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8章 这里的蚂蚁比较大

章节字数:4497  更新时间:19-03-06 0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丫头!喻凌抽出被她圈住的胳膊,抬起就拍在了白嫩的脑门上。小时候还没撬够么,到哪都想先把门给撬了啊?

    “别闹了,你先随便找个地儿踩蚂蚁去吧。”话语带着调侃,却冲她投放了一枚安抚的眼神。

    得嘞,又让某只姐夫强大了一回。百里诺夕很识相地领情,自觉往距离大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旁走去。

    “拼搏”,呵,这个词真是够拼的。无论是在哪里的学校,它都得被高高挂起。真真是无一免俗呢。

    不过,她感兴趣的可不是刻着那两个字的大块头,而是它脚下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兄弟”!

    一个跨步就踏进了草芽稀疏的草坛,两小步临近那块大石旁,好奇地拾起一颗半截埋在泥土中小石子。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用帕纸小心翼翼地拭去其表面的红土。这才隐隐显现出它的原本模样。

    哟呵,挺晶莹剔透的亮澜石嘛!嗯,运气还是不赖滴。

    一边拨号,一边看向她这边,喻凌只觉得在那“玩土”的小丫头,竟多出了几分孩子气。也不知想起什么,眉眼无意间弯出了宠溺。

    电话那头很快就接通了,可不等对方开口,她就敛去了所有情绪,语气生冷地说了一句,“老头,我在校门口。”

    也许是本心就是如此,她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所以,在场的两人同样听得分明。

    “老头?”正在研究石头的百里诺夕嘀咕了一句,蓦然抬头只看见一对冷然的眼神。不禁为那个传说中的老头点个赞。话说,他究竟是做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竟能让自家花儿如此不待见。要知道,遥远的记忆中,能够让她如此态度的人还真不多呢!

    老头?门卫大爷的心里同样泛起了嘀咕。关注点却是,莫非这俩人还真有什么来头?不应该啊,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眼前这位嘛,这会儿还有那么点意思。可,那位玩泥巴的小朋友,还是算了吧。

    约摸五分钟过去,一个人影出现在校门之内的远处。不多时,人影兴匆匆地走来,显露出深蓝色的衬衫,黑色西裤的严肃模样。

    待门卫大爷看清来人模样的瞬间,连忙迎上前去,说话却有些不利索了,“百……百里主任……”

    然而,回应他的仅仅是中年男人冷着的一张脸。不过微微颔首,开口却是直接询问一人的下落。

    “她……”门卫大爷不太确定地伸手指了指校门外不远处的女人。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祖宗保佑,千万别真是她啊!能让百里主任亲自出来迎接的访客,会是简单人物么?还有,她刚刚喊的那个“老头”,该不会是……

    顺着他的指向看去,百里主任当即快步走出大门。脚步才踏出门房范围的时候,还送给他一句没有温度的“友情提示”,“校长的客人……”

    闻此一言,大爷瞬间就在大门口凌乱了。你有关系背景的干嘛不早点儿说啊,这都叫个什么事儿?!

    百里主任直奔喻凌而去,明明很开心,却又努力克制着脚底下的兴高采烈。所以,整个架势因为这表里不一的矛盾变得有些别扭。不过,快要靠近之时,想着套近乎的他果断收起了那张千年寒冰脸,只端着温和的笑意。

    “哟,凌丫头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说话间,目光不经意间扫过不远处蹲在大石块后“玩泥巴”的一个衣角。只当是附近的哪家孩子调皮,也并未放在心上。

    警铃大作的喻凌则不动声色地微微挪了挪身体,试图遮挡着他的视线。口中也已经开始说明来意,“我这有个孩子要在你们学校读几天书,到高考结束”

    嗯?百里主任狐疑地看着她,精明的眼神中全是探究。眼前这位凌丫头有多么不待见百里家的人,他再清楚不过。那现在要来的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让她放下成见来求他们?看来,二者的关系应该非同寻常吧。

    大石块后突然探出了半个脑袋,漫不经心地看过来一眼,很快又收了回去。百里主任却将那模样看得分明,所有的疑惑尽散。平静的眼神中,一抹激动转瞬即逝,“是她?”

    本着不认识的人都与自己无关的原则,百里诺夕正准备继续“挖宝”,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这细声中的兴奋。手中的动作突然就停了下来,秀眉微蹙明灭着困惑,这个陌生男人是谁?居然认识自己!

    想她早年离开,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所以断不可能在这期间见过他。而离开之前呢?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认识这样一位矛盾的怪叔叔呢。

    “行,我会安排好。”百里主任虽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声音却依旧有着些许颤抖。

    不等他转身,一个清越的声音乍然从大石块后面传出,“我拒绝!”

    说着,百里诺夕丢掉手中的破石头,拍了拍指尖的红土,缓缓站起身走了出来。几个快步来到喻凌身边,带着埋怨看向她,这就把我卖了?

    见她眼底闪过一绺无奈的不情愿,很快就转看向百里主任,露出一副虚心请教的神色,“我们,熟么?”

    “呃……”有些为难地看向一旁的喻凌,收到那枚冷然的眼神后果断禁声不语。

    “既不熟,那我们也是可以换一个地方踩蚂蚁滴。”潇洒地一个转身,百里诺夕直接就欲往山脚走去。

    哼,欲盖弥彰的伎俩。

    这……百里主任连忙求救一般地看向喻凌,却不想她反而配合着那丫头转身,意欲离开的架势。见状,他的内心惊呼连连,暗道这还得了!于是,也顾不得合适与否,急急开口喊道,“前头那个不重要,我带你们去找校长。”

    校长?花姐口中的老头么?哟呵,这真是令人吃惊啊,想不到自己在这居然有辣么大的牌面。瞬息间,脑海闪过无数计较思量,脚步倏地停下了。嘴角就勾起弧度,眼底飞快闪过一抹狡黠。嘿嘿,这个可以见。

    足尖一碾就转过身来,冲他咧嘴一笑,没有任何言语地大步往前走去。路过他身侧的时候,却是连余光都没有落下,直接杀向了门房。

    “大爷,兴许回头能补个校牌给您哈……”

    话音还未消散,大门口已经没了她的身影。只有露出房门口的半张老脸上挂满了复杂情绪。

    欣赏着沿路的风景,优哉游哉地踢着小石子,百里诺夕的内心唏嘘不已。

    先前只从大门外看这第一中学吧,顶多觉得它的校门挺宽敞。再要多说一点话,也就是那四个大字刻写得还不错。

    这会儿才惊觉其内涵那是相当的丰富啊。且不说那一幢幢风格各异的建筑物内设置如何,只看连接它们的特色亭台水榭以及沿途的假山流水,都不知价值几许。这偌大的地盘被它们规划得井然有秩,而其边缘更有片片林子郁郁而立,将冰冷的钢筋水泥柔化出了盎然生气。

    才行出几分钟,她终于忍不住“咂吧”了两下嘴巴。想想先前自己就读的同样是第一中学,虽谈不上“云泥之别”,可怎么就感觉给对比出了无限伤害呢!

    又一蹦一跳地走出一段,她突然在一个亭台处停了下来。转身之时挂着灿然浅笑,一脸无邪地看着已经紧随上来的中年男人,“那个,我要一直这样喊你吗?”

    不知何时走在了最前头的喻凌闻声,当即转身往回走了两步停在她身侧。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俯身贴着她的耳畔却是温声细语,“叫‘那个’已经够了。夕夕难道还想叫他‘老师’不成?”

    老师?她的导师,目前只有邓一阳。其他人,还是算了吧。

    “我叫百里璟谦。”百里主任很主动地自报家门,完了还一脸希冀地看向正托着下巴努力思索的百里诺夕。

    春风乍然静默在这片“山水”之中,流水穿过无数的石涧,“哗哗”淌着,也是不知时光几许。

    终于,在百里璟谦准备再开口的时候,百里诺夕突然一个激动地拊掌,“啊,对,就叫‘老男人’吧!”

    老男人?在场两人一听,都是面色一滞。但很快,两人就神色各异地看向还处于莫名兴奋中的她。

    老男人!对,和那老头倒是挺配的。喻凌很是赞许地点点头,随即转身不管不顾地继续向前走着。听着身后蹦跳动静,嘴角不经意勾起,小丫头啊……

    而百里璟谦的脸色,可就不怎么好看了。老男人?自己四十不到,哪里老了?!内心的咆哮乍起,就看见她的身影正渐渐远去,哪里还顾得上计较。只能快走随行几步跟上,路上顺便默默地安慰了一下自己。嗯,无所谓了,她高兴就好吧。

    这一前一后的晴雨天气那么明显,百里诺夕自然感受得清晰。只不过,心里多了几分自己的思量。呵,他也复姓百里呢。这个姓氏的人虽不多,却也并非唯独自己一人。就是不知道,他的这个“百里”,与自己的又有几分干系呢?

    校园中央有这么一幢青灰色的建筑物。点点琉璃一般的碎石嵌在墙体上,反射出点点金色阳光。红色的“瓦顶”似鱼鳞堆叠出怪异的层次感,横侧峰岭迥异。

    在数不清楼层的一处房间里,一位灰布上衣的老者,若有所思地倚立于窗旁。

    只看那背影,就觉得其挺拔而精神。那张落满沧桑的脸上,鼻梁高挺,双目炯炯有神。那对深远的眸光自始就落在校门口的方向,闪烁不明的光彩所盼未知。

    当一抹新绿印入眼帘,脸上突然挂出一个慈爱的笑容。很快就看到新绿之后的米黄色,一双苍老的手竟不自觉地紧握起来。

    “她……”沙哑的声音带着不明的复杂,波澜不兴的一颗心突然失控一般跳得失了节奏。

    这样的反应对他而言本身就是反常的。活到这个年岁,已经基本行若无事。不想素来处事不惊的自己,偏偏被那抹米黄所触动。好似无意之间,就被其牵扯出了不管多少岁月都无法消融的悸动一般。

    “叩叩叩……”敲门声骤然响起,那么熟悉的节奏,打断了老者的纷乱思绪。

    抬眼看着蔚蓝的天空,随即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睁眼之时,炯明的双目中并没有一丝的慌乱。他没有转身,只是沉声应了一声,“进。”

    听到这声厚重而威严的声音,门外的百里诺夕忍不住在心里脑补了一下他的形象。不禁窃笑着,呵呵,老头一枚。

    最后是百里璟谦推开了房门,之后就自觉站在了一旁。她只能等喻凌走进去以后,才终于如愿地看到了那枚老头的背影。

    哇,好有气场啊!不过,腰背上那微微颤抖的交错十指是什么情况呢?小小吐了吐舌尖,她就随着喻凌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客席之上。

    之后,侍者一般的百里璟谦才进门走到老者的身旁站定,微躬着身同他小声说着什么。

    嘁,这还说上悄悄话了呢。不以为意地白了一眼,身子一歪,直接倒在喻凌的肩头了。

    “花姐,你喜欢这里?”

    “不喜欢。不过,这里的蚂蚁比较大,踩起来比较不费力。”

    “羲城就属他们这儿的蚂蚁最大吗?”

    “差不多吧。也无所谓了,我们踩完了就撤,不多事。”

    “好吧,听你的。”

    基本是这对姐妹俩才嚼完舌根,那头的一对男人也基本交代完毕。喻凌伸手抚着肩头的小脸蛋,脸上挂出官方式的微笑,语气很淡地直抒来意,“您好,我这丫头想在贵校就读数月,望您能行个方便。”

    这老头混得这么惨啊?看着咫尺间的素脸上挤出这么一个不及眼底的清浅笑容,百里诺夕满是感慨地看向依旧背对着她们的老者。

    直到话音落下,他才徐徐转过身,却并没有恼意。仿若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态度一般,反而冲她笑容可掬地点点头,“行,你现在就可以跟着璟谦去办手续了。”

    哼,老狐狸,小算盘打得不错!不过,别想自己会同意夕夕与你单独相处。别说门,窗缝都不会留给你!喻凌对他冷冷一笑,微微侧首看向肩头这枚笑得意味不明的小脑袋,“夕夕,你跟着老男人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不是,花姐……

    别怕,有姐姐在。

    不是,花姐,你是不是想多了。

    去不去?!

    去!

    不过一个呼吸之间,姐妹俩眼神交流完毕。败下阵的百里诺夕很不悦地嘟起小嘴,哼哼两声就起身往门口走去了。

    什么嘛,说好让人家玩玩的,花姐骗人!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老头的主意。原还窃喜,毕竟,谁打谁的主意还不一定呢。可是,花儿根本不给她表现的机会嘛!

    一个人气呼呼地先出了门,等半天也不见百里璟谦出来领路,当即暴走了。深吸口气,冲着楼道直接吼了一嗓门,“百里璟谦!”

    片刻之间,整个行政楼炸开了锅。啧啧,也不知这是哪位不知死活的女孩,居然敢在此咋咋呼呼地直呼百里主任的名讳?嫌自个儿的命太长了吗?

    然而,下一秒,办公室里头的几位同仁们纷纷大跌眼镜,三观尽毁。他们都听到了什么?

    来了?!素来油盐不进的百里主任,居然回应得如此狗腿!这不科学,一定是他们的午睡还没有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