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3章 彼岸有花 花期了

章节字数:4189  更新时间:19-03-01 09: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既然是要彻底消失在那些人的生命中,自然是不可能留下半点蛛丝马迹的。

    所以,在离开的时候,她带走了所有的相关物件。特意加大码数的鞋套,透明的皮膜手套……甚至连用过的纸巾,都通通连同垃圾袋一起被拎到了一处偏远的不知名街道。没有多看一眼,不客气地将其丢进了路边一个垃圾桶。

    再次回到他们住所旁的时候,百里诺夕已然一身乖张的装束。边上的居民很熟稔地同她打着招呼,却只回以嚣张的轻笑。

    “嘿,老朱,拿一部最新潮的手机!”

    “哟,红姐这么豪气,是在哪里发财啊?”

    “赶紧的,别耽误老娘的好事。”

    “是是是……”

    ……

    一直看着那抹红色的背影走远不见,朱老板才不避讳地啐了一口,骂骂咧咧,“婊子而已,不就是从昨天那个男人身上捞了一笔……”

    即便这么远的距离,她依旧听得分明,微勾起的嘴角洋溢着嘲弄,心头冒着笑,道一声,果然!

    而周遭邻里只看见那个身影突然在远处顿了一下,很快就消失在了右手边的小巷子里,再也没有出来……

    这是一处荒芜之地,时光在这里走得飞快。每每繁华落尽又纪末,总会不经意地遗落下一具白骨。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少沧海桑田,终于,原本草长莺飞的空谷,堆叠出了枯骨满布的乱葬岗。

    不知年岁的夏秋之交,底部的枯骨突然出现了轻微的颤动,带动了上部的断骨簌簌滚落。最初动静的地方,从红血浸染的灰黑色土壤中挤出了好些细嫩的花茎。

    日月沉浮,反卷如龙爪的花瓣透着优雅清高,舒缓展开,色泽却变幻不定。

    花落而叶生,冬长夏眠,又见一度叶落花开。

    乍然间,一只惨白的手柔柔拂过青绿又具白粉的叶片,一声轻叹若谣,“彼岸有花,忘情,花落忘川情彼岸。”

    残温散尽,细长的叶片带着不舍簌簌落下,对着那抹消散的身影应道,“彼岸有花,恶魔,情早已殇不欲念。”

    叶才落,鲜嫩的花芽带着娇弱抽枝,随着红色的风摇曳姿态,似吟若唱,“彼岸有花,紫陌,滚滚红尘丝不沾。”

    突然,不知何处而来的飓风,毫不留情地席卷走了这一处的光景,一切恍然若虚。

    好似时光被快进了无数,戛然刹车停了下来。画面不再是那处虚幻的唯美,而是真实场景。

    冰冷的钢筋水泥盒子,一排排林立于纵横交错而高低盘绕的桥路两旁。灯红酒绿的都市,叫嚣着纸醉金迷的沉沦。

    喧闹的市肆区,突兀地坐落着一个名为“转角”的咖啡屋。

    屋内仅有的一处靠窗位置上,坐着一身黑衣的少女。只见其貌姣姣,长发如瀑披散于肩头,墨色锦缎上刺绣着红艳奇特的曼珠沙华,气质神秘莫测。

    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拂过桌面,优雅地端起乳白色的杯子呷了一口曼特宁。黑白分明的眸子,随意游离在窗外。

    此刻,已然接近夜市时分,街道上人来车往,好不热闹。

    原本正专心聆听着清幽的音乐,少女的耳畔却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如此近的距离,惊得她下意识地侧身远离玻璃窗。这一突如其然的移位,左手不可避免地一个抖动,弄洒了一桌的咖啡。

    狐疑地抬眼,窗外除了人头攒动,并没有车辆靠近的痕迹。毫无征兆地,骤然就感觉到身上一阵恶痛,周身仿佛被重物狠狠地反复碾压了一般。

    “嘶,真疼啊……”抽了口气,发出微弱的轻吟,却似乎很快就湮灭在了众人的交头接耳之中。

    还未缓过神,又是尖叫声乍然响起,横冲直撞地攻击着耳膜,震得生疼。她却完全感觉不到这份微薄的疼痛一般,仅仅觉得被吵得脑仁疼。

    “啊,出人命啦!”

    人命吗?唉,又是一起车祸啊。明明疼痛难耐,她却还有心情关心他人。不过,一对秀眉很快就蹙起,自言自语着,“不对啊……这是梦境啊……为何会有如此真实的感觉呢?”

    是的,不论是曼特宁的独特味道,还是现如今的强烈疼痛感,都真实得令她心有余悸。

    疑惑还未得到合理的解释,身上的疼痛感骤然以级数倍的强度加剧。她只感觉浑身骨头都被粉碎得彻底一般。左手无力地松开,杯子毫无悬念地从桌面滚落在了地上,却没有发出半点动静。

    一双惨白的手死死扣在桌沿,额头不断有冷汗沁出,“吧嗒吧嗒”地滴落在蓝色蛋白石桌面上。

    明明不断有人从她的身边经过,却匪夷所思地无人察觉到此处的异常!

    强忍着浑身的剧痛,抬眸看向窗外的街道。只看见十数米开外,越来越多的人驻足围观,里外竟是好几圈。

    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眼前还有这么一层厚厚的玻璃,她却清晰地听到了人群中的各种动静。仿若所有的议论纷纷就在身边,即便捂着双耳,也无法隔绝那声声惊吓与叹息。

    一抹宝蓝色的身影突兀撞入她的眼帘,心口却涌动出一股莫名的悸动。直到对方居高临下地垂首,才看清那张坚毅的脸庞,丝丝怪异的熟悉感乍然出现。

    他!他?

    “竟然是他!”“他是谁?”两个矛盾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不对!那张脸庞后面是什么?是一轮新月受惊一般闪躲在那厚重的云层里!没错,视觉根本不对!

    不免带着自嘲感叹道,这场梦,真的好混乱啊。

    对那个男人扯出的淡漠微笑视而不见,更是没有在意那双灰色瞳孔中噙着的残忍与嗜血。

    嘲笑道,肇事者而已,有什么可嚣张的?

    疼痛感来去突然,看着桌上那杯没有动过的咖啡,勾着嘴角,果然只是一场梦啊。才起身,耳畔又响起一声声召唤,急促而虚弱的声线。

    信步走出咖啡屋,鬼使神差地就来到人群之外。不远处正是那个冷血的肇事者,他的目光滞留在她来时的方向。那么柔和,还溢出了款款深情。

    循着他的目光缓缓转身,在看清来人面容的瞬间,少女的瞳孔骤然放大。呼吸,也变得急促不顺。一颗心更似被一只无形的手撕扯个不停,怎样都是生疼。

    关于走近的她,又是两个矛盾的声音炸响在脑海中。

    看着他们紧紧相拥,笑容幸福,她只觉得异常刺眼。心口突然产生一股不祥的预感,于是发了疯一般推开人群挤了进去。脚步,却遽然停留在了人群中央。

    迟迟低头看向冰冷的柏油路面,瞳孔极速收缩,双手紧紧捂着张开却无法闭合的嘴巴。那白皙的肌肤下,青筋暴起得明显。

    胸口更是阵阵钝痛,喉咙一股腥甜喷涌而出,火辣辣地灼烧着声带。双腿颤抖得厉害,已经不足以支撑上半身的重量,不过一呼一吸的工夫,无力地跌坐在了地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死了?

    柏油马路上,竟就是她自己!百里诺夕,倒在血泊中!

    刺眼的红色,氲出一整幅惊心动魄的艳丽。如曼珠沙华般让人痴醉迷离,明知有毒而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诺夕……诺夕……”一个悠长的声线,从遥远的地方飘忽而来。

    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与强烈的抗拒,让她干脆刻意忽略掉这虚幻的声音。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扬长而去的黑色车辆,努力着尝试回忆整个梦境的始末。

    才进入梦境的时候,最先看到的是唯美幻境。然后呢,又掉入这个城市,才出现就有人邀约她,地点正是先前那个“转角”咖啡屋。对方自称是她想要找的人。可是,她从来都不明白这场梦境要求自己找寻什么!

    偏偏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兴奋地不停催促她,快去!快去!

    最终,理智还是输给感性。

    再然后呢?她到底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她甚至根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转角”啊。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大脑中有这么一段空白,仿若一个提线木偶任人摆布了。

    那么,地上的自己,就是他撞的咯!

    那个带着熟悉的陌生人,究竟和自己有多深的仇怨,非要置自己于死地不可呢?

    脱力地单膝跪地,蹲在了自己身侧。围观的人自然是看不到她的,可是,整个画面还是那么的诡异。

    脸色惨白如雪的她,心疼地看着地上因失血过多而同样毫无血色的自己。死气弥漫而出,唯独那双明眸宛若浩瀚星辰,闪烁着清澈无悔。心疼极了,颤颤伸手轻抚着冰冷的脸颊,小心翼翼替自己失去嘴角的血迹。

    地上的人儿仿佛能够感觉到一般,目光准确地落在了她的方位。

    “谁……”低落的声音卡在喉咙中,所以,所有人都只能看到地上的她艰难地动了动嘴巴。

    她的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了,却好似已经麻木得无法感知到疼痛。唯一的感觉,便是无力,前所未有的脱力。

    “诺夕……诺夕……”两个人的耳畔再次响起虚无的呼唤,却再次被她(们)无视了。

    所以,应该快要死掉了吧?这样也不错!不再管那些恩怨情仇,也算解脱了,不是吗?

    如此想着,俩人非常同步地闭上了双眼。

    突然,一道灵光闪现在脑海中,百里诺夕猛地睁开眼睛。扬起的嘴角勾出残破却倔强的笑意,隐隐带着不屑一顾,“嘁,原来是你啊!”

    “回家……回家……”

    家?何处是家?她的眸色乍然间变得绚丽多彩,清冷一哼,“不回,永生不回!”

    是谁永堕红尘,

    只为追随那一丝情絮的悸动。

    是谁诉说了永生不变的爱,

    却最后的伤痛独自背负。

    谁是谁,谁为谁,

    一念魔一念佛。

    谁入魔,

    成全谁的佛,

    永生沉沦。

    “唉……”一声重重的叹息,透着一副了然于心的骄傲语态,“重新度过此生?亦或者,轮回重生?您的选择……”

    看啊,原来还有优待,留有选择的余地呢。

    自嘲自讽着,她倏地站起身。眸色已经变成幽深的蓝绿色,追随着那抹消失的黑色。那对男女在车里谈笑风生,肆意嘲笑着她的下场。这场悲剧,居然仅仅能够成为他们嗤笑的话料。

    真可悲啊!

    感慨才出,那个虚妄一般的神秘存在,适时奉上了一份超级大礼。那些曾被她遗忘的生生世世,如同老旧电影,一帧一帧地从脑海中飞掠而过。

    原来,已经沉沦了这么久啊。不过唏嘘,却未有兴趣去纠结那前世往生的种种。只带着决然自问,既那些白骨仅能够堆叠出这样注定结局,那她何必执着?不若从此与之陌路相对,各自相安无事。

    “不就是再度此生么,为什么不呢?”冲着虚空反问一句。

    一阵死寂的沉默之后,才又是一声无奈叹息,“您的愿望,复仇吗?”

    “复仇?”冷笑一声,骄傲地扬起苍白的脸庞,直骂一句,“去TM的见鬼复仇!给爷来杯彻底一点的孟婆汤,从此桥路无干!”

    没错,她早就不是她!今生,只为百里诺夕自己而活。哪怕之后从此永生轮回,又有何妨!

    落花,花期了,彼岸无花……

    “旅客朋友,列车运行前方到站说羲城车站,正点到达羲城车站的时间是十点三十七分,这区间列车需要走行……前方到站,羲城车站。”

    温柔却机械的声音很快就响彻各节车厢。

    轰鸣被隔绝在外的最末尾车厢里,一个少女趴在桌子上,手臂湿了一滩。

    不知是否被这声响吵着了,幽幽转醒之时,惺忪睡眼中蓄满了不痛快。呃,小脑袋有点儿昏沉,揉着太阳穴轻吟一声,“唔……”

    不知是还没有彻底清醒,还是疑惑太多。她的状态有些糟糕,一脸的迷茫之色。

    似乎,好像,有什么东西不见了,整个人反而轻快了许多。

    嗯,让她好好想想。

    用现金买了最早的这班列车票,硬座,然后没多久就进入了那个冗长的隧道。再然后,自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做了梦,入了魇。至于梦到了什么,却是一点儿印象也无,连枝桠末节都没有一丝回忆。

    最后,就醒了咯。不过,这一手湿哒哒又粘糊糊的到底是什么?没出息的眼泪还是丢人的口水?

    可千万别是那什么泪流满面之类的啊,那样实在是太没出息了!很不厚道地腹诽了自己一通,突然就神经质地咧嘴笑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