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5章 你是那谁谁谁

章节字数:4273  更新时间:19-03-03 15: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日的羲城多云无日,徐徐凉风而过,吹得人只觉舒适合宜。

    此处的火车站虽规模不小,却依旧挤满了南来北往的人们,显得拥挤非常。火车站外人头攒动,附近的几个公交车站台上更是挤满了候车的人们。

    惟数十米外的一处空旷场地上,只有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高挑的身形着一套米黄色的运动装,肩头松垮垮地挂着一个黑色的简易背包,神色倦懒地坐在行李箱上。

    温和的目光看似随意地从四处扫过,眸底却隐隐明灭出期许。然而,那抹希冀中的熟悉身影并未被她捕捉到,于是,敏感的内心不免有了些许失落。

    没有来啊。也对,毕竟自己这是突发状况。昨夜买到最早一班列车票之后才通知人家的,那么晚了,兴许根本没有看到信息吧。

    那么,她又该去哪里呢?

    心情复杂地为对方想好爽约理由的女孩,自然就是报考失败的百里诺夕了。昨日虽买到了当时最早的一班火车票,上车却已经是半夜了。

    抬手捋过额前的短碎发,长长吸了口气。手才探入口袋,意欲重新规划这接下来的行程,整个人突然就站定不动了。

    “多!”刻意表现出来的充满童稚的男音,乍然在她耳畔炸响。

    几乎是在那短暂停滞下一瞬间,她就意识地扬手一个巴掌招呼了过去。

    我去!这么多年不见,这丫头怎么还越来越暴力了啊!瞅瞅,这才刚刚见面,就如此热情地赏一座五指山,恐怕也没谁了吧?

    来人忍不住的感慨连连,她如何会知晓。只是见对放能够及时作出闪躲,倒有些意外呢。

    不怪她出手突兀,任谁也不会习惯,一个陌生人自来熟地靠得自己辣么近吧。

    环抱着胳膊,饶有兴致地看着退出十步之外的男孩。只看他衣着装扮,还有先前的声音,姑且当他是个男孩咯。

    明明没有挨上那记耳光,他却端出一脸委屈的模样,小声嘟囔着,“人家都说,仇人见面才分外眼红,这么……”

    虽然他的声音不大,奈何她的听力太好了,将整段嘟囔听得分明。心道,这家伙的言下之意,他并不是自己的仇人咯。所以,也不必这么“客气”,对吧?问题是,她可以非常确定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位长满青春痘的男孩。那么,很抱歉,问题不在她身上。绝壁是他认错人了!

    不动声色地放下屈在行李箱上的长腿,淡淡瞥了他一眼。随即就拖着拉杆一言不发地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然而,还没走出几步,那个男孩重新跑到了她跟前。双手倏地张开,试图拦住她的去路。

    看着她的脸色有一瞬的疑惑,很快又换作不悦,他连忙一本正经地在自己脸上比划着,“看这里……看这里……”

    看什么看!看你的大头!忍不住暗骂两句,很快意识到自己措辞并不恰当。呃,自己的确正被迫看他的头。

    既然如此,她索性松开拉杆,抬手捏着下巴,煞有介事地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十数个呼吸之后,非常认真的点点头,“请问,大神,您是哪位呢?”

    “啊?”一声不确定的疑惑之后,就是接连不断的尖叫声,“啊!啊……”

    即便这附近几米往来人车稀少,可再远一点就是一大片人群啊。总有些耳尖目明的人,被这一声声的尖锐响声所吸引,好奇地往这一处看来。

    偏偏他还抬起双手紧紧捂着胸口,一副极委屈的样子看着她。很久,才瘪了瘪嘴埋怨道,“你居然不记得我了!”

    她并不介意被围观,却是被他的违和神情刺激到了。顿觉一股恶寒从脚底分秒间上升至了头顶。浑身毛发依次直立,连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不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恨不得当场就给他临门一脚,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可是,不等她给出回复,那个男孩又是一声仰天长叹,“多~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原本,她并不打算理会这位可能是从某特殊医院偷跑出来的患者。但是,在见识过他的孜孜不倦之后,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他不是很希望被自己记住么?这个要求,很好办啊!

    眼底飘过毫不掩饰的狡黠,左手突然拍在大腿上,激动非常地喊道,“啊!我记得你了!”

    快说说看!男孩满脸期待地看着她,双眼之中是藏不住的兴奋与激动。内心还洋溢着感动,忍不住夸赞一句——果然,多,还是很靠谱滴!

    “你不就是那谁谁谁嘛!”一句满不在意的话语,当即化作冰冷的箭矢。

    “咻咻咻……”

    耳畔传来虚幻的声响,神色彻底呆滞的男孩只觉得眼前突然就出现了无数支破空而来的箭矢。毫不留情地打出万点暴击,瞬间支离破碎了自己那颗脆弱的玻璃心。

    这就是打脸啊!前后不过一秒的工夫,这感觉,实在是太酸爽无比了!

    “多,我是你小时候隔壁的隔壁的那个强叔叔的哥哥的……”男孩不死心地开口,认真而详细地解说着自己的“复杂”身份。好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漏了哪项,就无法唤醒她的遥远记忆一般。

    很是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百里诺夕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想。这位喋喋不休的大妈级别男孩,绝壁是从隔壁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遗憾的是,当事者并没有被嫌弃的自觉,锲而不舍地来回解释了好几分钟。终于在口干舌燥之后才住了口,再次期待地看向她,带着忐忑轻声问道,“多,你想起来了吗?”

    她应该想起来什么?倒是想起来自己被他硬生生给耽误了快半个小时!

    刚张开口想怼他两句,声音都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被远处传来的悦耳话音打断了。

    “不就是二狗子嘛!废话真多!”

    这声音!百里诺夕难以置信地僵在了原地,连呼吸变得有些不顺畅。直到察觉来人款款而至,她才有些机械地转身,正看见三步之**着一位成熟的女性。

    一身墨紫色的职业正装,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完美。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更是被她压出了气场。

    花儿!

    犹豫着张了张嘴,却终究还是没能喊出声。最后,百里诺夕只留下行李箱,一个跨步上前就给已经临近的女人一个大熊抱。紧紧圈着的双手还有着不明显的颤抖,说不清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十年了啊,她的花儿,容貌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这气质,养得愈发浑然天成了。

    莫非,自己接错人了?

    这位产生了自疑的闺名“花儿”的女人,姓喻,单名为凌,显然被她的如此举动吓坏了。身体更是很实诚地回应出了内心想法,整个人不自觉地僵在原地。少息,才微微抬起头,带着审视的目光正好与她低垂下来的清眸对上。

    可是,这个模样!眼前这个女孩的五官虽然已经长开了,却根本看不出与自家小丫头的从前有何两样。特别是那双干净无垢的眼睛,轻易能够看出他人的想法一般。只不过似乎比从前少了些孤傲的疏离,反而多了几分暖日般的温暖,教人不舍拒绝她的热情。

    “虚华夜苍苍,独坐青石晚。”

    听着耳旁的轻声呢喃,喻凌的身体一震,泪水当即不受控地往外涌。

    是她家的小丫头啊!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抬手紧紧搂住眼前人儿的腰肢,恍若生怕她再次消失不见了一般。

    “花儿,别哭……”低声安抚着,环抱着喻凌的双手悄然松开,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看着泪流不止的她,百里诺夕的内心更是充满了愧疚。一遍遍地致歉,对不起,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同样一别十年,为神马她独独记得花儿呢?被无视而抛弃在一旁的“二狗子”在风中凌乱了,只觉得这个世界顿时没有了爱。他那颗受伤的心亟需要安慰啊!

    酸涩地腹诽着,却也不过些微的不甘心而已。男孩很识相没有去打扰她们,默默地独自往地下停车场而去。

    “车子已经开上来了,你们好了不?”看了看时间,“二狗子”还是拨通了电话。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这才百无聊赖地趴在方向盘上。思绪,不知不觉就飘到了很久的以前。

    “怎么是花儿你来了呢?”将行李塞进后备箱,百里诺夕突然探出个脑袋,看向站在车门前发呆的喻凌,“空空她……”

    “为什么不能是我?”喻凌的声音很低,带着无限的忧伤。一句反问之后,还是淡淡地解释了一句,“空空要上课。她,也是要高考的人。”

    说完,打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小丫头当真不愿意要这个家了吗?先前在车外的这个疑惑,此刻更是压得喻凌有些喘不上气。她刚刚的第一句问话,不正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吗?一去这么多年,期间却从未与她们联系过。难道不知道她们有多么担心她的生死安危吗?这一次,若非空空来不了,自己又如何会知晓她回来了?所以,她哪怕是回来了,也是不愿意见她们的……

    车子已经开出许久,喻凌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脸色并不好看。一旁的百里诺夕将她的一切看在眼里,直叹,不管怎样,终究是自己亏负了他们的。

    “姐……”

    这一句轻声呼唤将喻凌从纷繁思绪中拉回现实,异常惊讶地侧首看向她。自家的小丫头打小就是一副大人的模样,从不曾如此唤过自己啊。里外的诧异很明显,却还是低声回应了一句,“夕夕……”

    迎着她难以置信的表情,百里诺夕并不藏捏地为其解开心结,“不管时间怎么过去,世界怎么改变,你们从来都是我的家人。”

    目光久远地看着眼前的喻凌,深知那么清楚地感觉到的疏离,除了自己的原因,还有时间划拉出来的距离。那是最无能为力的间隔,自己与她都只能默默地接受。

    对,就是这样的眼神!当年离开之前的,她就是这般不舍又无奈模样!

    十年不见,即便她们都在努力长大,连曾经念念不忘的记忆也开始被模糊所更替。却总有一些特殊是深入骨髓的刻骨铭心,无法褪去半点痕迹。于是,喻凌的心口没来由地又是一阵刺痛。

    她一个人过得很坚强。突然就想起空空说过的这句话,鼻头一酸。一个人吗?那一年,她还是个孩子,生存得很辛苦吧?

    如此想着,她愈发气恼。极小部分是气小丫头的决绝,更多的是恨自己从始至终的无用,没有护住其周全。可满满的气过之后,也就惟剩下心疼了。

    “唉……”幽幽叹了口气,抬手就揽过了百里诺夕的肩头。另一只手才准备揉她的发顶,却被她微微偏首给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这无意识的习惯,一如初初见面之时。这样相似的场景让两人皆是一愣,随即相视而笑。

    这一次,同样是百里诺夕先开了口。不一样的是,她不再冷着脸说着漠然的话语,反而嘟着小嘴嘟囔道,“发型摸乱了会很丑,没有人要可怎么办呢?”

    说完,就佯装不悦地别过头,不要再理会喻凌了。

    当即被她的傲娇模样给逗乐了,喻凌笑得花枝乱颤。自己还真从来没有见过自家小丫头这副少女姿态呢!

    夕夕说得对,不管时间怎么过去,世界怎么改变,他们永远是一家人。从今往后,谁也无法再将他们分离!既然已经错过的年岁无法追悔,那就不要再揪着不放了。自家小丫头不管长成什么样,都是最好的。哪怕长歪了,自己陪着她歪下去就是了!

    释然地吐了口长气,随即拍着胸脯,豪气冲天地放话,“没人要的话,姐姐养你!”

    “咯咯……”愉悦的笑声充满车内不大的空间,让人清晰地感觉到纯真的幸福。

    “二狗子”从车内后视镜默默地看着这两人的心境变化,同样感觉到一切又回到了当初。只不过,如今的她回来了,羲城是否会如当初的小镇一般热闹不休呢?

    也不知他到底想起了什么好像的往事,竟还勾着嘴角笑出了声。

    笑声虽然不大,却突兀得明显。原本已经忘记这号人物存在的百里诺夕,忍不住腹诽道,“豆子君”,就那样安静地开车,默默充当背景墙不好么?

    “话说,前头那个叫‘二狗子’的谁谁谁,”特意端着不满地样子努了努嘴,语气满满的都是嫌弃,“到底是谁?”

    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一记飞刀横空而生,直突突地飞向其正前方。于是,倒霉的“二狗子”,有幸中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