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7章 鱼唇的凡人

章节字数:4999  更新时间:19-03-05 12: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很快,百里诺夕的眸光就飘向了不远处的后厨,抬起下巴抿着嘴一笑,“花姐,厨师也是咱清水镇出来的吧?”

    “Bingo!”赞许地点点头,随着她的目光同样看向一处,喻凌很快就“呵呵”笑出了声。

    早早收回目光的百里诺夕,看着她的黠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啧啧啧,这手感!看来自家那只姐夫还是不错滴,将自家花姐养得这么细皮嫩肉!

    “别笑了啦,这样子好傻哦!”

    迟迟才看回来,喻凌却没有止住那意味不明的笑意。拉着椅子将身子往前探了几寸,握着筷子的手又在那三道菜上比划了一通,这才娓娓道来。

    这家小吃店是大半年前才开的。选择这么一个不算太显眼的地段,原本并不被周边的人看好的。不想,开张那天排场特别的大,还来了好些羲城的大人物,说是专门来捧场的。

    若仅仅这样也就算了,撑死热闹几天就该消寂了。不想,后来又传出这家店的厨子技艺了得,硬是将蔬菜做出了肉荤的味道。

    于是,很多人就慕名而来了。

    喻凌前段时间路过这里顺便预了个约,吃过一次,只觉得味道熟悉,其他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刚刚来的路上想起了这么一个地方,有些明白那会儿的熟悉感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当初,她们家的小伙子不是做过这么几道菜嘛!恐怕就是那个时候被他们家隔壁的光头妹给偷师了吧。

    光头妹么?百里诺夕咬着不知何时又拿在了手里的筷子,努力回忆着。许久,才露出一副不太确定的神色。

    嗯,貌似还真有这么一号人物。话说,她的家境好像还挺富足的,却偏偏喜欢来他们那样的穷人家蹭吃蹭喝。真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态。

    最意外的是,现如今她竟然在这么一家小饭馆当起了大厨!

    “诶,不对啊?”抽出齿缝间的筷子,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巴眨着八卦,“以她妈那性子,怎么可能让她干如此‘低下’的工作?”

    特别突出的那个词,还真不是她胡诌。若是记忆没有失误的话,光头妹的那个妈,那可真是简直了!

    清水镇不过一个弹丸之地,除了大面积的山野,八街九巷也就到头了。那么个物资匮乏的地方,抬头低首就是同一条巷子出来的。她家再如何富足,顶多也不过比别人家每日多了两口肉而已。偏偏,她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对街坊邻里那是各种的嫌弃啊。

    “嘻嘻……”对她的如此疑问,喻凌掩嘴而笑。片时,歪着脑袋又看向那一处,细碎着嗓子小声说道,“早几年还在清水镇的时候,她爸妈就离婚了。好像还因为那么点儿家产打了官司呢!啧啧……那个时候,得是多么劲爆的新闻呐。后来,就听人说她最后是跟了她爸。”

    这么一段解释之后,百里诺夕却沉默了。只捏着那一小杯花茶,漫不经心地啜了几口,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喻凌只当她不太喜欢这几道菜,思量赶紧吃点儿,回头再转换场地给她接风咯。

    不想,小半碗饭才吃完,她突然就放下了那杯已经微凉的花茶。端着一脸严肃的表情,老神在在地蹦出一句,“所以,她没有长歪……”

    这个神经线也太长了吧!

    可怜的花儿一口饭才吞咽到一半,直接卡住了。顿觉喉咙火辣辣的疼,气短不顺。此刻也是顾不得形象了,一口就将手边的那杯花茶灌进了嘴里。到后来,她干脆端起茶壶,“咕噜噜”直接吹了!

    看着那眼角还不断飚出晶莹泪花的自家姐姐,百里诺夕连忙站起身。几个快步绕到她的身后,心疼地贴着腰背抱住了。右手为掌贴在她肚脐上方,左手化拳压在右手手背,缓缓往椅背上拉扯。

    口中还带着责备,碎碎念个不停,“我说啊,你就不能慢点儿?我又不和你抢……”

    “噗……”

    刚刚被喻凌灌进嘴里的花茶,随着她的这么几句话,尽数喷出了。悲剧的是这前方的桌椅饭食,因这水花曼落而均沾了雨露,何其幸焉!

    随后,一口异物就涌出了喉管。身前的那只手迅速抽出,拿起桌上的瓷碗就放在自己的颚下。

    “……咳……咳……夕夕……你……”

    “怎样?舒服了吗?”

    嗯?好像,确实,顺畅的多了。好吧,原谅你的胡说八道了。

    自我安慰完,再看着这一片狼藉的饭桌,喻凌尴尬了。这显然也没有办法继续吃了,那整好换地儿咯。

    叫来服务生才准备埋单,却听到对面重新点了两个菜。完了还端出一副凶神恶煞的神态警告对方,“告诉你家厨子,必须要货真价实的荤腥。不然,我拆了你们家的店!”

    那模样直看得她忍不住想笑,却被对面的一个眼神止住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严肃点儿,这是在踢馆呢!

    很意外的是,这后来,不仅上了两道干货,还是那位神秘厨子亲自端上来的。只不过,长发及腰的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连眼神都没有落在她们身上。

    来用餐的她们自然也不过对视一眼,一个词语飘过之后,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即便在她走了之后,依旧没有要继续八卦对方的打算。

    为了避免同样的事故再次发生,两人之间的交谈果断换成了比较温和的话题。

    嗯,反正时间还早,慢慢聊……

    羲城第一中学,两百米外的一处学生公寓群,都是三到四层的低矮居民楼。中心地带有这么一栋琉璃蓝的三层楼房,一楼昏暗无光的廊道两旁有五六个房间,二楼因采光需要,只在廊道的一边设置了三个房间。前往三楼的楼梯口安装了一片防盗门,关闭得严实,锁头上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二楼廊道尽头的那个房间,此刻房门大敞着,不是传出几声交谈,牛头不对马嘴一般。

    “话说,您老人家这是玩的哪一出?满脸痘子出门,不怕吓死别人么?”书桌后面坐着一个女生,头也没抬地随口吐槽了两句。

    谁想,对面站立的男人闻言,竟异常兴奋地往她身侧挪了挪,“吖,能得汝关注,实乃吾之幸也!荣幸之至!荣幸之至啊!”

    神经病吧!女生抄起左手边的书本,照着他的脑门就砸了过去,“左转往前十步最凉快!”

    “可是,我最需要阳光啊!”那人不过一个抬手,轻而易举就接下了那本毫无杀伤力的书本。很是珍惜地将其抱在怀中,贱兮兮地胡乱哼哼,“我情愿迷失在你的暖暖日光中……”

    此人有病,不轻,无药可医!

    女生虽心有疑惑,此刻却是半点都不打算问询这位已经神经失常的男人了。

    似乎看穿了她的不解,男人一脸嘚瑟地挑起浓密的眉角,神神秘秘地再次靠近她,“缘分啊,恰巧你家亲爱的,多,和我是发小啊。”

    多?夕夕么?吖,果然,文盲最可怕了。而眼前这位意志坚强又脾性执拗的超级文盲,更可怕!

    不错,这位文盲就是送百里诺夕她们到楼下,就迫不及待地拎着午餐来此邀功的潘逸君。

    发小啊!原来如此。联系到这点,女生觉得一切都变得再合理不过了。

    想自己昨夜明明只告知了喻凌一人接车。若非这层关系,哪怕后者误了点,前来送夜宵的他即便知晓了此事,素来以“懒”为荣的他怎么可能会如此积极行事!

    再有就是当初自己离开之时,夕夕的反常表现,现在也就说得通了。

    所以,她还是有很多顾虑的吧?那么,自己这一次的爽约,会不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呢?

    “嗯……”心事重重的女生,极为敷衍地应了他一声,从始至终都没有抬眼看他。手中的笔短暂停了一下之后,又继续开始了工作。

    嗯?这是什么反应?潘逸君看着她的头顶,忍不住低声咆哮道,“诶,发小耶!我们是发小,你不好奇吗?”

    “好奇啊。”又是漫不经心的一句,青秀的眉头微微蹙起。看着被他祸害的作业,笔尖画出一条长长的直线,淡淡说道,“现在,好奇完了。”

    在他郁猝不能的时候,不咸不淡地又挤出一句,“夕夕那么重感情,你们的关系挺好咯。”

    重感情,啊对,多最重感情了!只可惜,她重的感情里没有他的份儿。

    “呃……”被戳了痛脚的潘逸君怎么可能自爆上午的惨烈败北。瞥了一眼被她划掉的文字,小心翼翼地把书本放回桌面,低声说了一句,“对了,多让我转告你,今晚……呃……逃个课什么的,一起吃个饭。”

    逃个课什么的,是什么鬼?认识一年多以来,他可从来没有见过她请过半天病假,更别说逃课这么出格的事情了。

    “知道了。”

    明明是没有什么情绪的应答,却犹如一枚重磅炸弹,炸得他外焦里嫩。什么?他听到了什么?!

    努力消化了好一会儿,再想起从前多的那些丰功伟绩,他也就释然。唯一有那么一丢丢的心痛,空空居然也被那家伙给祸害了啊!

    思量至此,脑海中乍然出现上午的各种战况,忍不住小声嘀咕几句,“臭多,居然没有想起我。哼,晚上时候,一定让你对本君大吃一惊……”

    “嗯,非常期待您的精彩表现。”女生埋头答题之余,很不厚道地“捧”了个场,却是连一个眼角余光都没有赏给他。不待他开口发疯,不咸不淡地补充一句,“希望不是大吃一斤就好。酒足饭饱的夕夕,很可怕滴。”

    才张开口,“啊”音都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潘逸君听到后面这么一句,面色不禁一滞,再没有心情感慨这丫头的听力这么好了。

    哼,鱼唇的凡人,咱们走着瞧。

    适时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女生一把抓起椅子后面的小书包,又抱起桌上的一摞子书,起身就往门口走去。

    “走了!”

    在她看来,不过是上学时间快到了,该动身了。偏偏对潘逸君来说更像是在配合他内心的腹诽,然后她就真的走给自己看了!

    兴冲冲的身影刚刚踏出一个台阶,突然又转身冲屋内喊了一句,“我自个儿会去那个地儿的,走的时候别又忘了关门!”

    什么叫“又”!怎么感觉这丫头突然就变得不一样了,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腹黑?莫非是因为……

    那些莫须有的猜测很快就被潘逸君遣散了,听着她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楼道之中,毫不犹豫地往外挂了一通电话。

    收起手机之时,嘴角不自觉地高高扬起,带出了莫名的自信。满是痘痘的脸上,被他诡异地拉扯出了略带邪佞的笑容,那违和的模样实在有些惊悚……

    这边的姐妹俩,也终于结束了这个漫长的用餐。在她们要求结账的时候,服务生却纠结了好久,才吐出一句,“厨师长说,这顿她请了。”

    结果,百里诺夕却是毫不领情地丢下一句话,“馆子都踢了,还能不留下个名?”

    说话间,从兜里掏出一张张一元的小面额票子,大力拍在饭桌之上。那些钱居然“很听话”地排出了一个圆得不能再圆的形状。

    随即,在服务生的怪异目光下,嚣张非常地离开了。

    这厨师长要请客的那两位到底是何方大神?两菜一汤而已,竟然吃了整整两个小时!这也的确没谁了吧?

    腹诽完毕,服务生才转身回来收拾桌面。结果,清点着那些零钱不久,他的心里竟产生莫名的感激涕零——还好只是一元的零钱,这要是再小一些面额的碎角,他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嗯,这两个小时的午餐吃得整好!喻凌看了看时间,很是满意地点点头。一脚踩上油门就开上了大马路。运气很好地一路畅通无阻,竟是一个红灯没有碰到。

    许是舟车劳顿,百里诺夕上车没多久就睡过去了。

    喻凌办好相关手续,回到车里的时候,她刚好醒来。干脆就将所有的资料递给她,“夕夕,这些你拿着。明天再体检一下,基本就没有问题了。”

    睡眼惺忪地看着前头递过来的一大包文件袋,百里诺夕不由得一愣,半晌没有反应。嗯?怎么回事,她睡了很久么?

    “才半个小时不到,就睡傻了?”

    半个小时不到?!这还要除去路上的时间!那不是……花儿的办事效率实在是太神速了吧?不对!脑海中突然就闪现一只强大的某姐夫,于是,她对自家这只姐夫的身份有了几分好奇。

    原本计划半个下午的活动,居然就这样被分分钟搞定了。百里诺夕突然就觉得时间是辣么的充裕。

    于是,姐妹俩一拍即合——那就去学校踩踩蚂蚁什么的吧。

    喻凌的想法其实很简单,绝对不可以耽误了自家丫头的前程。学校必须是最好的,而且要早些确定为妥。所以,毫不犹豫地驰车前往了市第一中学。

    它并非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而是坐落在一截不高的小山坡上。车行二十分钟才到达山脚下,之后,车辆便无法继续前行了。只能靠边停放,徒步上山。

    就地取材摊铺而成的石径,沿着南部凹陷的缓坡,顺着山势绵延而上。

    缓缓行走出约摸十分钟,就看见学校大门的斜墙上龙飞凤舞的雕刻着四个大字,“第一中学”。右下角有朱红署名,虽抽象,字体却同样的恢宏且气势磅礴。

    一马当先的百里诺夕前脚才刚刚踏过校门,就毫无例外地被门房里的门卫大爷拦下了。

    那老人家带着莫名的骄傲双手置于身后,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眼,机械化地说道,“这位同学,请出示校牌。”

    校牌?他在同自己开什么玩笑?她第一次来踩个蚂蚁,去哪儿给他弄一块校牌?

    冲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随即摇晃了两下小脑袋,实话实说,“我不是这里的学生啊,所以咯……”

    “所以,我不能放你进去。”话音才落下,门卫大爷就将小铁门拉过大半,剩下的小半直接用身体挡住了。

    如此尽职地把住关卡,显然没有放行的打算了。

    这话接的真神啊。百里诺夕还在吐槽,就看见他的一张老脸绷得很紧,似乎在努力彰显出威严。忍不住吐了吐舌头,真心疼他绷得如此辛苦。

    “古板大爷!”嘟囔了一句,也不管他到底听没听见,转身就往才爬上坡的喻凌走去。嘁,不让进就算了咯。

    还未缓过气的喻凌被她拉着就往回走,当即懵了。走出两步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往回带了几下,急急开口问询,“等等……夕夕……干嘛去?”

    “啊?”配合着站住的百里诺夕对上她的不解,抬手用指背顶了顶鼻尖,开口胡诌,“回家拿家伙,撬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