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18章 咱回家不?

章节字数:4940  更新时间:19-03-15 0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于大部分高三年级组的老师来说,考试改卷什么的,那都已经习惯熟练得跟平日里喝水吃饭一般无异了。所以,今天模考的全部成绩当天下午就出来了。

    只不过,同往常不太一样的是,这次的红榜好似公布得特别捉急。才到晚餐时间,公告榜旁就早早有人在那里忙着收拾。几乎是晚自习的铃声才响起,那张血红的全开纸张就给贴上了。

    于是,同学们在熊熊的好奇下,艰难地捱过了一节课,之后就疯狂地热闹了剩下的两节课。整个拼搏楼,唯独一个教室安静非常,气氛却很是诡异。面色复杂的同学频频回头,看着那空荡荡的桌椅,疑惑连连。

    人呢?该不会就是空降来考个模拟就“返航”了吧?纯粹是为了来给他们添堵的?

    事实上,的确是他们的想象力太过丰富了。谁会闲来无事辗转于各校,如此大费周章只为了给别人找不痛快呢?

    反正那个空位的主人是没有这般恶趣味的爱好滴。人家此刻正翘着二郎腿躺在操场上,红艳欲滴的嘴里还叼着根狗尾巴草,非常有童心地陪着一位小肉团数星星呢。

    昏昏欲睡的小肉团枕着她的大腿,眼睛早就闭上了,口里却坚持不懈着含糊不清,“一千零五个……三百六十七……一万……”

    这种神级的数数,还有谁呢?!

    一阵冗长的铃声响起,拖出了绵绵不舍。小肉团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解脱一般长呼着,“终于放学了啊!姐姐,快走快走……”

    她实在不明白,姐姐既然都已经翘课了,为什么还要呆在这儿做炸么无聊的事情呢?去逛逛街,玩玩游乐场什么的,不比这有趣快乐吗?

    “是啦,你也该回家了。”百里诺夕倒也不着急起身,只抽出那根细长的草茎,歪着脑袋看向她。那双铜铃大眼直勾勾垂落下来,一副无邪模样。于是就忍不住抬手捏了捏肉嘟嘟的小脸蛋,柔声问道,“陪了我这么久,家里不担心吗?”

    也不知道她是中午那会儿就没有离开,还是后来又来了。反正下午还没结束模拟考,她就楼下等着自己了。这之后又陪着自己去吃食堂,一直到现在,快有十个小时了吧。

    这么漂亮的孩子,谁家丢了都该着急了。而她显然并不是迷路走失了。那又是怎样心大的家长呢,如此放任,就不怕她被歹人给拐带走了吗?

    “姐姐不喜欢珏儿陪着吗?”小嘴一撅,万俟珏的小肉脸上就堆满了委屈。一双小胖手很快攀上她的脖子,将整个人挂了起来,“可是珏儿想陪着姐姐啊。”

    “行啊……不过,今天太晚了。”说着,百里诺夕抱着她轻松坐了起来,捏了捏她的小鼻头,“明天再来找我吧。”

    也不管她乐不乐意,就不客气地将她放在了一旁的草地上。无视掉那张微嘟的小嘴,单手撑了一下站起来,拍去身上的细碎草屑就自顾自地往操场外走了。

    “姐姐!等等我啊!还有一小段路是同路呢!”万俟珏冲着那抹背影就喊了一句,话音之中全是焦急。

    前头的百里诺夕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只是抬了抬手招呼道,“那你要赶紧跟上哦。”

    就这样,一大一小的两人一前一后地往校门走去……

    快到校门口时候,百里诺夕才停下。转身看着那张因为奔跑一路而彤红的小脸蛋,右手就鬼使神遣地伸了过去。

    不过这么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万俟珏却开心得一蹦一跳地迎上去。紧紧就抓住了她的大手,力道很重,恍若生怕她又丢下自己走了一般。

    心头一阵莫名暖意,却只清浅一笑,就牵着她继续往门口走。才走出十数米,远远就看见一位头戴灰黑色鸭舌帽,鼻上挂着暗红色墨镜的男人迎面而来。

    怎么,他何奇然居然亲自来接人?那肯定不是普通人了……各种思量骤起又息,百里诺夕却并没有同他打招呼的打算,牵着万俟珏与之交错而过。

    看着校门外空无一人,突然就蹲了下来拉起万俟珏的一双小手,认真说道,“让家里人来门口接,我陪你一起等他们来。”

    “姐姐……哈啊……”刚刚唤了一声,就打出个哈欠。一双大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她,片息,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好……”

    得到答应,百里诺夕才抱起哈欠连天的她,随意找了一块石头就靠着了。

    被晾在校门旁的何奇然在与她错身而过之后,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面色很是复杂。

    想他也不过喝了她一杯茶而已,至于如此漠然么?连个招呼都不愿意打!更何况,那杯茶还是付了钱的。再说了,自己不还帮她教训了一下那个出言不逊的女人呢?也算是有了交情吧。

    很是郁闷地转身看过去,正见月光下的她眼神温柔地看着怀中的小屁孩,一只白皙的手宠溺地抚摸着那个小脑袋,神态安然。

    不过一个愣神,很快就大步走了过去。不等她抬头看过来,急急开口解释,“夕夕,咱嫂子今天要加班,我临危受命来接你回去。”

    等等,这么一句话,怎么信息量炸么多呢!夕夕?为毛叫得这么亲热,彼此不过两面之缘,很熟稔吗?还咱嫂子!花姐加班,他又是怎么知道?就算知道又怎样,怎么也轮不到他来接吧?嘁,既是临危受命,那就别来啊!

    好一通腹诽之后,并没有抬眼看他,只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我是百里诺夕”

    这一天天的,得自报多少次家门啊!

    倒是她怀中本已经快要睡着的万俟珏突然就清醒了。倏地抬手搂住她的脖子,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警惕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是姐姐什么人?”

    “不熟。”

    “朋友。”

    两人非常“默契”地一口一声,语气更是截然迥异,恰似隆冬酷暑,

    宝宝不喜欢!万俟珏很快作出定性,自觉跳下百里诺夕的怀抱就拉起她的手,“姐姐,我们可以走了……”

    余光扫过她另一只手腕上闪烁不明的电话手表,想来是接她的人已经来了吧。百里诺夕点点头,也就任由她拉着往山脚走。

    刚刚走出半路,就看见不远处突然迎面来了一个男人。速度奇快地直冲冲过来,并没有改道的趋势。眼瞅着就要撞上前头的小肉包,百里诺夕心下一惊,暗道糟糕。

    大脑飞速运转,被拉住的手遽然往身前一带,就将走在前头的万俟珏给拉回来了。对方实在太快了,根本躲不开啊!干脆心一横咬着牙关不闪不躲地蹲下身,护犊子一般背对着来人将她严严实实护在了自己的怀中。

    这丫头疯了!这是要用自己的身体抵挡住所有的冲击力啊?!站在高处的何奇然将她的意图看得分明,忍不住惊呼道,“夕夕!快……”

    然而,“闪开”二字根本没有说来得及出口,硬生生卡在了喉咙。

    夕夕?这么亲昵的称呼!男人的身形戛然而定,毫厘不差地驻足于她们的身旁。冷冷看过去一眼,就没有再理会他了。

    嗯?怎么感觉不对啊?按理说自己才蹲下身就该撞上了啊。这非但没有受到预想中的强撞击,百里诺夕还清晰地感觉到身侧多了个人。狐疑地抬起点下巴,歪着脑袋看过去,正对上对方的温柔目光。

    为毛是温柔的?这眼神怎么辣么奇怪!顺着他的两道光再往下,这才恍然大悟。哦!人家是看自己怀中的小肉团吧。这下尴尬了,一个不小心就妨碍人家接小朋友了。

    连忙松开紧箍着万俟珏手,双手高高举过肩头,尴尬地咳了两声,“咳咳,您是来接珏儿的吧?”

    果然,她先前猜测得不错,这个小肉团的身份不一般呐!瞅瞅,这是司机还是保镖什么的,身手非凡啊。

    见他只是不言不语地看着,干脆也不与他对视,低头看向有点儿受惊的珏儿。讪讪摸了摸鼻尖,轻柔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抱歉,“珏儿,对不起,我不知道他……”

    “啊!”未说出口的话语被惊呼取代,百里诺夕完全懵了,满脸惊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是不是眼瞎啊!自己这么大的个头,哪里像那个小肉团了?这也能抱错?

    而这个“眼瞎”的他根本不在意她的怪异目光。一个公主抱将她捞起之后就快步往山脚下而去,甚至都没有理会在他们身后跑得非常辛苦的万俟珏。

    可怜的小肉团就那样迈着小短腿,一路嘀嘀咕咕,却意料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最后,她干脆停下不动了,嘟着嘴就是嘶喊,“坏人!放下我姐姐!”

    坏人?!搞什么毛线球球啊,咋么又搞错了!百里诺夕连忙松开那双因条件反射而搂住他那根脖子的手,恨不能当即拍他一脑门。

    事实上,她的确没有这么做。只是合并起修长的两指,直直往他的肩胛骨戳去……

    “嘶……”

    男人吸了口凉气,只觉得手臂一阵酥软就卸了力。很是难以置信地看着站在跟前的她,不仅是完全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手,更没有料到她不等自己将其放下就已经安然退出了触手范围,如此敏捷!

    深深看了她一眼,倏地回头瞪向站在不远处气喘吁吁的万俟珏,嘴角挑起一抹凉薄,“很想回去?”

    完蛋!薯薯真的生气了。情绪复杂的小肉团连心里头的发音都颤抖了。又见他正快步冲向自己,更是吓得连脚都抬不起来了……

    果然是坏人!百里诺夕几乎在他才移动身形之时就作出了反应,瞬间积蓄出所有的气力于足下,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追赶而去。就在他快要临近万俟珏跟前之时,猛地伸出手臂,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男人虽然惊讶于她的速度,脚步却仅仅是完全可以忽略的瞬息滞怠,随即没有停歇地继续向前而去。

    惊魂未定的百里诺夕这才明白过来,他的目标从来就不是万俟珏!眼睁睁地看着他临近正往下走来的何奇然,想出手也已来不及,只能娇喝道,“住手!”

    住手?男人那只已经掐着一根脖子的右手明显顿了一下。迟迟扭头而视,顿觉她眼中的焦虑之色那么刺眼,五指的力道不由得重了几分。回转之时,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落寞。

    当然要住手啊!哪有人这么莫名其妙啊,没招没惹的,才见面就要将人打一顿?更何况,那家伙还是“奉命”来接自己,时下也勉强算是她的人吧。

    她的这点心思,何奇然自然不知道,只以为她是真的担心自己。骄傲地抬眼再看向眼前男人之时,凉凉一笑。对了,那日就是这个男人。

    躲在百里诺夕怀中的万俟珏可没有心力去关注那三个大人的交锋。小小身体蜷成一团瑟瑟发抖,只道,生气的薯薯太可怕了!

    如斯想着,眼前突然闪现一双猩红的眸子,身体一顿,直接就昏过去了。

    “珏儿!”察觉到怀中的异常,百里诺夕哪里还有空管那两人的莫名其妙,抱起她就往山脚下跑去。

    对,她是有点医术。那又如何,他们都是不知底细的外人啊。所以,她甚至都没有替怀中的小肉团切脉,只作出了正常人的正常反应——赶紧送医院呐。

    至于这速度,反正刚刚已经露了一手,也不怕再表演一次咯。

    “上车!”

    那个男人几乎是与她前后脚到达山脚下的,在她等车之时就上了不远处的车子。此刻正扭头转向副驾驶,对着车窗外喊话呢。

    上什么上!坏人一枚,莫不是还要她亲自送肉上砧板?淡淡瞥了他一眼,快步就往回跑,只留给他一句不咸不淡的话音,“第一中学有医务室……”

    该死!一股莫名的怒火腾起,男人突然就一拳打在了车门上。那么强悍的钢板当场就凹陷了一大块,连锁芯都坏了个彻底。于是,整片车门直接卡住,打都打不开了。

    对于心里头的莫名懊恼,他直接忽略不想。懒懒往座椅上一靠,那双漂亮的眼睛就闭上了。少时,拿起架子上的手机挂了一通电话,态度很是随意,“你家闺女又装死了……”

    三分钟不到,百里诺夕就冷着一张脸从山坡上走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是何奇然与她并排而行,而万俟珏则耷拉着脑袋跟在他们身后。

    一段并不长的下坡,他们却走了很久。也不知究竟是刻意迁就小肉团,还是心情不佳所致。

    车内的男人远远看了他们一眼,微扬的嘴角漾出了然的轻笑。呵,小屁孩那点儿伎俩能瞒得过几人?

    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料,只不过,并非百里诺夕,而是何奇然一个不小心戳穿了小肉团的伪装。谁让她对外人那么抗拒了,身体那么实诚地战栗一下,自然前功尽弃咯。

    所以,当被抱在怀中的她突然睁开眼,紧紧拽着百里诺夕的衣领之时,后者就将整件事情的前前后后想了个明白。

    最后,她们之间只对话了三句,百里诺夕就丢下她独自走了。

    要说这个世界,她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那就是信任之人的欺骗。

    看着她独自离开的背影,万俟珏嘴巴一瘪,眼里瞬间蓄满泪水,随时可能决堤的模样。

    “最好别哭,如果你不想让她对你彻底失望的话。”何奇然好意提醒了一句,还趁其不备伸手弹了弹她的抓鬏。带着恶作剧的得逞,迅速闪身走人。

    幼稚!嫌弃瞥了一眼身侧的男人,对他的低趣味很是无语。

    终于,他们在车子旁停了下来。百里诺夕只默不作声地往一旁走了几步,倒是何奇然很自觉地打开后面的车门,将小肉团塞了进去。

    车门才关上,人就走了。

    一分钟不到就将他的车子停在了万俟珏所乘坐那辆的前头,冲站在路旁的百里诺夕喊了一句,“夕夕,咱回家不?”

    透过窗户,她又深深看了一眼车内那个小脑袋,点点头就算作答应了。

    才转身连脚步都没有迈出,左手突然就被抓住了。抗拒地挣了一下,却没有收效,只得凉凉地回视一眼,“什么意思?我又没把你家小孩怎么滴!她也应该没什么毛病,顶多是受了些惊吓。可那也是你一手造成的,与我何干?”

    说完,一个大力甩手就挣开了他的钳制,在他愣神之际就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在车门旁停下,温火不明地补充一句,“啊,对了!记得提醒一下你家孩子,我说的那句话不是开玩笑。”

    也不管后面车里的两人有没有听见,打开车门就坐进了那辆闷骚的红色小车。妖艳的色彩瞬间映入夜幕,消失无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