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10章 坏人说谁呢!

章节字数:4248  更新时间:19-03-08 0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燕子初归风不定,桃花欲动雨频来。

    春风,其实并没有人们意念中那么宜人。和煦而温润的送暖化雨之风,不过都是我们努力刻画出的清秀,“美颜”过了而已。

    顽皮任性的它,这会儿又不知从何处撩来了阵阵凉意。激越飞扬地与自己玩闹了大半个白天的暖热迟迟搅到一处,不知不觉就给云层增了几分厚度。

    一个红绿灯路口,车辆静止出了沉默。

    驾车的喻凌长长吸了口气,转身看向右侧,“夕夕,别与百里家的人扯上关系。”

    说完,又觉得自己的措辞并不太何时,毕竟,她也姓百里啊。略有尴尬地红了脸,却不知究竟该如何表意了。

    一旁的百里诺夕却是无所察一般地点头答应得爽快。

    从离开行政楼之后,她们一直都没有针对这个话题展开过讨论。一个不愿意说,一个也就懒得问了。前者担忧颇多,后者的想法却很简单,自己虽复姓百里,却与百里无关。

    于是,这在喻凌看来,百里诺夕是那么的懂事,那么的善解人意。继而又发散出了纷繁的思维,遽然间异常心疼小丫头的此番长大。成长那么疼,她的身边可有人陪伴着呢?

    这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她频频侧首。目光那么揪心,直看得百里诺夕不自在。终于没忍住开口了,“花儿,别这么看我。”

    “夕夕,是姐姐没有保护好你……不过,今后一定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看着承诺一般说得认真的她,百里诺夕的心突然一颤,痛得那么明显却不动声色。嘴角扬起一抹萌茸,嗲嗲地迎合,“往后我就躲在花姐身后当雏鸟呗。”

    也不知喻凌到底想起了什么,即便得她如此答应,心情也是低落的。只勾了勾她的鼻头,随即转身目视正前方的红绿灯,心思不知几许。

    看着这样花儿,百里诺夕却更多了几许抱歉。那些没有说出口的感恩,是谢谢她始终待自己如初。也兴许,自己并不应该再去计较那些失去的年岁里亏欠了多少。既已再见,就要让她在自己陪伴的日子里,日日无虞,喜笑颜颜。

    于是,一双手就伸入了裤子口袋。两指随意一勾就带出了两个口袋,浅浅米黄色的两块布片干净无染。一根白皙的食指压在鼻尖之上,陡然扭头对着还在走神的她,两眼向左一斜,“看这里!”

    心不在焉地侧首,短暂的愣神之后,当即就被她的滑稽模样逗乐了。

    “噗!哈哈……”

    不等她笑完,百里诺夕露出腼腆的神色低声自嘲着,“看,我这没财又没色,安全着呢。”

    只点头不语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夕夕,谢谢你还在。

    她却二话不说就解开了安全带,微微起身就给了对方一个安抚的拥抱。搭在肩头上的小脑袋贴着耳边,轻声若吟,“我会保护好自己,更会保护好你们。谁也别想让我们重蹈覆辙。”

    “相信你……”紧了紧她的肩头,喻凌最后露出了释然的会心一笑。

    夕夕,那些曾经的做不到,如今我都会拼尽全力。哪怕付出生命,也要守护你周全。绝对不会再允许任何人将你带走!

    “叭叭!”

    喇叭声不断响起,绿灯已亮,多少未知的前程都要努力行进……

    “花姐……”

    “嗯?”

    “你说,我可以欺负别人不?”

    “可以!”

    “你觉得,我可以欺负姐夫不?”

    “可以!”

    “那么,我可以欺负你不?”

    “可以……”

    “啵!”

    “夕夕!”

    被百里诺夕突然在脸上重重亲了一口,喻凌吓得一个方向盘打歪,差点儿就撞上了路边的护栏。一旁的她却笑得花枝招展,哪里有半点危险时刻的觉悟。

    乌鲁鲁,羲城最有名的茶舍,坐落在环境清幽的山水之间。其内外的装潢都是红色系,主色调为艾尔斯岩的橘红色。

    傍山而立的建筑物,高程不过十米,占地面积却是极大的。足够三人张臂而立的入口是设计独特的红色大门。几片香槟色的特殊玻璃材质,即便是在这晦暗的黄昏也散发出柔柔的光彩。旁边立着一块一人高的红色巨石,其上纹理杂乱。“ululu”五个字母却能够在乍看之下,显而易见地在纹理当中显现出来。

    清水徐徐从巨石之下淌过,地下流荡一周之后又从山体流出,落入藻绿色的湖中。

    巨石旁有一道绚丽的风景。宝蓝色的底料上,白色五星零落其上光彩明灭若真。这样统一的服装,即便那些服务生站立于红色海洋中,也丝毫不显违和。

    从一身米黄色的百里诺夕突兀立于门口,到那道墨紫色闯入,门口的服务生始终挂着标准的绅士微笑。见她们移步,才很有礼貌地推开了那扇厚重的大门。随即又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

    姐妹俩对其回以微微颔首。才走进大堂,前台又走来一位年轻的服务生。脸上挂着与之前那位一般无二的标准微笑,礼貌开口问询,“下午好,请问您们几位?”

    来这之前,百里诺夕并不知道会是这么一个地方。此刻看到极具奢华的布设,不禁感慨道,某只姐夫也太能败家了吧!

    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看向喻凌,几位?难道不就是四位吗?

    得到的回应却是同样不解的摇头,随即见她冲问话的服务生回以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松开百里诺夕,就独自走到了大堂的一个角落。

    呵,看来,这个地方非同寻常啊。

    “请问,您是百里女士吗?”

    嗯?找我?

    很是不解地看向冲着自己礼貌躬身的服务生。百里诺夕伸手指了指自己,眼里全是疑惑。

    对方很肯定地点点头,再次问询,“您是百里女士吗?”

    “啊,对。”

    “请您跟我来。”

    这,玩的是什么?她不仅仅是第一次来这么一个奢华的地方,最重要的一点,她是第一来羲城啊!清水镇也不过羲城的一个小乡镇,没有那么出名吧。

    “夕夕,去吧。”挂断电话的喻凌走了过来,安抚一般拍了拍她的肩头,却同样没有说明因果。

    既然如此,那就走一趟咯。无所谓了,还能将她吃了不成?

    这一路也不知道被他带着绕过了多少弯弯,二人最后停在了一个温室花房的十几米之外。百里诺夕不过远远看了一眼,就将里头内外看了个分明。

    花房被特别处理过,隔离成不同的区域。每一片都有好些稀有花种,与其他普通花种形成共生领域。

    居然还会这个,看来对方的本事还是不错滴。不过,身侧这位为何要带自己来这里呢?赏花?别逗了!

    之前她所说的普通花种,也不过是相对那些稀有花种而言的。即便是它们中的随便一株,拿到市面上也是价值不菲的。就她背包里仅有的几万现金,恐怕还不够买一片树叶呢!

    所以,还是早些离开这个非常之地吧。

    “行了,看过了。可以走了。”说着,转身就准备往回走,她可不觉得自己钱太多了可以随便玩。

    “请稍等。”服务生后退几步喊住了她,保持着一尘不变的微笑,“潘先生交代了,花茶需要的所有材料,尽可直接从那里提取。”

    WHAT?!

    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微笑,恨不能将其撕开看看,他到底在开什么玩笑。

    拿这些花调花茶?那位传说中的潘先生绝壁是疯了!这不就相当于拿一堆金子给她玩沙堡么,要不要这么嚣张疯狂!

    等等!潘先生?那个文盲不就姓潘么?果然败家子一枚,有钱也不能这样糟践啊。

    当即就在心里恨恨将这位潘先生问候了百开遍。少息才勉强镇定下来,冲眼前之人勾了勾手指,“潘逸君?”

    对方却只是摇头,并不打算透露姓名。

    知道也问不出什么,索性转身重新看向远处的那个花房,心头思绪纷纷……

    距离花房门口不远的一片区域内,种植着红得娇艳,黄的澄明的变种月桂叶哈克木。四周是与其共生的花期未至的番红花,灰绿色的条叶反卷向外,仿若在努力托出前者的明媚。

    不太起眼的角落,有这么一株舌状花顶呈红黄双色的金盏菊夹杂在Laurus花种中。红顶生长得漫不经心,根本不易引人注意。不过,看其蜷缩得厉害的叶片,恐怕不出一周就该花落株消了吧。

    倒霉孩子,得亏是让我撞见了哦。

    百里诺夕抿着唇带上手套,随手拿起架子上一个巴掌大的园林铲。两个大步刚好停在红顶的位置,铲子笔直插入土壤之中,准群无误地将它从哈克木中彻底隔离出来。这才猫着腰,小心翼翼地徒手将其根须从别的花种上扒拉出来。

    不过五分钟,她已满头大汗。这会儿却也顾不得单脚支撑着身子的酸痛,只看着右手上完好无损的红顶欣然一笑。

    左手果断掬起一大捧被她刨挖在一旁的原生土壤,均匀包裹住根部。又用手套捆出了花盆,这才脚尖落地,同样两步退回门口。

    目光闪烁在外花房深处,信步走过去,停在了一片黑黢黢的地盘。园林铲再次被她狠狠插入了黑土之中,这一次却是撬下来一块巴掌大的黑土。

    “出花房,左手第一间里的所有工具,尽可慢用。”这是那位服务生离开之前的最后转达。

    慢用?呵呵哒……想起自己的囊中羞涩,她忍不住抬起黑糊糊的手揉了揉眉心。唉,穷人真的太可怜了。

    右脚一勾就将花房的大门带上了,才左拐进入那个房间,再次瞠目结舌。

    这是,茶房!杀千刀的,这乌鲁鲁的老板到底是多有钱啊?!不过一个私人茶房而已,居然也奢华至斯。

    瞅瞅这茶具,且不说这每套精致程度都令人叹为观止,只这数量都足以令人大跌眼镜。还有那茶叶,整整几排的全间立柜,大部分她连名字都没有听过。

    啧啧啧,有钱真了不起啊。

    吐了吐舌头,拿起被丢弃在角落里的一套最简单工具,耐心地将它们重新清洗干净。仔细看了一下整个茶柜,取出这里最不值钱的君山银针放入杯碗中。这个时候,她反而没有了波澜。若是这里有最普通的茶叶,她会很乐意一些。

    习惯性往杯碗中注入定量开水,待茶叶泡开后并没有倒掉,而是倒在一个玻璃器皿中。随手将先前刨出来的那块黑土丢了进去,之后就不再理会了。

    安静地看着静置的“黄翎毛”,几个呼吸后,取下半株红顶花瓣。才注入开水,就迅速取下红顶的两片花萼过水……

    大半个小时过去,她一身清爽地走出了茶房。按着来时的路返回到大堂,正见之前那位服务生在为别人服务呢。

    看到她的时候,他的神色布满了惊讶。好奇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她手中端着的那个不大的透明玻璃杯上。

    咦,那红黄交错的花瓣怎么那么眼生呢?

    “潘先生订的房间是‘曲塔’,三楼右转,第五个房间。”

    冲他微微颔首,一个转角就上了楼道。才到二楼就迎面下来一个蒙头跑的小屁孩,她不过微微侧身,轻易就避免了与之撞个满怀的悲剧。

    看都没看滴水未沾的托盘,继续举步向上。

    右转,第五个房间?那家伙在耍她么!

    咬着下唇瓣默不作声地退回楼梯口,重新右转并认真地又数了一遍。这明明只有三个房间嘛!接下来到底是左转还是右转?!

    七拐八弯之后,终于让她看到了那个鲜红色的“曲塔”二字。

    啧啧啧,找个房间都这么难,这顿饭还真是不容易吃啊。感慨着正准备推门而入,房门碰巧从里面打开了,迎面走来一个面带笑意的女生。

    一身夏装校服将她的细胳膊细腿衬得愈发纤细。曾经熟悉的长发已经不见,只剩下一头齐耳短发。秀挺的鼻梁上多了一副银框的眼镜,模样愈发斯文乖巧了。

    端着托盘的百里诺夕就这样静静看着她,也不言不语。一年多以前的分别历历在目,曾经的过往如老旧的照片在脑海中不断闪现。爱过,痛过,依旧如胶似漆。

    “亲爱哒,你回来了!”

    “亲爱哒,我回来了!”

    如此默契的异口同声,两人相视而笑。

    脚步才迈出,一个醇厚而具有磁性的男音突然从百里诺夕的身后传出,“这就是当年那个坏丫头……”

    坏丫头?坏人说谁呢!

    随着一声轻嗯的答应,她缓缓转过身,两张熟悉的脸印入眼帘。

    “逸洵哥!”

    不要问她为什么偏偏记得他,纯属个人恩怨!

    “哈哈……舍得回来了?”

    “等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