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25章 她是劫数!是救赎!

章节字数:4246  更新时间:19-03-30 13: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扯下一根拇指粗细的黄绿色腰带,慕蓉筱箜转过身才发现小肉团的情绪低落。只弯了弯唇,未有安慰她的打算。不动声色地来到床边,手上动作温柔地将腰带系好。又微微猫腰拿起床边的一条毛巾,仔细帮她擦拭着湿头发。

    小肉团的这一头金黄色短发是天生的,天然呈波浪卷态,却并不厚实。所以,擦几遍也就差不多了。

    虽然有些意外她的配合,却佯装无知地只当她累了。不过,先前在帮她洗澡的时候,小肉团也的确是哈欠连天的。想来平时应该睡得挺早的,这会儿已经快十点了,肯定也困了吧。

    指腹又轻揉了一会儿小脑袋的头皮,柔声说道,“小肉包,再忍忍,帮你再稍微吹一下头发就可以睡了。”

    耷拉着脑袋的万俟珏很听话地点点头,并没有让人看到她眼底的失落与不舍。

    姐姐,就这样走了吗?连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么?

    温和的暖风伴随着柔软五指的抚摸,不过一小会儿的工夫,趴在慕蓉筱箜大腿上的小肉团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才将她安置妥当,一声轻微的警示音适时响起,“滴……”

    那是洗衣机已经结束了工作。被弄脏的衣服床单都在里面,显然是她们才进盥洗间就已经被收拾掉了。

    一边晾晒,慕蓉筱箜一边将目光投向那床换上的新床单,嘴角不禁勾起。那家伙真的变了,居然还帮自己把整个房间都给收拾了。

    也不知过去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动静。虽声响不大,却在这静谧的不大空间里显得非常突兀。惊得慕蓉筱箜手一抖,书本直接从手中脱落,滑下床沿掉在了地上。

    抬眼才发现竟是门锁被人开得小心翼翼。那一副生怕被人发现的模样,让她心生一念,这是遭贼了啊!意识到这一点,一个激灵就坐直了,嗯?这里怎么会有小偷?

    为身侧的小肉团掖好被子,这才动作轻缓地起身下了床。顺手拿起门边的笤帚,长长吸了口气悄然立于门侧……

    “嘎吱……”随着一声轻微的滚轴响,房门被推开了,却半天不见人进来。

    就在她狐疑不明地紧了紧双手中的木棍时,一个半人高的塑料袋被推了进来。而事态并未消止,如此那般的袋子一个挨着一个成功接龙,陆续进了房间。再然后,她就看见探进来一个脑袋。

    这家伙!没事尽吓人是吧?正要照着来人的屁股一扫把打下去,那颗脑袋突然抬起,满眼控诉地看着她,开口就是埋怨,“空空呐,你这住的都是什么人?一点儿助人为乐的精神都没有。”

    听对方这么一说,她这才发现楼道里还站着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只一脸见鬼模样地看向她们。当即明白过来,难怪!

    “那有什么,我们又不认识。”不以为意地回了一句,再看向地上的几个大袋,眼角不受控地微抖了两下。不客气地将心中的疑惑宣之于口,“夕夕这是大采购吗?莫非超市今日有活动,全场半价?”

    “嘁,半什么价啊?全场一折,赔本大甩卖呢!”不雅地翻了个大白眼,百里诺夕的嫌弃那叫一个不言而喻。心里还不止地腹诽一句,莫不是不搞活动,她就不能够血拼了?

    一听她同自己较上劲儿了,慕蓉筱箜抬起两手往腰间一插,愤愤道,“这么大的事怎么不通知我!”

    “现在通知你咯,”保持着猫腰动作的百里诺夕,歪着脑袋看向她的脚尖紧挨着的那个塑料袋,“帮个忙,让一下呗。”

    目光随便往上抬了抬,就看见被她抓在身侧那把笤帚。立马站直身形,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她,“亲爱的空空,这是要将我扫地出门吗?”

    不过一个失误而已,没有必要如此凶残吧?

    未有应答的慕蓉筱箜,只是一个侧步退到门框旁。环抱着那个“凶器”饶有兴致地看向她,并没有要帮忙的打算。

    “嘁,没良心!”轻嗤一声,她自然就露出了很生气的样子。

    一个抬脚就踢在了塑料袋上。然后就看见几个袋子齐齐往房内移动了一尺。百里诺夕往内走了一步,又一个不悦的勾脚,直接将房门给带上了。转脸看向慕蓉筱箜的时候脸上正挂着浅笑,一个躬身就轻松将几个袋子给提溜起来了。

    随手将笤帚放下,几个快步走到床边。见床上半天没有动静,慕蓉筱箜才扭头嗔怪道,“小肉团睡了,你轻点!”

    “略略……”吐了吐舌头,百里诺夕就继续忙活手头上的活了,动作倒是自觉轻了很多。

    那么多东西,居然被她分分钟就给放置妥当了。然而,这样的速度却依旧惹得慕蓉筱箜一阵不满,“啧啧……夕夕的动作慢了好多哦……”

    “空空也发现?”拿着礼袋的手突然一顿,百里诺夕有些苦恼地看向她,“这么明显吗?”

    “发现什么?不过逗你玩而已!”说着,慕蓉筱箜就走到她跟前,伸手接过那个袋子。

    从盒子里掏出一套大红色的旗袍,转身就照着熟睡的万俟珏身段比划了一通。

    没有人看到她眼里的心疼,这一年,夕夕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至少目力未减!瞅瞅,这尺寸多合适。”

    不知何时靠近的百里诺夕拿走她手中的衣服,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套粉色的睡衣转身就去了阳台。顶着屋内之人的复杂目光,自顾自地用温水洗净,脱水后整齐挂进干衣机,定好时间才返身走进房间。

    随手拖过桌子后面的椅子就坐下了。二郎腿自然翘起,懒懒地睇了她一眼,“空空怎么这样看我?”

    “夕夕,这一年,还好吗?”

    好吗?这个问题,百里诺夕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即便此刻再去回忆面对,她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慕蓉筱箜说走就走了,连招呼都是在快上车之前才同她打的。百里诺夕知道,不管自己有多么不愿意面对,也是改变不了她要离开的现实。所以,只能再次选择了当回鸵鸟般的逃兵。

    那日在火车站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并不清楚。惟记得好像在站外坐了整整一夜,天亮的时候才浑浑噩噩地走回了学校。那条路那么长,她走了一上午。除了感觉脚下灌了铅般沉重,并未有半分疲累感。

    回到宿舍倒床就睡过去了,然后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位挂着熊猫眼的女生,不管不顾地就扑了过来。紧紧抱着她的同时,口中碎碎念着“谢天谢地……”

    那莫名其妙的兴奋劲,让她只觉得这人有点神经质一般的疯狂。

    后来,她才知道,对方是与自己同寝了一年的叶思齐。

    高烧不退的这两天两夜里,就是叶思齐与另一位名叫康淑茗的女生,昼夜不休地轮流照料着她。至于她们为何不送她去医院,她们没有说,她也没问。

    不过,她多少是能猜到一些因由的。

    看看枕巾上一大滩药水,她知道,退烧药一滴都没有喂进来。再闻着额前的淡淡蛋清味,想来,她们为了让她退烧,也是各种方法用尽了吧?

    后来即便身体恢复如初,她依旧如同失了魂魄的木偶一般,呆坐在床上整整两天。

    还记得那天傍晚的红霞异常绚烂,她第一次落下两行清泪,对自己道一声梦醒了。神色清明的她,当时就已然做出了决定。可就在踏出寝室的时候,靠墙等了很久的康淑茗看着天问了一句,“从此不再相见了吗?”

    她知道对方所指乃是空空,那颗死寂的心突然就跳了一下。不见?怎么可以不再相见呢?当时她就疯魔了,紧紧抓住康淑茗的胳膊,嘶叫着,“她是劫数!是救赎!不可以……”

    是了,她偏执认为自己于空空是意外,空空却是自己此生的劫数,也是唯一的救赎。

    那晚以后,她就开始每日每夜地学习。可是,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拿下整个学段的课业又如何呢?羲城,她根本回不去!

    再次陷入迷茫无措的她,开始变得暴躁易怒,一言不合就动手。这样的她,彻底成了师生们避如蛇蝎的刺头。她只是没有想到,那个叫叶思齐的女生,居然无所顾忌地陪着她疯,陪着她胡闹。

    学校,终究不似她曾经混迹的江湖。她终于还是收到校方的劝退书。那时候,她反而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她本就不属于这里!

    “解脱?想要解脱就要先放下,不执着,一味地躲避只是怯弱。”

    就算被外人这么不客气地嘲笑,她也是无动于衷的。她只是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外人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而这个外人,就是邓一阳了。

    他说,前方不是没有路,而是自己没有能力走出一条路。然后,他就给她指了一条从来没有人尝试过的未知路。

    从那以后的一年,她再也没有精力与心情去理会身外事。满心只有一个目标,她必须强大起来!强大到每一次落脚都有路可走,强大到令所有人举目瞻望!

    “空空,我已经起步了啊。”长长叹了口气,就算是结束了这个简单的叙述。

    的确,百里诺夕说得太平静。就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听故事的慕蓉筱箜却是泪流满面,一把抱住她,已然泣不成声。

    对不起……对不起……

    即便她没有说出口,百里诺夕也是懂得的。迟迟抬手揉了揉她的短发,低低一笑,“傻空空,是我要对你说谢谢才是啊。”

    若不是她给予的温暖,自己此刻又身在何处呢?是尸是体还犹未可知。这便是救赎了。若非她突然离开,自己恐怕还终日沉浸在那仅有的温暖中,甚至都忘了当初自己为何会沦落到那种地步!是为劫数。

    若这些就是成长的代价,她都付出了。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她问那些施害者索要了。如斯想着,她的眸底乍然掠出一道冷光,随即涌现出玻璃蓝的光彩。

    “真美……”

    “嗯?”不明所以的百里诺夕轻嗯一声,略略歪着脑袋看向仰起脸的慕蓉筱箜。

    后者顾不得拭去脸上的泪水,从桌子抽屉里取出一面镜子对着她,诧异极了,“夕夕居然不知道?”

    “这是第一次出现的吧。”她自己也不太确定这样转瞬即逝的华彩到底从何时开始的,只觉得很不真实。

    “很疼吧?”微凉的指腹拂过那狭长的眼角,慕蓉筱箜的眼里落满了担忧。

    正想安慰她并没有感觉,床上平躺着的小肉团突然一个翻身向内,百里诺夕果断禁声。许久才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困了,我先去洗洗……”

    说着就站起了身,盥洗间很快就传出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春夜未晓,小肉团突然睁开那双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这张熟睡的脸,双眼很快就氤氲一片。兴许是想起了她说过的话,眼泪硬是给逼回去了。小脑袋往她的怀中埋进几分,深深吸了口气,这才不舍地缓缓退出。

    小心翼翼地跨过她,沿着床边特意放置的小凳子爬下床。赤着脚跑到桌边扯过自己的小背包,又蹑手蹑脚地回到床沿,踮着脚倒腾了好一会儿才停下。

    手脚熟练地换上百里诺夕买来的旗袍,收拾好一切才笨拙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房门快要关上的那一刻,突然又被推开了。一个小脑袋探进来,深深看了一眼那张不大的床铺,转身跑走了。

    姐姐,要走了,别忘了珏儿……

    “薯薯,我们再等等吧。”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并没有答应她,只抬眼看了看光影未动的阳台,笑得意味不明。

    这么一个不经意的笑容,却被后座的万俟珏看得分明。动作麻利儿地爬到他的大腿上,仰着小脸端着严肃神色,“薯薯,不许欺负姐姐!”

    欺负她?嗯,这个词貌似听着不错,有机会可以试试看!男人挑了挑眉,一双桃花眼煜煜生辉。

    没有得到他的答应,万俟珏却也不闹,只哼哼两声表示自己的不爽……

    “走了。”躺在床上挺尸的百里诺夕似问非问地说了一句,然后一个翻身向内准备继续睡觉。

    “还真是一点没变啊。”倚在窗旁的慕蓉筱箜忍不住一声感慨,带着追忆又一言,“怎么就那么不喜离别呢!”

    “该走的,总是要走的。我就是喜或不喜又能如何呢?”带着置气闷声嘟囔了一句,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夕夕是聪明人,何必自欺欺人呢?”慕蓉筱箜很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厨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