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15章 人家姓百里

章节字数:5013  更新时间:19-03-12 09: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潘逸君接人的时候特意给自己整出了一脸青春痘。这事儿,潘逸洵从自家夫人那里已经有所耳闻。潘老大只当老二玩心太重并未放在心上,更何况他已在那个坏丫头手中吃瘪。老大没有维护他的想法,但也没有春前秋后算账的打算。

    不过,这会儿再看到大门中潘逸君的模样,潘逸洵的整张脸都变得诡异起来。这家伙到底玩哪出?所以,他在对方开门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伸手去摸那张脸,言语也不客气,“这鼻青脸肿的模样还真生动传神啊。这是准备给我唱苦肉计么?”

    “啪!”一个抬手就拍掉了他伸过来的爪子,完了潘逸君还恨恨瞪了一眼,傲娇地转身往屋内走去了。

    背对着他,还未放下的手顺便揉过嘴角,潘逸君忍不住吸了口冷气。嘶,TTM疼了!

    “被疯子打了。”

    毫无营养地解释了一句,自顾自地在沙发坐下。一双长腿自然就架到了茶几上,还不时抖两下。很显然,潘逸君根本没有打算招呼这位不请自来的老大。

    见他还盯着自己不肯放,忍不住抽了一下眼角,又是一阵尖锐的刺痛。赶紧拿起手中的鸡蛋敷了几下,眸中乍然闪过一道青芒。即便眼角的淤青未退,光彩之中还是那么明显的尽是愤恨之意。

    天不亮那会儿的咆哮之后,他也就懒得去计较那个丫头到底去了哪里。随意吃了点东西只想赶紧睡个回笼觉。突然就响起了敲门声,一下一下敲得特别大力。打开房门才发现那人竟是用脚在踢门!

    一身疲累的他见来人面生,只当对方敲错了门,也懒得与之计较。不想人家这么个照面之后,二话不说就动手了。

    可恨的是他自己实在太差劲了!还枉他平日里总自诩身手不错,这一次却硬生生被那个“疯子”压制得没有半分还手之力。俗话还说“打人不打脸”,偏偏人家就是哪也不打,只专门针对这张面皮出手了。

    遭受如此无妄之灾的他,要是不愤不恨才不正常呢。

    潘逸洵并没有看到那道光芒,却似乎早就习惯了他的如此冷淡态度。所以,并没有指望他会主动邀请自己进门。不以为意地眺了一眼屋内,干脆鞋也不换就进了屋。路过潘逸君身侧的时候才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鼻腔里倒是淡淡挤出一个单音,“嗯。”

    随即就轻车熟路地径直往楼上而去……

    嗯?就这样了?这反应是不是太淡漠了一点啊!还有,这自来熟地直奔人家私人领地而去,是几个字意思?他这里虽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物件,可最起码也尊重一下他的隐私啊……

    还在心里吐槽自家老大的不厚道,突然感觉到远远的身侧奔来一道“杀气”。目光乍寒,在攻击临近之时脑袋一歪,险险躲过了这一记突如其来的勾拳。

    “喂!”炸毛的潘逸君迅速放下两条腿,“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冲偷袭自己的自家老哥就是一声咆哮,“你又抽什么风?!”

    抽风?啊,对,今儿个他还真就抽一次风了!

    潘逸洵二话不说又是一个勾拳打出。不想潘老二的反应倒是挺敏捷,连退两步就化解了这一拳。只见勾起的拳头堪堪贴着肚皮而过,落了个空。

    带着不甘心加大了力道正准备再给他一拳,才出手却被他给摁下了。潘逸洵的心里甚为诧异,呵,臭小子,看不出来,居然深藏不露啊。

    三个来回之后,潘逸君也被自家老哥这莫名其妙的亮招给打出了火气。索性放弃了同他理论,直接开始同他干架了。

    要说清早那个“疯子”,他自觉认怂。可自家老哥的这些斤两,谁输谁赢却未可知。所以,打架么,来啊!老子整好也一肚子火气呢!

    “嘭!”

    没良心的臭丫头!

    “哗……”

    莫名其妙的疯男人!

    “刺啦……”

    没有同情心的老哥!

    ……

    不过分钟,厅堂已然一片狼藉,厚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这会儿可以说了吧。”

    一身碎灰的潘逸君毫无形象地坐在地板上,看着不远处的茶几旁同样狼狈的老大,咧了咧嘴。慢条斯理地从兜里掏出一个墨蓝色的香烟盒子,娴熟地点了根烟却只是夹在指尖。任由着它缓缓烧成烬,熄落下一地的憋闷。

    说?让自己从哪里说起?潘逸洵深深看了他一眼,复杂的眼神中飘出丝丝追忆。

    想当初,老二的课业是相当优异的。那么高的分数,就算去帝城的商学院也是绰绰有余的。谁能想到,报考那日,他竟瞒着所有人选择了传媒。这一途,除了要一张看得过去的脸,需要付出的代价从来不比其他行业要少。

    可他素来一意孤行,所决定的事情纵是九头牛也拉不回的。既已成定局,便知再无转圜的余地,自己也只能纵容他了。这么几年,他又作出了什么成绩呢?早几年是成天不见个人影,这一两年倒是天天能见到了,却整日无所事事。无奈之际,老大也只能自我安慰,权当他年少不经事。也就随他肆意放纵青春,他爱怎么玩都不曾过问半句。

    偏偏这一次,他玩什么不好,居然敢打那个坏丫头的主意!他不想活了,可别连累了自己啊。且不说那丫头现在的本事到底几许,只她在自家夫人心中的分量,也是完全碾压自己的呢!

    所有的不悦,最后只化作了一句质问,“那个坏丫头是什么人,你不知道?”

    “嘁!”潘逸君轻嗤一声,整个身子就靠在了桌脚旁。也不言语,只嫌弃地睇了对面一眼就不再看他。

    结个婚而已,至于吗?都把人给结傻了。瞅瞅这智商,直接为负值了嘛。他知道什么?!就算自己哪天不记得他了,也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谁!

    等等!这么说来,他同自己大打出手,完全是因为那个丫头咯。可就算是这样,也不应该啊。

    狐疑地抬眼迎上对面投射来的两道复杂目光,潘逸君瞬间反应过来。

    他该不会以为自己对她有企图,还把她怎么着了吧?天地良心啊,自己对她那只有纯得不能再纯的友谊啊。当然,如果她允许的话。

    也不对啊,他这摆出来的痛心疾首模样,怎么看怎么就那么不对味呢。自己看起来是辣么随便的人?

    得了,别对这位婚后男人有指望了。

    潘逸君长长吐了口气,食指一动直接将烟头弹得老远。扫了一眼直接熄在地板上的银色棉头,不咸不淡地陈述道,“那天傍晚,是你自己让我带着你家宝贝滚蛋的。”

    经他这么一提醒,潘逸洵好像想起来了。呃,貌似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怎么,你还想翻脸不认账?”潘逸君轻哼一声,也不看他。只抬手指了指他身后的茶几,很不厚道地补充一句,“那电话录了音滴。”

    这一刀补得,茶几前的那张脸突然就变了。五彩斑斓的面色辣么缤纷,直看得潘逸君的心头那叫一个痛快。

    爽啊!要的就是你这副吃翔模样!

    这个臭小子,说话不拐弯抹角会死啊?吃瘪的潘逸洵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里却有了疑惑。那丫头当时是什么情况?怎么会任由着被带走呢。

    没财没色,自己……潘逸君不甘示弱地回瞪了他一眼,刚想怼这么一句,突然想起了什么,扶着桌脚就站了起来。也不解释,光着脚“噔噔噔”就跑上了楼……

    片刻回来的时候,将一张皱了吧唧的纸直接给拍在了茶几上。咬着牙关挤出几个字,“喏,她给打的。”

    抬手摸过那张纸条,潘逸洵狐疑地瞥了他一眼,这才垂目看向手中。两息的时间,猛地扬起脸,直勾勾地盯着站在跟前的潘逸君看了很久。最后恨死不争地摇了摇头,“老二啊,你太让我失望了……”

    喂喂喂,老大你这是什么表情?给我重看!潘老二恨恨剜了老大一眼。

    潘老大两手一摊,表情没毛病。对外千万别说你是我弟,对自己人居然都这么抠门!啧啧,你果断是捡来的。

    潘老二两眼一翻,郁猝不能。TMD,自己是这个意图吗?

    “你居然连一百元都不给她!”

    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嚎叫,潘逸君当即怒了。老大,你的脑袋是被门夹了吗?你弟我有那么穷吗?单单她身上那套就是特别定制的,能便宜么?

    于是,这对兄弟俩就在跑题的一路上越走越远,行出几万里而不自知……

    作为当事者之一的百里诺夕,并不知道这俩人的歪楼工程。只端着一副乖巧模样,一路踢着小石子跟在一位中年男人身后。距离总是保持得刚刚好,毫厘不差。

    抬眼看着墨蓝色的建筑物上刻写着磅礴的三个漆红大字,忍不住撇了撇嘴,“可怜的‘老拼’。”

    “嗯?夕丫头,你说什么?”前头走了一半台阶的中年男人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停在花坛旁微仰着脑袋的她。

    阳光整好洒落在她的脸上,明媚若煦。他竟看得走了神,连她已经走近都没有察觉到。

    “老男人,你是想让你的学生也三观尽毁呢?”百里诺夕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很快就与之擦肩而上。先他一步到达教室门口,饶有兴趣地看着安静自习的诸位同学。不免心叹,老男人很有一套嘛,这学生管得,那叫一个服帖啊。

    后来赶上来的中年男人在楼梯口稍微缓了口气,这才端出寻常的冰块神色迎着百里诺夕的兴味目光走了过来。不过一个颔首,没有多说一句就直接进了教室。

    “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百里诺夕。”

    话音刚落下,砸得认真学习的同学们一脸懵然。咦,新同学,在哪儿呢?

    在这呢!

    不知何时去了一趟器材室的百里诺夕,自觉搬着一套全新桌椅回来了。人并没有配合他走上讲台,而是突兀地出现在了教室最后面的靠门位置。

    “这个时候空降,太奇葩了吧?”

    “也不知道有没有资格进咱们班呢。”

    “人家姓百里,你说有没有资格?”

    “是呢,没看人家只走后门吗?所以不过来走个过场而已。”

    “这一点,你都知道?我服你了。”

    ……

    小小年纪,咋么就对别人的事那么八卦呢?都高三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空闲时间呐……

    低着头放下桌椅的时候,百里诺夕忍不住腹诽了几段,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尖。再直起身时已是一副乖巧模样,对众人投来的探究目光,她只咧嘴一笑并没有更多的回应。

    倒是讲台上的那个中年男人没有语调地发话了,“既然大家的时间这么多,那么,十分钟后开始模考。全科!”

    说完,那张千年不化的冰川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罕见的笑意,意味深长地落在了教室的最后面。

    “啊!太不人道了,一言不合就考试啊!”炸锅的教室里怨声载道。

    很快就从三楼的一个教室蔓延开,浓浓的幽怨之息充斥着整栋“拼搏楼”。

    埋首看书的百里诺夕,并没有理会周遭的喧嚣。想她从报考那日开始,一直到这会儿,已经耽误了好几天的学习。自觉时间不如那些努力嚼舌根的人多,必须抓紧补回来才行。

    才画出一条线,一小片阴影骤然从笔尖延伸出来,很快就占据了整个桌面。余光扫过已经临近桌侧的男生,抬头已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新生,哥罩着你!”说着,这位带着痞气的男生就自来熟地抬起右手往她的肩头搭去。

    身体不过一个后倾靠墙,百里诺夕就不着痕迹地躲过了他的爪子。淡淡看着他,嘴角挑起稀薄的笑意,“若是不需要,怎么办呢?”

    两根修长的指头几乎是随着她的话音一同落下的。她依旧笑意浅浅地看着他,眉梢延出了了然。呵,刺头嘛,理解!不论什么地方的学校,总会有辣么几个滴。

    男生吃痛地抱着自己的右胳膊,一脸惊悚地看着她,刚刚这就出手了?

    明明他才抬起手都还不及她的肩头,就被她一个侧身后靠躲过了。然后呢?那几根修长的手指不过一个虚影滑过肘部,突然就感到一个向下的巨大拉力。整只胳膊快要被卸掉的感觉。

    正准备退回座位,去而复还的中年男人就抱着一摞厚厚的试卷走进了教室。目光从男生身上扫过,最后落在突然站起来的百里诺夕身上。

    “嗯,传说中的‘魔鬼班’真是名不虚传。连‘混二’都有,领教了!”话语说得很随意,面对众人地疑惑不解,百里诺夕也懒得为他们进行“生僻词”科普。

    “混二”嘛,不就是混混二痞子么!

    走后门这位好嚣张啊!怎么可以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呢?同学们很同步地倒吸了一口冷气,目光不断流转在讲台上后门处。对于那个称呼,大家虽私底下盛传,却从来都很默契地没有当着百里主任的面“直言不讳”。

    不管她什么来路,这下恐怕都要完蛋了。百里主任很生气,后果定然很严重。

    “魔鬼”么,对于这个称呼,百里璟谦早有耳闻,不过睁只眼闭只眼没有计较罢了。偏偏这么一个充满敬畏的词语,从她口中说出来,怎么就只剩下红果果的讽刺呢?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他的面色如期出现了明显一滞。却又很快就换作了一副若无所知的模样,随口应了一句,“哦?”

    之后就默默地干等着她的后话。不想,五分钟都过去了,她只老神在在地靠坐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直垂落在桌面,翻看着一本牛皮纸包书的课本。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嘛!

    剩下三分钟。百里璟谦看了看手表也就不再奢望她会给予自己回应了。

    娴熟地扒拉了几下,那一摞试卷就被他分成了八份。逐一放好后就发布指令了,“这是八校联考,开始!”

    什么?!这就开始了?

    同学们诧异地睁着一双双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他们的魔鬼班主任。

    讲台上这位肯定是假的吧?!不痛不痒的一声“哦”就完了?那位新生居然如此轻易地躲过一劫。

    每一组的试卷都不多不少刚刚好,传递到最后,第一组的一位女生却尴尬了。自己手中这张试卷到底该怎么处理?都递出去那么久了,人家硬是没有接,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她也很想直接放在对方的桌面上,可是,压根儿没地方入手啊!

    只得正身看向百里璟谦,怎么处理?

    一直关注着后面这一方天地的同学们,又是一阵唏嘘。现在的空降生都这么嚣张吗?长见识了。

    “百里,你也随意答一下吧。”

    一语又是千层浪,同学们纷纷将目光转向讲台上,再次瞠目无言。随意?您老今天是不是太随意了一点儿啊!即便她也姓百里,您也不能这么随意行事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