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隐踪谜:他的小狐狸很腹黑

热门小说

第一卷 重回羲城  第30章 她要做什么?!

章节字数:4510  更新时间:19-04-03 14: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雨纷飞不歇,恰是“风淅淅,雨纤纤”,只未有“春愁细细添”。

    微风细雨中,一抹清浅的绿色飞掠而过。好似初叶飘零,捕捉不到准确的轨迹。

    简装而行的百里诺夕自教学楼离开,就一路直奔校门口而来。瞧着今日这架势,应是打算早退的吧。不然,怎么会连墨色背包都给收拾妥当了呢?

    兴冲冲的人还没赶到校门口的范围,远远就看见距离校门还有段路程的地方,杵着一个老熟的路人甲!

    能不熟吗?昨晚经过万俟珏的助攻回忆,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居然稀里糊涂地被同一个路人甲莫名其妙地抱了三次!这样罕见的“辉煌战绩”实在让她接受无良。

    所以,这会儿意外撞见他,只想远远躲着,并不想再同他有任何交集。在她看来,那个男人不是脑袋里面有坑,就是有某种特殊而诡异的癖好。否则,好端端的正常人,哪能如此热衷于对陌生人动手动脚呢?

    一通腹诽之后,心里才有了些许切入主题的疑惑。既然小肉团已经走了,他怎么还在这儿?一道灵光闪过,心下就有了计较。思量了少时,一个转身径直朝右手边的医务室而去。

    第一中学的有些建筑设计,其实挺让人费解的。就好比这医务室,并未坐落于学生的生活区,而是被安置在了几乎与门房相对的位置。二者之间仅隔着一扇五米左右的伸缩门,且不处于同一水平位置。

    不过小跑几步,她就临近了一根涂有朱漆的不明材质石柱,又是个轻快的闪身就悄然立于其旁。抬手习惯性捏着下巴,指尖摩挲着思量。

    虽然小肉团只替他报了家门,可她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三步,对他二人的来历多少还是有了猜测的。所以,既然小肉团已经同自己道了别,那他就没有理由再来招惹自己了。偏他这个时间在那儿候场,若当真是奔自己而来,恐怕就是为了清算昨晚被自己算计的那笔帐吧。

    想起那三次被占便宜,她反倒不觉得自己有亏欠了。指尖掠过樱红的唇瓣落在微翘的鼻尖,讪讪摸了几下,眸底明灭着警醒……

    那个名为许宸的男人,此刻正闭目倚在一颗榕树旁。垂挂而下的细长榕须,被淅淅微风吹拂,动若红绦。丝丝肆意自在,却不曾触碰到他分毫,仿若有意识地刻意避开一般。

    是时走来一位娉婷妙人,樱花满布的小花伞下粉衣粉裙。步态曼妙,分花约柳而至。

    然而,小粉鞋却在其两米外的地方硬生生给止了。驻足不前的她,几乎才站稳身形,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冷,这是千年冰川之寒,冻彻心扉的极地之凉。

    有些进退两难的她不动声色地略略侧首,余光很快就扫过身后。那里的十几双眼睛,除了满满的嘲笑与幸灾乐祸,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半分恭敬。高傲如她怎么能够容忍她们在自己跟前露出这副眼神?打定了秋后算账的主意之后,她只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回转过身正对着那个男人,硬着头皮准备举步前行。然而,足底才离开地面,她突然就感觉到膝盖一阵刺痛,而整个人更是倒飞出了好几米,才重重砸在了地上。

    发生了什么?!这是在演特技吗?

    之前那十几个准备看笑话的女生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坏了。整个人竟如同失了魂一般,呆呆僵在了原地。直到一声吃痛的呻吟响起,她们才反应过来。一看她那狼狈模样,突然想起曾经种种,哪里还敢怠慢。连忙合上嘴巴跑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其扶了起来,七嘴八舌地表示着关心。

    “千小姐,没事吧?”

    “有没有哪里受伤?”

    “要不要送医院……”

    ……

    哦?千家的姑凉?那不就是送上门来给自己清算的账么!石柱后的百里诺夕不禁勾了勾嘴角,兴味的目光第一次从那个身手奇快的男人身上移开。带着丝丝凉意,看向被众女簇拥着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的女孩。

    身形未有异动的她可不敢轻易泄露自己的气息。那个男人实在太强了,正面相对的话,她并无半分胜算。

    只刚刚那一下,其他人兴许没有看清,她却看得分明。人不过漫不经心地掐下来一小节被清风带去的细长榕须,在那位千小姐才有动作的瞬间随手一丢。不偏不倚就打中了膝盖,那么一小节红褐色瞬间就随着风尾而去,连痕迹都未留下分毫。

    至于那飞出去的力道,是他之后随意拉下一根最低空的细长榕须,轻松缠绕两下之后给抛掷出来的。整团红褐色带着人刹那飞出,却在半途掉落,混入那一地被清风折断还来不及清扫的榕须中。

    眼见那一大群将要踏进大门,她就准备退入医务室去候着她们。脚跟才抬起毫厘,却发现随着又一朵桃花的款款飘向那棵需得几人才得以环抱的榕树,那一大群人的进度突然也停了。

    当即收了先前的心思,对那位气质非凡的美女多了几分兴趣。

    绕过古铜色的校门,就看见一把古色古香的秦风汉月油纸伞上,浓墨重彩着青石寒梅。其下一袭淡黄色的长裙及至脚踝,小白花几朵却也清新脱俗。踩着一双透明晶亮的微跟凉鞋,款步姗姗地向着那处而去。

    袅袅娉娉走将靠近,同样驻足于两米之外了。惟方位与先前那位千家小姐有些迥异而已。她也不急于走近,只巧笑嫣然地展颜,绵声细语地关心道,“春雨料峭不减,湿气这么重,怎也不知打伞呢?”

    哦?还是熟识之人?将不远处二人的对话听得分明,百里诺夕弯了弯唇,不由得对他们的违和神态多了几分不解。

    那个男人从始至终都是闭着眼倚在树身,对来者的嗔怪依旧若无所闻一般。只是脸上相较对待先前那位,反而更多了几分不悦。微微蹙起的一对浓墨般的柳叶眉,刻意释放出些许危险气息。

    此番作态,在她看来,这个许姓男人不是有病就是脑袋被门夹得不正常。他是活在颠倒世界里的吗?

    正腹诽着,就眼睁睁看着那位对其警告不察的美女被拍飞了。只不过,她的落地点是在来时那条微陡的坡道上!幸运的是她双脚落地而不似之前那位直接一屁股摔下来,却很不走运地趔趔趄趄向后连连退了好几步。最终,还是何其不幸地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源源姐!”

    源源!?合着这位才是自己要找的正主呐!那先前那位千家小姐恐怕就是她的堂妹了吧?想着千家之人如此上道地前来还债,百里诺夕忍不住冷笑出声,千梦源,你好啊!

    打定了主意要对其“以礼相待”,她哪里还有空去管附近的尖叫连连惊呼不断。一个侧步就从石柱后面露出身影,飞速绕过门栏,直接跑出了校门。

    她的目标非常明确,所以连看都没有看已经睁开眼直起身子的许宸,直奔半坡上的那位美女而去……

    长裙上沾满了褐色泥土的千梦源,紧了紧有些残破的油纸伞。此刻也顾不得太多,自觉将同样沾染了污浊的伞面撑在身侧,试图挡住身下的尴尬。

    再抬眼时,已然蓄出两眼清泉,楚楚可怜地看向不知何时已经走出那片榕树阴影的男人。

    余光无意间瞥见一位高挑的女生从校门口飞奔而来。只当她是堂妹的那些小跟班,受命前来扶自己一把,不以为意地勾出一抹客套的欣慰神色。

    事实上,她的确需要人帮忙,膝盖处受到辣么大力的攻击,能站起来才有鬼呢!可人家是千大小姐啊,羲城的名媛一枚,何曾如此狼狈过?偏偏还被这些她素来看不起的低俗之人所目睹了,心情能美妙到哪里去呢?

    正暗自烦闷着,无意间抬起头。猜她看到了什么?那个刚刚拒绝了她男人居然也朝自己走了过来!莫不是……

    遗憾的是,她的少女美梦在那个女生的低喝声中生生破灭了。就好似那些绚烂却脆弱的皂泡,碎得连渣渣都没有剩下。

    许宸几个快步就临近飞奔向前的百里诺夕,伸手就拉住了她的胳膊。一个温柔的收力,轻易就将还未反应过来的她圈入了怀中。低垂着漂亮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着还在挣扎试图逃脱的她。

    在他动身之时,她是有察觉的,只是心思全都在正前方的地上,并不想同他计较罢了。被刻意控制的速度,自然抵不过他的无所顾忌。既然挣扎无果,她索性放弃。蓦然抬起两指,二话不说抵在了他的右肩胛骨,双眸中的怒意更是再分明不过了。

    他却熟视无睹般低低一笑,用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异常醇厚而轻柔的声音说道,“小狐狸,被我逮到了吧……”

    “放手!”

    她可不懂什么先礼后兵!话音才起,就将所有的气力集中于两指,不含水分地狠狠点了下去。

    不知怎的,脑海中乍然就闪现出花姐当日的情形,她的理智莫名失了几分。心口那团异火急剧酝酿着,耳畔还一直有一个声音在不断鞭策着:若非是千梦源,花姐何至于急火攻心?这笔账,可不仅仅是替自己算的!

    许宸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左脚微微向侧方行了半步就躲过了大部分的攻击,只是右肩有些许酸麻而已。满心只觉得,眼前这只炸毛的小狐狸深得他心。竟鬼使神差地松开了右手的禁锢,桃花眼微眯出罕见的清浅笑意。

    重获自由的百里诺夕却是头也没抬地转身,足下自觉加快了速度,朝着山坡下而去……

    那个男人看那个女生的眼神怎么可以那么温柔!

    将他二人的一来一往看得并不清楚,千梦源的复杂目光很快就冷了下来,只剩下一股莫名的恨意。那么一双白嫩的手居然紧握成圈,修长的指甲毫无悬念地就深深嵌入了掌心。一不小心,还有丝丝殷红落入褐色泥土之中,晕出朵朵妖娆的黯花。

    不管这个女生是谁,都该死!

    “咦?”一声轻咦从百里诺夕口中传出,她很突然地在距离千梦源一米外停下了脚步。

    负手而立的她不禁挑起眼梢,嘴角勾出显而易见的嘲笑,居高临下地看过去。

    真有趣啊!猜猜看,自己刚刚都看到了什么?好像是一团团熊熊燃烧的妒火吔!她是在嫉妒自己么?因为身后那个非正常男人?

    抽手捏了捏下巴,一脸迷惑不解地问道,“我说,千大小姐为何如此热衷于抢夺他人之物呢?”

    关于对方能认出自己,千梦源并不觉得奇怪。只是有些接受不良她的构陷,抢?她千家看上的东西,哪个不是巴巴地自主送上门来了?高人一等的骄傲当即立现,娇喝道,“你胡说什么!”

    “不是么?”漫不经心地反问同时,百里诺夕一个侧步移开身影,让她能够重新看到那匹梦中的白马。

    很快明白对方的意有所指,千梦源那张仰起的脸上透着无上高傲,冷哼一声,“抢你的?那个男人是你的?”

    “你觉得呢?”似是而非地反问一句,百里诺夕的内心更多了几分嗤笑。怎么会不是她的呢?可不就是她的老熟老熟的路人甲咩!

    “哼!”很是不屑地又是一声冷哼,千梦源的目光却带着愈发深重的敌意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除了个子高一些,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很一般的女孩啊!

    “啧啧啧……真霸气哪。也是,既然附属医院已经抢过一次了,这会儿再来抢个路人,又有何妨呢?”

    附属医院?!

    百里诺夕明明说得辣么随意,千梦源却从那惊雷一般的四个字中听出了无限的威压。原本的妒火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有莫名的兢惧。

    她!难道她就是百里诺夕?!

    “嗯,对,我就是。”低笑一句肯定了她的猜测,再看过去的时候多了几分戏谑,“看来你也不傻。”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那张一直都很骄傲的脸瞬间崩盘。带着多出几分闪烁的目光,很快就收了下巴,歪着脑袋看向别处。却一个不小心看到那个男人正信步而来,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完了……

    “哦?原来千大小姐并不知道啊。”只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大步两下来到她的跟前。“嗤嗤”笑了两声,再开口却是寒凉无限,“没事,我来帮你好好回忆一番!”

    说着,百里诺夕就屈膝蹲了下来,明亮的双眸微微眯起,没有温度地看过去。冷冷看着她眼中的迟到恐惧,猛地抬手就用力捏住了那枚圆润的下巴。四目相对的同时,另一只手直接将她那双妄图抵抗的胳膊给卸掉了!

    她要做什么?!

    这不仅仅是千梦源的害怕,也是缓步靠近男人的疑惑。一个快速地四下扫过,快到放学时间了!最多再有几分钟,将会有人潮前后相涌而来。她此刻的决定实在太不明智了!

    不知想到什么,男人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几个快步上前,随手就将她拉了起来,不由分说地紧紧拥入怀中。

    许是她觉得自己已经给出了警告,那个男人再渣也多少会收敛一些。所以她根本没有想到他会有如此突然的举动。一时懵然,就听到耳边飘过来一句轻声细语,“小狐狸,别出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