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13章 抱都抱过了

章节字数:4249  更新时间:19-03-10 1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啊,她刚刚说什么,敢!自己没有听错吧?百里诺夕掏了掏耳朵,乜斜着眼弯了弯唇,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不小心大胆了一下,你要咬我么?”

    微侧的脑袋正对着一处,红唇翕动而无声。

    什么叫“别多管闲事”?!那么大的一双漂亮眼睛全是摆设,看不出自己在维护她么?小丫头还真是尽将好心当做驴肝肺啊。

    从善如流的何奇然紧了紧手,倏地将手中的那个不明玩意儿高高抛起,墨镜下的微扬眼角拖出了兴味索然。双手干脆插入了裤袋中,任由着它掉落在了地上,反射出带着凉意的日光。

    得嘞,随你傲娇去吧。

    而不远处的百里诺夕在表意之后,就没有再理会他的纷繁心绪了。心里计较着最简单而粗暴的思量——他若不听话,一并收拾了就是,反正同他没交情。

    呼吸间不以为意地蹲下身,从地上拾起两片嫩绿色的椭圆树叶。在贵妇的愤恨目光中,若无其事地擦拭起右手手心。

    啧啧,这么厚的粉底啊。看来刚刚那两个声响还不够脆亮,估计一点儿都不疼吧。不禁瘪起嘴,懊悔着应该出手重一点的。

    那般举动再配合如斯表情,贵妇顿觉脸上布满了火辣辣的羞愤。用地上的树叶擦手也就算了,居然还摆出这么一个表情!这是红果果地嫌弃自己的脸还不如地上这两片脏树叶干净吗?

    “你!”

    “我?我这刚刚学成归来啊。”回答得那叫一个泰然自若,好似对方好奇的就是她从何处来一般。

    不过,接下来的云清风淡却让人听得不是那么个味道了。轻飘飘的话音随着扬起的右手而出,“这小试牛刀的过程中,很可能没有轻重。若是伤及无辜,概不负责哦。”

    说话间,夹着两片树叶的指尖优雅地一屈一直。两抹嫩绿重叠于一处,齐齐从贵妇的脸颊掠过。贴着她的发线分散开左右而去,各自在路边间隔数米的垃圾桶上方提溜打了个转儿,乖巧地飘落而下。

    清音,随即而止,整个画面就此定格了一般。

    小伙伴们惊呆了,直叹这身手,好生了得!再看那个女孩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立时回过神。围观纵然有趣,可眼前这位的热闹看不得啊。

    才赶到现场周围的众人,又“呼啦啦”一哄而散。

    四下再无一人之时,百里诺夕这才觉得场地宽敞了许多。垂眸冲心有余悸的贵妇“嘿嘿”一笑,一股邪佞的气息骤然生起。随意地压了两下手指的关节,细长的十指之间接连发出了“啪啪”的轻响。

    贵妇只觉得她这满脸的坏笑太过渗人,牙关竟不自主地开始打颤。红艳的嘴唇张了两下,半天才发出一个音,“你……”

    “你想做什么?”

    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她居然支吾了半分钟,表达得相当辛苦。

    还没有问完,整个人就惊恐地退了好几步,妄图躲开她的夺命目光一般。结果,一个不小心就踩到了排水井盖上。细长的鞋跟耦合地嵌在不大的排水洞中,毫无悬念地华丽丽坐下了。

    昨日傍晚开始的细雨,断断续续地持续到了今早。这会儿阳光初现,熬了一宿的春风却乍隐无踪。有些街面虽将干未干,井盖之上却雨水未净,还留有薄薄的一层带泥土的污水。

    那么一袭名牌裙子直接被浸了个透彻,妖艳的红色里衣立现,金边勾线隐隐若无。

    干什么?这个问题问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傻啊。主动送上门的真相,岂有放过不作探寻的道理?

    “那么,您老人家希望我干点儿什么呢?”百里诺夕居高临下地看着瘫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的她,忍不住摇了摇头轻啧两声,“啧啧……富人好狼狈的教养啊。”

    顺着她的兴味目光,贵妇这才注意到身下的异常,毫不犹豫地将那个价值不菲的包包置于身后,紧贴着衣身。

    “话说,您老人家刚刚拦住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耳边才响起这么一个问话,下巴一紧,整张脸就被迫抬了起来。如此近距离地直面她,贵妇的心里突然就产生了莫名的惊惧,慌乱的神色更是不自觉地爬了出来。

    直到这会儿,贵妇才有点儿后悔自己的鲁莽行事。若是一开始撞见她就假装无事地离开,也就没有后面那么多的未知了。可谁又能想到,这个小丫头根本不似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普通呢。

    只看到这满脸的惊慌失措,却半天不见她言语片词。百里诺夕勾着嘴角“嗯”了一声,手上的力道遽然加大了许多。

    从未吃过此等苦头的她,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张了几下嘴,口齿不清地挤出几个字,“是我……认错……人……”

    哎呀,她这一答,自己竟无言以对了呢。既是认错了人,她却准确无误地喊出了自己的大名。这么一个理由还真是蹩脚得足够强大啊。

    冷冷一笑,百里诺夕突然一个大力将指间的下巴掰了起来。扬起眉角俯身看着惊恐满布的灰黑色瞳孔,朱唇轻启若谣,“再不说,不定学艺不精的我会如何掰扯您老这保养得不错的脖子哦。”

    “我……”

    慌乱的情绪被疼痛搅扰着,对上眼前双眸的瞬间,所有防备无声崩溃。甚至不需要她逐一询问,贵妇就主动和盘托出了。

    “不是我们的主意,那位好心人只说这样能够帮我们源源。我们真的不知道他是要换您的血样啊……”

    唷,态度真不错,连敬语都用上了呢。不过,那位传说中“乐善好施”的好心人呐,怎么就这么喜欢自己呢?自己都已经跑出多少山水了,还盯着不肯放,当真有意思。

    如此步步算计,究竟为了什么?接二连三地被自己掠了阵,该死心了吧……

    千回百转的思量在心谷穿行不止,百里诺夕的面色却清冷无改。勾着嘴角便是一个轻笑,五指上的力道非但不谢,反而又重了些许。

    “啊!”

    “吵死了……”抬手揉了揉耳朵,不满地撅起嘴嘟嚷一句。

    不给贵妇反应的时间,左手上白皙而修长的五指倏地紧握成拳。对着她的右耳根下方就是一个猛然向上攒打。随着左腕上的一声清脆“叮当”响,腕力一弹而止。分明的关节徐徐张开出了一整片天地的安静祥和。

    “咯咯……”颀长的身影拔高了莫测的轻笑,双眸含笑歪着脑袋看着她,“走啦……”

    这就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么?看着自那警告之后就始终背对着自己的身影不断远去,何奇然的面色很是复杂。虽然没有看到她出手的过程,可那女人一惊一乍得那么夸张,根本忽视不了。果然,她是有身手的!恐怕,暴力指数还不低呢。

    只是,他有一点想不明白,那个女人哪里招惹她了呢?顶多不过嘴贱一点,不至于出手这么重吧。

    瞅瞅,整张脸都快被捏得变形了……

    突然,墨镜后的双目抬起,直勾勾地看向十点钟方向。那里有一个男人,其目光怎么透着一股强大的霸道呢。

    所以说,第六感什么的,并不是女人的专利,敏感的男人同样不缺失。

    不错,位于之前百里诺夕所处位置的正前方,的确站着一位身着墨兰色中山装的男人。不知何时到来的他,将她一气呵成的动作看得完整分明,甚至注意到了她那双神奇的眼眸。那抹色彩变化得突兀而虚幻,他却非常确定那一瞬间的真实存在。

    有趣的小女孩,兴许,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吧。

    看着她迎面而来,很快又与自己擦肩而过,他的眉眼自主勾起一抹浅浅的笑,笑意却达眼底心里。

    并没有转身追随她而去,只将目光投落在何奇然的身上。刚刚,这个男人出手帮了她,他们之间是何关系呢?

    隔着墨色的镜片,四目相对而争锋不让……

    千家,还真是好样啊!

    才从第一中学回到家里的喻凌笑得一脸冷凉。这么令人震惊的消息,可不是从百里老头那里得来的,而是踯躅于玄关的亲亲夫君告知的。

    这还真的出乎她的意料啊。自家小丫头不过昨日才回来,怎么可能与千家有何恩怨纠葛。唯一的合理解释,因为夕夕是社会生!

    这样一枚毫无背景的学生妹,不欺负她欺负谁呢?

    潘逸洵将她的愧疚看得清楚,心疼地抚着那张苍白若雪的脸庞,心底落满了嗔怪。都已经这样了,还在瞎操心么,难道自己在她眼中只是摆设吗?

    “逸洵,夕夕的事,你们潘家别插手。”微凉的脸蛋在那温润的掌心蹭了蹭,选择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枕下了,“我知道你的打算。可是,夕夕的家人是我啊。”

    “凌儿,你就安心好好休息吧。不然,坏丫头回来又该骂我‘骗子’了。”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不再坚持。

    这一对姐妹的脾性还真有点像啊,倔强的骄傲中从来都多出了那么几分柔情。不想他替她们出头,并非真如她所说的那般生分吧。

    刺耳的铃声乍然响起,那么怪异的旋律,那么躁动的歌词。惹得两人面面相觑,他,什么时候换的这么一个“神曲”?

    “臭小子!你换了我的铃声?”

    “我什么时候摸你手机了?怎么,你和花嫂不在家吗?”

    “又出什么事了?”

    “什么叫又!我一向都很听话,从不主动惹事的。有事也是别人先惹我的,难道你能容忍弟弟我被别人欺负了去?”

    “可以。”

    “话说,你还是我的亲哥吗?”

    “不是,你是捡来的。”

    “你才是捡来的,你全家都是捡来的!”一声失控的咆哮响起,整个楼层都震荡了。

    “我全家?等等,你在我家门口?”

    “对,不小心还捡到了个宝贝,要不要认领走?”

    “你那么幸运,那统统都归你了。所以,给你一秒钟的时间,赶紧滚。”

    不想与之废话的潘逸洵,麻利儿地撂电话,顺手就调成了静音模式。心里还很不厚道地摆了自家老弟一道。哼,得让那家伙忙点了,这一整天无所事事的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唔,疼……

    一颗小脑袋好似灌了铅一般,沉重得连动弹一下都觉得吃力。意识迷迷糊糊的百里诺夕感到异常惊讶。这是,生病的感觉吗?

    啊,这种状态真的好遥远,她甚至都记不清自己上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了。

    颇为艰难地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一种无力感瞬间遍袭周身。忍不住张开有些干裂地红唇,低哑的呢喃之音,“这么严重……”

    “体温计都快爆表了,能不严重么?”一个沉闷的话音从不远处传出。来人好似寂寞了许久一般,言语间就开启了呶呶不休模式,“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都到家门口了,也不知道敲个门么……”

    “好吵……”

    嘟囔了一句,整个人自觉往下滑了半寸。大半个脑袋就这样埋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光洁的额头。

    谁谁谁?!怎么是他?百里诺夕闭着眼,迷糊的脑袋努力运转了一下。嗯,整个空间里都是他的气息,自己是在他的住所咯?

    “你该庆幸遇见了我。”

    他不过想去那儿蹭个晚饭,就辣么意外地撞见她靠墙坐在距离门口有一小段距离的楼梯口。浑身滚烫的她,当时就已经不省人事了。且不说会不会遇到居心叵测之人,只让她就那样躺地上一晚上,估计这条小命也该交代了吧。

    说着,人就已经走到了床边。伸手扯掉那块盖住了口鼻的被子,又是一声埋怨,“也不怕再把自己捂出个高热。”

    另一只手抽出那个仅挨着了一点儿长发的枕头,支在床头就将她扶了起来。手才探过去准备摸她的额头,却被她脑袋一歪给躲开了。

    看着摸了个空的手,潘逸君甚是无语地撇了撇嘴,“抱都抱过了,这会儿还不让摸一下?”

    抱?!略有些浑浊的双眸迟迟抬起。看着不过一寸距离的那只爪子,丝丝凉意溢出了眼角。

    看什么看!那可是十七楼吔。不让抱?莫不是要他用拖的,或者是丢?别开玩笑了!

    以花嫂对她的那个紧张劲儿,自己要真敢伤她毫发,绝对会被丢下十七楼。指不定还会被自己的亲亲老哥碎尸,以平妻愤……

    还有那个令他忧伤无比的空空,唉……

    光是想想她俩那日的亲密无间,满脑子就只剩下了酸溜溜的陈醋。浑身那叫一个不自在。

    瞧瞧,自己身边都是些什么人!这一天天在水深火热的生活中胆战心惊,还有谁比自己更苦命啊。

    “好人难做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