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17章 你喜欢我吗?

章节字数:4950  更新时间:19-03-14 1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铃声虽然早就响过了,可如她俩这般早早离场的人毕竟不多。所以,当暖长的阳光再度拉近三寸距离之时,操场才开始它这一天的最喧嚣时刻。

    大波大波的人抄着近路跳下青石看台,蜂蛹向操场的另一头,那处炊烟袅袅的“战场”。一个不小心就都被这里的辣眼风景所吸引,纷纷于跑道处驻足不前。

    事实上,他们的内心是纠结而矛盾的。

    这边很想走近去一探究竟,看看那对相拥于一处的开放女生到底是何方神圣!不仅颠覆了他们的三观,居然还是如此公然地摧毁了个彻底!

    可是,此刻正值午餐时间啊。中学生谁都知道,到了饭点的食堂如战场,晚一分钟就成了残羹冷炙的“炮灰”。只是想想那难以下咽的味道,众人就会情不自禁地打个寒颤。

    民以食为天!所以,热闹什么的那都是别人的事,还是别看了。解决温饱问题才是当前的王道啊!

    那一束束来去匆匆的各种目光,并未影响那两位分毫。最多默契地相视一眼,继续我行我素。口目是别人的,爱咋看咋说随意,手脚是她们的,愿意抱就抱随心。一句话,“我若自洽,你奈我何?”

    请别恼了她们的肆意妄为。

    外人根本无法理解,这一年多的离别,于她们而言就恍若一整个世纪那般漫长。故而,此刻的分秒,对她们来说都是分外珍贵的。

    “你……你们!”

    遗憾的是,幸福终归还是被不客气地打扰了。

    来人惊呼着,满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相拥而卧的她们,脑海中乍然闪过那晚的同杯而饮。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浓墨般的恶意。

    被他拎在手中的小布袋,一个不留神就彻底变了形。胳膊不自觉地抖动着,似更恨不能直接一个甩手就将它砸下去一般。臭丫头!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耍流氓!

    “谁这么鸡婆啊?没看到人家正亲热着吗?”

    从温柔乡被打扰的百里诺夕,很是不悦地抬起头看向来人。入目却是一张居高临下而隐忍不发的脸,在对上自己的目光之后,瞬间就垮了。

    那种含着黄连有苦难咽的吃瘪模样,轻易就取悦了她。紧了紧怀中的短发少女,了然一呼,“啊,谁谁谁啊……”

    “多!”别误会,这只是一声咆哮,潘逸君被她的小动作刺激到了,压根没有同她打招呼的想法。灼灼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恨不能烧出几个窟窿来。见她并没有松开手的打算,咬着牙关就是质问,“你……你把她怎么了?”

    心中乍然腾起的一团无名火,正肆无忌惮地挥舞着爪牙,快要将他的所有理智吞噬殆尽了。他甚至已经没有心情去计较她对自己的称谓。

    “你瞎吗?”说着,抚着一头短发的手被百里诺夕缓缓收回,一根白皙的手指探向臂弯中的小脑袋。很快就勾起那张绯红若醉的娇小脸庞,深情款款地对上那双羞涩的迷蒙眸子,“她是我老婆,你说呢?”

    “轰!”一声巨浪拍沙的惊天动静,在他的脑海中炸开了。兜头而来的海水瞬间浇熄他心中的那团妒火。

    他看到了什么?!“他的”箜箜居然动情一般伸出双手攀上了她的颈项,鼻尖竟还相对出了浓情蜜意!

    艰难地咽了口水,轻声唤了一句,“箜箜……”

    空空?!是谁允许他这样叫的!

    不过简单的一个叠音,却仿若无意间触发了某种禁忌一般的封印。百里诺夕身上的气息瞬间就出现了微弱的混乱。强烈的占有欲顷刻间吞噬掉了她的全部理智,眼神中嗜血的红芒闪烁不定。

    她?!即便是那么微乎其微的变化,潘逸君的职业敏感还是促使他警觉地向后退了几步。狐疑地看着睡卧在地的她,心底闪过隐隐的猜测,就是因为这个吗?

    “夕夕……夕夕……”一声声轻声呼喊,好似来自天国的救赎。

    短发少女的双手已经从她的颈项抽回,正小心翼翼地端着那枚微凉的脸蛋,眼神中没有半分兢惧。

    身体一个前倾,桃红的唇瓣就擦着她的唇角而过,贴着鬓角呢喃着,“夕夕……不怕……”

    这样的姿势太暧昧,又有一双遮挡住了站立之人的视线。潘逸君整个人木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当机而无法运转了。

    她们,真的是拉拉啊!?

    躺在地上的当事者们却并不知道他的奇特想法。

    百里诺夕的耳畔一直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好似在揭开一层接着一层的薄薄密封膜,窸窸窣窣。明晃晃的眼前,只有一点一点似红若紫的星子。随着一声尖锐刺耳的“刺啦”,她的眼前一阵恍惚,整个人就恢复了正常神态。

    于她是冗长的拉扯,却不过短发少女的两声呼唤而已。

    很快平稳住气息,低垂的双眸落在短发少女的脸颊,泛起丝丝疑惑不明。怎么回事?自己不过想要逗弄他而已,居然会毫无征兆地发生意外。果然,还是有变化的。

    感觉到眉心温润一片,百里诺夕这才抬眸。看着咫尺之间的柔和面容,长长呼了口气,好险啊!

    对啊,真险呐!短发少女满是担忧地看着已经恢复清明的双眸,没有情绪地说道,“请叫我慕蓉。”

    空空,是慕蓉筱箜的闺名,百里诺夕给起的。这句话,自然是她说给不远处的潘逸君听的。

    两人很不厚道地将险些失控的局面归咎于潘逸君的亲昵称呼。很快又相视一眼,露出了然的微笑。

    她们的笑容那么干净,如同大雨清洗过的天空,清澈澄明。始终保持距离俯视着她们的潘逸君,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她们似若星灿的笑容所吸引。连前一秒的突发意外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啧啧啧……谁谁谁,我知道我家空空魅力大。不过你也是够拼的哈,爱心便当都送到学校来啦。”单手撑地,百里诺夕轻松就扶着慕蓉筱箜坐起来了。

    一个抬眼就对上潘逸君的俯瞰姿态,只觉得如此压迫感很不得劲。表达不清地嘟囔了一句,很快就直直站起身,摇了摇头,“咯咯……你这把锄头还真勤快,天天都来松土啊。”

    还未回过神的潘逸君保持着姿势立于她们几步之外,神色木然,俨然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得了!全白说了,感情这么一小会儿的工夫,他就成木头人了嘛!

    百里诺夕无语地摇了摇头,余光淡淡飘落在了被他抓在手里的便当袋子上。随手拍去身上的几根草叶,转身就往相反方向而去。

    “诶!夕夕……干嘛去?”

    “爷去如厕。”

    “呃……”

    “老婆,要不要一起?”

    “不用,谢谢!”

    “哈哈……”

    空旷的操场顿时响起她恶作剧得逞的坏笑声,还有很不厚道的补刀,“那个谁谁谁加把劲哈!看看究竟是你的锄头硬,还是我这墙角更坚实……”

    我去,原来他们的关系这么复杂啊!

    唏嘘声零零落落,少数几位已经误了点的往来同学们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新闻一般,莫名兴奋地竞走而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操场中央的正前方主席台上,正负手而立着一个男人。

    他的目光始终尾随着那抹新绿色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神色中明灭着努力克制的莫名兴奋。

    刚才那一瞬间并不是错觉,也不是他们误以为的什么“气息紊乱”,那是真实存在的杀气啊!那样的她俨然来自枯血纷飞的地狱,带着残忍嗜血的修罗。

    想想她前一刻还是一只慵懒无害的小猫模样,后一秒竟也还能够淡然如斯。小小年纪,就能将情绪收发自如。呵,这个丫头当真越来越让他感兴趣了。

    “珏儿喜欢她!”一声清脆的童音遽然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男人低头看向身侧的小屁孩,正见她抬起那只肉嘟嘟的手,指向那个丫头离开的方向。头顶的一对小扎鬏轻轻摇晃着,一脸天真活泼的样子。

    嫌弃得瞟了一眼她的发顶,他的心里瞬间就腾出了腹诽。那个女人还真是够了,给自家闺女梳这么丑的发型也就算了,居然还好意思带出来吓人!

    关于这个自称“珏儿”的小屁孩,他更多的是无奈。

    上午从那幽静之处离开,才走出那条石子小路,远远就看见了一对年轻的夫妻。只这一眼,他直接就转身往相反方向走去。这是有心要躲着他们啊!偏偏,他的运气就是这么的好,不过一个转角,就与他们正面撞上了。

    小屁孩看到他的那一刻,两眼直冒绿光。一大团棉花糖啊,就那样不客气地往自家父亲怀里塞了。不管不顾地迈着小短腿就一路欢愉地奔过来了,嘴里还细碎嘀咕着,“哥哥……叔叔……”

    不过一个称呼而已,三个大人的脸色却是缤纷各异。就在他还在纠结不定是时,年轻夫妇送来两枚鄙视的死鱼眼。纠结个球啊,只有当叔叔的份!是老牛就别整日想着装犊子!

    三人照面之后也只是简单打了一个招呼就准备各回各家。谁曾想,那小屁孩直接扒拉在他大腿上,硬是不肯跟自个儿的爹妈回家了。

    一番软硬兼施无果,只看着裤腿沾满的鼻涕眼泪,他的眼角都僵了。咬着牙蓄着郁结睇了跟前的两人一眼,这个熊孩子到底是谁带出来的?要不要这么邋遢?!

    最后无法,他只得冷着声挤出几个字,“跟我,返程来接。”

    要他说,这个小屁孩,他根本捡得心不甘情不愿哪。

    等他从不久前的悲惨遭遇中回过神,身侧哪里还有那个小屁孩的影子。

    人家早早就跳下了主席台,欢腾的小短腿直往他先前的目光所及追去呢。只在空气中留下一长串的稚嫩回音,“我去问她喜不喜欢珏儿!”

    先是眼睛,继而高烧不退,此刻又轻易就失了理智,到底是怎么回事……

    细碎的脚步在尖尖草芽里漫无目的地穿行着,一对秀眉微微蹙起,双眸底下涌动着连本人都毫无所知的暗流。

    最后,百里诺夕停在了一棵金桂树旁,随意找了一块大石头就坐下了。“如厕”不过是一个借口,不想让慕蓉筱箜为自己担心。

    长长吸了口气,左手的三指就搭在了上抬的右手腕。双目很快微眯成新月,连轻微的风鸣虫嘶都被当做纷扰屏蔽在了外界,她的世界骤然寂静无声。

    两分钟也不过眨眼的工夫,睁眼之时其疑惑之色反而更甚了。咦,怎么会没有异常呢?还反而比原来的体质更强了?

    猫着腰拾起地上的一片深绿树叶,随手一丢,当即愣住了。

    这!不科学!

    且看那一条突兀的草绿色,是叶片扫过草丛时,草叶寸寸尽断。切口平整而光滑,犹如利刃所为。而那片树叶竟还直接扎进土壤,入之三分!

    不对不对!这不是她的力量。一种猜测划过脑海,她毫不犹豫地再次拾起一片树叶,同样漫不经心地随手丢出。

    果然!同样的力度,威力却减损了许多。既是如此,索性就一次性放了吧!

    百里诺夕倏地站起身,沉了沉气,足下生风一般围绕着这一小片金桂林疾行。手中的动作随意而频繁,一采一抛之间,满天绿叶飞舞。

    终于,新绿色的身影停了下来,有些气喘不顺的她虽有些疲惫,却感到身心较先前轻快了不少。

    几乎是在她缓过来之时,最后一片树叶悠然飘下,再次落在了她的手心。而那些错综复杂的一条条草绿色,从高空中能看出,竟勾勒出了一朵清雅高洁的金桂花!

    应该差不多了吧……

    “啪啪!”一阵清脆的掌心突兀响起,打破了整片林子的静谧。

    谁?!一个迅速转身,百里诺夕就已经出手了。掌风若飞刃掀落了无数叶片,簌簌飘零。垂眸才看到对方竟然是一个半大的小女孩,还不及自己大腿根的高度呢。

    即便面对她的突然出手,小女孩的脸上也没有一丝惧意。只巴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她。

    这个小女孩是谁?什么时候来的?明明一直保持着警惕,竟还是愣生生地没有察觉到她的气息。

    内心的惊诧并未显露,百里诺夕只淡淡瞟了她一眼,不愠不火地问道,“你是谁?”

    “阿泽说过,你刚刚释放的那个叫做余力。”来人正是自称“珏儿”的小屁孩,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话,反而又朝她走了几步,很是担忧地看着她,“还有余力啊……”

    余力么?百里诺夕若有所思地捏了捏下巴,思绪被拉得有些远。

    关于这个术语,顾名思义就是多余的气力。通常情况下因为一个人积蓄气势或力量之后,释放不全而造成的。普通人的积蓄一般不多,所以即便当时无法做到完全释放,产生的余力也不会很多,顶多跑一小段路就差不多没了。

    像她先前这么浩瀚的的余力,实属罕见。由此可见,她当初的积蓄有多么可怕。

    问题是,当初又是什么时候呢?

    正思量着,突然就感觉到有气息临近,回神才发现那个小女孩已经一个蹲身就跳起来了。高高举起的双手,竟是直接探向自己抬起的那只胳膊。

    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将气力转移到了手臂上,稳稳吊住了她。

    “咯咯……”珏儿蹬着凌空的小短腿,笑得欢愉。圆嘟嘟的小脸蛋上更是兴奋非常,口中欢呼着,“荡秋千咯……”

    当即明白她的意图,胳膊一个甩动,就将她荡了起来。随着手臂的力道加大,她被荡得越来越高,小脸蛋却丝毫不显惧色。

    终于,百里诺夕脱力地跌坐在地上,珏儿才落地就跑到了五米开外,吐得稀里哗啦……

    远远看着蹲成一个小肉团的她,百里诺夕也顾不得休息,几个快步就来到她身旁。轻柔地抚摸着幼小的脊背,细声说道,“辛苦你了……”

    小脑袋没有抬起,才摇了一下,又是一通干吐。

    “不行该逞什么能?这么不怕死么?”虽说是嗔怪,百里诺夕却从背包里掏出一块轻薄的浅紫色手帕,仔细替她擦拭着嘴角。

    仰着的小脸“嘿嘿”一笑,珏儿一个顺势就靠在了她的身上,奶声奶气地说:“我叫万俟珏,你喜欢我吗?”

    她特意跑来找自己,受了那般罪,就只是为了问这么一句?吃惊之余,百里诺夕更多了几分不解,只静静看着她并不作回答。

    得不到她的答应,万俟珏急了。转个身就爬上了她的大腿,又是一声,“珏儿喜欢姐姐啊!”

    看着她扑闪扑闪的双眸,那般干净无垢,百里诺夕的心底乍然皱起似曾相识的涟漪。端着一脸严肃,点了点头,“允许你喜欢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