯……”

    “可是,从来没有听她说过呢。会回哪里呢?”

    “……”

    “好不容易才让她接受啊。如果就这样走了,肯定就会把我忘了吧。”

    “她的世界,我们能够路过就已经是惊喜了,不是么?”

    “可是,我真的喜欢她。”

    “那她更应该回去。”

    “你……”

    ……

    终于,敲打声随着百里诺夕的右手小动作而消散在空寂之中。修长的五指微微张开,舒展于米白色的电脑桌面上。长长吁了一口气,轻声说道,“那就如他们所愿吧。”

    果然没有看错她!这才是他看上的丫头,沉着理性,不会轻易感情用事。

    赞许地点点头,将重新取出的一根香烟递给她,沉沉说道,“你我之间的约定,无关其他。”

    虽然不甘愿让他独自面对这样令人憋闷的后果,此刻却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谁让他们连对手是何人都不知道,如何还手?

    本就因此而憋了一肚子的气闷,最后来这里居然还被敲诈一顿。

    所以,自然就酝酿出了之前的这么一场避免不了的硝烟。一如这雨季,冷锋热锋不断的冲击,阴雨绵延致使水淹城墙而殃及池鱼。

    听到细微的动静,百里诺夕这才放下手里的纸页,抬眼看向玄关正对的廊道。

    男人有些狼狈不堪地穿着一只拖鞋走了出来。在她跟前站定后,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计时器,四分四十九秒!忍不住抬手擦拭着额头的汗珠,颤颤巍巍地将两张银行卡双手奉上,“这里头,每张都是五万。”

    并没有多看一眼,直接将其接过塞进了背包。更多的注意力分散在不远处,那个试图躲藏起来的女人身上。那件事,恐怕她也是有份的吧。嗯,胆量不错!

    侧首冲他们勾起嘴角,声音轻柔若暖洋拂过海面,叫人勾不出半点防御,“不想再见面的话,最好永远忘记我的存在。”

    夫妻俩隔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头答应。心道,谁要记得你啊!

    对于他们这意料之中的反应,百里诺夕视而不见。转身拉扯起沙发上的背包,潇洒地甩在肩头。在两双充满期许的目光中,大步走向玄关。

    随着一声轻微的脚步声走远,他们居然喜极而泣。然而,下一秒,两人的表情就凝滞了。

    他们眼睁睁看着一只脚已经踏出了大门口的她突然回头,冲着自己挑出一个百媚丛生的浅笑,“啊,我听说,你们有将两个孩子寄放在乡下。半个小时后,可以接回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