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26章 是啊,多么美好啊

章节字数:4201  更新时间:19-03-30 17: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也不知心里究竟装了什么,百里诺夕一直辗转反侧而久久无法入眠。正郁闷着,就听到身后一句小声嘟囔,“再动个没停……这副小床板该要断了……”

    这个主意不错!好似被她提醒了一般,百里诺夕来了个长气短出,突然一个翻身面向慕蓉筱箜。见那一对蝶翼一般的乌黑长睫毛扑扇个不停,不禁抿嘴一笑。这家伙,还是那么不擅假寐啊!

    幽幽抬起左手支着小半个脑袋,冲闭目不视的她挑起眉脚,咧嘴笑出了声,“亲爱哒,还睡得着吗?”

    见她半天不理会自己,干脆将手探入她腰间,位置与力道都很精准地捏了一把。惹得她再也忍不住“咯咯”直乐。最后差点儿岔气的她实在受不了了,捂着肚子果断投降求饶,“夕夕……醒了醒了……咯咯……别挠了……”

    待那只魔爪离开身体,慕蓉筱箜这才得以缓口气。拿过床头的闹钟一看,我的天,才五点哪!

    “夕夕乖,还有时间,咱再睡一会儿吧。”端着百里诺夕的脸就在额前落下一枚“晚安”吻。整个人如泥鳅一般直接滑入被子里,转身向外,“晚安……”

    哼,这精力旺盛的家伙睡不着,又准备整什么幺蛾子呐!不管她要做什么,这一次,绝不姑息!

    打定主意的慕蓉筱箜两眼一闭,果断挺尸。

    呵,还装睡呢!

    “腾”一下站起来,抬脚就跨过了她的纤细长腿,下床直奔她的衣柜而去。随意拿了一套运动服换好,回转过来的时候,手臂上还多挂着一套水绿色的瑜伽服。“嘿嘿”坏笑两声,人就已经靠近床沿,“来来来,我们一起做运动……”

    就知道没好事!

    闭合的眼睑下眼珠子一转,就翻出了一个隐形的白眼。这个吐槽的动作持续了半息,慕蓉筱箜才慢了半拍地暗道一句,坏了!

    在她伸手过来的同时,双手连忙拉扯过腰腹上的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了一枚粽子。

    “夕夕……不要啊……求放过!”

    “那可不行哦~”拖着长长的尾音,百里诺夕已经抓住了被子的一角。即便慕蓉筱箜躲在被子里头,她依旧在脸上挂出一副“我是为你好”的神态,循循善诱地劝说着,“生命在于运动嘛!”

    “粽子”摇摆了两下,表示拒绝。

    事实证明,在强悍的实力面前,任何反抗都是无效的。

    她的右手不过稍稍用力向上提了一下,那床薄薄的被子就悬空了。床上只剩下蜷缩成一团的慕蓉筱箜,连睡裙都被一个不小心给掀到了大腿根部。

    “空空~嘿嘿……你说我们多久没有一起了?”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问询,却硬是被她说出了色彩的韵味。

    与此同时,人已经干脆利索地一个纵身跳上了床。一双手好像变魔术一般,在慕蓉筱箜还试图挣扎的时候,就已经将其粉色睡衣褪去了。之后,不过眨眼的工夫,那套水绿色也已经贴身穿好了。

    “夕夕~”被拉到垫子上的慕蓉筱箜,一脸不情愿地站在那儿迟迟不肯动弹。直到她从另一张垫子上看过来,才双手虚握成拳支着下巴,一副楚楚之态巴眨着眼,“咱改天吧……今儿个真的不合适……”

    “怎么会!空空的姨妈不是才走吗?”诧异不已的话语还配合出了狐疑的神色,右手一个高抬就扯下了桌上的一本台历,“原来这不是空空家的姨妈,难道你移情别恋了?呜呜……异地恋真的好可怜啊……”

    “夕夕!别闹!”

    慕蓉筱箜蹲身抓起地上的小纸板就朝她砸了过去,“你才移情别恋呢!”

    不过脑袋一歪就轻而易举躲过了她的“毒手”。百里诺夕再抬眼看过去的时候,哪里有先前的半点委屈模样。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很快定格出一个鄙视的刀眼,无情的甩飞过去。

    那你还不抓紧时间?该不会不行了吧?莫不是想要我帮你一把?

    最后一记刀眼之后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咧嘴坏笑。

    说帮忙就帮忙,百里诺夕还真是半点客气不带。倏地站起身就一个快步临近才直起身子的慕蓉筱箜,噙着浅笑看着满是抗拒的眼神。

    “啊!”

    这么一声惨叫,自然是受害者慕蓉筱箜发出滴。被一个扫腿直接劈出“一”字的她,疼得龇牙咧嘴,眼泪都飙出来了。

    “夕夕……疼……”

    嘶,太他喵疼了!这家伙下手怎么还是辣么狠啊?就不可以温柔一次吗?恨死了!

    这感觉就好像回到了当初第一次被她帮忙的时候,后来好像还真的没有这么疼过。所以,自己这样接受不了,还不能完全怪她咯?

    慕蓉筱箜揉着那双快要废掉的细腿,面色变得很复杂。见百里诺夕居然直接坐在了右脚上,整个人就傻了,这是要帮忙前压的节奏啊!不过一年没有运动而已,她怎么忘了,劈叉还只是故事的开始呢!

    自觉在劫难逃的她,两眼一翻,干脆直接躺地上装死了。

    呜呜……真的不是她不愿意坚持运动,而是实在没时间和精力啊……呜呜……宝宝内心苦啊……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产生。闭目中她只感觉自己的左脚被一只温润的手给划拨了一下,两条腿就并拢于一处了。

    嗯,终于找回它们还属于自己的感觉了……

    侧坐在垫子上的百里诺夕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长长叹了口气。唉,这丫头究竟都懒成什么样了啊?瞅瞅这骨头……啧啧……

    心里的腹诽不止,十指的动作同样未歇。带着清香的指腹飞快地从寸寸白嫩肌肤上轻掠而过。微红的残影就恍若一只只翩跹的彩蝶,舞姿卓越超群……

    “妞,可舒服了?”

    被拉起来的慕蓉筱箜点点头,脸上却还是挂着埋怨,“爷怎还是这般听风就是雨啊,人家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啦!”

    “是是是,爷的错。”自觉认错的同时,百里诺夕还不忘间接数落一通,“爷真的不知道我家的妞居然会如此荒废‘课业’……”

    “可这劈叉是说来就来的么?”即便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内心感动的慕蓉筱箜也是嘴硬地不愿意认错。吸了两下鼻子,继续装楚楚,“可怜我这一把老骨头,快被您拆了啦!”

    “没事,适才爷已经帮妞打通了七筋八脉……”安抚地揉了揉她的短发,百里诺夕继续追问一句,“咱再来一次?”

    得,看来装什么都没有用了。今天她不把自己给折腾够,是绝壁不会收手了。清楚意识到这一点的慕蓉筱箜,干脆放弃无谓的反抗,认命地点点头只能从了她……

    慕蓉筱箜认命地点点头,今天,她不把自己折腾趴下,绝壁不会收手的,既然反抗无用,自己只能从了她……

    “啊!”又是一声惨叫,却不似先前那般凄厉了。

    “疼疼疼……你轻点……”

    “慢点,我这个不会!”

    ……

    “嘭!”一声巨响之后,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撞开了。摇摆不定的门后,很快就传来一声怒气深深的咆哮,“百里诺夕,你个死丫头!”

    “死人骂谁呢!”

    哪个不知死活的混蛋,敢在这儿点名道姓地骂我!正坐在慕蓉筱箜腰肢上的百里诺夕一脸杳蒙,口头上却是半点便宜不肯失。才幽幽转过身,就看见一只鞋子被身下人儿给迅速抓起来,二话不说往门口砸去。

    “滚!”

    “别啊!”

    话赶话的两个音色一前一后落下。

    不知何时松开手的百里诺夕,几乎是在那床被子才落在慕蓉筱箜身上的时候,人就已经来到了门外。而那只鞋子才刚刚擦着门边往下落,就被她一个微弓身就给捞起来了。照着魔怔一般的来人脸上直接拍了下去,“啪!”

    手才垂下又对下他的小腹一个勾拳招呼,直接将人打到了楼梯口。整整飞出了一个房间的间隔啊!这一下的力道之大,可想而知。

    看着跌坐地上的男人还没回过神,百里诺夕咧着嘴勾出一个极为邪佞的笑容,“您就这么好奇我们在干什么吗?迫切得连门都不敲了?也来体验一番?”

    也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听到自己的问话,她抓着衣领就将人给拎了起来。根本不给他站稳的时间,一个力道不轻的扫腿快速而出。在他的双腿劈成“一”字的瞬间,猫着身子的她左手搭在他的肩头,右手快速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左边猛地一个向下用力,来个前压吧!

    一声声清脆的骨头错位,带着无尽的痛苦久久回荡在楼道间。

    不等他的疼痛喊叫出口,她已拉过那只白衬衣包裹的胳膊直接站起身。右拳化掌猛地拍在其后腰!

    来来来,咱们再整个下腰来玩玩……

    随着她照先前给慕蓉筱箜的一套运动一项不落地走了一遍,楼道里久久回荡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那惨绝人寰的凄厉感,惊得那些早就醒透的同学们寒颤不止。其实,他们也想出门看看究竟,却又怕成为了被殃及的池鱼。细细思量了一番,还是算了,蒙头睡吧!

    “喂,怎样?酸爽吧!”津津有味地吃着人家带来的早餐,再幸灾乐祸地嘲笑一通人家,慕蓉筱箜只觉得生活无比的美好。咂巴着嘴,忍不住低低笑了,“夕夕的拆功果然了得,我竟还只是领教了点皮毛哪……”

    被丢在地上的这位快散架的男人,生无可恋地飘过去一个眼神,内心那叫一个苦啊!

    想他不过好意来送个早餐,一个不小心就听到了熟悉声音的惨叫,自然是好心前来救驾啊。谁知道在爬楼的过程中,往昔种种乍然涌上脑海,就把那呻吟声给爬歪了。所以才会怒火中烧的破门而入啊!

    事实上,通过那么一丢丢的门缝,恍惚间,他也的确看到了暧昧画面啊!

    随着盥洗间的房门打开,百里诺夕披着一头湿哒哒的长发走了出来。不以为意地远远白了地上的男人一眼,凉凉地说道,“谁谁谁,别装死!”

    “多~”吸了两口长气的潘逸君,转动着眼珠子,非常哀怨地追随着她的身影,“你真的是女的吗?”

    “嗯?”一声鼻音带出了若有若无的嘲笑。

    百里诺夕径直走向桌子后面,拉着那张椅子来到他跟前半步外坐下,左脚自然就搭在了右腿上。微微侧身抓起衣架上的毛巾,随意擦拭着头发,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是不是女的,你刚刚没有看见?”

    她们刚刚的运动中,全程都是慕蓉筱箜被她折腾,自然也是她的动作比较大。想来,她那衣冠不整的模样,他应该多少看到了一点吧。

    “没……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感觉到她的危险气息,潘逸君卖力摇晃着那唯一能够活动自如的脑袋,矢口否认。

    “是么?”疑问着,左脚突然就从架起的状态放了下来,不偏不倚地落在他的左手上,冷哼道,“虚伪!”

    强忍着刺痛,他自以为聪明地选择了改变口风,重重点了点头,“嗯,我看到……”

    “啪啪!”

    “呜呜……”紧捂着通红一片的腮帮子,潘逸君欲哭无泪了。他不过想说,刚刚只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她坐在慕蓉筱箜身上的暧昧姿势而已……

    才推开大门,扑面而来的湿气是春雨绵绵的独特气息。失了料峭之意,反盈落出暖春的韵味,丝丝沁肤润心。

    恰是“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时啊!

    雨天啊,多么美好的天气啊!

    大黑伞下突然伸出一只白皙的胳膊,接住了细碎的清凉。才收手,一个侧身就抱住了身边的人儿,低低吟着,“空,记不记得那年雨纷飞。”然后,怀中的人重重点了点头,轻声答着,“我记得曾经一起躲雨的破墙角……”

    是啊,多么美好啊!

    “嘿,你有没有觉得……”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人家那是光明正大地谈恋爱呢!”

    这个主意不错!大黑伞突然掉落在了地上,露出百里诺夕满脸幸福的模样。紧了紧腰间的五指,柔声说道,“亲爱哒,我们恋爱吧!”

    看着她俏皮地眨巴着眼,慕蓉筱箜很配合地踮起脚尖。双手温柔地搂住她的脖子,直视着她的清澈双眸,点了点头,“好!”

    “是她们!”

    “来真的啊?!”

    “啊,校花,我的女神!”

    “太残忍了,单身狗肿么破!”

    “狗粮味太重啦!”

    ……

    “哈哈!”一长串极具魔性的笑声,久久游荡在细雨蒙蒙之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