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4章 美女老早就走远了啦

章节字数:4060  更新时间:19-03-02 1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车窗外的色彩流逝得飞快,可远处的那条河流却自醒来就一直跟随着。浑浊不清的河水缓慢地淌过,徐徐走远,不断侵蚀着发黄的地表。痕迹满布于朱红色梯田,层层叠叠。

    草种夹杂在厚重的尘埃里,徐缓散落在微风之中,流光交错中花香满场。

    车上又有几多试图还乡的旅人,安眠于真假难明的睡梦中,甘心沉沦而分不清楚梦里戏外。

    零零落落的梦里,花落,谁人知多少?

    轰鸣的机械声回荡在末尾车厢里,却影响不了干坐了大半夜的疲惫人们,陷入沉沉睡眠。

    很多座位上已经不知来去换了多少人,最后一排的靠窗位置,半小时之前也易了主。一位看不出年纪的男人,眯着眼慵懒地靠坐着。细长的眼梢挂着似笑非笑,点点眸光明灭着熠熠华彩。

    没有人知道,他的余光始终落在对面这个奇怪的女孩身上。

    当初在列车的玻璃窗下,不过无意间看到睡梦中的她紧蹙着眉,突然就产生些许的兴趣。也不知究竟梦到了什么,春风之中,额头居然还直冒虚汗。紧蹙的眉头下,表情很是痛苦的样子。

    再来到这节车厢的时候,列车已经开出了一段距离,而她也正好醒来。呆萌地发了好一会儿的呆,突然又莫名其妙地笑了。

    这么久了,那对飘忽的眸光始终游离在不知去处的天际,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不过三个违和的神色,竟仿若一根轻盈的羽毛,丝丝牵动着那方古井无波的心海,还皱起了微薄的涟漪。

    这淡淡的起伏,才是让他感到惊讶的地方。想想这么多年,能够让他在意的人,当真是屈指可数。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素来对无关人事漠不关心的他,不由得对她多关注了几分。

    学着她的模样,左手支着脑袋,若无其事地看着窗外一掠而过的各种色彩。余光,却带着猎奇的小心谨慎,不曾移开半分。

    成为他眼中风景的百里诺夕,浑然不知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事实上,那些反常得想不起一点枝桠末节的梦魇,并没有纠缠她太久。不过呼吸间就调整好了心态,才会露出那个蜜汁微笑。

    不禁感慨连连,若是没有昨日的报考失败,一切都会变得那么美好。自己不仅能够如期完成与邓一阳之间的约定,狠狠打那些老古董的老脸一通。更能够名正言顺地进入那个大学,从此陪伴在自己在意之人的身旁。

    可是,现实中并没有这个如果。也怪自己的运气实在太逆天了,居然“中奖”了。

    只不过,自己这才中奖,那位素来羸弱的“四眼”就上赶着送来一枚嘲笑。这才是有趣的地方!想自己当了那么久的刺头,即便近一年“改邪归正”了,也是无人敢轻易招惹的。她倒是敢“不经意”地幸灾乐祸,如若当真有这份勇气,自己还要高看她几分呢!

    至于那个女人,哼,真碰巧,竟也一夜之间壮了胆?

    要她说啊,这个世界呢,最不差的就是巧合了。而巧合得这么天衣无缝,可不就成了最拙劣的早有预谋么。

    这幕后之人,怎么会如此草率地出手呢?究竟是太心急了,还是不得不出手呢?他在害怕什么呢?

    那些素来看不惯自己的老古董们,可不会有这样的手笔,他们似乎更擅长阳谋与明夺。

    呵,不管是谁,想操纵自己的人生,可问询过自己肯与不肯?

    思量至此,脑海当即放空,不再有一丝念想。双眸随之轻阖,嘴角则勾起一抹凉薄的笑意。

    迎着拂面而来的凉风,深深吸了口气,又逆着风缓缓呼出。眼睑乍然上扬,长长的浓密睫毛如同蝶翼,轻快扑扇,闪现出清明眸底。

    突然歪着脑袋,扯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轻笑,看向右前方那张陌生的脸。准确捕捉到那绺余光,嘴角不由得沁出若有似无的轻笑。

    呵,现如今,偷看也能如此光明正大了?

    一道灵黠隐没在眸底,端着那张平凡无奇的脸,冲对面抛出一个媚眼。在对方侧首看过来之时,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了勾,“姐姐我,很好看么?”

    男人显然有些意外她竟会有如此直接的问话,索性也不回避了。配合着直起上身端坐着,煞有介事地看着她的五官。

    嗯,小丫头的面容娇小玲珑,五官倒是谈不上特别出众。不过,每一寸似乎都恰到好处。

    打量仅用了一个呼吸,在外人看来不过匆匆一瞥。然后,就看见他微微颔首,浓眉挑起,“嗯。”

    嗯?这么似是而非的回答算什么?有本事他否定一句,自己还能怼两句。心里腹诽着,口中也不放过埋汰的机会,嘀嘀咕咕地过着嘴瘾,“嘁……现在的老男人,偷看了还要摆出一副高冷范,装蛋啊……”

    声音的确很低,唯独她自己能够听到而已。不过,意外看到对方神色一滞的时候,她还是很得意地扬起了眉梢。

    哼,小样儿,就怕你听不见。

    脸上很快挂出一副不甚满意的神色,勉为其难地说道,“嗯,姐姐我,就勉强原谅你的偷窥了。”

    话语落下,她就不再理会周围之人的见鬼神色。这对她而言不过一个小插曲,路人甲而已,并不会放在心上。

    唉,从那年离开,这还是第一次回来呢!算算时间,竟然已经有十年了。

    十年的时间,那么长,长得足够让原本熟悉的一切都变得面目全。也不知究竟想到什么,久违的害怕乍然萦绕于心头。连她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不愿意去面对曾经的熟悉,还是不想见到最熟悉的陌生。

    如此纠结了许久才平静下来,长舒了口气,从背包里掏出纸笔,心无旁骛地在纸上写写画画……

    “终点站,羲城车站就要到了……”

    当温柔而机械的列车报站再次响起,她只不以为意地侧目瞥向身侧蠢蠢欲动的旅客。随即咬着笔头,座位靠窗户挪了挪,继续一笔一划写得认真。

    有些“躁动”的乘客们,其中有一位就是她隔壁的这位,比她稍大一些的女孩,看上去有些像大学生的模样。

    这上头才报站,她就很积极地站起身,抬手就往行李架上够。可惜,身高的劣势摆在那里,努力了半天也硬是没有碰到边角。

    百里诺夕突然顿了一下手中的笔,似是自言自语一般嘀咕了一句,“不够用就垫一下嘛……”

    想表达的是,身高不够,踩座位上垫一下,自己又不会嫌弃。

    可这么一句表意不明的话却听得那个女孩面红耳赤。连忙一屁股坐回位置,呼吸却是明显的急促。

    嗯?一脸不解地歪着脑袋看过去,当场吓得手中的动作一颤,纸上的那一块算是报废了。只有些懊恼地看了一眼,很快又回到女孩的脸色上。这,醉红如霞的脸蛋怎么那么应节气呢!

    打量的目光,从那张漂亮的脸蛋,向下转移到对方紧紧捂着裙摆的双手上。

    呀,这十指揉搓得那么用力,是要将这一身粉色长裙扯烂么?公众场合也这么放得开啊!腹诽才起,很快就将申讨的目光落向对面看戏的男人身上,吐了吐舌头,“真没风度!”

    随即迅速拿起最面上那张纸,在新的纸页上开始认真誊抄起来。

    对,她就是故意的!

    那个女孩自己拿不到箱子又不是她的错,一个劲儿地用膝盖撞她的大腿算个什么事?当她是不谙世事的小屁孩呢,弯曲了膝盖就能够拔高身材?

    哼,路人乙一枚,居然敢没事拿自己作垫脚石!

    兴许从对面这位上车开始,隔壁这位就已经开始犯花痴了,只不过那粉色的气息到这后来才升华成为了实质。不然,她管对面坐了哪个路人作甚,爱谁谁,与她有半毛钱关系么?

    当报站的声音不厌其烦地再次响起,那个女孩豁出去一般,“蹭”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模有样地从挎包里取出好几张纸巾,仔细铺在皮制座位上。确定无误之后,才小心谨慎地踩了上去,终于让她够到了那个很大的行李箱。

    可是,就在她准备将其从行李架上拖下来的时候,麻烦又来了,她居然拖不动!

    至少,在外人看来,她拖得相当费力。看那粗气喘得,哪里有假?而那张好不容易褪去红潮的脸蛋,更是因为太用力而再次涨得通红。

    这一次,她那对楚楚动人的求救目光,直接投放在对面那个高冷男人身上,却被人家无情地直接无视了。

    “啧啧啧……”咬着笔头略略摇晃了两下脑袋,发出阵阵意味不明的轻啧声,却是头也没有抬。

    鄙视你!只这三个字,就被她在心里重复不停地念了无数遍,毫不客气地用来腹诽对面那个男人。

    谁知他好似猜透了她的心思,索性将余光改成直视,勾着嘴角仔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顶着那对灼灼目光,她却显得泰然自若。眼睛是长在人家身上的,爱看就看吧,反正她不会少了斤两。

    “咳咳……请问,谁能帮我拿一下行李箱吗?”女孩露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突兀地打断了着这两人的无声较量。

    百里诺夕只勾了勾嘴角,恍若没有听见她的求救一般,无动于衷。对方虽然没有直接提出要求,却也是差不多了。她总不能是对自己一个弱女子,或是向她对面那位老爷爷求救吧?

    只不过,对面那位大神,显然也没有接招的意思。摆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从始至终都只看着跟前的这个小脑袋。

    突然感受到隔壁充满恶意的目光,百里诺夕倏地抬头。笔头讪讪顶着鼻尖,一脸不解地看着对方,反问一句,“我说,这么大一个箱子,它先前是自己飞上去的吗?”

    那个女孩被问得语塞,却只能恨恨瞪了她一眼。

    原本嘛,自己也没有想要戳穿她。可谁曾想,她居然胆大包天地来招惹两下自己!真是莫名其妙!

    当列车即将停靠在羲城车站时,走道上站满了出行的旅客。而那位邻座女孩,也最终还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全程无视,早就拖着那个看似沉重的大行李箱离开了。

    “阿嚏!”正拿着笔写得认真,不经意间就打了一个喷嚏。擤动着鼻子,“嘿嘿”一笑,心道,这么快被那两位记恨上了啊。

    窗外的风景最终定格可下来,只看见所有旅人们行色匆匆。

    迟迟不见起身的百里诺夕,瞥了一眼对面这位奇葩大神。而他正撑着右手托着下巴,桃花眼眯起,兴致满满地看着自己。

    “嘿,哥们,美女老早就走远了啦。”说话间,笔尖朝窗外的人群比划了两下。很快转身将桌上的纸张一并放进背包,乍然起问一句,“莫非,你对姐姐我这款感兴趣?”

    男人只勾起嘴角看着她,并不搭话。

    嘿,这浑身沧桑感的老男人还真能沉淀啊,居然对自己的托大都无动于衷。

    索性她也没有打算搭理他,摆出一抹无趣之极的模样,不再言语。淡淡扫了他一眼,“嘭”的一声,背包被她甩在了小桌子上。

    踩着粉色的运动鞋,就麻利儿地站上了座位。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直奔行李架上仅剩的唯一行李箱而去。

    抬起的手才刚刚伸直,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触碰到行李箱。它已突然悬浮于她的上空,瞬息又降落稳稳着地了。

    垂眸看向对面,那个男人依旧安然坐于座位上看着自己。只不过,还处于形变状态的皮制不客气地暴露了他的行踪。

    这身手,真快!她都没有察觉到对方起身。

    感慨过后就扯过桌上的背包放在行李箱之上,不客气地拉起拖杆往外走。快要抵达车厢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冲他嫣然一笑,“既然你这人蛮讨厌了,那就不谢啦。”

    说着,轻松提起行李箱就下了列车,潇洒地背身挥了挥手。不去管那个男人会不会自作多情的误会。

    她这一举动,只不过是在与那些随着这列火车一起抵达终点的过去,告别。

    再见!再也不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